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第826章 三十二集团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26.第826章 三十二集团军



大梅山根据地战云密布,除了直接的交战双方,还有两方势力也在密切的关注着即将展开的这场大战,其中一方势力就是盘踞在大别山中的国民军第三十二集团军。

万相云走进作战室时,只见参谋长李默堂正带着参谋部的十几个作战参谋在进行兵棋推演,看到万相云进来,李默堂和十几个作战参谋便赶紧停下手头工业,立正敬礼。

“别管我。”万相云挥了挥手说道,“你们继续。”

李默堂便挥手示意十几个参谋继续,然后走到万相云身边站定,说:“总座,卑职正和参谋部的一干同僚们,就华中派谴军即将展开的对大梅山区的扫荡作战进行兵棋推演。”

万相云哦了一声,询问说:“结果如何?”

“结果很不乐观。”李默堂摇摇头说道,“根据军统所提供的情报,这次华中派谴军足足调集了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的兵力,其中浦口方向的日军还有一整个战车联队助战,来势汹汹哪。”

军统刚刚由复兴社特务处改组而来,戴笠由特务处长转任军统局长,正是踌躇满志之时,干劲很足,近一段时间,戴笠往日占区各大城市派出了数以千计的受过特训的特工,组建了数上百个军统站。

这上百个军统站很快就开始显现威力,国民军的情报来源明显加强。

所以,既便没有中村俊这种高级间谍,军统也还是通过别的渠道基本搞清了华中派谴军的兵力部署。

“战车联队?”万相云闻言吃了一惊,“西尾寿造这老鬼子也真够瞧得起徐锐的啊?就是当初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时,小鬼子也从未出动联队建制的战车部队吧?”

“可不?”李默堂摇头说,“徐锐以大梅山为根据地,对周围的十几个县大肆渗透,此举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日军对皖中的统治,西尾寿造估计也是压力很大,所以才会调集重兵集团予以雷霆一击。”

“这可真是出头的椽子先烂,徐锐啊徐锐,当初攻略、渗透大梅山周边十几个县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万相云嘿嘿一笑,又接着说道,“鬼子动了真格了,这一关徐锐看样子是很难挺过去了。”

李默堂说:“总座,眼下正值国共合同时期,不管怎么样,大梅山独立团都是友军,要不然,咱们派一到两个师前出皖中,就算不能直接给予大梅山独立团支援,也至少侧击一下肥城,给他们减轻些压力。”

万相云的脸色便立刻冷下,冷冷的瞥了李默堂一眼后说道:“参谋长,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大梅山独立团只是党国理论上的友军,等到打跑了小日本之后,**的部队早晚还是要被解决的。”

李默堂说:“但现在不是还没有打跑小日本么?现在就任由华中日军肆无忌惮的扫荡大梅山,一旦大梅山独立团顶不住,被鬼子赶出了大梅山,则势必会带来两个严重后果。”

“两个严重后果?”万相云眼皮跳了一下,说,“什么后果?”超极进化

李默堂说:“其一,徐锐的部队被逐出大梅山之后,肯定还会重新寻找新的落脚点,然而无论往南、往东还是往北,都已经被新四军另外几个支队或者八路军所控制,那么徐锐就只有向西,进入大别山区跟咱们三十二集团军抢地盘。”

李默堂的眼光确实要比万相云远,看问题也更透彻。

停顿了一下,李默堂又说:“总座别忘了,十年内战时期,大别山就曾经是**的鄂豫皖根据地,红四方面军主力被打跑了之后,高汉亭的部队却一直在大别山坚持游击,此后国共合作,高汉亭的部队被收编为新四军第一支队,并且开赴皖中作战,但是以**的一贯做派,他们不可能不在大别山区留人。”

“所以呢?”万相云沉声说。

李默堂说:“所以,如果徐锐的部队真被日军逐出大梅山,并且真的向西跟我们争夺大别山,我们还真未必就能赢,因为大别山老百姓的心都是向着**的,这点总座应该能够感觉得到吧?”

万相云点点头,又接着问道:“第二个后果又是什么?”

