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变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24章 变化



    看着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不慌不忙的嘴脸,三宅俊雄的脸色顷刻之间沉了下来,这些该死的大阪商贩,如果把这份精明用到战场之上,无论再怎么狡猾的敌人都不是对手,但是可恨的是,这些大阪商贩却把这份精明用在了糊弄长官上。

    但是三宅俊雄可不是这么容易糊弄过去的,他拼着脸面不要亲自来到野战医院,不惜被同僚耻笑也要亲自充当一回验伤军医,就是要堵住这些商贩的嘴,让他们无话可说,让他们乖乖的上战场!乖乖为帝国驰骋沙场!

    当下三宅俊雄对军医官说:“军医,麻烦你再检查一遍小野桑还有秋田桑的伤口。”

    “再检查一遍?”军医心下有些慌,表面上却镇定自若的说,“师团长,小野桑、秋田桑的伤势已经查验,确凿无疑。”

    军医言下之意,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八嘎!”随行的参谋长片冈熏一下就怒了。

    片冈熏上前就要扇军医耳光,却让三宅俊雄制止了。

    三宅俊雄制止了片冈熏,然后对军医说:“那就麻烦你再查验一次。”

    军医听出了三宅俊雄语气中蕴藏的杀意,便也不敢再怠慢,当下上前解开了小野十六还有秋田乙一伤口包裹的纱布,将仍在渗血的伤口展示给众人看,三宅俊雄和片冈熏都上前仔细看了,发现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的伤口确实够得上重伤标准。

    出师不利,三宅俊雄和片冈熏的心情便立刻变得沉重起来,看起来,这次的诈伤风波要想顺利的平息,怕是不容易。

    (分割线)

    回头再说大梅山这边。

    徐锐也真是够折腾的,前天才刚从官县赶去肥城,结果刚到肥城还没半个小时,马上又马不停蹄的返回到了官县。

    徐锐在回到官县之后,一边派出狼牙严密监控饭田支队的动向,一边命令二团以及警卫营、炮兵营、骑兵营向官县集结,何光明的一团原本就在官县境内,这回倒省事了,现在一天时间过去,到今天上午,各参战部队已经全部聚齐。

    徐锐遂即召集各参战部队的团、营长,召开军事会议。

    会议的气氛非常热烈,一团长何光明、二团长万重山、警卫营长秋风,骑兵营长铁钢还有炮兵营长牛大壮,一个个摩拳擦掌,大有一拳把饭田支队干趴下的威风,不过说真的,这些个骄兵悍将也的确没把饭田支队放眼里。

    话又说回来了,这可不是盲目的自信,也非狂妄自大!

    大梅山独立团的自信,那都是通过一场又一场的大仗、恶仗打出来的,熊本师团号称日本最能打的两个师团之一,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在肥城让他们给打残了!第五师团在华北战场威风八面,号称钢军,那又如何?青风山道一战,还不是让他们全歼了,光俘虏就抓了一万五千多人,最后还毙了六千多个,剩下九千多个,全都在山中做苦力呢。

    都说好兵是夸出来的,悍将是惯出来的,但是虎狼之师,绝对是打出来的!

    “团长,最近这段可把弟兄们给憋坏了,整天挖啊挖的,都快成泥猴子了,团长,咱们可得说好了,这次无论如何得让我们一团担纲打主攻!”整个会议室就数何光明声大,“咱们可是第一团,军分区的头等主力。”

    “老何,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就不乐意了。”骑兵营长铁钢撇了撇嘴,说道,“有我们骑兵营在,轮得到你们一团自称军分区头等主力?”说完了,铁钢又看着徐锐说,“咱们骑兵营才是团长手里的那把钢刀。”

    “我又没说你,你们骑兵营又不是步兵。”何光明说,“我说的是,在军分区四大主力团里边,我们一团是头等主力。”面对铁钢的骑兵营,何光明还是不免有些心虚,因为骑兵营的冲击力确实强悍,这个不是他们步兵能够比拟的。

    二团长万重山虽然是东北人,但却是个好脾气,从来不跟何光明一般见识。

    但是二团的几个营长却不是什么好脾气,尤其是四营长李海、五营长黑皮,从无锡时候就开始跟着徐锐了,经历的恶战、硬仗比何光明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当初的暂编七十九师只剩两百多号残兵,却硬是从小鬼子的重重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在南通,还反戈一击几乎全歼重藤支队,战绩是何等的辉煌?

