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连夜进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43章 连夜进兵



    肥东镇,熊本师团驻地。

    冈部直三郎跟今胜治正在对弈,而且棋局才刚开始,双方正在布子,并在局部地区展开试探性攻击。

    今胜治在棋枰左上角随意拍下一子,然后对冈部直三郎说:“据说特高课正着手调查饭田支队全军覆灭的真相,师团长以为,饭田支队全军覆灭的最大败因是什么?真是因为大梅山独立团的重炮集群?还有,师团长以为大梅山独立团的重炮集群真实存在吗?”

    今胜治的这一手下的极妙,冈部直三郎立刻陷入了长考。

    一边长考,冈部直三郎一边说:“你一下问那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

    今胜治说:“那就一个个回答,师团长以为饭田支队最大的败因是什么?”

    冈部直三郎说:“饭田支队最大的败因,恐怕还是饭田祥二郎太过谨慎,将部队集中驻扎在黄泥铺据点内,以避免在夜间遭到狼牙部队的骚扰攻击,结果却被大梅山独立团的重炮群给一锅端了。”

    今胜治又问道:“这么说,师团长认为,大梅山独立团真的拥有超过两百门重炮?”

    冈部直三郎说:“如果大梅山独立团没有重炮群,饭田支队在短短不到两个小时内被打垮,又该怎么解释?饭田支队就算战斗力较弱,可那也是一个支队啊,除非是遭受重炮群的大规模炮击,或者遭受了航空兵团的大规模集群轰炸,否则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内被打垮。”

    今胜治说:“可是,大梅山独立团哪来的重炮呢?”

    “这个就要问我们尊敬的参谋长阁下了。”冈部直三郎说,“他不是已经责成特高课调查了么?相信很快就会消息过来了吧。”

    话音刚落,第六师团的参谋长重田重德就快步走进来,顿首报告说:“师团长,派谴军司令部急电,特高课已经调查清楚了,所谓的大梅山独立团的重炮群,其实不过是用汽油桶改装的炸药包抛送器!”

    “炸药包抛送器?”今胜治讶然说,“类似乎冷兵器时代的臼炮?”

    “哈依。”重田重德说,“工作原理类似于臼炮,不过射程和精度却比冷兵器时代的臼炮要差远了,根据特高课的暗中调查,这种炸药包抛送器的最大射程不足五百米,精度更是非常差。”

    “原来如此。”冈部直三郎长舒一口气,点头说,“要是这样,饭田支队的全军覆灭就太让人扼腕了,正是因为饭田支队的抱团死守,才使得大梅山独立团的炸药包抛送器,得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出破坏力大的优点,同时得以最大限度的消除射程近、精度差的影响。”

    今胜治和重田重德忍不住对视一眼,他们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就在刚才的一霎那间,冈部直三郎的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变得完全不同了,那感觉,就好像卸下了身上背负的一块巨石似的,无比轻松。

    事实也是如此,尽管刚才在跟今胜治的对弈中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冈部直三郎的心情还是很沉重的,饭田支队在短短不到两小时内覆灭,不仅给了河边正三极大震撼,也给了冈部直三郎极大的震惊。

    尤其是大梅山独立团拥有超过两百门重炮这一可怕事实,更促使冈部直三郎不得不重新审视敌我两军之间的战斗力对比,这之前,冈部直三郎坚持认为熊本师团的战斗力是强过大梅山独立团的,但是现在,冈部直三郎觉得有必要打个问号了。三国大发明家

    不过现在,随着特高课调查清楚了所谓的重炮群的真相后,冈部直三郎心中的巨石便立刻放下,果然还是虚惊一场,如果只是炸药包抛送器的话,那就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这种兵器的局限性实在太大了。

    如果徐锐指望这种原始简陋的兵器,期望着能够在他们熊本师团身上复制饭田支队的奇迹,那么,冈部直三郎绝对会给他一个深刻教训!

    心情一好,冈部直三郎的思路也立刻变得清晰起来,当下拈起一枚黑子轻轻的拍在了棋枰右下角。

    看到这手应对后,就轮到今胜治陷入长考了。

    冈部直三郎没有理会今胜治的长考,扭头对重田重德说:“重田桑,命令各单位,目标单县,即刻开拔!”

    重田重德讶然说:“师团长,你怎么知道扫荡还要继续?”

