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祸福相依-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17章 祸福相依



    晚上十点四十八分,距离行动时间只剩两分钟,冷铁锋小分队的十几名狼牙便纷纷来到了堡垒户家的前院集合,肥西镇的这家堡垒户是一家大户,拥有一座大院子,这时,全副武装的冷铁锋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了。

    跟徐锐一起等候在院子里的,还有徐锐。

    十点四十九分,冷铁锋最后看了眼怀表,然后刚要下令整队,便看到花妞匆匆从东厢房冲出来,低喊道:“司令员,急电!”

    “嗯?!”徐锐和冷铁锋闻言,脸色便同时一变。

    紧接着,花妞就冲到徐锐面前,将一纸电报递给徐锐。

    徐锐看完之后,脸色立刻大变,然后一声不吭的又将电报递给身边的冷铁锋,冷铁锋看完后同样脸色大变,遂即宣布行动推迟。

    十几个狼牙满怀疑虑回了房间,徐锐和冷铁锋却留在了院子里。

    冷铁锋拎了拎手中的那纸电报,皱眉问:“老徐,情报可靠吗?”

    也难怪冷铁锋起疑心,因为这样的结果完全就不符合正常逻辑,鬼子为扫荡大梅山准备的大部分军火都被炸掉了,现在就剩小部分,按照正常逻辑,鬼子就应该将扫荡计划往后顺延,要现在倒好,小鬼子非但没有往后顺延,反而提前了!

    这什么情况?小鬼子这是要孤注一掷,想要跟他们拼命了?

    所以冷铁锋怀疑南京地下党弄到的情报有误,他宁可相信这只是小鬼子的虚张声势,而不是真要提前发动扫荡。

    “情报绝对可靠!”徐锐却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绝对可靠?”冷铁锋却还是不相信,皱眉说道,“老徐,你这么说未免也太过武断了吧?万一这只是鬼子的虚张声势呢?其目的就是要扰乱我们的战备工作。”

    “一点也不武断。”徐锐摇摇头说道,“因为这情报,是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所提供的。”

    冷铁锋的眼睛立刻睁大了,吃声问道:“老徐你说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冷铁锋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给他们提供情报?不过,冷铁锋确信他的耳朵没有出问题,那么出问题的,就只能是徐锐了。

    “老徐。”冷铁锋伸手摸了下徐锐额头,说,“你没发烧吧?”

    “起开,老子没发烧,更没有烧坏脑子。”徐锐一把拍开了冷铁锋的毛爪子,又接着说道,“还有个事我刚才没来得及跟你说,这次去南京,老子不仅炸了鬼子军火库,还策反了华中派谴军参谋次长中村俊。”

    说完了,徐锐又将策反中村俊的过程原原本本说了。

    策反中村俊虽然属于高度机密,但是冷铁锋显然是有资格知情的。

    因为不管怎么说,冷铁锋在大梅山军分区都属于军事系统的二号,除了徐锐,下来也就是冷铁锋了,公认的。

    “我去!”冷铁锋听完了之后,瞪大眼睛说道,“老徐,你这次去南京收获不小啊?”最高通缉

    说完,冷铁锋又懊恼的挠了挠头,说:“你说这人跟人之间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老徐你去了趟南京又是炸军火库,又是抢飞机,还策反了一个大人物,可是我在肥城,却怎么连一丁点的小浪花都没能折腾起来呢?”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要不然怎么我是司令员,你不是呢?”

    “也是,像你这样的怪胎又能有几个?”冷铁锋自嘲的摇摇头,遂即又说道,“这么说起来,情报还真是没有问题,小鬼子还真是要提前发动对我们根据地的大扫荡,这下可就麻烦了。”

    “确实很麻烦。”徐锐点头说道,“关键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说完了,徐锐又自嘲说:“这可真是应了老祖宗的那句老话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原以为炸掉了草场门军火库,咱们就会有足够的时间构筑地道防御系统,可最后却反而促使小鬼子提前扫荡,你倒是说说,我找谁说理去?”

    冷铁锋嘿然说:“其实这才符合军事的一贯规律,真要是什么情况都让你给猜中了,然后小鬼子又严格的按照你的设想,一步一步的去执行,那就不是打仗,而是军事演习了,你说是吧?”

    “也是。”徐锐释然说,“战场上原本就充满了变数。”

    冷铁锋挠挠头,又说道:“不过无论怎样,这终归是个麻烦事,老徐你说,现在该怎么应对?”

    徐锐又说:“所谓祸福相依,这未必就是坏事!”

    说此一顿,徐锐又问冷铁锋:“带了地图没有?”

