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白刃格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49章 白刃格斗



    二姑娘坡右侧山坡下,鬼子已经拉开稀疏的散兵线,正往山坡上仰攻。

    第六师团直属摩托化步兵大队的副大队长松浦淳一,倒拖着裕仁天皇御赐的军刀,悍然冲杀在冲锋队列的最前面。

    松浦淳一出身于将门,他爷爷松浦虎作、父亲松浦宽威都是陆军中将,还有他叔父同样也是陆军中将,此人就是不久前战死在万家岭战场的第一零六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松浦淳六郎阵亡,第一零六师团全军覆灭,这给松浦淳一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也使得他成为同僚饥笑的对象。

    而平时饥笑松浦淳一最多的,就是大队长浅田次郎。

    因为浅田次郎农家子弟出身,本身毫无背景,是靠着军战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所以格外瞧不起松浦淳一这样的将门子弟,认为他们这些将门子弟不过是借着父祖的父荫,才能年纪青青就混到高位。

    正因为这,松浦淳一才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

    所以,松浦淳一格外珍惜这次单独领兵作战的机会,他不仅要拿下右侧山头,而且还要在最短的时间拿下山头,用出色的战绩向浅田次郎证明,他的军衔还有御赐军刀,绝对不是靠着父祖余荫得来,而是凭借自己的本领挣来的。

    “突击,突击……”松浦淳一举着御赐军刀,不断的大声咆哮。

    尾随跟进的鬼子兵,并没有像中国人那样大喊大叫,却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如狼似虎般跟着松浦淳一往上冲,必须得承认,来自熊本县的这些猎户渔夫,非常的凶悍,熊本师团能成为日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的陆军师团,不是没有原因的。

    松浦淳一挺着军刀,一边大声咆哮,一边率领着鬼子兵大踏步的往山坡上冲。

    山坡上面一片沉寂,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换作别人,或许就会心里犯怵,因为这是战场,战场上越是沉默,就意味着待会敌人的打击就越猛烈,但是松浦淳一却毫不在意,因为这小鬼子是个真正的军国主义分子。

    松浦淳一已经在陆军大学被洗脑,现在满脑子都是帝国荣光,都是千年国运,都是冲出亚洲、称霸世界的迷梦,为了这迷梦,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的性命,这小鬼子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更不会拿别人的性命当一回事。

    “突击,继续突击,不要停下来,继续突击……”

    松浦淳一挺着军刀,大声咆哮着,快步往山上冲。

    (分割线)

    山坡上,冷铁锋已经回到指挥位。

    警备三营的一连长,名叫何家茂。

    何家茂探头看了看,对冷铁锋说:“冷队,鬼子已经进入地雷阵了,****?”

    “不急。”冷铁锋却冷漠的摇头说,“你没看见前边的鬼子很稀疏吗,这时候拉响地雷炸不了几个人,小鬼子也不傻,这是防着咱们呢。”

    “那咋办?”何家茂说,“再不炸,前边的鬼子就上来了。”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

    “那就放他们上来!”冷铁锋说道,“炸了后面的,前面这区区几十个鬼子,还不够咱们塞牙缝的呢。”

    “也是。”何家茂便立刻不吭声了。

    说话间,鬼子就已经迫近到半山腰。

    借着幽暗的月色,以及远处的火光,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鬼子钢盔的反光。

    看到前锋小队已经冲上了山腰却毫无异常,松浦淳一便立刻回头把手一招,命令后续的两个步兵小队也上山,松浦淳一这小鬼子根本没打算玩什么波浪式的进攻方式,而是打算毕其功于一役,一次就拿下山头。

    松浦淳一却不知道,他的这一举动,却正中冷铁锋的下怀。

    见后续两个小队的鬼子进入地雷阵,冷铁锋便立刻大喝道:“一连长,炸!”

    何家茂便立刻摁下起爆器,下一刻,半山腰下便立刻发生了连环爆炸,那连续绽放的耀眼红光,几乎映红了半边天空,而刚刚才冲到山坡下面的那两个步兵小队,顷刻之间就连续绽放的爆团彻底吞噬。

    这就是战术运用之妙!

    凭借好的战术,再原始、再简陋的兵器,也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比如警备三营现在用的地雷,只是原始的火药雷,但是运用好了,仍然可以给鬼子造成极大的伤害,直接的人员杀伤或许并不算多,但是对鬼子士气的打击却是惊人的!

    突如其来的连环大爆炸,一下就将后续跟进的鬼子给炸懵了。

    借着这个机会,冷铁锋端着刺刀从战壕里跳起身来,大吼道:“都说熊本师团的小鬼子很凶悍,可老子就是不信邪,都是爹生妈养的,有个卵子区别啊?弟兄们,让这些狗曰的熊本鬼子尝尝你们刺刀的厉害,杀!”

