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凶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1章 凶残



    小鬼子把坦克和装甲车在山脚下一架起来,冷铁锋就知道麻烦了。

    战争,有其自身的铁的法则,战术的运用、官兵的素养可以在一定程度影响法则,却没办法从根本上改变法则,而战争的最基本法则,就是火力的运用!

    自从人类进入到热兵器时代,火力运用就是战场制胜的基本法则。

    所谓的战术,从根本上来讲,只是为了更用效的发挥出火力优势,或者更大限度的削弱对方的火力优势,而士兵的素养,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为了更好的发挥出火力优势,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能够更加有效的操控火力。

    此前,警备三营之所以可以凭借地形之利,挡住小鬼子的步坦协同,靠的就是重机枪火力的运用,外加敢死队抵近爆破,从根本上讲,这就是一次凭借合理的战术以及士兵的优秀素养,影响火力运用的经典战例。

    可是,现在,当鬼子将坦克、装甲车投入到了两侧山头的攻坚当中,冷铁锋精心构筑的侧射火力就立刻失去了用武之地,从现在开始,构筑在山体反斜面上的重机枪火力,已经没办法对小鬼子造成有效的杀伤了。

    相反,从这一刻开始,警备三营的防御工事却彻底的暴露在了鬼子坦克以及装甲车的重火力之下,而且,二姑娘坡的山头很尖,也没有平台,所以守军也就没办法将防御阵地缩到山体棱线的后面,籍以躲避鬼子坦克及装甲车的杀伤。

    这也意味着,借助坦克主炮以及装甲车车载重机枪的火力掩护,左右两翼的鬼子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向二姑娘坡发起仰攻,已经布置好的地雷阵只能用一次,炸过了就没了,你总不可能迎着鬼子坦克主炮及装甲车的重机枪去埋地雷吧?

    手榴弹的作用也是聊胜于无,仅凭手榴弹,是不可能打退鬼子的进攻的。

    接下来出现的局面也完全如冷铁锋所料想,凭借坦克以及装甲车的掩护,至少一个中队的鬼子兵,顺着山坡向着二姑娘坡发起了仰攻,停在山脚的鬼子坦克以及装甲车,很好的控制了射角,确保火力可以覆盖山顶的守军阵地,却又不会误伤山腰以下的鬼子兵。

    这个时候,守在山顶上的警备三营官兵就十分的被动了,躲在战壕里吧,你只能眼睁睁看着鬼子步兵一点点上来,你要是冒头阻击吧,鬼子坦克以及装甲车的火力立刻会从山脚下倾泄上来,打得你头都抬不起来。

    警备三营倒是有两门迫击炮,如果山脚下的步兵支援火力仅只是重机枪,还可以尝试着用迫击炮反制,可现在山脚下的步兵支援火力是坦克炮以及装甲车载重机枪,警备三营的炮兵小分队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了。

    除非是大口径的重型迫击炮,否则根本奈何不了小鬼子的坦克及装甲车。

    鬼子像蚁群顺着山坡往上涌,右侧山头的冷铁锋还能沉重住气,严令一连的官兵不许冒头,以免成为山脚下鬼子坦克及装甲车的活靶子,可是左侧山头的龚海峰却沉不住气了,不等鬼子步兵上到山腰,便命令二连官兵开枪反击。

    二连的三挺歪把子轻机枪和一百多枝三八大盖顿时间火力全开。缘定妖孽:天才宝宝凭天降

    在最开始的几秒钟,的确摞倒了十几个鬼子兵,但是好景不长,停泊在山脚下的鬼子坦克率先开火,只是两炮,便打掉了二连的两挺机枪,等鬼子装甲车载重机枪也猛烈开火,密集的弹雨顷刻间在二连的防御阵地上拉出道道烟尘。

