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第838章 赢的侥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8.第838章 赢的侥幸



黄泥铺据点,因为弹药殉爆而产生的大火已经被民兵扑灭。

尽管黄泥铺据点刚刚才遭受了两百门没良心炮的集群轰炸,现在恐怕就连一个完整的碉堡都找不到,就连一件完好的装备也很难找到,但是无论如何,终归还是可以从据点的瓦砾堆中找到不少有用的军需物资。

比如说粮食,比如说被服。

又比如零件,就算完整的火炮一门都找不出来了,就算完好的车辆一辆都没有,但是终归可以从这些火炮及车辆的残骸上拆下一些可用零件,对吧?就算没有可用的零件,运回去作为废钢重新回炉总是可以的。

还有那些枪,就算炸坏了,修理一下就能够使用。

总之,只要你用心去发现,到处都是有用的资源。

所以,大火一经扑灭,官县民兵的县大队便立刻开进据点,抓紧时间清扫战场、归拢各种各样的残余物资。

徐锐、王沪生也走进了黄泥铺据点的废墟。

放眼望去,只见整个据点都已经找不到一栋完整的建筑物,作为整个据点的核心工事的三座炮楼,已经全部被炸塌了,断垣残壁中间,隐约可以看到半条大腿或者一只胳膊,那都是被瓦砾堆活埋的倒霉鬼子兵。

除了这些遭到活埋的,空地上也横七竖八躺满了鬼子尸体,借着火光,王沪生仔细的看了看附近的几具尸体,发现这些尸体身上都没有什么显眼伤口,也没流血,唯一与正常人不一样的,就是这些尸体的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多了一些褐色斑点。

两个民兵匆匆走过来,将王沪生面前的一具尸体抬了起来,就在这具尸体被两个民兵抬起来之后,却忽然从他的耳孔、鼻孔、眼角还有嘴角里边,流淌出了漆黑如墨的黑血,那七窍流血的样子,看着十分吓人。

徐锐便对王沪生说道:“这些倒霉蛋,都是被炸药包给活生生震死的,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伤口,但是他们的五脏六腑其实早就被震碎了。”

顿了顿,徐锐又说道:“还有那些突围而走的,大多也被震伤了内脏,恐怕是活不了几天了,今后这几天,饭田支队的俘虏将会大量死亡,而且根本没得救,所以也不必费心劳神把他们押回大梅山,暂时就先关在官县吧。”

王沪生点点头,然后蹲下身从一个台湾兵的尸体上翻出本士兵证。

只见名字一栏上写着李楚九,有名也有姓,王沪生便回过头对官县民兵县大队的大队长官得胜说:“老官,把这些台湾兵的士兵证全都搜集起来,然后把他们的名字录下来,或许几十年后他们的亲人会过来寻亲,也好有一个祭奠的地方。”

“是。”官县民兵县大队的官得胜大队长便立刻给正在清扫战场的民兵下了命令,民兵除了归拢各类物资外,又多了一项额外的任务,就是帮着收集这些台湾兵身上的遗物,不管怎么说,终究也算是同胞。

这边正在清扫战场呢,那边何光明、高楚还有万重山三个就联袂过来了。错吻成灾:总裁诱妻36计

还隔着老远,何光明便大声嚷嚷说:“团长,太不过瘾了,这一仗打的,我都还没怎么品出味来呢,驴曰的饭田支队就已经被打得清洁溜溜了,不行,不行,不行,这次不算,还得干一票更大的。”

高楚也叫道:“就是,刚才净看老牛打炮了,太不过瘾了。”

只有万重山没说什么,万重山虽是东北爷们,却一贯低调。

牛大壮刚走到徐锐身后,闻言便立刻反驳道:“这话说的,好像我们炮兵营打得就有多么过瘾似的,奶奶个熊,你们难道就没看出来,刚才我们炮兵营根本就是在瞎打一气么?过瘾个卵!”

“咦呀,过瘾个卵?你的卵很过瘾?”何光明大声怪叫道,“老牛,你刚才是不是用你那根卵子干什么坏事了?”

高楚也跟着起哄道:“快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祸害哪家小媳妇去了。”

“去去,老子倒是想祸害你家楚楚。”牛大壮说,“上次你不在家,老子还翻你们家院墙来着,可是你家楚楚她不给我开门,奶奶的。”

“我去,老牛你活腻歪了是吧?”高楚大怒道,“敢翻我家的院墙?”

