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喋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47章 喋血



    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小鬼子甚至连试探性的攻击都没有,就直接在坦克、装甲车以及大炮的掩护下,向警备三营驻守的二姑娘坡阵地发起猛烈进攻,扼守在公路主阵地上的三营三连首当其冲,承受了鬼子主要的进攻压力。

    为了确保横亘在公路的主阵地不丢,三营长龚海峰亲自下到第三连,蹲点指挥。

    在五分钟的炮火准备之后,至少一个小队的鬼子兵,在一辆九七式轻型坦克以及两辆装甲车的引导下,气势汹汹的向着三连扼守的主阵地扑来,相距两百米时,设在公路两侧山坡的重机枪排率先开火,将密集的弹雨倾泄到了鬼子头上。

    遗憾的是,挡在前面的九七式轻型坦克以及两辆装甲车承受了大部分机枪火力。

    所以,重机枪排的火力虽然很凶猛,但是并未能够对后续跟进鬼子步兵造成实质性的杀伤,相反,在发现了两侧山坡上面的重机枪火力点之后,在前引导的那辆九七式轻型坦克便立刻转向,炮口也跟着向上扬,对着坡上轰轰就是两炮。

    警备营直属重机枪排的其中一个火力点立刻遭到摧毁,不仅重机枪手当场阵亡,该火力点的那挺马克沁重机枪也被炸成了废铁,简陋的土木工事终究挡不住直射炮的射击,既便只是小口径的直射炮,也足以将简陋的土木工事轰成渣渣。

    看着被炸成麻花的马克沁重机枪,龚海峰心疼得快要滴血,这四挺马克沁重机枪可是他们三营的宝贝疙瘩,战斗才刚刚打响,就已经报废了其中一挺,这让龚海峰感到吃不消,看来必须得想办法先干掉小鬼子的坦克,要不然这仗就没法打了。

    当下龚海峰示意另外一挺重机枪先别开火,然后扭头大吼:“三连长!”

    一个马脸汉子便急吼吼的冲过来,大声说:“营长,我在这,什么事?”

    龚海峰伸手一指前方那辆九七式轻型坦克,咬着牙怒吼道:“想一个办法,给老子把这狗曰的坦克给炸了。”

    能有什么办法,无法是用手榴弹或者炸药包炸呗。

    “是!把这狗曰的坦克给炸了!”三连长答应一声,又扭头大声咆哮,“强子,给老子来一捆五斤装炸药包!”

    王强是三连的爆破手,背上随时常背一个箩筐,箩筐里常备四捆五斤炸药包。

    听到三连长的咆哮声,王强却把背上的箩筐卸下来,往战壕里一搁,然后迅速从箩筐里抄起了一捆炸药包,再抱着炸药包冲出战壕,直到冲出战壕后才大吼道:“连长我去,如果我死了,别忘了把我那床被子捎回去给我娘!”

    三连长怒吼道:“强子你回来,你给我回来!”

    王强却是充耳不闻,事实上也听不到了,因为王强的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到了那辆九七式轻型坦克身,现在他的整个世界里已经只剩那辆九七式轻型坦克,脑子里也只剩下唯一的念头,炸掉它,炸掉它,一定要炸掉它!空间之未来农女大厨师

    鬼子已经意识到了危险,随行的两辆装甲车以及至少一个小队的步兵纷纷掉转枪口,对着王强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像雨点般猛泼过来,在王强四周的夜空中拖带出一道道耀眼的璀璨弹道,看上去美奂美仑。

    王强咆哮着,抱着炸约包不顾一切的向着前方猛冲。

    在这种时候,任何战术规避都是多余的,因为再躲,也不可能躲过如此密集的弹雨,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中弹之前尽可能的往前冲,尽可能的接近小鬼子的坦克,这样,当你中弹倒下之时,就不会离得太远,这时候,如果你侥幸还有一口气在,也许一个翻滚,就可以跟鬼子的坦克同归于尽。

    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

    但是无论可能性有多小,终究还是有一丝可能!

    很快,王强就中弹倒下,一梭子弹打穿了他的右胸,他的右半边身躯顷刻丧失知觉,剧烈的疼痛,导致他无法呼吸,更加无法动弹,王强极力的想要爬起身来,可是整个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根本就动弹不得。

    果然,还是没能成功么?王强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他一直就是最笨的那个,小时候在家里最笨,参军之后在连里也是最笨的那个。

    平时训练,连长常对他说的就是一句,强子,知道你将来怎么死的么?笨死的!