“第二个后果就更加严重了。”李默堂指了指地图,又接着说道,“总座看地图就能知道了,眼下湖北、湖南、河南、江西、江苏的大部,都已经基本沦陷了,咱们大别山几乎成为了一座孤岛,四周全是鬼子地盘,局面可谓十分之恶劣,但是反过来看,我们大别山边区却也成为了刺进日占区的一把尖刀,使得华中日军寝食难安。”

停顿了下,李默堂又说道:“所以,西尾寿造这老鬼子对于我们,必定是如梗在喉,那么在重创了大梅山独立团之后,再接下,这老鬼子就该调集重兵集团,围剿咱们第三十二集团军了。”

说到这里,李默堂的意思就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了。

简单点说,就是现在有大梅山独立团这个高个顶着,所以小鬼子的注意力一时半会还转不到他们第三十二集团军身上,可是一旦大梅山独立团被鬼子打垮了,则第三十二集团军立刻就会成为鬼子的头号目标。

现在中日战争已经进入相持阶段,日军已经停止了正面战场的攻势,这个确实不假,但是对各路敌后抗日武装的围剿,力度却只会越来越大,从这一点来看,还真不能够听任鬼子消灭大梅山独立团。

万相云说:“参谋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要我们第三十二集团军出兵帮助大梅山独立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也是不允许的。”

停顿了下,万相云又接着说道:“不过你刚才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让徐匀的部队流窜进大别山,还真是一个麻烦事,这样,立刻命令夏汉中的第九十八军前出霍山、桐城一带,一旦发现有**的溃兵流窜进入境内,无需请示,立刻就地缴械,如果**方面拒不缴械,则就地消灭!”

李默堂脸色微变,低声说:“总座,三思哪?这是搞摩擦!”

“搞摩擦?嘿嘿,我就是要搞摩擦!”万相云闻言阴阴一笑。冷面总裁  情迷樱花草

说到军事指挥造诣及战术眼光,他比不上李默堂,但是说到政治敏感性,李默堂却拍马也不及他万相云,最近这一段时间,万相云已经敏锐的发现,国民政府对**的态度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以前的一团和气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却是平静的水面下的暗流汹涌。

只不过,就在李默堂准备去通讯处给第九十八军传达命令时,一个通信参谋忽然匆匆走了进来,然后将一纸电报递给李默堂,李默堂看完电报之后,立刻面露古怪之色。

万相云皱眉问道:“参谋长,什么事?”

“总座,鬼子那边出变故了。”李默堂小声说道,“原定参加此次扫荡作战的第一零四师团忽然出现了大规模的诈伤事件,所以,原定今天展开的扫荡行动,不得不往后推迟。”

“你说啥?”万相云失声说,“大规模的诈伤事件?”

李默堂点点头,又接着说道:“据军统提供的情报,这次诈伤事件非常严重,今天上午,原定集结的四个步兵联队居然只有不到一个联队完成集结,其余的鬼子全都以各种各样的伤情住进了医院。”

“还有这种事?”万相云的嘴巴大到几乎能吞下一枚鹅蛋,好半晌之后才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很是不忿的说道,“徐锐这小子的命还真是好,这种奇葩的事都能让他碰到!”

李默堂点点头,又说道:“真要是拖上十天半个月,等大梅山独立团在官县、单县以及蒲县的地道网络一成形,那徐锐的胜算就会极大增加,这一仗最后鹿死谁手,就很难预料了。”

万相云摇了摇头,很是懊恼的说:“参谋长,你说咱们第三十二集团军咋就没有遇上这样的好事呢?要是西尾寿造这个老鬼子派一零四师团来扫荡咱们大别山边区该有多好?”

李默堂轻嗯了声,心下却冷然想,鬼子一零四师团之所以出现大规模的诈伤现象,那是因为大梅山独立团名声在外,而真要是把作战对象换成他们第三十二集团军,恐怕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李默堂并不知道,在另一个时空的五年后,他们三十二集团军还真跟鬼子第一零四师团在皖南山区干了一仗,而最后的结果也正如李默堂所料,第一零四师团凶猛得就跟一群狼似的,而他们三十二集团军却一触即溃。

这就是“青史留名”豫湘桂大溃败!日军称之为打通大陆交通线之战!

尤其让人无法容忍的是,盟军在州洲、欧洲、太平洋各个战场都是高歌猛进,节节胜利,唯独中国战场却出现了自抗战爆发以来最大的溃败,在这次豫湘桂战役中丢掉的领土、被消灭的国民军,竟远远超过之前任何一次正面大型会战,国民**至此,也真是没谁了。

也正是这一战,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史迪威才会气得说出那句千古名言:国民军拥有这个世界上第一流的士兵,二流的基层军官,三流的指挥官,还有一个不入流的最高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