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第839章 拼死一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39.第839章 拼死一博



南京,芳华园。

把时间拨回到两个小时之前。

河边正三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便来到了通讯处。

此时的芳华园内虽一片平静,但是在几百公里外的黄泥铺据点,饭田支队却正在跟大梅山独立团浴血拼杀,河边正三十分担心那边的战事,随着时间流逝,河边正三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焦躁,开始在通讯处不停的来回踱步。

这个时候,河边正三真希望自己能有一对翅膀,这样就可以直接飞到几百里外的黄泥铺据点上空,看看那里究竟打得怎么样了?

按理来讲,饭田支队不可能有危险。

无论如何,饭田支队都是一个支队,拥有两个步兵联队将近七千人的步兵,更有一个独立山炮兵联队,装备了三十六门七五口径的山地炮,从火力强度上,饭田支队足以对大梅山独立团形成碾压性的优势!

就算是夜战,就算饭田支队的山炮兵联队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可是至少,也还有整整两个联队的步兵,凭借这两个步兵联队,守住一个晚上总不成问题,不对不对,大梅山独立团发起进攻时就过了零点,饭田支队只需要守住六个小时就足够了。

等到六个小时之后,天色一亮,航空兵团的轰炸机群就能飞临黄泥铺据点上空,到那个时候,这一仗就赢定了!无论如何,大梅山独立团都绝无可能迎着航空兵团的狂轰滥炸继续进攻,所以只要天一亮,他们就输定了!

但是,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假设而已。

徐锐此人,却是从来不能用常理来进行衡量的。

按照常理,南通之战、野马滩之战、大湾之战、青风山道之战,有哪一次大梅山独立团是能够打赢的?可最后呢?最后这几仗他们全赢了。

而且,基本都是难以置信的歼灭战!无法想象!

所以,对于徐锐此獠,绝对不能以常理来衡量!

所以,河边正三此刻就格外的揪心,黄泥铺据点那边究竟打得怎样了?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河边正三的心情也在无形之中变得越来越焦虑,踱步的步幅变得越来越大,频率也变得越来越快了。

终于,一个通信兵突然站起来,大声报告:“报告,截获到饭田支队的电信号!”

河边正三便霍然顿步,然后转身快步上前,走到那个通信兵身边说道:“快抄!”

“哈依。”那通信兵重重顿首,坐回电台前,再戴上耳机,然后开始抄录电信号。

片刻后,电信号抄完,早就等在旁边的通讯处处长便立刻夺过了抄写纸,然后对照密码本转译过来,翻译到一半,通讯处长就已经懵了。

河边正三竟是不敢看,沉声问:“饭田支队怎么样了?”

通讯处长咽了口唾沫,以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参谋长阁下,这是饭田支队通信科科长早乙女少尉刚刚发出的诀别电文,早乙女少尉说,黄泥铺据点遭到大梅山独立团的,至少由两百门重炮组成的重炮群的炮击,饭田支队不得已从黄泥铺据点向北突围,结果在突围途中遭伏击,从支队长以下,全支队九千余名官兵,全军覆灭!”催婚有道,总裁忽如春风来

寂静,整个通讯处顷刻之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落针可闻。

在场所有的通信参谋,全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他们的处长,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饭田支队竟被大梅山独立团全歼?!

就这么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一个野战支队就被全歼了?

不要说是人,就算是一万头的猪,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抓完吧?

寂静,整个通讯处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大眼瞪小眼,都傻了。

好半天之后,河边正三才如同受了重伤的困兽般,猛的咆哮起来。

“这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大梅山独立团撑死了就十余门重炮,而且都被固定在了沙桥岗要塞的炮位,除了这要塞炮,了不起还有几十门迫击炮,他们哪来的重炮群?还两百门重炮?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绝不可能?河边桑,你未免也太武断了吧!”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河边正三急回头看时,便看到西尾寿造铁青着脸,大步走了进来,在西尾寿造身后,还跟着第三飞行团的司令官,值贺忠治。

西尾寿造又接着说道:“河边桑,你觉得早乙女少尉会拿他自己的荣誉跟你开玩笑,你觉得他会拿皇军的声誉跟你开玩笑吗?唵?”

