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师团长当军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23章 师团长当军医



    第一零四师团出现大规模诈伤现象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南京。

    因为九六式长程轰炸机被盗,再加草场门军火库被轰炸的事,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受了大本营的训诫,心情原本就十分恶劣,听闻这一消息之后,心情更是恶劣到极点,当即将参谋长河边正三叫到办公室。

    “河边桑,第一零四师团究竟怎么回事?”

    西尾寿造坐在大板桌后面,阴恻恻的看着河边正三。

    “哈依,第一零四师团确实出了一点小麻烦。”河边正三微微顿首,有些不敢正视西尾寿造的目光,因为在当初拟定扫荡计划时,西尾寿造就曾经提出过异议,他认为第一零四师团难堪大用,最好还是换成第一零六师团。

    但是河边正三以第一零六师团曾经在德安遭到重创战斗力尚未恢复,并且刚刚参加完武汉会战急需休整为由给拒绝了,西尾寿造是个传统军人,严格遵守了军中的条令,并没有在作战计划的拟定上过多的干预,认可了河边正三的决定。

    但是现在的事实却证明了,西尾寿造的担心是对的。

    所以,面对西尾寿造之时,河边正三难免有些心虚。

    “一点小麻烦?”西尾寿造黑着脸说,“河边桑,好像不对吧?我怎么听说,第一零四师团出现了大面积的诈伤情形?四个联队一万五千人,居然只有区区不到三千人奉命赶往集结区集结,倒是第一零四师团的四个野战医院都被‘伤员’挤满了,我想不明白,扫荡作战还没开始,哪来这么多的伤员?这也叫一点小麻烦?”

    “哈依。”河边正三见躲不过去,只能顿首说道,“第一零四师团这回确实闹得有些不太像话,不过,卑职刚才已经就此事联络过三宅师团长,三宅师团长回复说,他已经赶赴第一野战医院紧急处理,并且表示要严肃处理诈伤的官兵。”

    “紧急处理?”西尾寿造皱眉说,“三宅俊雄打算怎么处理?”

    河边正三说:“三宅师团长将亲自坐镇野战医院,给诈伤的伤员验伤。”

    “纳尼?师团长当军医?”西尾寿造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了三道黑线,自嘲说,“这事要是传扬出去,还不知道华北方面军还有关东军的同僚们会怎么嘲笑我们,还有三宅俊雄只怕也要名垂青史了,不过不是以师团长的身份,而是以军医的身份。”

    河边正三无言以对,不过说真的,他也觉得这事说出去很丢人。

    “我现在不关心怎么处理的问题。”西尾寿造敲了敲桌子,又说道,“而是接下来的扫荡怎么办?就算三宅俊雄平息了这次的诈伤风波,可那又怎么样?他把诈伤的一万多官兵全都处理了,第一零四师团还能剩多少人?接下来,这仗又怎么打?”

    河边正三说道:“大将阁下放心,只有少数首恶分子会被作为典型遭到严肃处理,其余盲从的大多数官兵只会受到扣发军饷的惩罚,而且,正好借此机会整治一下第一零四师团的军纪,这样在后面的扫荡作战中就不会再出幺蛾子。”

    “河边桑,你恐怕还忽略了一个问题,时间,时间!”西尾寿造敲着桌子,说,“就算第一零四师团的这场诈伤风流最终被平息了,可是要调查、处理这么多的诈伤的官兵,怎么也得三五天时间,这就势必会导致三路大军之间出现脱节,你就不怕徐锐得到消息之后,打我们一个时间差?首先击破饭田支队或者第六师团?”

    河边正三却自信满满的说:“大将阁下多虑了,卑职已命令熊本师团还有饭田支队暂时停止往前推进,等第一零四师团处理完了诈伤事件后再齐头并进,虽然这么做会耽搁三到五天时间,但是并不会妨碍大局。”

    西尾寿造没有接着再反驳,只是闷哼一声说道:“我只希望,第一零四师团不要再出现什么幺蛾子了,大梅山独立团本就是一支战斗力极其凶悍的军队,徐锐更是一个狡猾到极致的对手,如果第一零四师团一而再、再而三的掉链子,那么这一次的扫荡作战,只怕也是前景堪忧,河边桑,你且好自为之吧。”

    “哈依。”河边正三重重顿首。

    (分割线)

    浦口,第一零四师团所属第一野战医院。

    通过对同乡军医的贿赂,步兵第一零八联队、步兵第一大队的两名上等兵,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终于如愿以偿的住进了野战医院的病房,光荣的成为了一名负伤老兵,接下来就只需要安心的躺着养伤就行了。

