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第831章 台湾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1.第831章 台湾兵



“黄大仙保佑。 ”

“妈祖娘娘保佑。”

“观世音菩萨保佑。”

“九天十地各路菩萨保佑。”

“保佑我李扁逢凶化吉,保佑我李扁上了战场,子弹躲着飞,炮弹绕着落,等我回了台湾一定给你们塑金谢。”

李扁跪倒在地,对着一个他刚刚用泥巴捏成的不知道什么路数的菩萨不停叩头,嘴里还不停的念念有词,状极虔诚。

忘了说了,这个李扁也是大梅山军分区的老朋友了。

哦,不对,在当时还根本没有大梅山军分区,甚至连大梅山独立团都没有,而只有七十九大队,南通一战,重藤支队几乎遭到七十九大队全歼,只有不到一千人逃生,李扁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而且这厮还参与了抢滩登陆,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之后日军大本营又从台湾征召了近万名后备兵,重建了重藤支队,不过那时候已经不再叫做重藤支队,而是改名叫波田支队了,因为支队长变成了波田重一,李扁也被编入重建的波田支队,参加了武汉会战。

不过到了武汉会战之时,李扁已经由二等兵变成了上等兵。

陈水见了,便好奇的问李扁道:“扁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滚你的。”李扁瞪了陈水一眼,骂道,“你个新兵蛋子,瞎问什么?”

陈水是武汉会战之后才刚刚补充进饭田支队的后备兵,军衔只是最低级的二等兵,军中资历根本没办法跟李扁这样的老兵痞相比,挨了李扁的骂,也是不敢顶嘴,只能委屈的缩回帐篷准备睡觉。

好半天后,李扁的祈祷仪式才终于结束,钻进帐篷准备睡觉。

陈水忍了半天最后也没忍住,小声问道:“扁哥,我刚才听到你在向妈祖娘娘祈祷,你是担心这次的扫荡会遇到危险?”

“废话。”李扁冷冷的说道,“也不看看这次扫荡的对手是谁,那可是大梅山独立团,能不危险吗?”

陈水问道:“比国民政府的中央军还能打?”

“中央军?”李扁嘁了一声,很不屑的说,“中央军给他们提鞋都不配,我这么跟你说吧,这次扫荡的对象要是中央军,那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很不幸的是,这次扫荡的对象却是大梅山独立团,所以小子,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陈水将信将疑的问道:“扁哥,这个大梅山独立团真有你说的这么可怕?”

“可怕的不是大梅山独立团。”李扁摇摇头,又说道,“可怕是的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这家伙不是人,真是个魔鬼!半年多前在南通,这家伙愣是在短短几天时间之内,将暂编七十九师的几百号残兵打造成了虎狼之师,几乎全歼了我们台湾旅!”

陈水转了个身,神情紧张的说道:“扁哥,跟我讲讲南通之战呗?”

“没有什么好讲的,赶紧睡觉。”李扁却立刻又翻了脸,转过身去睡觉。

不过李扁的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当初在南通滩头上,那可怕的一幕,当初他们整个步兵联队三千多人,都陷在及腰深的滩涂上,然后,铺天盖地的弹雨从天上倾泄而下,那子弹,真跟下雨似的,躲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仙道归凡

他李扁要不是命大,正好面前有一块大石头做掩护,只怕也跟他的战友一起,化为南通滩涂上一具冰冷的尸体。

李扁今天修了整整一天的工事,早已经很困了,但是让陈水这么一搅和,又回忆起了南通之战的那一幕幕,顿时睡意全无。

当下李扁翻身坐起,又点了一颗烟,开始抽烟。

看到李扁坐起抽烟,陈水又翻个身,双手支着下巴问李扁:“扁哥,就算那个徐锐很厉害,可这次参与扫荡的部队足足有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还有一个战车联队呢,皇军肯定能够打赢。”

“肯定能打赢?”李扁撇撇嘴说道,“你想的也太天真了。”

“扁哥,难道皇军还会吃败仗不成?”陈水说,“不能吧?这次参与扫荡的皇军可是足有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这么多人围着大梅山,大梅山独立团才多少人?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够翻了天去?”

“说你天真,你还不承认。”李扁撇撇嘴说道,“徐锐多狡猾,你觉得他会傻傻的等着皇军上门扫荡?说不定,徐锐这会,已经带着大梅山独立团杀到黄泥铺据点,正准备拿咱们台湾旅开刀呢!”

话音才刚落,帐篷外面突然间响起“咻”的一声尖啸。

“什么声音?”李遍和陈水陡然吃了一惊,急掀起帐帘往外看,却看到三发红色信号弹正从东南方向呼啸升空,那耀眼的血红色,在幽暗的夜空中显得如此之醒目!

