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第832章 谨慎的饭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2.第832章 谨慎的饭田



被李扁吼了一声,陈水才魂神归位。

陈水再定睛看时,却看到本小队的不少士兵都在四散逃窜。

这也在情理之中,台湾割让给日本虽然已经快半个世纪了,日本对台湾的皇民化教育也已经持续了两代半人,但是由于语言、文字、习俗不同,台湾人对日本仍然缺乏认同,民族融合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少在这个时代,叫嚣着要为日本天皇尽忠的台湾人只是少数。

当下陈水也说道:“扁哥,别人都已经跑了,我们也赶紧跑吧?”

“跑?”李扁狞笑了两声,又说,“相信我,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你要是不想死,就听我的,不要跑,老老实实装死才是正经!”

说完,李扁就从岩里正男整个破开来的颅腔里掏了一把脑浆和血,再抹到自己脸上还有身上,再拖了两具尸体往自己身上一压,躺下不动了,陈水有样学校,也赶紧往脸上身上抹了血迹,再钻进死人堆里躺好。

两人躺好没一会,便看到一大群大陆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嗷嗷叫着,如狼似虎般冲了上来,这些大陆兵对于躺满壕沟的尸体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追那些逃窜的台湾兵去了,结果真如李扁所说,那些四散逃窜的台湾兵一个都没跑掉。

陈水心里便不禁有些佩服,不愧是老兵,连逃命都逃出经验来了!

然而让陈水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那群中国兵冲过去没多久,李扁却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然后从地上翻身跳起来,再往前夺路狂奔,不过,李扁逃跑的方向并不是往北,而是径直向着西边去。

见李扁起身逃跑,陈水便也赶紧跟着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小声问道:“扁哥,我们不回黄泥铺据点么?怎么往西边去?”

“你傻啊?”李扁恨铁不成钢的说,“大梅山独立团的目标就是黄泥铺据点,我们去黄泥铺据点,岂不是自投罗网么?”

“也是哦。”陈水点了点头,又说,“不过大梅山独立团的人还没有走远呢,这时候逃跑是不是早了些?为什么不再等等,等到他们走得再远一些再跑,不是更安全么?”

“你要是想死,尽管可以躺回去,我没意见。”李扁冷哼一声说,“不过,我必须提醒你,待会儿就会有大梅山独立团的民兵上前打扫战场,到时候你就只有两条路,要么被那些个民兵用刺刀在身上戳几个透明窟窿,要么就是乖乖的当俘虏,你会选择哪一个?”

陈水连忙说道:“我哪个都不要。”

李扁冷然说道:“那就赶紧跑吧。”

说话之间,两人的脚下却没有停过。

往前飞奔了大约五百多米,两个人的身影就已经完全隐入了黑暗之中。

陈水与飞奔中再回过头看,便果然看到一大群大陆民兵打着火把上了战场,开始清扫战场,陈水便越发的佩服起李扁,心下更暗暗决定,从今往后,我就跟定扁哥了,扁哥往东我不往西,扁哥****我绝不恰饭。

(分割线)

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刚才从岩里小队阵地上冲过去的是何光明的一团。

何光明这次是憋足了劲想要抢下头功,所以不惜以身犯险,亲自带着一营打冲锋,把一营长姚磊的职务都给顶了。

“冲,弟兄们,都跟老子冲,干死这些狗曰的!”

“打,给老子狠狠的打,打死这些狗曰的小东洋!”

“驴曰的,机枪不要停,不要给老子节省子弹,给我狠狠打!”

何光明端着一挺歪把子轻机枪,一边往前冲锋,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咆哮着,一营的官兵平时就骄横到不行,这会看到团长这么生猛这么给力,就更是一个个激动得老**怒涨,一个劲的往前猛冲猛打。

不知不觉之间,一营就已经打穿了黄泥铺据点南边的外围阵地。

再往前就是黄泥铺据点的鬼子主阵地了,何光明已经打红了眼,当下也没有多想,抱着机枪本能的往前冲,幸好萧叔长把他拉住了。

“老何你疯了!”萧叔长拉住了何光明,大叫道,“团长有命令,只允许突破鬼子外围阵地,绝对不准强攻小鬼子的主阵地!”

