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熊本师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20章 熊本师团



    得到中村俊的示警后,大梅山军分区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与此同时,参与此次扫荡的第一零四师团、第六师团、饭田支队以及战车第八联队也开始向着预定地域集结待命。

    饭田支队的集结区域是在蚌埠县,先在蚌埠完成集结,然后沿着公路一路往南推进,直扑官县;第一零四师团及战车第八联队的集结区域是浦口,先在浦口完成集结,然后沿着公路往北,直扑蒲县;第六师团则在肥西镇集结,再然后直扑单县。

    同样都是日军,但是不同师团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第六师团表现最好。

    第六师团的作风其实还算是相当不错的,虽然刚刚补充了大量的后备役兵员甚至于预备役兵员,而且在上次的肥城保卫战中几乎让大梅山独立团给打残,换别的师团,没准直接就一蹶不振了,但是第六师团的精气神仍然在。

    熊本师团终归是熊本师团,并没有因为一次失败就一蹶不振。

    集结命令下达之后的当晚,原本分别驻扎在周边乡镇的步兵第十三联队、步兵第二十三联队及步兵第四十五联队主力,便迅速集结,然后在次日黎明前赶到了肥西,步兵第四十七联队原本就驻扎在肥西镇,倒是省了不少事。

    经过一昼夜的休整后,第六师团官兵们脸上的疲惫之色尽去。

    清晨六点,东方天际才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日军大营里开始喧嚣起来。

    清晨七点,第六师团所属四个步兵联队、一外骑兵联队、一个野炮兵联队、一个辎重兵联队、一个工兵联队外加野战医院医务人员,总计两万五千余人,就已经全部吃完早饭,并且整理好行装,所有帐篷都完成完包,所有物资都已经装车,所有的大炮都套上了马车,所有的步兵也都完成了列队。

    七点十分,步兵第四十七联队率先开拔。

    七点半钟,步兵第四十五联队接着开拔。

    上午八点,师团部各直属部队相继开拔。

    八点十分,冈部直三郎吩咐副官将他乘坐的装甲车停在公路边,然后挎着军刀登上了公路边旁边的一个小山包,簇拥有冈部直三郎身后的还有好几个大佐,除了第六师团的参谋长重田重德大佐,还有各个直属联队的联队长。

    一群人站在小山包上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只见无数的日军将士排成了四路纵队,正沿着公路向前浩浩荡荡开进,紧随步兵队列之后,还有一队队的装甲车,一队队的拖拽着一零五野战榴弹炮的载重卡车以及一队队满载物资的马车。

    日军大本营也是考虑到熊本师团刚刚受过重创,为了使这个名声在外的老牌师团保持战力,特意从兵器上予以加强,不仅将野炮兵第六联队的七五野炮换成一色的一零五野炮,而且还额外给予第六师团配备了一个战车大队。

    这绝对是一分殊荣,因为除了长驻东京的近卫战师团及长驻满洲的第一、第二师团,也就第六师团的建制表上有独立的战车部队。祸世乱妃:王妃竟是神

    看着从小山包下滚滚开过的钢铁洪流,冈部直三郎心底不禁油然而生一股豪迈之感:率钢铁雄师,驰骋于中国战场,身为帝国好男儿,该当如此!壮哉!

    冈部直三郎的身后,重田重德和几个联队长也都是神情振奋,面对着这样一支强大的现代化陆军,面对着滚滚往前进的钢铁洪流,就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做到淡定,从骨子里,每个男人其实都是一样的,都充满了杀戮的**。

    其实,杀戮的**,和对漂亮女人的渴求,是融入男人骨髓的本真需求。

    重田重德看了他面前的冈部直三郎一眼,拍马屁说:“师团长,经过你的铁腕治军,第六师团的战斗力已经完全恢复了,此次扫荡,我第六师团也必定可以重现昔日于日俄战争之时的无上荣光,甚至尤胜往昔!”

    重田重德说完之后,几个联队长也是纷纷附和。

    “师团长真不愧是将门之后,治军就是有一套。”

    “师团长可不只是将门之后,更是军刀组成员!”

