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第837章 全军覆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7.第837章 全军覆灭



夜幕给了骑兵营绝佳的掩护。

借着夜幕的掩护,骑兵营悄然接近公路,等到铁钢下令吹响冲锋号,率领骑兵营向着公路上的饭田支队主力发动冲锋时,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一百米,正因为这,饭田祥二郎才能够很清楚的听到骑兵营的冲锋号声。

冲锋号一响,骑兵营的四百多官兵便同时开始策马冲锋。

战马太难搞,徐锐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搞到了两百多匹战马,勉强将骑兵营由之前的两百多骑兵,扩充到四百骑。

不过徐锐相信,等根据地的制药厂还有煤化工厂上马了,他就可以通过跟国民军之间的贸易搞到更多战马。

国民军其实不缺战马,西北军尤其西北三马,更拥有成建制的骑兵军,他们缺的是药品和弹药,大梅山军分区拿药品和弹药跟他们换马,徐锐相信,无论国民军、西北军还是西北的三马,肯定都会很乐意。

等换回来足够的战马,徐锐就要将骑兵营扩充为骑兵团!

如果还有富余的战马,那就组建两个骑兵团,甚至三个!

不过这都是远景规划,眼下大梅山军分只有一个骑兵营。

“杀!”铁钢用仅剩的独臂高高举起西北军特有的斩马刀,仰天长嚎。

“杀杀杀……”四百多骑兵健儿立刻山呼响应,下一霎那,四百多把冷森森的斩马刀便已经举起空中,在火光的照耀下,四百多把斩马刀反射出一片炫目的寒辉,正在公路上惶然四顾的鬼子顷刻魂为之夺。

“杀!”铁钢再次仰天长嚎,胯下战马开始加速。

“杀杀杀……”四百多骑兵再次山呼响应,同时疾催战马,霎那之间,刚刚还显得杂乱无章的马蹄声,立刻汇聚成了整齐划一的步点,以特有的节奏,一下一下,重重的叩击在冬日冰冷的荒原,闻之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鼓点。

马头攒动,四百多骑兵拉出了正宽超过一千米的骑兵横阵,竟给人似有千军万马正在冲锋的强烈错觉,公路上的鬼子兵立刻骚动起来,本能的转过身,四散而逃,饭田祥二郎和各级鬼子军官拼命想要约束,却完全无法如愿了。

转眼之间,骑兵横阵距离公路已经不足五十米远。

直到这时,才有零星的鬼子反应过来,开枪射击。

但是这种程度的反击,已经完全不可能阻挡骑兵的冲锋了。

“哈哈哈……”铁钢仰天长笑了三声,然后将手中的斩马刀平放下来,刀锋向前,置于战马右侧,开始最后冲刺!

同时,铁钢吼出了第三声:“杀!”

“杀!”四百多骑兵也纷纷跟着压下手中斩马刀,置于战马右侧。

许多人以为骑兵砍杀时,需要做出挥刀下劈的动作,其实大谬!在高速奔跑的战马马背上,骑兵真做出劈砍的动作,不等你的马刀从空中落下,你就早已经跟目标错身而过,最后只能劈空,说不定还会从马背上摔落。都市绝品高手

所以,极速冲锋的骑兵绝对不会做任何劈砍的动作,他们要做的动作就只有一个,将斩马刀平放,刀锋向前,凭借着战马高速奔跑形成的惯性,锋利的斩马刀很容易就能够切断目标的脖颈,甚至将目标腰斩!

“轰!”极速冲刺的战马,犹如汹涌的潮水一下撞进了鬼子队列。

铁钢只感到独臂猛的一沉,似有什么东西拽着他的斩马刀,想把他从马背上拽下。

铁钢知道,那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要把他从马背上拽下去,而是斩马刀切过人体的时候产生的反作用力,就这么一眨眼功夫,铁钢的斩马刀就已经切断了两根脖子,外加剌开两个鬼子的半边身躯,还有一个鬼子被战马生生踏碎脑袋。

战马继续狂暴的往前冲撞,锋利的斩马刀继续平切,斩杀的鬼子越来越多,迭加在斩马刀上的反作用力也是越来越猛,铁钢夹紧他的一对长腿,就跟一对铁钳似的紧紧的钳住战马的马腹,笔挺的身躯纹丝不动,就跟钉在了马背上似的。

又往前冲刺了足足五十米,铁钢眼前突然之间一空,再没有一个鬼子身影。

为了尽可能冲乱鬼子队形,骑兵营的冲锋方向是与公路以一个小角度相交,所以足足往前冲刺了一百多米,才凿穿鬼子的队列,凿穿鬼子之后,铁钢又带着骑兵队列继续往前冲了百余米才止住冲锋,然后回转,开始了第二波次的冲杀。

