第816章 绝密情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16章 绝密情报



    “老徐?”

    “团长?”

    “司令员?”

    听到这个声音,冷铁锋和十几个狼牙顿时大喜过望。

    下一刻,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便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却不是大梅山军分区司令员徐锐还有谁来?

    “老徐。”冷铁锋的激动劲很快过后,问道,“你咋来了?”

    徐锐摊了摊手说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过来看看你这边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什么,你完成了?”冷铁锋瞠目结舌的道,“怎么完成的?”

    “我的运气比你好。”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我从小鬼子的紫苑机场偷了一架满载航弹的长程轰炸机,然后开着轰炸机就把草场门外的军火库给炸了,不出意外,年关前小鬼子怕是进不了兵了。”

    徐锐的这话却是有根据的,因为中村俊跟他提起过,华中派谴军为这次扫荡大梅山准备的大部分军火,都囤放在草场门军火库,囤放在浦口、肥城以及淮南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军火,根本不足以支撑这次大规模的扫荡作战。

    所以徐锐现在的心情很是轻松,既便是冷铁锋这边还有钻山豹那边最终都没能得手,也是无关大局了,至少一个月内鬼子是绝对无法进兵了。

    等到一个月过去,蒲县、单县还有官县的地道地形,那就更没什么好担心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徐锐就会取消冷铁锋的行动计划,如果有机会摧毁肥城的军火库,为什么要放弃呢?

    “轰炸机?!”冷铁锋说,“老徐,你丫的可真行,连长程轰炸机这种战略级的兵器,都能让你偷到手!西尾寿造这个老鬼子现在想必已经被气得快吐血,正满地图找你偷的那架长程轰炸机呢吧?”

    “那可不!”徐锐嘿然说,“从昨天凌晨开始,小鬼子的各式侦察机、战斗机就把咱们大梅山的空域都挤满了,而且一直没消停过,想必这几天,也是不可能消停了。”

    冷铁锋又问道:“对了,那架长程轰炸机呢?”

    徐锐笑着说道:“没辙,鬼子对大梅山空域的封锁太严,没法飞回去,就只能在官县迫降,再让老王找人把飞机抬回去。”

    “啥?抬回去?”冷铁锋哑然失笑,“真亏你想得出来。”

    摇了摇头,冷铁锋又说:“不过鬼子肯定想不到这一出。”

    这个时候,霸天虎忽然说:“团长,队长,要不然咱们也搞一下机场,也偷几架鬼子飞机,再开飞机回来轰炸军火库?”

    “这得靠机缘,可不是想就能行的。”徐锐摇头说,“要不是正好有地下党的同志在紫苑机场,然后又有一个很凑巧的机会把我和老莫给弄进去,根本就不可能偷到鬼子的飞机,所以同样的事情很难在肥城机场重演。”

    “而且肥城机场也没有轰炸机。”冷铁锋也摇头说,“刚来的那天我就去机场看过了,肥城机场不戒森严,而且只有侦察机及战斗机,战斗机只能挂载一颗航弹,侦察机干脆只有机枪,不能挂航弹,根本没什么卵用。”

    霸天虎闻言便失望的挠了挠头,懊恼的说:“这么说,还真是不行。”

    “真不行。”徐锐摇头说,“袭击机场还是可以考虑,偷飞机就免了。”

    冷铁锋又对徐锐说:“老徐,今天晚上的袭击行动,要不然你来指挥?”

    “别啊。”冷铁锋摆手说道,“你就把我当成你手下的一个兵,随便给我分配一个任务就行了。”

    “也行。”冷铁锋也不矫情,点头说,“那你就跟小花的狙击组行动。”

    “是,长官。”徐锐啪的立正,还煞有介事的向冷铁锋敬了一个军礼。

    冷铁锋也煞有介事的回了军礼,说道:“抓紧时间休息,现在时间是晚上十点二十分,半个小时之后行动!”

