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第836章 围三阙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6.第836章 围三阙一



半小时后,炮营的炮击终于结束。

整整两千捆十斤装的黄色炸药包,除了极少数落在了鬼子阵地外围,其余的绝大多数炸药包都落进了小鬼子的黄泥铺据点内,连续十轮爆炸过后,整个黄泥铺据点已经整个被炸成了燃烧的地狱。

不等爆炸产生的红光湮灭,何光明便已经从战壕中长身而起。

举起盒子炮对天就是一枪,然后,何光明扯开嗓子仰天长嗥:“一团的弟兄们,跟我冲啊,干死这些个驴日的小鬼子,杀啊……”

声还没有落,何光明便已经像脱缰的野马,往前方飞奔而去。

下一个霎那,一团的两千多官兵便如雨后春笋般,纷纷从战壕里冒出来。

然后,一个个端着上好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嗷嗷叫着,跟在何光明身后,向着前方仍然还在连续不断发生爆炸的黄泥铺据点蜂拥而去。

几乎是同时,处于战场左右两翼的警备团、二团也开始冲锋。

这次的冲锋,就再没有什么三三制的讲究,而是所有人都挤在一块,一窝蜂似的往前全速冲锋,夜幕下,火光中,只见一团、二团还有警备团的六千多号官兵,就跟黑压压的蚂蚁群似的,一**汹涌向前!

(分割线)

与此同时,秋风却还在跟铁钢凑一块悠闲的抽着卷烟。

“驴日的。”铁钢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恨恨的骂道,“老牛这厮,这回打炮可算是打过瘾了,这威风抖的,他小子吹老半年了。”

“可不是。”秋风也郁闷的说,“早知道我们也**兵。”

“我不喜欢炮兵。”铁钢摇摇头说道,“打炮虽然过瘾,但是没有拿刀砍人过瘾。”

说起拿刀砍人,铁钢便立刻来了精神,舔了舔嘴唇说:“小秋我跟你说,骑着快马,挥舞着雪亮的斩马刀,像一阵风一样从大漠上飞驰而过,再然后,寒光一闪,敌人的首级便冲天而起,那种感觉,别提有多美了。”

说完了,铁钢还特意加了一句:“真的,那砍人的感觉,比跟女人做那个事还要爽,简直就******爽爆了!”

“就你。”秋风嗤笑说,“你个老光棍,知道女人是个啥滋味不?”

“废话。”铁钢嘿然说,“老子娶不上媳妇是因为家里穷,没有大姑娘愿意嫁给老子,可是在米脂县,老子可也是有名的俊后生,每次老子上县城里去赶集,我跟你说,那一路走过去,那些个小媳妇还有俏寡妇,眼睛就陷在老子身上拔都拔不出来。”

“那又有什么卵用?”秋风哂然说,“最后不照样没有碰过女人?”

“那你就错了。”铁钢嘿然说,“我跟你说,老子还真有个相好的,是米脂县李老财家里的第三房小妾,李老财八十多岁娶的她,结果没两年就死了,留下个她守着活寡,真正是造孽,不过也好,要不然哪有老子什么事?”

秋风问道:“这么说,你跟那小寡妇睡过?”食记攻心:相公你就认了吧

“那当然。”铁钢立刻来劲了,唾沫横飞的说道,“她叫红杏,那身材,那相貌,我跟你说啊,比赛大当家也是不遑多让,等打完鬼子我就准备回米脂县去娶了她,然后跟她生一大堆娃,老子要生个加强班,然后天天出操,教他们骑马砍人的本事。”

秋风笑笑,接着说道:“拿刀砍人是爽,比跟女人做那个还爽,可要是老牛他们把活干完了,饭田支队一个没跑出来,那咱俩不就白等一宿?”

“不能吧?”铁钢不相信,“炮兵还可以打歼灭战?”

秋风说:“炮兵是打不了歼灭战,可黄泥铺不是还有三个团么?”

“驴日的!”铁钢闻言立刻急了,“老何他们仨不会这么过分吧?他们吃香的喝辣的,却边汤都不肯给我们留一口?”

“那可说不准。”秋风嘿然说道,“老万、老高还算好,懂得谦让,可老何这家伙一贯就喜欢吃独食,你什么时候见他谦让人?”

“娘的。”铁钢怒了,“以前怎么样老子不管,这次他要还吃独食,老子跟他没完!”

两人正说话间,前方夜空下忽然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紧接着,便有马嘶人沸声随着冬夜的寒风传过来。

铁钢顿时精神一振,站起身说道:“鬼子来了!”