河边正三顿时间哑然,他当然不认为早乙女少尉会拿自己的荣誉,以及皇军的声誉,跟他开这么大的玩笑,但是,河边正三仍然无法相信早乙女少尉的电报,因为早乙女少尉的诀别电报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大梅山独立团怎么可能拥有重炮群呢?对吧?

哦不对,大梅山独立团原本的确是有机会拥有一个重炮兵旅团的,但是那一整个重炮旅团的装备都被徐锐拿去跟国民军换设备了,所以,现在的大梅山独立团充其量也就剩十几门大口径重炮,而绝无可能拥有一个重炮群!

当下河边正三分辩说:“大将阁下,卑职绝对不怀疑早乙女少尉对帝国、对天皇陛下的无限忠诚,但是,卑职同样无法相信,大梅山独立团竟然拥有一整个重炮群,而且重炮数量还多达两百余门,这其中必定有误会。”

“误会?”西尾寿造冷冷的看了河边正三一眼,然后回头对值贺忠治说,“值贺桑,还是你跟河边桑说,告诉他,你的侦察机发现了什么?”

“哈依。”值贺忠治重重一顿首,然后转过身对河边正三说道,“河边桑,接到你的电话之后,我便立刻派出两架侦察战斗机飞往黄泥铺据点上空实施侦察,我的侦察赶到之时,正好是大梅山独立团对黄泥铺据点实施集群炮击之时。”

“纳尼?”河边正三愣了一下,梦呓似的说道,“大梅山独立团,竟然真的有重炮群?”

英雄联盟之我是人机

“哈依,真有重炮群。”值贺忠治重重顿首说,“我的飞行员向我报告说,在大梅山独立团的阵地上,至少有两百多个炮位,正在实施炮击,由于天色太黑,再加上我的侦察机并未实挂载航弹,所以就没有实施轰炸。”

夜间实施空中侦察还是有可能,但是要在夜间,在没有地面引导的前提下实施轰炸,那就实在太难为这个时代的飞行员了,在没有红外夜视仪的这个时代,如果再没地面引导,基本是没办法实施有效的夜间轰炸的。

“至少两百多个炮位?”河边正三一下就懵了。

西尾寿造闷哼了一声,又说道:“河边桑,饭田支队已全军覆灭,大阪师团的诈伤风波却仍未平息,现在只剩下熊本师团,已是独木难支,所以,此次扫荡事实上已经失败了,不过请你放心,我会承担所有的责任,也会向大本营……”

“不!”河边正三立刻叫起来,大声说道,“大将阁下,扫荡并未失败!”

西尾寿造冷然说道:“河边桑,请面对现实吧,此次扫荡已经宣告失败!”

“不,此次扫荡并没有失败。”河边正三说道,“卑职说的就是事实,此次扫荡并没有失败,饭田支队虽然是全军覆灭了,但他们原本就是一路无关紧要的偏师,此次扫荡的关键还是熊本师团以及大阪师团!所以,我们仍还有机会!”

西尾寿造冷冷的说道:“河边桑,你还不死心吗?”

河边正三强硬的说道:“大将阁下,战斗才刚刚开始,又岂能轻言放弃?”

西尾寿造盯着河边正三久久不说话,河边正三也是毫不退让的与之对视,只因为,河边正三真的已经没有退路了,别人有退路,甚至连西尾寿造都还有退路,这次扫荡失败,大不了下次再将功赎罪,但是,他河边正三却不会再有机会了。

这次扫荡如果再失败,他河边正三的前途就彻底毁了!

无论是为自己的名誉,还是为自己的前途,河边正三都必须一博!

“大将阁下,请相信我。”河边正三诚恳的说道,“我们仍有机会!”

西尾寿造冷幽幽的说道:“河边桑,你真的还要再坚持?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最后的结果并不是你所说的那个样子,将会意味着什么?”

“哈依,卑职非常清楚。”河边正三顿首说,“也愿意为此背负一切后果。”

“好吧,那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希望,这次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西尾寿造轻轻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

河边正三不愿放弃,其实西尾寿造何尝想放弃?

如果就这样放弃了,也就意味着这次扫荡还没有真正开始,就胎死腹中,这个结果一旦在军界传开,他西尾寿造立刻就会沦为同僚的笑柄,更严重的,还是他西尾寿造会在天皇陛下心中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这个标签一旦贴上了,再想揭下就十分困难了,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西尾寿造也想行险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