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天赐良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25章 天赐良机



    会议室里,徐锐正对着地图疑神疑鬼。

    饭田支队走到官县跟凤阳县交界的黄泥铺镇就突然停下不走了,其中必定有原因,要不然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停下来,天还早呢,离天黑还有半天时间呢,为什么就不走了?难道小鬼子真的探听到了什么风声?

    可是,一团的集结,二团、警卫营、骑兵营还有炮兵营的调动都是在晚上,鬼子的侦察机不可能发现,至于伪军奸细,倒确实派出了不少,不过这些伪军奸细一进入根据地,就立刻被无所不在的妇救会、儿童团给发现,束手就擒。

    所以,徐锐实在是想不出,是哪里走漏了风声?

    徐锐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门外忽然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看时,便看到王沪生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王沪生显然刚刚经过一段很长距离的急跑,满头大汗,而且喘息得上气不接下气,真担心一口气上不来,就这么去了。

    “老王,出啥事了?”看到王沪生这样,徐锐便心头一沉。

    在场的几个团长、营长也都是面面相觑,难道有什么变故?

    王沪生却摆摆手,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气息后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你之前不是怀疑我们走漏了风声,这个我已经调查清楚,没有,并不是我们走了风声,而是鬼子那边出了变故。”

    “鬼子出了变故?”徐锐急问道,“什么变故?”

    王沪生摇摇头说:“具体什么变故,还不太清楚。”

    “老王你说什么?”徐锐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不清楚?都没有弄清楚,你怎么就敢断言是鬼子那边出了变故。”

    “鬼子那边确实出了变故。”王沪生却很肯定的说道,“浦口还有肥城的地下党都有情报过来,鬼子的第一零四师团和战车第八联队压根就没出动,驻肥城的第六师团一上午走了三十里,可中午时候却突然又缩了回去。”

    “还有这事。”徐锐闻言心头一动,“情报可靠?”

    “绝对可靠。”王沪生肯定的答道,“没问题的。”

    徐锐摩挲着下巴说:“这么说起来,鬼子那边还真可能出了变故。”

    “就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变故。”王沪生说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变故肯定小不了,要不然饭田支队也不会停下来,熊本师团更不会缩回去,第一零四师团还有战车第八联队,更加不会呆在浦口迟迟不挪窝。”

    “查!”徐锐断然说,“立刻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查清楚详情!”

    王沪生点点头说道:“我已经命令浦口、肥城和淮南地下党的同志去查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消息反馈回来。”

    徐锐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何光明问道:“团长,这会还开不开了?”

    “你急什么?”徐锐哼声说,“老实等着。”

    说完徐锐就坐下来,一边研究地图,一开等待。

    不过并没有等太久,将近傍晚时分,浦口地下党的同志便有情报过来了。

    看完浦口地下党组织发过来的密电,王沪生抬起头瞠目结舌的对徐锐说:“老徐,这事倒新鲜了,出变故的竟是第一零四师团,而且你绝对想象不出来这是个什么样的变故,我的乖乖,这样的小鬼子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徐锐闻言心头一动,他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倒是忘了一零四师团也是大阪师团,而大阪师团却是有名的窝囊废师团!自打成军以来就没打过哪怕一次胜仗!

    何光明他们却是不知道,一个个就急得不行。

    何光明性子最急,问道:“政委,咋回事啊?”

    黑皮和李海也同声问道:“是啊,一零四师团咋了?”

    王沪生见徐锐没有看密电的意思,便把密电递给何光明,说:“你们自己看吧。”

    何光明迫不及待的接过密电,只看了一眼一对牛眼便瞪大了,然后骂了句驴日的!

    “给我看看。”李海便劈手夺过密电,一看之下也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死铲,第一零四师团人才啊。”

    “拿来吧你。”铁钢又劈手夺了密电,看完之后也是两眼圆睁,“曰你先人,这样的小鬼子还真的是少见。”

    “给我给我。”秋风也是按捺不住了,把牛大壮和黑皮挤到身后,然后从铁钢手里夺过了密电,看完后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一边却说道,“政委,浦口地下党的同志会不会弄错了?真有这样的小鬼子?”

    王沪生没有理他,走到徐锐身边问道:“老徐,你难道就不好奇么?”