    “有。”冷铁锋便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地图,在地上摊开。

    徐锐顺手打开了手电筒,然后两人便开始研究起对策来。

    徐锐首先指着淮南说道:“原本我最担心的是淮南方向,以为淮南方向的小鬼子会出动一个师团外加一个支队,真要是这样,官县方向的压力就会很重,可现在,中村俊已经在情报里明确说了,淮南方向的小鬼子就只有一个支队,而且是饭田支队!”

    “饭田支队?”冷铁锋皱眉说,“是从哪个师团分出的?”

    “哪个师团都不是。”徐锐摇摇头,说道,“是以台湾守备旅团为基干编组而成,而且,兵员构成主要是台湾旅团的后备役,因为现役的台湾守备旅团已经在南通让咱们给全歼了。”

    “你是说波田支队?”冷铁锋说道,“咋成饭田支队了?”

    “支队长换人了呗。”徐锐嘿然说,“支队长从波田重一换成了饭田祥二郎,波田支队就成了饭田支队。”

    冷铁锋点点头,说:“老徐,你打算先吃了这饭田支队?”

    “没错!”徐锐说,“我原以为从淮南过来的鬼子会有一个师团另一个支队,这样的话,啃起来就会十分费劲,一个不慎说不定还会崩了牙。从浦口过来的第一零四师团战斗力差,但是从浦口直到梅镇都是开阔平原地形,再加第一零四师团又有一个战车联队,咱们也一样啃不动,所以最后我才选择了第六师团。”郑子然探案集

    冷铁锋点头说:“当初我们之所以这么选择,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第六师团的现役主力已经在上次的肥城保卫战中基本被歼灭,后来补充的基本是后备役兵员,甚至于还有相当一部分预备役兵员。”

    小鬼子的后备役和预备役是有区别的。

    后备役指的是,到了应征年龄没有被征召入伍,但是接受过严格的训练的适龄青年,换言之,后备役全都是年轻人,思想相对比较单纯,身上很少有不良习气,这样的后备役,跟现役一样,战斗力是很强的。

    预备役指的是,曾经在十七个常设师团服役过,但是已经复员了的退伍军人。

    这些退伍军人由于已经退伍回乡相当一段时间,不仅从思想上变得复杂许多,而且多染上了赌博、酗酒等不良习气,战斗意志就要差很多。

    第六师团在上次的肥城保卫战中遭到重创之后,由于熊本镇的后备兵员不足,就召回了不少的预备役军人,因为这,徐锐才从三路鬼子中选了第六师团作为开刀对象。

    但是,既便第六师团补充进大量后备役以及预备役兵员之后,战斗力下降,却也仍旧不是大梅山军分区所能够正面硬拼的,所以还得把第六师团引诱到大梅山的深山,再借助有利的地形再予以重创。

    也因此,才需要官县、蒲县两个方向的民兵尽可能拖住鬼子至少半个月时间。

    但现在,鬼子出兵在即,蒲县、官县的地道还没成形,利用民兵拖住鬼子至少半个月的计划已经彻底落空,相应的,首先重创甚至歼灭第六师团的计划也就化为了泡影。

    徐锐说:“但是现在,再拿第六师团首先开刀,就不合适了。”

    “所以。”冷铁锋说,“你决定改变主意,拿饭田支队开刀?”

    徐锐点点头,又说道:“没错,我决定首先拿饭田支队开刀!”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冷铁锋说,“军分区主力北出官县,去对付饭田支队了,肥城方向的第六师团,还有从浦口方向过来的第一零四师团怎么办?难道任由他们长驱直入到大梅山下,然后再放火烧山?”

    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说:“河边正三这个老鬼子说的没错,如果让鬼子一把火烧掉大梅山的原始森林,咱们狼牙战队也得捉瞎,这仗就真没办法打了。”

    “这个当然不行。”徐锐摇头说道,“肯定不能让肥城、浦口的鬼子这么快就推进到大梅山下,更不能让他们放火烧了原始森林,至少在军分区主力还没有赶回来之前,绝不能让他们推进到大梅山。”

    “问题是,你拿什么来阻挡小鬼子?”冷铁锋耸了耸肩,“民兵?”

    徐锐却嘿嘿一笑,狞声说:“之前考虑的是要拿第六师团来开刀,所以必须集中全力,但现在的祭刀对象已经换成饭田支队,就没必要集中全力了,我带两个主力团外加警卫营、骑兵营、炮营去就行了,剩下的两个主力团,还有狼牙,都留给你。”

    说到这里停了了下,徐锐又问道:“我给你两个团外加狼牙,拖住鬼子七到十天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