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代号木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42章 代号木马



    与此同时,在官县大王村。

    刚刚才一觉睡醒的何书崖,奉命来到了军分区临时司令部所在。

    何书崖走进司令部时,徐锐正眉头紧锁对着地图在计算着什么,所以出面跟何书崖谈话的却是王沪生。

    王沪生说:“本来是打算让你们三团休息一整天的,可是老徐担心蒲县那边会出现什么意外,所以临时决定,等吃过中饭,你们三团就立刻南下,紧急回防蒲县,书崖你可不要嫌辛苦,正所谓,能者多劳么,呵呵。”

    “政委,不辛苦。”何书崖摇摇头说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谁让我们是军人呢,身为军人,就应该为国而战,就应该为民族而战,至于区区两百里多里路的行军,那就更加不算什么,抬抬腿就到了。”

    “好,有股子气势。”王沪生欣慰的拍了拍何书崖肩膀,又说,“这才是老徐的学生,关键时刻绝不会掉链子。”

    “这话说的过早了。”刚才一直对着地图算计的徐锐忽然抬头,然后看着何书崖说道,“真正考验你们三团的时候马上就要到来了,只有经受住这次考验,三团才真正当得起‘关键时刻不掉链子’的夸赞。”

    何书崖肃然说:“团长,请你放心,只要有我们三团在,大阪师团就永远别想跨过蒲城,就算大阪师团有一个战车联队的助战,结果也一样!”

    徐锐说:“那你跟我说说,准备怎么打这一仗?”

    “策略不变,还是之前的那十六个字。”何书崖沉声说道,“化整为零,日扰夜袭,集中全力,与敌巷战!”

    徐锐说道:“我再送你两个字,火攻!”

    “火攻?”何书崖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大喜道,“团长,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徐锐点点头,又说道,“该说的政委刚才都已经跟你说了,我就不再啰嗦了,吃完中饭就赶紧带部队南下蒲城,我很担心,河边正三这个老鬼子会狗急跳墙,所以你们必须尽快到达。”

    “是!”何书崖啪的立正,转身去了。

    目送何书崖的身影远去,王沪生问道:“老徐,你刚才说的火攻,是什么意思?叫书呆子放火么?”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嘁,每次都是这样,不说就算了,我还不稀罕知道。”王沪生不屑的撇撇嘴,又接着说道,“不过老徐,你真觉得河边正三这老鬼子会狗急跳墙?我怎么觉着,鬼子会这次可能会放弃扫荡计划呢?”

    徐锐点头说道:“按理来说,随着饭田支队的全军覆灭,河边正三的分进合击计划就已经事实上破产,所以最明智的做法是休战,等积攒起足够的军需物资,等可以出动更多兵力时再来扫荡我们大梅山,这样做才最稳妥。”

最强地球导师

    “对啊。”王沪生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难道河边正三还会不明白这点?”

    “河边正三当然很清楚这点。”徐锐摇摇头说道,“但是,他恐怕是等不到那天了,因为到了那一天,他早不知道被踢到哪个旯旮担任某个守备旅团的旅团长了,或者更惨些,直接被转入预备役也未可知,所以,为了个人的名誉,为了自己的前途,河边正三必须拼死全力一博。”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而且,我们也必须得承认,饭田支队的全军覆灭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敌我间的实力对比,小鬼子仍旧还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这一战的胜负,仍然还是五五之数,最多四六之数。”

    王沪生说:“难道河边正三就不担心,熊本师团或者大阪师团重蹈饭田支队的覆辙?我们仅仅用时不到半个晚上就全歼饭田支队,河边正三这老反子难道就真不担心?”

    “担心是一定的。”徐锐点点头说道,“不过,没良心炮的秘密恐怕是守不了太久,毕竟在运输途中接触的人有很多,这些民夫中很难保证不会有小鬼子的奸细,更何况,饭田支队大部被歼,也难保没有漏网之鱼,通过这些漏网之鱼,小鬼子很快就会弄清楚的。”

    王沪生便叹息一声,说道:“说起来,这没良心炮的威力是真大,可是除了威力大,没良心炮的缺陷也是真大,不仅射程很近,最多只能打到五百米远,甚至连小鬼子的掷弹筒都不如,而且精度也很差,单独一门没良心炮根本没有什么卵用,只有上百门一起,才能发挥作用,就这两点,便极大的限制了没良心炮的使用。”

    徐锐却是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有另外一种更加犀利的武器出现,那个,才是真正的步兵支援火力,小鬼子的掷弹筒跟它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

    “是吗?”王沪生闻言精神一振,问道,“什么武器?”