    笨就笨吧,王强心里想,小时候他笨,有他娘护着,参军之后他还笨,有连长保着,娘和连长是他最在乎的两个人,为了他们俩,他可以毫不犹豫去死!

    然后,王强就开始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我这是,马上就要死了么?真正直面死亡时,王强却忽然发现,他其实不害怕,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真想再回一趟家,真想再给娘叩个头啊,娘,儿不孝,只能下辈子再给你尽孝了。

    恍惚之间,王强眼前忽然浮现出了娘的样子,正对他微微笑。

    不过,娘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辆黑漆漆的铁王八,下一刻,激烈的枪声、爆炸声,还有坦克履带往前碾压时发出的吱吱响,顷刻间像潮水般灌入耳际,王强竟奇迹般的恢复意识,左手还有左腿忽然间也能够动弹了。

    王强大喜过望,一下拉着炸药包导火索,然后左腿猛然发力,以左手抱紧炸药包滚进了已经开到他面前的坦克底下,下一个霎那,五斤装的黄色炸药包便猛的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一下就将九七式坦克薄薄的底甲撕开。

    “强子?!”三连长像野兽般嚎叫起来。

    下一刻,右侧山坡上剩下的那挺马克沁重机枪便再次开火,几挺轻机枪也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之间狂暴的向鬼子猛泼过去,失去了坦克的掩护,仅凭两辆维克斯装甲车,已经不足以完全压制三连的机枪火力。

    “打,给我狠狠的打,给我往死里打!”三连长两眼圆睁,连连怒吼。邪帝毒爱:废柴逆天七小姐

    三连官兵也纷纷开火,在三连密集的火力覆盖下,前方的鬼子小队终于吃不住劲了,在阵亡了十几个鬼子兵之后,剩下的三十几个鬼子终于转身后撤,负责掩护的那两辆维克斯装甲车也掉转车头撤了回去。

    小鬼子的第一次攻击,就这样被瓦解。

    不过,还没等三连官兵喘口气,小鬼子的第二次进攻紧接着又开始了。

    这次,小鬼子更加狠,一次就投入了两辆九七式轻型坦克,外加两辆维克斯装甲车,在两辆维克斯装甲车的身后,还有至少两个小队的鬼子步兵跟随,看这架势,小鬼子显然是不打算跟警备营过多的纠缠,要尽快结束战斗。

    看着隆隆驶过来的鬼子坦克以及装甲车,三连长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娘子,这日子不过了,跟狗曰的小鬼子拼了!下一个霎那,三连长便扭头咆哮起来:“指导员,三连由你接替指挥!”

    吼完,三连长便从箩筐里抱起一捆炸药,咆哮着冲了上去。

    三连长才刚刚跃出战壕,鬼子就发现了,由四挺车载重机枪编织而成的机枪火力网,立刻罩过来,上百名跟进的鬼子步兵也纷纷开火,密集的弹雨一下就将三连长给摞倒在地,三连长颓然倒地,抽搐了两下,就再也没有动静。

    因为,密集的弹雨已经将三连长的胸脯整个打成了血筛子。

    “连长?!”接替指挥的指导员见状,立刻困兽般咆哮起来,“一排长,我死了之后,由你接替指挥!”吼完,指导员就冲出战壕,毅然决然的冲向倒地的三连长,经过三连长身边时伸手一捞,便从三连长怀里捞起炸药包。

    下一刻,鬼子的由四挺重机枪外加上百枝三百八大盖编织而成的凶残的火力网便再次猛烈的罩过来,一下就将指导员罩了个正着,指导员打了个转猛的摔倒在地,在倒地之后,又往前爬行了大约两米,然后就没有声息了。

    紧接着,一排长也从战壕里跳了起来:“二排长,三连现在由你指挥!”

    下一刻,一排长便默不做声的往前冲,片刻之后,一排长也倒在了血泊之中,接着,二排长也毅然决然的冲出战壕,不到五秒钟,二排长也告壮烈牺牲,然后是三排长,短短不到五分钟时间,三营三连所有排以上指挥员便全部阵亡!

    战斗却仍未结束,接着,三个副排长,九个班长,继续冲锋。

    终于,当九个班长死得只剩下一个时,投入进攻的两辆九七式轻型坦克终于被炸掉,那两辆维克斯装甲车也有一辆被炸得趴了窝,随后跟进的大约两个小队的鬼子步兵,也被干掉了至少有一个半小队,鬼子的第二次进攻被再次打退。

    在三连的最后一道防线,龚海峰几乎咬碎了钢牙。

    这些,阵亡的这些干部,可都是三营的骨干老兵,都是骨干哪!伤筋动骨了,三营这回可真的是伤筋动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