两波冲杀下来,饭田支队就彻底崩溃了,开始不断有鬼子跪地乞降,不过更多的鬼子却扔掉了手中的武器,跑进了公路两侧的荒野,铁钢和四百多骑兵没有理会公路上跪地乞降的那些鬼子,而是迅速把目标转身逃跑的鬼子。

这个时候的饭田支队,已经丧失了建制,再不可能组织起有效抵抗。

所以,骑兵营也没有必要再集中在一起,进行集团冲锋,转而开始了自由追击。

乱军中,铁钢锁定了两个骑着马的鬼子,追击到一半时,迎面遇上一个台湾兵,那个台湾兵眼看逃不掉了,赶紧向铁钢露出讨好的笑容,张开嘴巴,估计是想要说我投降,但是没等他说出口,铁钢手中的斩马刀就已经从他的脖子上切过去。

下一刻,台湾兵的脖子上立刻飙出一股血箭,铁钢的马刀虽然没切下他的脑袋,却把他的脖子切开了大半,气管、食道连同两侧颈动脉,全部切断,仅剩颈椎以及颈椎后面的小半边皮肉连着,既便是这样,那台湾兵也仍旧还在讨好的笑着。

虽然误杀了一个已经屈膝投降的台湾兵,可是铁钢心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残酷的战争早就已经把他的心肠锻造成了铁石一般,现在的铁钢就是一架人形的杀戮机器,稍稍调整一下方向,铁钢再次追向前方骑马的鬼子。

前方骑马逃跑的鬼子,正是饭田祥二郎还有冈村幸太郎。

很不幸,饭田祥二郎和冈村幸太郎骑的驮马,根本没办法跟铁钢的战马拼速度,前后不过片刻功夫,铁钢就已经迫近到了二十米内,眼看跑不掉了,冈村幸太郎便用军刀在饭田祥二郎的马股上猛抽了一刀,然后勒马回头,向着铁钢迎上来。戮仙

“西呐!”冈村幸太郎高举着雪亮的军刀,然后狠狠下劈。

铁钢却是理都没有理,继续平举着斩马刀,纵马往前飞奔。

电光石火间,两马便已经交错而过,冈村幸太郎高举的军刀落下,却劈了个空,然后收势不住一跤从马背上摔下。

冈村幸太郎落地之后连翻几个跟斗,然后挣扎着想起身,可是刚坐起一半又颓然跌回到地上,急低头看,冈村幸太郎无比惊恐的发现,他的右半边腹腔已经整个被切开来,白森森的肋骨清晰可见,更有一节节的肠子汩汩溢出。

“啊……”冈村幸太郎无比凄厉的哀嚎起来。

然而,哀嚎了没两声,冈村幸太郎便咽了气。

铁钢一刀斩杀了冈村幸太郎,继续催马向前,追杀最后剩下的那个骑马的鬼子,此时两人距离公路已经有段距离,公路上的火光已经照射不到这里,所以铁钢无法看清楚,这鬼子具体是什么军衔,但这对铁钢并无影响,因为他没想留活口。

很快,铁钢便从身后追上那个鬼子,举起斩马刀只一刀,锋利的刀锋便从那鬼子的脖子上切过去,那鬼子的人头便立刻带着血,翻翻滚滚的飞上天。

正在打马狂奔的饭田说二郎,只感到身体猛然之间变轻,然后就感觉飞了起来,整个世界也开始剧烈的旋转,诡异的是,饭田祥二郎竟没感到晕眩,面对如此剧烈的旋转,他的意识竟然是空前的清醒。

急剧的旋转之中,饭田祥二郎隐隐约约看见,一匹驮马,正驮着一具失去头颅的无头尸往前狂奔,一直跑出去好几十米,马背的无头尸才倒栽而下,颈上的鲜血洒落在地,在荒原上拖出一条长长血路。

这是,我的身体?

饭田祥二郎突然间反应过来,感到无比恐怕!

饭田神二郎张嘴,想要大喊,却发不出声音!

然后,原本急剧翻滚的世界突然间静止下来,饭田祥二郎的视野也定格了下来,恰好正对着前方的那条公路,远远望去,只见公路上到处是跪地乞降的台湾兵,公路两侧,还有更多的台湾兵四散而逃,还有许多骑兵在尾随追杀。

这是?我的支队?饭田祥二郎的内心忽然涌起无尽的哀伤。

我的饭田支队啊,就这么全军覆灭了?整整两个步兵联队、一个独立山炮兵联队,一个工兵联队外加一个辎重联队,将近一万人,就这么全军覆灭了?甚至连一场正儿八经的战斗都没打,就这样全军覆灭了?!

不仅整个支队全军覆灭,连他也被敌人的骑兵斩下了首级!

饭田祥二郎没办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这太不真实了!

接着,无尽的黑暗袭来,将饭田祥二郎的意识彻底的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