    徐锐笑笑,却还是那一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王沪生说:“嘁,又是这句。”

    (分割线)

    徐锐猜测的没错,没良心炮的秘密很快就暴露了。

    正所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王沪生虽然将整个大梅山军分区打造得铁桶一般,各个县除了民兵,还有妇救会、妇女队、儿童团等民间抗日组织,来充当军分区的耳报神,使得鬼子的渗透变得十分困难。

    但是再严密的防线也会有漏洞。

    小鬼子还是通过特高课,在大梅山根据地以及外围的几个县发展了不少线人,平常的时候小鬼子不会动用这些线人,但是到了要紧时候就用上了。

    接到河边正三的命令之后,南京宪兵队长小犬四郎就立刻着手调查。

    小犬四郎这老鬼子也是有够命苦的,上次草场门军火库被炸,他乘坐的吉普车也遭到波及,在吉普车坠地时摔成重伤,昨天才刚出院,结果今天就摊上了这苦差事。赤梦大陆

    通过特高课线人,小犬四郎很快就触摸到了真相,然后立刻驱车前来芳华园,把这一发现报告给刚回到司令部的河边正三。

    听完报告,河边正三顿时神情一振,兴奋的说道:“小犬桑,你的意思是说,大梅山独立团的重炮,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炮,而只是用汽油桶改装的一种类似臼炮的抛送武器?只不过,臼炮抛送的是实心石弹或者实心铁球,而大梅山独立团的这种抛送武器,抛送的却是炸药包?”

    “哈依。”小犬四郎重重顿首说,“从特高课获得的情报,确实如此。”

    “难怪!”河边正三恨恨击节说,“难怪大梅山独立团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拥有超过两百门的重炮群,敢情只是用汽油桶改装的抛送武器,这就说得通了,这就一切都合理了。”

    小犬四郎又接着说道:“不过,参谋长阁下,特高课也调查了饭田支队的溃兵,从这些溃兵的口中得知,大梅山独立团的这种抛送武器,威力还是十分恐怖的,黄泥铺据点的工事不可谓不坚固,但是面对着这种可怕的抛送开器,却跟纸糊的似的,不堪一击。”

    “当然,这是当然。”河边正三点头,深以为然道,“要不然,饭田支队也不可能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全军覆灭。”

    停顿了下,河边正三又紧接着说道:“不过,这种抛送武器既然是用汽油桶改装的,由于汽油桶的强度有限,不可能承受太高的膛压,那么,其射程必定是十分有限,考虑到炸药包与油桶壁之间的巨大间隙,其精度想必也是非常差。”

    小犬四郎说:“参谋长阁下说的对,这种抛送武器的射程确实不远,虽然特高课的人没能够获得确切的数据,但是根据饭田支队的溃兵报告,仍可以判断出其射程应该不超过五百米。”

    “哟西,要是其射程不超过五百米的话,那应付起来就并不难。”河边正三欣然点头,紧接着又不无遗憾的说道,“可惜了,要是能够早两天得到这种抛送武器的情报,饭田支队就完全可以做出针对性的部署,只需要将部队分开驻扎,就完全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这样的话,结果就将变得完全不同,可惜,可惜了。”

    “哈依。”小犬四郎顿首说,“这是我们宪兵队的失职。”

    “不不,这不能怪你们宪兵队。”河边正三摇摇头说道,“说真的,谁又能想到,大梅山独立团竟然还能开发武器呢?不过从现在开始,宪兵队却必须加强对大梅山的情报搜集工作了。”

    “哈依。”小犬四郎顿首说道,“卑职已经在着手筹备一个代号为‘木马’的大型渗透计划,计划一旦成功,皇军就能在大梅山腹心地带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今后大梅山独立团的一举一动,都将逃不过皇军的监视。”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点头,又问道,“对了,刚才说的那种抛送武器,大梅山独立团称它为什么?”

    小犬四郎回答道:“没良心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