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3.第833章 在劫难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3.第833章 在劫难逃



正在熟睡中的河边正三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所吵醒。

河边正三这个老鬼子就是个工作狂人,对于他来说,凌晨两点之前睡觉是很罕见的,不过这老鬼子也终究是血肉之躯,近半个月的高强度工作,终于还是让老鬼子有些吃不消,所以昨晚十点不到就早早的睡了。

不过,河边正三并没有回到宿舍去睡,而是直接就睡在了参谋部里,这么大冷的天,和衣而卧在参谋部冰冷的长椅上,可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也只有河边正三这样的工作狂,才能受得了,既便是西尾寿造这样的正统军人也是吃不消。

河边正三被敲门声吵醒后,翻身坐起,却有些恍惚,这也是很正常,老鬼子因为长时间睡眠不足,导致脑部供血不足,确实会出现暂时性的思维停顿,严重者,甚至有可能导致脑部组织出现缺血性坏死,这个也就是中风。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河边正三才终于又恢复了意识。

河边正三揉了揉脸,从长椅上站起身,一边说:“请进。”

木门被轻轻的移开,然后参谋部的一个值班参谋走进来,顿首报告:“参谋长阁下,刚刚接到饭田支队的急电,说他们在半个小时前遭到了大梅山独立团主力的猛攻,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黄泥铺据点之外围阵地已经全部失守,现大梅山独立团正向黄泥铺据点之主阵地发起猛攻,饭田支队长请求蚌埠、淮南之驻军紧急战术指导!”

“纳尼?”河边正三闻言顿时大吃一惊。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河边正三才猛然意识到,他似乎又犯了个错误!而且,这个错误很可能就是个致命的错误!前日,在大阪师团闹出了大规模的诈伤风波后,他为了三路日军的安全所以命令行动暂缓,却没有考虑过他的对手!

参与这一次扫荡的两个师团又一个支队,只要他河边正三一声令下,他们立刻就会停下前进的步伐,但是,他的对手徐锐,还有徐锐手下的那支大梅山独立团,却不会听从他的命令原地待命,该死,我怎么把徐锐给忽略了?

说实话,这事,其实真不能怪河边正三。

因为这跟河边正三的能力无关,这是人类的思维盲区。

因为一直以来,日军在中国战场都是主动进攻的一方,国民军面对日军的进攻,只知道一味的死守,大梅山独立团在防守中经常会有凌厉的反击,但本质上也仍然是防御,至少直到今天为止,在面对日军重兵集团的进攻时,大梅山独立团都没有过一次主动出击,面对各县宪兵队时,到是经常会主动出击。

所以包括河边正三在内,所有的日军将领都形成了这样的思维定势,既便参与扫荡作战的三路日军暂时性停止行动,大梅山独立团也只会在他们的根据地内加固防御工事,顶多就是多设陷阱,而绝不会想到,大梅山独立团敢于主动出击!

思维定势说起来没什么,但在你没有意识到问题之前,很难走出来!所以这事,真不能怪河边正三。神武皇

“地图!”河边正三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值班的作战参谋便赶紧找来了一份地图,放到河边正三的大板桌上。

河边正三拿起一支蓝色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两条直线,分别是从单县到官县,以及从蒲县再到官县,然后再拿起角尺量了一下这两条直线的长度,再通过比例尺一计算,脸色顷刻间变得难堪,然后将角尺和铅笔重重的掷在地图上。

“八嘎!”河边正三咒骂一声,颓然跌坐回了大板椅上。

尽管现在黄泥铺的战斗才刚刚打响,尽管驻守黄泥铺的日军有整整一个支队,可在河边正三的内心,却还是涌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饭田支队,只怕是要有大麻烦了,搞不好又会变成第二个重藤支队!

值班的作战参谋名叫坂井正义,曾经是畑俊六的副官,畑俊六被徐锐气死后,坂井正义就被河边正三调到参谋部担任参谋,这个小鬼子的军事素养还是不错的,河边正三虽然并没有多说半句,但坂井正义还是从他的图上作业看出了门道。

当下坂井正义说道:“参谋长阁下,就算徐锐真的将原本准备用于蒲县、单县阻击大阪师团及熊本师团的部队全都调到了官县,就算徐锐集中了整个大梅山独立团,他的部队也不过一万余人,而且他们还没什么重武器。”

河边正三的眼珠转动了一下,问道:“所以呢?”