    说完,冷铁锋就端着刺刀,率先冲下山坡。

    “杀!”何家茂大吼一声,也端着刺刀跟着冲了下去。

    “杀杀杀……”下一霎那,一连的一百多号官兵便也纷纷端着刺刀,跟在冷铁锋和何家茂身后冲下了山坡,山坡下方,地雷阵上的地雷仍还在连续不断的爆炸,猝不及防的鬼子被炸得哭爹喊娘、四下胡乱冲突。

    突如其来的爆炸,不仅将后续跟进的鬼子给炸懵了,也把松浦淳一想借此证明自己的迷梦给击得粉碎,松浦淳一怎么也没有想到,前锋小队走过去没有任何事,可是等后续跟进的两个小队进入,却立刻遭到了地雷的轰炸!

    “八嘎,狡猾的支那人!”松浦淳一气得脸色铁青。

    只不过,松浦淳一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打击而变得灰心丧气,恰恰相反,这小鬼子迭遭打击之后,变得更加凶悍,后续跟进的两个小队遭到轰炸又怎样?至少前锋小队已经安全的上到山腰,就凭一个小队,也足以消灭山上的敌军了!

    中国兵正如潮水般下来,而且看上去足足有百余人,但松浦淳一丝毫不惧。随身携带金土地

    迎着潮水般冲下来的中国兵,松浦淳一举起了军刀,仰天长嗥:“突击,突击……”

    下一刻,松浦淳一便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迎了上去,在松浦淳一的身后,五十多个鬼子兵如影随行,跟着迎了上来。

    转眼间,两股人潮便已经迎面相撞,幽暗的夜空下,顷刻间响起惨叫声、兵刃撞击声以及硬物砸中人体后的骨骼碎裂声,各种声响顷刻交织成一曲惨烈的死亡乐章,在这惨烈的死亡乐章之中,双方将士的数量迅速减少。

    “西呐!”松浦淳一一个踏步,再挺刀直刺,对面一个中国兵躲亲不及,顷刻就被松浦淳一的军刀刺穿了腹部,那中国兵立刻野兽般惨叫起来,眸子里却露出凶光,然后抡转步枪全力照着松浦淳一的脑袋猛砸过来。

    只可惜,松浦淳一只是一侧身,就轻松躯过。

    那中国兵一击落空,脑袋便无力的耷拉下来。

    松浦淳一抽刀后退,用白手套擦去刀上血迹,转身又扑向第二个中国兵,那个中国兵刚刚用枪托砸碎了一个鬼子兵的脑袋,冷不防一刀从背后刺到,根本来不及躲,那个中国兵的背心就被松浦淳一一刀刺了个对穿。

    心脏被刺穿,那个中国兵瞬间丧失反击能力。

    松浦淳一一脚踹出,将那个中国兵踹倒在地,顺势收刀。

    转眼之间,松浦淳一已经连杀了三个中国兵,不得不说,这小鬼子还是有两下子的,普通的中国兵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不过当松浦淳一准备扑向第四个目标时,一股蚀骨的冰寒突然间从斜后方潮水般席卷而至。

    松浦淳一霍然回头,然后就看到一个健硕的中国兵正向他大步走了过来。

    一霎那间,松浦淳一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那是一种身临险境时的本能反应,眼前这个中国兵虽然还没出手,但是松浦淳一却已经从他身上流露了的气机感觉到了危险,这个中国兵,是他生平仅见的高手,甚至比陆大的教官都更加危险!

    不过既便如此,松浦淳一也没有一丝的退缩,反而更激起了凶悍的杀意。

    “西呐!”松浦淳一暴喝了一声,一个踏步再接一刀直刺,教科书般的刺杀动作!

    然而不幸的是,那个中国兵只是微微一侧身,松浦淳一的这一记直刺便刺了个空,一击落空,松浦淳一却也是不慌,猛的一翻手腕,军刀便翻转过来,改刺为切,意图以锋利的刀刃切开中国兵的右肋,既便不能致命,却也至少可以重创于他。

    然而,松浦淳一的意图还是落空,那个中国兵只是用手中步枪的枪托轻轻一格挡,松浦淳一的军刀便立刻被格挡开,再然后,一团黑影迅速在松浦淳一面前放大,还没等松浦淳一反应过来,那团黑影便重重撞在了他的面门。

    那团黑影是枣木的枪托,坚硬的枪托瞬间就砸碎了松浦淳一的鼻梁骨,紧接着将他的面部骨骼砸得塌陷进去,几乎是霎那间,松浦淳一就丧失了意识,这小鬼子虽然很凶悍,可是跟狼牙的队长比起来,却还是不够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