然后嘿嘿一笑又说:“看样子老何学会谦让了,知道给咱们留一口。”

秋风也跟着站起身,又将抽剩下的烟头扔地上踩灭了,摇摇头说:“依我看,不是老何学会了谦让,而是他的胃口还不够大,一口吞不下才是真。”

“管他?”铁钢说,“只要还有咱们吃的,这不就行了!”

秋风拍拍屁股,说:“老铁,咱先说好了,按你说的打,但是战果算两家的!你要是不答应,那咱就各打各的。”

“行行,战果两家平分,睡你那点小心眼,也就针尖大。”铁钢没好气的说,“不过老子丑话说前头,一定要放过四分之三才能够动手,要不然你截住太多,老何他们撵上来,战果就归他们了,你一个营怎么跟他们三个团抢人?”

说完了,铁钢又闷哼了一声,转身扬长去了。

秋风嘿嘿一笑,扭头对一连长徐野说道:“传令下去,准备战斗!”

徐野便立刻从伏击阵地的前边往后边去,一边挨个的轻拍警卫营每个官兵的脑袋,一边说:“准备战斗,准备战斗,准备战斗了!”

被徐锐拍到脑袋的警卫营官兵便纷纷举起三八大盖,然后再拉动枪栓、推弹上膛,机枪手也将轻重机枪架了起来,霎那间,六百多个黑洞洞的枪口便已经对准了前方的公路,空气中便立刻充满了大战前的紧张气息。

不过还好,警卫营六百多官兵,新兵只有两百多人,而且在加入正规军之前,他们就是各个县的民兵,而且基本都参加过至少十次以上的战斗,相比国民军从后方抓的壮丁,这些民兵的战术素养不知道强出多少倍。系统之拯救蛇精病的一千种错误姿势

过没多久,大队鬼子便顺着公路浩浩荡荡开了过来。

这个时候,饭田支队仍然还保持着完整的行军队列,这还得归功于被饭田祥二郎留在黄泥铺断后的那个步兵大队。

尽管留下断后的这个步兵大队很快就被蜂拥而上的一团、二团以及警备团消灭,仅仅只拖延了不到半个小时,但就是这极其宝贵的半个小时的时间,却足以帮助饭田支队的主力部队摆脱身后的追兵了。

转眼间,浩浩荡荡的大队鬼子便已经开到警卫营的眼前。

秋风紧握着过朗宁手枪,并没有急于开枪,而且任由鬼子一队队的开过。

这也是秋风事先跟铁钢商量好了的,放过绝大部分鬼子,只截最后一部!

这么做,既是为了抢功,也是为了更好的保存有生力量,不管怎么说吧,饭田支队足足有将近万人,如果从头堵死,将整个饭田支队全都堵在这里,那么在走投无路的前提下,饭田支队一定会生出拼命之心。

近万的台湾兵拼死突围,仅凭警卫营区区六百多人是挡不住的,如果非要硬挡的话,没准会吃大亏!这种亏本的买卖秋风是绝对不可能做的,所以,眼睁睁看着大队鬼子过去,秋风却始终无动于衷。

等到鬼子过去了一大半,只剩下大约一千人还没有过去的时候,秋风终于举起勃郎宁手枪,对着夜空就是叭的一枪。

秋风的枪声,就是命令。

下一个霎那,警卫营的五百多支三八大盖,二十多挺歪把子机枪外加六挺马克沁重机枪便同时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顷刻间跟雨点似的向着公路上的鬼子猛泼过去,猝不及防的鬼子便一片片倒下,转眼之间就躺满了整条公路。

突如其来的袭击,一下就让公路上的鬼子乱成一团。

不过,这个时候,饭田支队的主力已经通过伏击区。

“果然如此,果然是围三阙一!”枪声突然间响起,正往前走的饭田祥二郎便霍然间回过头,脸上却反而露出释然之色,对于这个老鬼子来说,一直不知道徐锐的底牌才是最为可怕的,一旦徐锐亮出最后的底牌,他反而就不怎么怕了。

这会儿,饭田祥二郎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沉声说:“命令,步兵第二大队就地展开反扑,步兵第三大队、第四大队包抄两翼,步兵第五大队、第六大队原地警戒……”

然而不幸的是,饭田祥二郎话音还未落,前方夜空下却忽然响起一阵嘹亮的军号声,尽管战场上十分吵杂,可是那阵嘹亮的军号声,却还是穿透了夜空,十分清晰的传进了饭田祥二郎和几乎每个鬼子的耳畔。

“嗯?”饭田祥二郎霍然回头,瞳孔霎那间急剧收缩。

下一刻,一阵隐隐约约的雷声便从北边的夜幕下响起。

“这是?”饭田祥二郎愣了下,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嘶声大吼道,“八嘎牙鲁,是骑兵,是大梅山独立团的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