    而且,七十九师的残兵大多在四营、五营。

    所以,对于何光明屡屡自称一团是军分区头等主力,黑皮和李海就看不惯。

    李海不屑的说:“我说何团长,你说一团是头等主力,可我怎么记得上次演习时,你们一营好像是输了的?”

    “演习是演习,实战是实战。”何光明说,“你们四营赢了演习又能怎么样?到了真刀真枪的战场,还得我们一营打主攻。”

    黑皮撇嘴说道:“上次青风山道之战,好像也不是你们一营打主攻吧?”

    “那还不是因为团长偏心眼?”何光明掠了徐锐一眼,又说,“要不然,主攻的重担能轮得到何书崖那书呆子?做梦吧。”

    “行了,别吹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李海嘿然说。

    黑皮也帮腔说道:“就是,如今的三团,可是今非昔比了。”

    “驴日的,谁吹牛了,老子可没有吹牛。”何光明急了,“老子说的是实话。”

    一直在低头看地图的徐锐被吵得不耐烦,抬头训斥道:“吵够了没有?一个个的都吃饱了没事给撑的,全都给我闭嘴!”

    何光明几个这才轻哼一声,不再吭声了。

    徐锐又说:“你们用不着急,谁是主力谁不是,不是嘴巴说说就行的,你们得拿出实打实的战绩说话,这次鬼子可是来了一个支队,有的你们打!不过我把丑话说前头,谁他娘的要是关键时刻拉稀,给我掉链子,可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何光明大声说:“团长你就直接下命令吧,这仗怎么打?”

    “我还没想好。”徐锐摇摇头,皱眉说道,“容我再想想。”

    何光明、黑皮、李海等几个团营长便有些傻眼,还没想好?

    徐锐原本其实已经想好了,可临时又起了变化,打乱了他的计划。

    说起这个变化,还得从头说起,因为一直以来,大梅山独立团打的胜仗都是通过智取得来的,并不是靠正面硬拼,比如南通重创重藤支队,比如野马滩火烧川口支队,比如大湾重创羽村支队,又比如青风山道全歼第五师团,全是智取!

    真要是两军拉开阵仗硬碰硬,大梅山独立团一仗都赢不了。

    直到现在为止,这场局面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如今大梅山独立团的兵力虽然已经扩充到了一万五千余人,从兵力方面,似乎已经不少了,武器装备方面也有了很大的改善,装备了不少大梅山兵工厂生产的马克沁重机枪。

    现如今,大梅山军分区每个步兵营都组建了单独的重机枪连,单以重机枪火力而论,各个步兵营已经要优于小鬼子的步兵大队了。

    所以说,如果这次来犯的鬼子只有一个饭田支队,那没说的,大梅山独立团绝对可以对其形成碾压,既便是正面硬拼也能够打赢,可问题是,这次来犯的鬼子并不只饭田支队,还有熊本师团、大阪师团外加一个战车联队。

    因为要分兵阻击熊本师团和大阪师团,徐锐最多只能调集两个主力团加三个直属营,这样在兵力上,面对饭田支队就没有优势了,装备上倒是半斤八两,饭田支队虽然拥有一整个山炮兵联队,牛大壮的炮营却也不是摆设。

    当然了,考虑到小鬼子航空兵的助战,装备上还是鬼子占优。

    但既便是这样,徐锐也还有信心打赢,只要饭田支队进入到官县,进入到他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地盘,徐锐就有十足的把握吃掉它!

    官县毕竟是他们的地盘,主场作战的优势是很大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是,主场作战可以获得当地百姓的支持,有数以万计的老百姓当他们的耳报神,鬼子的一举一动都无所遁形,有数以千计的民兵配合修建工事,主力部队就可以节省大量的体力以及精力,就可以更高效的打击敌人。

    所以说,只要饭田支队进入官县境内,徐锐就有把握打残他!

    徐锐甚至已经计划好了,他要在官县境内铺开一张天罗地网,甚至,官县县大队和各个区小队的民兵已在王沪生的带领下先行开始了准备工作,在饭田支队的几条必经之路上埋了大量的地雷,然而有句话怎么说来的?计划没有变化快!

    徐锐都已经张开了大网,就等着饭田支队前来自投罗网了,结果饭田支队却突然间停下了前进步伐,停在了官县跟凤阳县交界的黄泥铺,不往前走了,这一下,却大大的出乎徐锐的预料之外,徐锐甚至怀疑,鬼子是不是嗅到什么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