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第840章 摘桃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840.第840章 摘桃子



大别山,天堂寨,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

第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万相云最近比较烦,因为马上又要到关饷的日子了,虽然国民军的军饷已经一减再减,从最初的每月八块大洋,削减到后来的每个月四块法币,然后又从四块法币减到三块法币,两个月前又减到了两块。

但既便减到两块,一个集团军七万余人那也是十四万元!

这还只是士兵的,还有七八千军官的军饷,也要差不多十万元!

这还只是一个月,更糟糕的是,第三十二集团军下属的六个师,已经足足有八个月时间没有关饷了,第三十二集团军虽然是刚刚组建,但是这六个师却都是原有建制,现在划归了第三十二集团军序列,这些欠饷自然也就交给他万相云解决。

当初下委任状时,何部长就明确说了,欠饷由他来解决。

也就是说,从一上任的那天开始,他万相云就欠了两百万军饷!

可现在,三十二集团军的帐上却连三千法币都拿不出来,当然,万相云的小金库里,拿出十万八万的很轻松,但是他万相云当官,主要是为了发财,又怎么可能拿出他的私财,充公家的饷钱?更何况,就算他捐出小金库,十万法币也顶不了球用,就连一个月的军饷都补不齐,又有什么卵用?

因为军饷没着落,万相云这几天很焦虑。

看到万相云眉头紧锁,早饭都难以下咽,李默堂便关切的问道:“总座,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可别是着凉了吧?”

“着凉?”万相云苦笑说,“我这是为了军饷的事发愁呢。”

“军饷?”李默堂点头说,“是啊,明天就又是关饷的日子了。”

“可是集团军账上没钱哪。”万相云说,“默堂老弟,要不然咱们再卖一部分军粮,先把这个月的饷钱给发了?这饷钱老是拖欠着,就难免会影响部队的士气哪,士气不上去,战斗力就上不去,长久下去,这也不是个事呀。”

“卖粮?”李默堂说,“总座,不行啊。”

顿了顿,李默堂又说:“军饷发不出来,弟兄们顶多发几句牢骚,毕竟有钱没钱,日子还是照样过,可要是闹到连饭都吃不上,那就严重了,哗变还是轻的,投敌才是麻烦,尤其是在汪精卫叛国之后,已经有不少的敌后武装投敌了!”

就在一个星期前,汪精卫离开重庆,秘密出逃越南,并在出逃河内的路上发表了臭名昭才的“艳电”,主张对日妥协,公开叛国!汪精卫的叛变,对全**民的抗战士气造成了非常大的挫伤,一时间,投降主义甚嚣尘上。

尤其在敌后战场,每天都有抗日武装投敌。

“连饭都吃不上?”万相云说,“默堂老弟,应该不至于此吧?这秋粮征上来不是才两个月不到么,我记得当初你还跟我说过的,今年年景还算不错,征收上来的秋粮足可以支撑到明年年底,怎么这么快就要吃不上饭了?”英雄联盟短篇之最强对手

李默堂苦笑着说:“总座,你也不看看咱们集团军的开销有多大,光是过冬的棉衣这一大项,就几乎消耗了一半的粮食库存,除此之外,集团军各单位的办公经费,各个师的弹药补给,全都需要钱哪,这些钱从哪来?全都得拿粮食去变卖套现,咱们就是有一座太仓,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哪。”

由于大梅山区自古就十分贫困,山民缴税自古就缴实物,很少有缴现钱的。

但是,自从河南、湖北、湖南、江西、江苏各省沦陷后,大别山区就成了一座孤岛,已经无法从后方获得各类物资的补给,迫不得已,三十二集团军就只能通过走私获取补给,但是走私就需要付出比市价更为高昂的价格。

所以,依靠大别山区那点秋粮,根本就不顶用。

万相云挠了挠头,郁闷的说道:“真是愁死个人,你说,要是咱们天堂寨有座金矿那该有多好?要是有金矿,那就再也不用发愁没吃没穿了,也不用发愁军需补给,这年头,只要有黄金什么都能买到,就连小鬼子的军火都可以买到。”

李默堂闻言笑笑,心下却说道,也别说什么金矿,但凡只要你万某人少贪墨一些,咱们三十二集团军的日子就会好过许多,别以为老子就不知道军需处长是你万某人小舅子,别以为老子就不知道军需处长倒卖军粮时耍的那点小把戏。