“什么情况?”

陈水是个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不知道厉害。

可李扁的一张脸却顷刻之间变得一片煞白,他可是个老兵,哪能不知道这三发信号弹意味着什么?当下李扁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大嘴巴,气得破口大骂:“瞧我这和破嘴,究竟说了些什么啊?”

然而,李扁这个时候再懊恼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不等那三发红色信号弹幻灭在空中,东边、西边还有南边,便同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还有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只是听这枪声,李扁就知道,大梅山独立团这次只怕是主力尽出,真准备拿他们台湾旅开刀了!

“集合,快集合,紧急集合!”小队长岩里正男从帐篷里冲出来,一边吹哨一边用日语声嘶力竭的大吼,听到哨子声,整个步兵小队五十多个台湾兵乱哄哄从帐篷里冲出来,又在岩里正男的监督下进入到阵地。

好一会,岩里小队才乱哄哄的进入到了指定的防御阵地。

这时候,陈水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跟着李扁。

李扁往前跑他跟着往前跑,李扁蹲下他也跟着蹲下,李扁举枪他也跟着举起三八大盖,李扁缩回战壕,他也立刻跟着缩回战壕。

李扁便急了,骂道:“你他娘的跟着我干什么?滚远点!”

陈水哦一声,脚下却是纹丝不动,还是李扁做什么他也跟着做什么,李扁便也顾不上驱赶陈水,趁着小队长岩里正男没有发现,一边胡乱放枪,一边悄悄的往阵地后面出溜,不到一会儿,就到了阵地最外沿。逍遥股少

遗憾的是,这次不是李扁一个人,他的屁股后面跟了陈水这个尾巴。

两个人一起溜就要比一个人目标大得多,小队长岩里正男无意之中一回头,便看到了正往后出溜的李扁,还有陈水,当时就怒了。

“八嘎!”岩里正男立刻冲过来,挥舞着雪亮的军刀咆哮,“后退者,一律杀无赦,回去,统统的给我回去,射击,射击,撒丝改改……”

李扁和陈水被赶回到阵地,硬着头皮往前放枪。

借着开枪的短暂间隙,李扁往阵地前瞄了一眼,便立刻感到头皮发麻!

借着曳光弹以及炮弹爆炸时产生的光亮,李扁惊恐的发现,就这片刻,大梅山独立团便已经往前推进了超过五百米,都已经突进到了他们小队的防御阵地前了,要知道他们小队的防御阵地可是排在整个步兵中队的最后一道!

这也就是说,整个步兵中队的防线都快要被打穿了!

大梅山独立团的攻势,远比李扁想象中更加的凌厉。

看这架势,外围阵地很快就会失守,可是岩里正男这个小队长却毫无退意,依然举着雪亮的军刀,大声的咆哮,命令台湾兵继续坚守阵地。

事实上,外围阵地的唯一作用也就是拖延时间,为主阵地赢得时间!

再说的直白一些,残酷一些,被饭田祥二郎摆在外围的四个步兵中队,就是拿来当做炮灰用的,这四个炮灰中队的唯一作用,就是拖住进攻部队十五到二十分钟,为主阵地的守军赢得足够的反应时间。

要不然,主阵地也就是黄泥铺据点的饭田支队还在睡梦中,就让敌人杀到了眼面前,那这仗就没法打了,对吧?

当然了,如果外围阵地表现很好,竟然顶住了敌军的进攻,那么主阵地的守军就会出来支援,甚至发动反击!

但是很不幸的是,岩里小队所在的步兵中队表现很糟糕。

前后不到半小时,整个步兵中队的防线就几乎被打穿了,虽然岩里小队还在负隅顽抗,却已经坚持不了太久。

“撒丝改,撒丝改改……”岩里正男举着军刀继续咆哮。

下一霎那,一道耀眼的子弹轨迹便从岩里正男的脑袋中穿过。

岩里正男的咆哮声便嘎然而止,然后往后直挺挺的倒了下来,摔倒在了战壕里,倒地之后,一对空洞的牛眼兀自瞪着近在咫尺的陈水。

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场面的陈水立刻崩溃,张大嘴嚎叫起来。

李扁便赶紧扑过来捂住陈水的嘴,低吼道:“不想死就闭嘴!”

李扁其实并不在乎陈水这新兵蛋子的死活,既便陈水是他的小老乡,李扁也是丝毫不在乎,关键是再让陈水大喊大叫,不仅陈水得死,连他李扁也会跟着他一起送命,这是李扁所绝对不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