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第834章 下雨似的炸药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4.第834章 下雨似的炸药包



牛大壮的炮营已经准备就绪,黄泥铺据点内的鬼子却还懵然不知。

饭田祥二郎还在揣摩大梅山独立团为什么对黄泥铺据点围而不打。

“难道,大梅山独立团的真正目的是围点打援?”饭田祥二郎百思不得其解,遂对冈村幸太郎说道,“围攻我们黄泥铺据点是假,伏击蚌埠、淮南方向过来增援的援军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难道真的是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倒是**游击队的常用套路,不过饭田祥二郎总觉得,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因为这一次的对手是徐锐!徐锐这个人,几乎每次出手他都能够玩出一些新花样来,所以,饭田祥二郎不敢妄下断言。

参谋长冈村幸太郎却有些不耐烦了,说:“支队长,大梅山独立团究竟是围点打援还是有别的什么阴谋,打他一下不就知道了?请支队长允许卑职率领一个步兵大队出击,将支那军的真正意图给打出来!”

“不可。”饭田祥二郎却断然摇头说,“冈村桑忘了?之前出据点反击的两个步兵中队的结局,可是不怎么美妙!”

这之前,饭田祥二郎架不住冈村幸太郎的再三恳求,先后两次派出一个步兵中队进行试探性的反击,结果却全部刹羽而归,第一次派出的那个步兵中队折损了大半,第二次派出的步兵中队干脆全军覆灭。

一百八十多名官兵,就没有一个能活着逃回来。

冈村幸太郎却还是坚持己见,说道:“那是因为兵力太少,如果能出动一个大队以上的兵力,结果将截然不同。”

“恐怕不会有什么不同。”饭田祥二郎不悦的说道,“冈村桑,我知道你是想要替天皇陛下尽忠,想要替帝国建功立业,对于你的忠诚,我绝对不会阻止,但是现在恐怕不行,等天亮之后,我会满足你的。”

“哈依。”冈村幸太郎重重顿首,不再多说什么了。

饭田祥二郎再一次举起了望远镜,看向据点外的敌军阵地。

只可惜,据点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饭田支队的山炮兵联队倒是有照明弹,不过饭田祥二郎并不打算现在就用,老鬼子不仅谨慎而且很抠门,大梅山独立团的进攻并没有真正的展开,还没到使用的时候。

(分割线)

据点外,炮兵营已经准备就绪了。

夜幕下,牛大壮的右臂悄然举起。

看到牛大壮扬起右手,站在牛大壮身后的乔墩便立刻声嘶力竭的大声咆哮起来:“各炮位都有,上飞雷!”

守在两百门没良心炮旁边的两百名炮兵便立刻从身后的火药桶里,以专用的量器量了数斤火药,先将火药倒进油桶,摊平,然后再将捆扎成圆筒状的黄色炸药包塞进汽油桶,再从留好的线孔插好引线。

这截外插的引线是专门用来引燃******的,至于发射出去的飞雷,也就是捆扎成圆筒状的黄色炸药包,另外还有引线。

在引线末端还有****,否则是没办法引爆黄色炸药的。

这两千只****都是大梅山军分区花高价从上海购买的。虎狼与羊

不过今后就没这事了,等大梅山兵工厂的炸药车间建成后,就可以自己生产黄色炸药以及****了,到时候不仅可以做到自给,甚至还可以卖给国民军,换取诸如棉花、大米等别的军需物资。

言归正传,炮营的炮兵很快就做好了发射的准备。

牛大壮回过头往后看,只见幽暗的夜空下,两百门没良心炮张开了硕大的黝黑炮口,就如同两百头巨兽张开了贪婪的血盆大口,欲择人而噬,只是看这架势就十分吓人。

下一霎那,牛大壮高举的右臂便悄然落下。

伴随着牛大壮右臂的落下,乔墩便立刻声嘶力竭的长嗥起来:“放……”

伴随着乔墩声嘶力竭的长嗥声,两百名炮兵便纷纷打着洋火,点燃了留在引线孔外的那半截引线。

被洋火一撩,引线便立刻呲呲的燃烧起来。

下一个霎那,两百名炮兵便同时转身蹲下,屁股朝前,再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这么做既是为了避免被发射火药的火焰所燎伤,也是为了避免万一飞雷落在近处,被飞雷爆炸的声波震破耳膜。

片刻之后,短短的引线信已经燃完。

下一霎那,油桶里的******被引燃,只听轰的的一声,第一只汽油桶里的炸药包便被火药剧烈燃烧时所产生的气流猛的推出去,然后,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间隔里,另外一百九十九捆炸药包也先后被高高的推送了出去。

从远处看,只见炮阵地上次第绽放起两百朵耀眼的红色烈焰,然后这两百朵红色烈焰很快幻灭,但是,伴随着这两百朵红色烈焰的幻灭,两百捆十斤装的黄色炸药包已经被推到了半空中,翻翻滚滚的飞向了黄泥铺据点。

两百捆黄色炸药包在空中飞行了数秒钟之后,旋即纷纷落下。

这种土作坊造的没良心炮确实毫无精度可言,跟古代的臼炮一样,落点基本无法控制,但是用在对固定目标的攻坚战中,却是威力无穷,因为通过数量形成的覆盖式杀伤,足以弥补其精度不足!