万相云忽又说道:“默堂老弟,得想个法子把大梅山夺过来才行哪,大梅山现在是要工业有工业,要商业有商业,据说产业工厂都有好几万,那小日子过得简直是富得流油,这大梅山要是归了咱们集团军,那真是什么都不用发愁了。”

李默堂摇头说道:“军政部倒是已经发去了照会,要求新四军全部撤到淮河以北,并将淮河以南的根据地全部交给国民军,可问题是,人家根本就不听啊,硬取的话,咱们也没把握哪,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那可不是吃素的。”

“办法总会有的,徐锐这小子早早晚晚落我手里,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他。”万相云哼一声,紧接着又说道,“说到徐锐还有大梅山独立团,我差点忘了,小日本子对大梅山的扫荡怎么样了?那个大阪师团出兵了吗?还在诈伤呢?”

李默堂摇头说道:“这个还真是不知道,我回头找人问问。”

李默堂话音刚落,便看到一个扛着少校军衔的通信参谋气喘吁吁的闯进来,再啪的收脚立正,向两人报告说:“总座,参座,刚刚接到军统的密电,大梅山独立团在黄泥铺据点全歼了参与扫荡的三路日军中的一路,饭田支队!”

万相云刚拿起筷子准备吃早饭,闻听之下,手中的筷子便啪嗒落地。

李默堂也从椅子上霍然站起身,失声叫道:“你说什么?大梅山独立团在黄泥铺据点全歼饭田支队?全歼?!”

“是的。”通信参谋重重点头,“是全歼!”

“老天!”万相云终于缓过来,吃声说道,“徐锐这仗是怎么打的?”盛爱之至尊狂后

“是啊。”李默堂也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之前的全歼川口支队,重创羽村支队,到后来的全歼第五师团,大梅山独立团都是内线作战,靠的是对地形的熟悉,利用的是小鬼子的轻敌,可是这回,他们是外线作战!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这完全就不符合逻辑,完全就不符合常理啊!”

“具体怎么回事,还不太清楚。”通信参谋摇了摇头,又说,“不过军统已经在着手调查了,相信很快会有详细的线报过来。”

李默堂忽然说道:“总座,这或许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机会?”万相云闻言愣了下,有些不解的问道,“什么机会?”

李默堂沉声说道:“总座不是正在为军饷的事而烦心吗?或许,我们可以借着大梅山独立团的东风,发一笔小小的财。”

万相云闻言顿时眼睛一亮,说:“默堂老弟,你快点说。”

李默堂说道:“总座,你觉得,河边正三现在会是个什么反应?”

“那还用说。”万相云沉声说,“肯定是恼羞成怒,立刻命令熊本师团、大阪师团不顾一切的进击大梅山!”

李默堂又说:“那么,徐锐又会做何反应呢?”

万相云说道:“徐锐肯定是针锋相对,出兵阻击呗。”

李默堂便干咳了一声,又说:“总座,我的意思是说,徐锐再接下来又会选择哪一路日军作为下手对象?”

万相云想了想,说道:“肯定是大阪师团。”

“我的看法与总座恰恰相反。”李默堂说,“我认为,再接下来徐锐肯定会把矛头对针熊本师团,因为,大阪师团的战斗力虽弱,但是从浦口到蒲县都是平原地形,大阪师团又有战车联队助战,大梅山独立团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跟鬼子的坦克正面硬拼,所以徐锐一定会避开大阪师团。”

“我明白了!”万相云闻言猛的一拍大腿,大声说道,“默堂老弟,你的意思是说,趁熊本师团跟大梅山独立团打得难解难分时,咱们趁虚捣了熊本师团老巢,拿下肥城四镇,夺了鬼子的辎重?”

“没错!”李默堂说道,“不过出兵时机一定要把握好,不能太早,太早的话熊本师团就可能缩回来,但是也不能太晚,要是太晚了,熊本师团和大梅山独立团无论谁胜谁负,都不会由着咱们打秋风,到时候就极可能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这都是小事。”万相云摆摆手,又说道,“默堂老弟,你真觉得,再接下来徐锐他会把矛头对准熊本师团?”

李默堂非常笃定的说道:“只要不出意外,一定是这样。”

“好!”万相云大声说,“立刻给王西原和夏汉中发电报,命令第七十三军和第七十九军做好准备,奶奶的,这回老子要摘个大桃子,光复安徽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