    秋田胆小,问小野十六:“小野桑,我们这么做没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这么做的又不只有我们俩。”小野十六轻哼了一声,又说,“全师团两万五千人,倒有一大半诈伤,军法处还能把我们全都抓起来枪毙了?你不用担心,我记得刚入伍时候,就有个同乡前辈跟我说过,法不责众。”

    “法不责众?”秋田乙一点点头,终于放了心。

    不过过了一会儿,秋田乙一又说:“不过,小野桑,我们这么做也挺差劲的,身为帝**人,却连踏上战场跟敌人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说来实在有些丢人。”

    “丢人?秋田桑,你真太天真了。”小野十六说道,“我问你,人活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赚钱。”秋田乙一毫不犹豫说道,“娶个漂亮媳妇,生一大堆娃,过上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

    “哟西!”小野十六一拍大腿说道,“人活在这世上,赚钱玩女人,享受人生才是最最要紧的,只有九州、四国、北海道的那些未开化的野蛮人,才会真的相信什么圣战,才会叫嚣着什么为天皇陛下尽忠,为帝国捐躯,然后傻傻的到战场上跟敌人拼个你死我活,我们大阪可不是未开化的蛮荒地,我们大阪人才不会那么傻。”

    秋田乙一接着问道:“小野桑,这个大梅山独立团真有那么可怕?”

    小野十六直接翻了一记白眼,然后没好气的说:“帽子山那一仗,你不也参加了?居然还问我这么白痴的问题。”顿了顿,小野十六又说道,“我这么跟你说,先不统计被大梅山独立团干掉的士兵有多少,光是被他们击毙或者俘虏的将这就已经有十多个了。”

    秋田乙一闻言咋舌:“我的天,这么说这个大梅山独立团还真是挺厉害的。”

    “那还能有假?尤其是大梅山独立团还有一支叫狼牙的特种部队,那些家伙简直就不是人,而是一群魔鬼,只有白痴才会跟这样的魔鬼为敌。”小野十六又说,“我们大阪人从来不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诈伤。”

    两人正说话间,病房门突然间被人一脚重重踹开。

    门扉反扣过来,撞到墙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顿时吓了一跳,急抬头看时,便看到一个肩章上扛着两颗将星的将军,在一大群佐官、尉官的簇拥下进来,竟然是中将?整个第一零四师团总共也只有一个中将,那就是师团长,三宅俊雄,竟然还是师团长亲至?

    秋田乙一本能的想要起身,好给师团长鞠躬敬礼。

    小野十六一见顿时就急了,秋田你个猪脑子,你受伤的是大腿,按照军医给你的伤情诊断,你现在根本就没法坐起来,眼看秋田诈伤的事情就要败露,小野十六便立刻哎呀大叫一声,这一声哎呀叫得非常及时,秋田刚坐起一半,又躺了回去。

    然后秋田也跟着哎呀一声,满脸痛苦的说道:“师团长,真抱歉,我们有伤在身,怕是没办法给你敬礼了。”

    三宅俊雄阴恻恻的看着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负责这间病房的大阪籍军医便将手里拿的病历递给三宅俊雄,三宅俊雄看了眼病历,说道:“小野十六,上等兵,昭和十年兵,秋田乙一,上等兵,昭和十年兵,都是老兵了。”

    哼哼两声,三宅俊雄又接着往下念道:“伤情:利刃刺伤,量级:重伤,小野桑的伤口在左胳膊,因为伤及筋脉,半个月内胳膊不能用力,秋田桑伤口在右大腿,伤及动脉,导致失血过多,至少需要卧养静养半个月?”

    合上了病历本,三宅俊雄又说道:“小野桑,秋田桑,你们都是老兵了,我很困惑,怎么会在简单的刺杀训练中弄伤自己人?”

    小野十六答道:“师团长,我们昨晚吃坏了肚子,人有些虚,腿也打飘,结果在做出刺杀动作时,刺歪了,刺到了秋田桑的右腿上,秋田桑因为吃疼结果也刺歪了,刺伤了我的左胳膊,这才受的伤。”

    “可是刺杀训练用的是木枪!”三宅俊雄咆哮道,“木枪也能够刺成重伤?”

    “啊,这个嘛……”小野十六不慌不忙的回答说,“这不是马上要上战场,考虑到接下来会有残酷的恶战,所以我和秋田桑想通过刺杀训练,先熟悉一下残酷的氛围,所以今天早上的训练用的是真枪真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