坂井正义接着说道:“所以,大梅山独立团要想在短时间内重创甚至歼灭饭田支队,可以说是绝无可能,然而,只要等到明天天一亮,皇军的航空兵团就可以飞临黄泥铺据点,对据点外围的大梅山独立团的参战部队实施轰炸,届时,战局就将逆转!”

河边正三摇了摇头,说道:“坂井桑,你说的都对,但我要说的是,徐锐从来就不是一个肯按照套路出牌的人,南通之战、野马滩之战、大湾之战、青风山道之战,有哪一次徐锐是按套路出牌的?所以,这次他仍旧不会按照套路出牌!”

“不按照套路出牌?”坂井正义说道,“参谋长阁下指的是徐锐的那些阴谋诡计么?请恕卑职直言,南通之战、野马滩之战、大湾之战以及青风山道之战,皇军之所以会惨败,是因为徐锐享有主场之利,可事先设下设陷。”

顿了顿,坂井正义又说道:“但是这次,享有主场之利的却是大日本皇军,所以,卑职实在想不出,徐锐还能够玩出什么阴谋诡计?”

河边正三再次摇头说:“徐锐的狡猾超乎你的想象。”

坂井正义皱了皱眉头,很想说参谋长阁下,你该不会是让徐锐给吓破胆了吧?不过,坂井正义最后却还是忍住了,因为他非常的清楚,如果把这话说出来了,那么他在华中派谴军参谋部的职务也就没有了。

坂井正义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说什么。

河边正三定了定神说:“命令饭田支队,只要守住黄泥铺据点就行,不可贸然出击,以免给予徐锐可趁之机;再令蚌埠、淮南之驻军派兵增援,不过也不可以轻敌冒进,谨防这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围点打援;还有,取消重庆的轰炸任务,等明天一大早,所有的轰炸机、侦察战斗机中队全部飞黄泥铺据点,支援饭田支队!”萌妻NO.1:高冷老公快点赞

“哈依!”坂井正义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河边正三说的对,徐锐从来就一不是个肯按照套路出牌的人,饭田祥二郎说的也对,面对徐锐,面对大梅山独立团,的确是怎么谨慎都不会过分,但是,已经到了这分上,河边正和饭田祥二郎再怎么样谨慎,也是无事无补了。

饭田支队已经在劫难逃,它的命运已经不可能逆转了。

战斗从深夜十点半打响,一团、二团,还有警备团,从南、东、西三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内,就以摧枯拉朽之势突破了鬼子外围防线,将战线推进到了黄泥铺据点之外百米才停下脚步。

然后,三大主力团便同时停止进攻,就地力入防御。

饭田支队虽然发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这一转变,但是出于安全考虑,饭田祥二郎并没有投入太多兵力全力反扑,而只是出动几个步兵中队,发起试探性的反击,这种力度的反击自然不可能突破大梅山独立团的防线。

饭田祥二郎不知道,饭田支队最后的活命机会已经消失了。

通常来说,谨慎是不会有错的,但是有些时候,谨慎却也是致命的。

又过了不到半小时,牛大壮的炮兵营就上来了,跟炮营一起上来的,还有两百门的没良心炮!牛大壮一声令下,炮营的炮兵就开始在民兵、以及一团官兵的全力配合之下,开始紧锣密鼓的构筑炮兵阵地。

夜幕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困守在黄泥铺据点内的饭田支队,并不知道外面的大梅山独立团已经暗中架起两百门“大口径没良心炮”,而他们饭田支队,也即将成为倒在这种简陋却凶残到丧心病狂的重炮之下!

没良心炮口径虽然超大,但是操控却要比迫击炮更加简单。

迫击炮属于精确打击类兵器,对射角、射高的要求非常高,要是交给没有经验的炮兵去操作,基本就是在浪费炮弹,但没良心炮不属于精确打击兵器,这玩意靠的是大规模的覆盖杀伤,所以数量一定要庞大,不然基本没什么卵用。

不到半个小时,两百门没良心炮就全部架好了,所有的炮口都呈四十五度角,齐刷刷的指向前方百米开外的黄泥铺据点,考虑到没良心炮的精度低下,所以两百门没良心炮的炮阵地也是一个大矩形,长宽近百米。

这一来,两百门没良心炮发射的飞雷,至少理论上可以覆盖整个黄泥铺据点,在实战中肯定会有飞雷打偏,但是根据概率统计学,绝大部份飞雷还是会落进黄泥铺据点,并且弹着点的分布密度也不会有明显差异。

紧接着,牛大壮扬起了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