    “索代斯,陆大那么多学员,能获得天皇御赐军刀的也就区区六人。”

    “第六师团新遭重创,也就师团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之重新恢复战斗力,换成别人,还真就没有这个本事。”

    听着一干联队长在那拍马屁,冈部直三郎心下大为受用。

    只要是人,就没有不爱听恭维话的,花花轿子众人抬嘛。

    不过,冈部直三郎并没有被手下这几个联队长的恭维话给冲昏头脑,更没有被第六师团所展现出的高昂士气以及严整的军容所迷惑,因为冈部直三郎非常清楚,眼下的第六师团也就是看起来不错而已,并未经受实战的检验。

    第六师团的战斗力是不是已经真的恢复,还得拉上战场,跟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真刀真枪的打过才能够知道,或许,第六师团是真的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气象,也或许,就只是个锦绣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

    于是,冈部直三郎摆了摆手,然后说道:“诸君切不可盲目乐观,眼下第六师团的战斗力虽然有一定的恢复,但是跟之前相比仍然还有较大的差距,尤其这次我们的对手还是大梅山独立团,这就更不可掉以轻心。”

    “哈依。”重田重德重重顿首说,“师团长教训的是,面对大梅山独立团这样一支强悍的军队,面对徐锐这样一个狡猾的对手,皇军确实不可大意,不过,这次皇军调集了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的重兵集团,外加还有战车第八联队配合作战,获胜应该问题不大。”

    重田重德说完之后,那几个直属联队的联队长也是纷纷附和。

    “重田桑所言极是,此次对大梅山的扫荡,皇军调集了两个师团又一支队,真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徐锐再厉害也不可能掀起什么浪。”

    “徐锐确实很狡猾,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福喜

    “此战,皇军获胜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悬念,师团长,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们第六师团会不会进展太慢,最后让饭田支队还有第一零四师团抢先占领大梅山区,并且全歼大梅山独立团!”

    “这个却是不会的。”重田重德说,“要想全歼大梅山独立团可不容易。”

    “索代斯。”冈部直三郎点头说道,“要想全歼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确实不容易,所以司令部下达的作战命令上也明确的说了,若有机会全歼大梅山独立团固然是再好不过,若是没机会将之逐出大梅山也是胜利,所以,我们确实得加快速度,一定要抢在饭田支队,还有第一零四师团之前推进到大梅山。”

    重田重德顿首道:“哈依。”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华中派谴军司令部。

    中村俊一大清早走进作战大厅时,便看到大厅中央已经多了个巨大的摸拟沙盘,沙盘上已经将皖中地形完全摸拟出来,并且,在浦口、肥城及蚌埠这三个区域已经插满了代表日军的红色三角小旗,不过在对面,却是一片空白。

    河边正三负手站在摸拟沙盘旁边,脸上的神情一片阴沉。

    “特高课的人全都是白痴!”河边正三掠了中村俊一眼,说,“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连对面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哪个部队都还没搞清楚,孙子说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不殆,现在我们对敌一无所知,这仗怎么打?”

    中村俊忙说:“参谋长阁下请息怒,此事并非特高课的人无能,实在是因为**的保密工作太严密了,**除了正常的反谍人员之外,还发动了大量的妇女、儿童充当他们的耳目,我们的特工人员一进入到他们的地盘,立刻就会被发现,所以很难获取情报。”

    “是啊。”河边正三脸上怒色稍缓,又说,“**的保密工作确实比国民党强。”

    “是强出很多。”中村俊顿首说道,“就以上海为例,国民党刚成立的那个军统,已经让特工总部的人渗透得差不多了,但特工总部对**上海地下党就束手无策,**的组织真的是风吹不进、水泼不进,太难以对付了。”

    河边正三摇头说道:“上海的事我不关心,我只关心这一次的扫荡作战。”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道,“尽管我们没办法获知大梅山独立团的情报,但是第一零四师团、独立战车第八联队、第六师团以及饭田支队均已经进入指定集结区域,接下来,只要三路大军能做到齐头并进,则此战大梅山独立团就必败!”

    河边正三忧心忡忡说:“我就担心做不到齐头并进哪。”

    中村俊闻言心头微动,问道:“参谋长阁下是在担心饭田支队么?也是,饭田支队毕竟是以台湾守备旅团为基干编成的,兵员素质确实差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