数秒之后,两百只黄色炸药包相继落了下来,除了个别炸药包飞得太远或者飞得太近,其余绝大多数炸药包都落进了鬼子的黄泥铺据点,然后,黄色炸药包的引信也燃尽,纷纷爆炸……

“轰轰轰……”

整个黄泥铺据点顷刻间就被巨大的连环爆炸所彻底笼罩。

这阵巨大的连环爆炸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缩在据点内的鬼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之间就被炸得鬼哭狼嚎、东倒西歪。

正站在炮楼顶上观察敌情的饭田祥二郎也被这阵突如其来的大爆炸,给炸得七荤八素,尤其是一颗飞雷直接落在了炮楼的墙壁上,顷刻间就在炮楼的中间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整座炮楼也是摇摇欲坠。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了?”饭田祥二郎反应快,本能的伸手抓住了身边的垛堞,才勉强没有楼顶坠下,但也还是被爆炸产生的巨大声浪给震得有些头晕目眩,然后环顾四周大吼,“冈村桑?冈村桑?”腹黑妹妹别想跑

冈村幸太郎连滚带爬的来到了饭田祥二郎的身边,惶然说:“支队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该死的,刚才的爆炸究竟怎么回事,有谁知道?有谁知道?”

这个时候,一个鬼子少尉从通道爬了上来,惶然的报告说:“支队长,好像是,好像是支那军使用了某种秘密武器,向我们的据点发射了大量的炸药包,是的没错,是炸药包,很多的炸药包,至少有几百个!”

“纳尼?炸药包?几百个?!”饭田祥二郎的瞳孔猛然收缩。

炸药包一般都是用来爆破坚固工事用的,对步兵的直接杀伤力其实反而不如炮弹更加的有效,因为炮弹有破片杀伤,杀伤半径要比炸药包大得多,但是工兵用炸药包一般都是十斤装药,最少也是五斤装,就算是没有破片,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也是极其可怕的,也就是杀伤半径小些。

但现在,却是几百个炸药包同时爆炸!

更何况,这还只是对手的第一轮攻击!

下一刻,刚刚冲过来报告的鬼子少尉便又凄厉的大叫起来:“支队长,又来了,又来了,好多炸药包……”

饭田祥二郎和冈村幸太郎霍然抬头,这次他们终于看到了。

因为在刚才的第一轮爆炸中,据点内的不少物资以及木头工事被引燃,借着这些物资及设施燃烧时发出的火光,饭田祥二郎和冈村幸太郎全都看清了,只见一捆捆的炸药包就跟下暴雨似的,噗噗噗噗噗的落进了据点内。

“八嘎!隐……”饭田祥二郎的瞳孔急剧收缩,一句隐蔽才喊了半句,落进据点的那些炸药包便相继爆炸开来。

一霎那之间,整个黄泥铺据点便再次被巨大的连环爆炸所彻底的笼罩。

“轰……”一捆炸药包在距离饭田祥二郎所在的炮楼很近的距离炸开,炮楼中间原本就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现在再次被巨大的气浪一冲击,便轰然一声垮塌下来。

幸好饭田祥二郎和冈村幸太郎命够大,因为他们呆在炮楼顶上,所以除了有轻微的擦伤之外,并没有受太大伤害,但是守在炮楼内的几十个台湾兵却顷刻间就遭到活埋,甚至都来不及逃跑。

冈村幸太郎毕竟年轻,率先从炮楼垮塌后形成的瓦砾堆中爬出来,顾不上拍去身上的尘土,便开始四处翻找瓦砾,一边大声呼喊:“支队长,支队长?支队长你在哪里?支队长你没什么事吧?”

片刻后,烟尘堆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回应:“冈村桑,我在这里,我的右腿被瓦砾堆压住了,帮我,快过来帮帮我。”

冈村幸太郎便立刻冲进烟尘中,很快就找到了饭田祥二郎,先搬开压住饭田祥二郎右腿的砖块,然后将饭田祥二郎扶起来,一边大吼:“军医,快叫军医过来,快叫军医……”

然而话音还没有落,冈村幸太郎无意见一抬头,便又看到一捆捆的炸药包眼雨点似的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