    冈部直三郎笑道:“重田桑,谁都有退路,但是我们的尊敬的参谋长阁下恐怕是没有退路了,所以这次扫荡一定得继续下去,哪怕明知道是输,也必须得继续执行下去。”

    “哈依,师团长明鉴。”重田重德顿首说,“不过参谋长阁下说了,没有必要今天晚上冒险行军,等明天天亮之后再进军也是不迟。”

    “等明天天亮就晚了。”冈部直三郎摇摇头说道,“明天天一亮,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就赶到了,到时候再想往前推进就难了,恰恰就是现在,正是单县最空虚的时候,我们熊本师团尽可以大踏步的推进。”

    “哈依。”重田重德重重顿首,转身传达命令去了。

    冈部直三郎遂即起身,对今胜治说:“今桑,今天就先到这儿吧,等我从大梅山回来之后,我们接着再下。”

    “哟西。”今胜治说,“那我就再次预祝师团长马到功成。”

    “承你吉言了,呵呵。”冈部直三郎从衣帽架上抄起军帽,再从刀架上面抄起军刀,然后转身出了临时办公室。

    片刻后,原本一片寂静的肥东镇便喧嚣起来。

    紧接着,一队队的鬼子步兵,一辆辆的卡车、摩托车、板车以及装甲车源源不断的驶出了肥东镇,最终,这些车马人流在肥东镇外汇聚成一股滚滚洪流,沿着肥城通往单县的土公路浩浩荡荡的开往单县。

    冈部直三郎大步流星走出师团部,他的座驾,从英国进口的维克斯战车已经停在了师团部大门口的台阶下,看到冈部直三郎出来,第六师团的参谋长重田重德还有一干等候的师团部参谋便齐齐收脚,向着冈部直三郎鞠躬。

    重田重德鞠完躬又上前一步,肃手说:“师团长,请上车。”

    冈部直三郎轻嗯一声,弯腰准备上车,不过临上车之前,冈部直三郎又回过头,对重田重德说:“重田桑,为了尽可能的造成战术突然性,也为了尽可能的缩短大梅山独立团的反应时间,命令摩车化步兵大队先一步开拔!”

    稍稍停顿了下,冈部直三郎又狞声说:“再告诉浅田次郎,在进入敌占区之后,立刻执行焦土政策,明白?”铁匠家的小娇娘

    “哈依,明白!”重田重德重重顿首说。

    “哟西。”冈部直三郎欣然点头,然后弯腰钻进装甲车厢,遂即车厢铁门关上,装甲车便缓缓驶出师团部,汇入滚滚车流中,重田重德却招手叫过来一个通信兵,让他去通知摩托化步兵大队,脱离师团主力向前急进。

    (分割线)

    八斗镇,地处肥城跟单县的交界,现被大梅山军分区实际控制。

    中国**的组织能力确实很强,控制八斗镇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已经在八斗镇建立起了各种机构,民兵、农会、妇女大队、妇救会、儿童团,应有尽有,现在,八斗镇已经成为了整个大梅山军分区抗日的前沿阵地。

    已经是深夜了,整个八斗镇早已经沉浸在了静谧中。

    这个年代的中国很穷,为了节省洋油,很少有人会点灯做活计,所以,天黑之后乡亲们基本上就都睡觉了。

    唯一还没睡的,就只有民兵队的哨兵。

    尽管鬼子已经缩回去,不过在两天前,鬼子的大队人马可是已经到了八斗镇外,所以八斗镇的民兵小队非常警惕,既便小鬼子很少在夜间行动,但八斗镇的民兵小队还是往镇外设置了岗哨,万一发生不测,也能提前预警。

    长脚,是八斗镇民兵小队的积极分子,今天后半夜轮到他放哨。

    睡到半夜,长脚呵欠连天的爬起身来,草草漱洗过,然后背上汉阳造来到镇外,守前半夜的是八斗镇民兵小队的小队长,赵老忠。

    长脚走过来时,赵老忠正斜靠在镇口井沿上抽旱烟。

    天冷,身上裹着羊皮袄也还是扛不住,抽口老烟能稍稍暧和些。

    看到长脚过来,赵老忠便说:“长脚啊,时间还早呢,你咋来了?”

    “老忠叔,你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我寻思着早点过来替你,可别冻坏了。”长脚走过来一屁股坐赵老忠身边,又打了个呵欠,又说道,“上次婶还说了,说你有一回翻瓦的时候差点没从屋顶上摔下来,老叔,你回吧,有我呢。”

    “我这腿没事,多少年的老寒腿了。”赵老忠拍了拍有些发麻的腿,对长脚说道,“你回去睡一个时辰再来,还早呢。”

    “不用了,老叔你回吧。”

    两个人正在互相谦让时,远处忽然响起一阵隐隐约约的引擎轰鸣。

    PS:强烈推荐一本新书《最强特战兵王》

    他是华夏龙组最年轻的兵王,代号阎王,是唯一一位彻底激活血纹龙之力的恐怖存在,为了守护嫂子,他化身都市狂狼,成为敌人心中最棘手的魔鬼。

    他叫叶开,他的人生格言是,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