    “好奇?”作锐嘿然说道,“我都能够猜出来,看不看都是一个样。”

    “你真能猜出来?我不信。”王沪生说,“你倒是猜一个给我看看?”

    徐锐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小鬼子的第一零四师团应该是出现了大规模的诈伤现象,没错吧?”

    王沪生嘎了一声,愕然说:“你还真能猜出来?”

    “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徐锐嘿然说,“大阪师团临战出现大规模的诈伤现象,这也不是头一回了,当年日俄战争,第四师团就曾经上演过同样的闹剧,每逢大战必诈伤,这个都已经成为大阪师团的传统了。”

    王沪生说:“这个大阪师团可真是有意思。”

    “有意思?”徐锐嘿嘿一笑,又接着说道,“这却是天赐良机!”

    “天赐良机?”王沪生闻言心头一动,说,“老徐你什么意思?”

    “老王你想。”徐锐指着地图,又接着说道,“大阪师团闹出这么大的诈伤事件,绝非三五天所能够平息,而河边正三拟定的又是分进合击的行动方案,大阪师团无法出动,熊本师团和饭田支队只怕也不敢孤军深入。”

    “那还用说。”王沪生点头说道,“饭田支队已经停下不走,熊本师团才往前走了三十里就又缩回了肥东。”

    “这就给了我们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机会!”徐锐重重一拍会议桌,说,“马上给三团还有警备团下令,让他们连夜赶到官县,参与围歼饭田支队,河边正三这老鬼子多半没读过明史,居然敢跟我玩分进合击,老子就给他来一个各个击破!”

    “啥,把三团还有警备团都调到官县来?”王沪生皱眉说道,“老徐,这么做会不会太过冒险了?万一中间要是走漏风声,或者围歼饭田支队的战事进展不顺利,熊本师团或者大阪师团来个趁虚而入,那就麻烦了。”

    徐锐却笃定的说:“大阪师团不用考虑了,熊本师团是个威胁,只要黄泥铺这边围歼饭田支队的战斗一打响,熊本师团一定会趁虚而入,不过这也没什么,等熊本师团进入到单县境内之时,我们多半也已经吃掉饭田支队,正好南下收拾熊本师团!熊本师团若是真敢孤军深入,嘿嘿,老子定叫他有来无回!”

    徐锐这话说的霸气,几个团长、营长便立刻嗷嗷嗷的叫嚣起来。

    “对头,饭田支队,不过几千个台湾二鬼子,根本不够我们吃的。”

    “熊本师团也不过是我们的手下败将,我们能够在肥城打败他们一次,就能够在单县打败他们两次,他们若不来也就罢了,若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团长,你快下命令吧,老子的大枪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行了,都******给我闭嘴!”徐锐却冷冷的打断这群骄兵悍将的叫嚣,说,“现在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睡觉!散会!”

    几个团、营长嘁了一声,纷纷散去了。

    王沪生却还是有些担心,皱着眉头说:“老徐,你真有把握?黄泥铺可是敌占区,那里的群众基础没法跟根据地比,而且黄泥铺原本有鬼子的一个兵站,是徐州会战时建的,徐州会战结束后,这个兵站就变成了一个据点。”

    顿了顿,王沪生又说道:“这一年多时间,黄泥铺据点经过多次扩建、加固之后,已经成为一个极其坚固的大型据点,要不然,饭田支队也不会留在黄泥铺不走,饭田祥二郎这老鬼子肯定看中黄泥铺的工事了。”

    “工事?”徐锐嘿然说道,“除非鬼子将黄泥铺据点修成马其诺要塞,否则的话,根本没什么卵用,老王,你还记不记得上回我当着你的面,交给郑厂长的图纸?”

    王沪生点头说:“老徐,你是说上次,你交给郑厂长的没良心炮的图纸?”

    “没错,就是没良心炮。”徐锐狞笑说,“我原以为,一时半会还用不着没良心炮,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派上用场了。”

    王沪生皱眉说:“那玩意瞧着挺简单的,也就是一个汽油桶,能管用么?”

    徐锐嘿嘿一笑,狞声说:“这玩意管用不管用,等到用过之后你就知道了。”

    没良心炮,别人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威力,可是作为一名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徐锐却十分清楚,淮海战役,解放军能以六十万人全歼八十万国民军,这种大口径的没良心炮绝对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