何光明说:“已经突破外围阵地了么?这么快,真他娘不过瘾。”

姚磊和一营的一众骄兵悍将也都嚷嚷着不过瘾,确实也不过瘾,他们还没怎么品出味来呢,就已经凿穿了鬼子的外围防线,这又不让打鬼子主阵地,未免太无趣了,不过嚷嚷归嚷嚷,却没人胆敢抗命。

包括何光明,也是不敢抗命,当下对姚磊说道:“姚和尚,赶紧带你的人进入鬼子的防御工事,准备迎击鬼子可能的反击!”

“是!”姚磊答应一声,扭头喝道,“一连长,立刻带你的人进入阵地,二连长还有三连长,你们俩赶紧带人到后边加固工事,重机枪排,赶紧给老子把重机枪阵地建起来,鬼子说话就要反攻了!”

“是!”几个连长轰然应喏。

很快,一营一连的一百多官兵就纷纷进入到了防御阵地中,阵地也都是现成的,就是之前小鬼子修的,不过何光明和姚磊对这些工事明显不怎么满意,所以才会命令二连、三连在一连身后另外再挖两道防御工事。

这也是大梅山军分区的传统,凡修工事,必定分前后三重,凡打阻击,正面必定只会摆三分之一兵力,另外的三分之一为第二梯队,最后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兵力,则会被各级主官死死扣在手里,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反击。

(分割线)

不过,这次姚磊却是说错了。

因为,饭田祥二郎根本不打算反攻!

饭田祥二郎是个十分谨慎的老鬼子,加上大梅山独立团又来势汹汹,从三个方向同时发动猛烈进攻,这就更加重了饭田祥二郎的疑虑,所以,至少在天亮之前,饭田祥二郎不打算反攻,敌情不明,贸然反击风险太大了!

万一中了大梅山独立团的诱敌之计怎么办?

不过,参谋长冈村幸太郎却有些按捺不住了。逍遥军医

连续接到东、西、南三个方向的外围阵地都被突破的消息后,冈村幸太郎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上前对饭田祥二郎说:“支队长,大梅山独立团竟然从三个方向同时进攻,这也未免太嚣张了吧?卑职请求率领一个步兵大队,向南面之敌发动反击!”

“不可冒险。”饭田祥二郎摇头说,“眼下敌情不明,不可冒险。”

冈村幸太郎说道:“支队长,敌情其实一直就很清楚,根据情报,大梅山独立团总共也就一万多的兵力,他们既要分兵守蒲县,又要分兵守单县,留在官县的兵力最多也就五千人左右,甚至可能只有三千人左右。”

饭田祥二郎摆手说道:“徐锐此人,不可以常理度之。”

见饭田祥二郎死活不肯出兵反击,冈村幸太郎不由腹诽,你个老东西不是让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吓破胆了吧?徐锐以区区五千余人,面对他们饭田支队一万余人,却居然还敢大举进攻,而且还是从三个方向大举进攻,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啊!

这样的机会都不敢抓住,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到少将的?

饭田祥二郎已经打定主意不出击,当下吩咐冈村幸太郎:“冈村桑,立刻命令各个步兵大队,严守各自防线,绝不允许擅自出击!违令者,军法处置!”

“哈依!”冈村幸太郎重重顿首,很是郁闷的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饭田祥二郎又叫来一个通信参谋,吩咐说:“立刻将黄泥铺据点遭到大梅山独立团主力猛攻的消息上报给华中派谴军司令部,你就说,我支队正遭受至少大梅山独立团之主力猛烈攻击,请求淮南、蚌埠驻军紧急增援!”

“纳尼?”

“紧急增援?”

“没必要吧?”

“支队长,不至于此吧?”

听了这话,手下的几个联队长顿时间面面相觑,他们全都觉得,饭田祥二郎这么做真有些谨慎过头了,他们虽然遭到了大梅山独立团攻击,大梅山独立团的攻势也确实很凌厉,不到半小时就突破了外围防线,但是这并不能够说明什么问题。

毕竟,他们只在外围放了四个步兵中队,目的只是起个牵制作用。

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明显就要强过国民军,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外围防线,也在他们意料之中,但据此就断定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在黄泥铺,并且向蚌埠、淮南求援,还要两地驻军紧急增援,却未免有些夸张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一个支队,难不成他们甚至连一个晚上都撑不住?

大梅山独立团再厉害,也绝无可能在一个晚上就吃掉他们饭田支队吧?

“你们懂什么。”饭田祥二郎却道,“面对徐锐这样狡猾又凶残的对手,面对大梅山独立团这样的虎狼之师,怎么谨慎都不会过分。”说此一顿,饭田祥二郎又扭头冲那通信参谋大吼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

“哈依!”通信参谋重重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