    (分割线)

    同一时间,中村俊借口身体不舒服提前下班了。

    在回军官俱乐部的路上,中村俊陷入了剧烈的思想斗争。

    中村俊心想,此时的徐锐一定还在得意,在紫苑机场的神来之笔,一定还在得意对草场门军火库实施的空中轰炸吧?他却不会想到,正是因为他的轰炸行动,却导致了对大梅山的扫荡作战的提前。

    西尾寿造采纳了河边正三的建议,决定提前发动大扫荡。

    确定的进兵日期是后天,因为配给战车第八联队的油料要到后天早上才能够运到上海,而且,由于狼牙对紫苑机场,以及草场军火库的连续有效的袭击行动,导致华中派谴军越发的重视对这一批油料的保护。

    为了确保这批油料不出意外,华中派谴军方面通过大本营,敦促外务省给英国政府郑重道歉,并且为之前在长江炮击英国皇家海军军舰的事件做出了赔偿,从而获得了英国政府的谅解。

    这也意味着,这批油料将无需先运上海,然后再从陆路再运来南京,而是可以直接走水路到浦口,这就极大的减少了中间转运环节,也极大的减低了遭狼牙袭击的风险。

    只等后天油料一到位,然后第一零四师团、第六师团以及饭田支队,就会从浦口、肥城以及淮南,三个不同方向同时向大梅山区发动向心攻击,大梅山独立团已经危在旦夕!

    所以,中村俊就十分犹豫。

    从个人情感上,中村俊并不想把这一情报透露给徐锐知道。

    但是从理智上,中村俊却也十分清楚,如果他不把这一情报事先秀露出徐锐知道,则大梅山独立团必定要吃大亏。

    如果大梅山独立团在这次扫荡行动中遭受重创,甚至全军覆灭,徐锐恼羞成怒之下,必定会把那段该死的录音通过大梅山广播台公诸于众,这样一来,不仅是他性命不保,连整个中村家族也会跟着完蛋。

    是透露呢?还是不透露呢?

    中村俊陷入到了剧烈的思想斗争之中。

    无意中扭头看向窗外,却发现正好经过王记汽车修理铺,这家汽车修理铺早已经换了主人,可是招牌却并没有换。

    几乎下意识的,中村俊喊了一声:“停车!”

    正专心开车的驾驶员便赶紧踩下刹车,奔驰车便嘎吱一声停下,正好停在王记汽车修理铺的门前。

    副官问道:“大佐阁下,怎么了?”

    “没什么。”中村俊摇摇头说道,“就是车里有些闷,我下去透透气。”

    说完,中村俊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副官和另一名警卫也赶紧从另外一侧开门下车,迅速的护在了中村俊身边,然后用警惕的目光不停的扫视四周,小心提防随时有可能出现的突然袭击。

    中村俊却没在意副官和警卫的紧张,靠着奔驰车的车门掏出烟盒,又从烟盒里弹出了一颗烟,在掏出烟盒的同时,也将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小纸条拿出来,紧紧攥在手心,却没有马上就扔出的意思。

    直到这一刻,中村俊都还在犹豫。

    一根烟抽完,中村俊都还没有下定决心。

    这时候副官忍不住了,小声说道:“大佐阁下,这里太危险,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回俱乐部吧?”

    副官的这一声催促,却终于促使中村俊下定了决心。

    “知道了,这就走。”中村俊点点头,将抽剩下的烟头掐灭,然后轻轻的弹到王记汽车修理铺的台阶下,跟着烟头一起弹出的,还有裹着烟头的一张小纸条,在这张纸条上记录了中村俊想要传递的消息。

    再然后,中村俊就转身上车。

    副官和另一个警卫跟着上车,然后奔驰车便缓缓开走。

    就在奔驰走开走之后没多久,王记汽车修理铺原本关闭着的拦板,最中间的那块忽然打开,然后一道身影从打开的缝隙里钻出来,街灯之下,那道身影迅速找到了台阶下的烟头,然后迅速捡起又折回去,片刻后,开启的拦板又关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分割线)

    大约五分钟后,一道电波便透过两百多里的虚空,传到了大梅山。

    虽然已经是深夜十点多钟了,可是刘金标却还没有睡,因为徐锐和王沪生都不在家,身为大梅山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兼大梅山边区行署专员的刘金标,就成了军分区的最高军政长官,所有的大事小情最后都要他拿主意。

    刘金标刚刚批示完一份报告,办公室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刘金标抬头,便看到他的秘书朱子茂匆匆走了进来,然后急声说:“主任,出事了!出大事了!”

    “咋了?”刘金标摆手说道,“小朱,你慢点儿讲。”

    朱子茂喘息了一声,沉声说:“主任,通讯处刚刚收到南京地下党送来的绝密情报,说是小鬼子的扫荡要提前了,后天就开始!”

    “什么?”刘金标闻言顿时大吃一惊,“鬼子扫荡要提前?后天?!”

    “是的。”朱子茂重重点头,又说道,“主任,得赶紧通知司令员,得赶紧做好准备,要不然就麻烦了!”

    刘金标也立刻反应过来,说:“小朱,让通讯处马上给官县还有肥城的地下联络站发电报,马上把这一情报通知政委还有司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