“咋的,我就翻你们家院墙了,下次我还要翻,没准你家楚楚就给我开门了。”

“我去,跟我炸刺是吧,看我不骟了你,营座,帮把我,帮我把这厮给骟了。”

“好嘞,我也老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上次开作战会,他还跟我叫板来着。”

看到几个手下越说越露骨,越闹越不像话,浑然没有一点军人的样,王沪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训道:“都给我注点意,你看看你们,哪里还有一点军人的样子?整个就一群老兵痞,一群土匪!就你们这样还想要加入**?”

徐锐也帮腔说:“听见没有,回去好好反省!”

何光明、高楚还有牛大壮的脑袋立刻耷拉下来。

说话间,秋风和铁钢也相继赶回来了,还向徐锐和王沪生报告了初步的战果,警卫营歼敌一千余人,其中生擒八百余人,骑兵营更不得了,歼敌六千余,生擒就有五千,光是俘虏的行军队列就拉出去足有几里长!

战果一叠加,已经可以十分确定,饭田支队已经基本被歼了!

再然后,何书崖的通信员也到了,向徐锐报告了另外一个好消息,从蚌埠、淮南方向赶过来的小鬼子也已经缩回去了,显然,蚌埠、淮南过来增援的鬼子已经得知了饭田支队全军覆灭的消息,所以放弃救援了。

听完报告后,王沪生感觉就跟做梦似的。

王沪生说道:“老徐,我怎么觉的,那么的不真实呢?饭田支队就这样被我们给灭了?老天爷,这可是整整一个支队,足足将近一万人哪!”

“老王,这其实一点不奇怪。”徐锐冷冷一笑,又说道,“因为黄泥铺这一仗,饭田祥二郎这老鬼子连续犯下了两个错误,而且都是致命的错误!”笑问卿从何处来

王沪生轻哦了一声,又问道:“这老鬼子犯了哪两个错误?”

徐锐说:“老鬼子犯的第一个错误,不应该留在黄泥铺据点。”

“饭田支队不该留在黄泥铺据点?”王沪生有些不解的说道,“可我觉得这没错啊,黄泥铺据点的工事比蚌埠更坚固更完善,既然连黄泥铺据点的工事都救不了饭田支队,蚌埠那破败的城垣工事就更救不了饭田支队。”

“这就不是工事坚固不坚固的事,面对没良心炮的集群轰炸,除非是要塞工事,否则结果都是一样。”徐锐摇摇头,接着说道,“问题的关键是,饭田支队如果缩回到蚌埠,碍于蚌埠的城池地形,饭田支队就必须分兵把守,这样就可以避免再犯第二个错误!”

王沪生说:“老徐,你是说,饭田祥二郎犯下的第二个错误就是集中防御。”

徐锐点头,又说道:“确切点说,饭田老鬼子犯下的第二个错误是太抱团。”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饭田祥二郎这个老鬼子太谨慎了,为了不给我们的狼牙战队可趁之机,居然命令整个支队收缩成一团,全躲进了据点内,他这么做虽免避免了被狼牙战队各个击破的机会,却也给了没良心炮集中歼灭的天赐良机,今天这一仗要不是饭田祥二郎一错再错,我们要想全歼饭田支队,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王沪生说:“这也就是说,黄泥铺这一仗咱们赢得其实很侥幸?”

“确实很侥幸。”徐锐说道,“要是我们没有这两百门没良心炮,或者饭田祥二郎少犯一个错误,咱们就很难在天亮之前攻破黄泥铺据点,只要等到天一亮,鬼子的轰炸机一到,我们就麻烦大了,而且,就算在天亮前攻破了据点,我们自身的伤亡也绝对小不了,那时,既便最后打赢了,也是一场惨胜。”

王沪生说:“老徐,让你这么一说,我怎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了?”

“这原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徐锐说完,又把目光转向何光明等几个团营长,接着说道,“还有,你们几个也千万不要因为黄泥铺据点这一仗,就对敌我双方的实力消长产生误判,要不然,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们早晚得摔个大跟斗。”

这最后一句,才是徐锐真正想要说的话,为的就是防止手下这几个团营长骄傲轻敌,因为黄泥铺这一仗实在赢得太轻松了。

“是!”何光明几个啪的立正,神情凛然。

王沪生的话,他们几个可以当成耳旁风,但是对于徐锐所讲的话,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胆敢不听,因为无数的事实已经充分的证明,徐锐说的话往往就是真理。

徐锐又说道:“打扫战场的事交给民兵,你们赶紧带部队返回驻地,先让弟兄们吃一顿好的,再好好的睡一觉,天黑之后,立刻强行军赶往单县!”

“是!”几个团营长再次立正,转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