    霎那间,便有十几个官兵躲避不及倒在了鬼子装甲车的弹幕下。

    吃了一次亏,二连官兵也学乖了,不再冒头,躲在战壕里静静的等鬼子上来。

    不到五分钟,气喘吁吁的鬼子便越过了山腰,冷铁锋和龚海峰同时引爆地雷,给仰攻的鬼子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不过在短暂的混乱之后,小鬼子留下负伤的伤员,剩下的鬼子却继续悍不畏死的往山上冲。

    接近山顶时,冷铁锋和龚海峰一声令下,手榴弹便雨点般从山顶扔下,然后在山坡上面连续不断的炸开,可惜,警备营配备的是大梅山兵工厂最初生产的黑火药手榴弹,杀伤力十分有限,场面看着热闹,真被炸死的鬼子却不多。

    而且小鬼子的散兵线也拉得很开,杀伤效果就更有限。

    手榴弹的火力运用,仅仅阻挡了鬼子不到五分钟时间。

    很快小鬼子便纷纷爬起身,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迎着手榴弹的爆炸往山上冲!

    到了这时候,山顶守军唯一能做的也就只剩拼刺刀了,当下冷铁锋和龚海峰便命令一连及二连官兵全体上刺刀。

    转眼间,小鬼子便已经迫近山头。

    这时候,山脚下的鬼子坦克和装甲车也没了用武之地,不约而同停火。

    已经冲上山顶的鬼子却兴奋起来,脚步也骤然间加快,不过就在此时,对面阵地上却突然冒出黑压压的中国兵,这些中国兵,全部端着已经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嗷嗷叫着就向他们猛扑过来,上山的鬼子也丝毫不惧,果断拉开枪栓,退出枪膛里的子弹,然后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迎了上去。

    一霎那之间,两股人潮迎面相撞,惨烈的白刃战,再次上演。

    山脚下,步兵第十三联队的联队长中野英光命炮兵发射了两发照明弹,照明弹燃烧发出的灼热白光,将方圆上千米的范围照得亮如白昼,借着照明弹的耀眼强光,中野英光和浅田次郎不但可以用肉眼看清山顶正在上演的白刃战,甚至还可以隐约的听到,枪托砸碎人体骨骼发出的碎裂声,还有刺刀用力撞击的格崩声响。

    “八嘎牙鲁。”中野英光低声说,“相比半年前,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似乎又强悍了不少,我记得上次肥城保卫战,除了极少数狼牙队员,大梅山独立团的大部分官兵在白刃战中都不是我们熊本师团的对手。”

    浅田次郎说:“不仅战斗力强了,战术素养也有了极大的提高!”

    中野英光说:“真不知道徐锐是怎么练的兵?要是继续放任大梅山独立团成长下去,后果还真不堪设想。”虚拟武侠

    两人说话间,山顶的白刃战已经分出了胜负。

    就这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冲上山头的两个加强小队便已经被中国兵冲杀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不到十几人在负隅顽抗,不过中国兵的伤亡也是不小,刚才冲出战壕时的两百多人,此刻还能站着的也已经不到一百人了。

    但既便这样,也足够中野英光感到吃惊了。

    浅田次郎倒反而没什么反应了,因为刚才他就已经见识过了。

    但是下一刻,浅田次郎却见识了中野英光的凶残,只见中野英光霍然回头,冲身后的传令兵厉声大吼道:“命令,战车分队火力全开,撒丝改,撒丝改改……”

    “纳尼?”浅田次郎闻言一愣,失声叫道,“大佐阁下,山上还有我们的人!”

    中野英光却充耳不闻,继续冲传令兵大吼:“耳朵聋了,撒丝改,撒丝改改……”

    传令兵如梦方醒,赶紧跑过去给战车分队下达命令,下一个霎那,山脚下的鬼子坦克以及装甲车便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之间疾风骤雨般,向着山顶上仍在拼杀不休的鬼子还有中国兵猛泼了过去,猝不及防的鬼子兵还有中国兵便纷纷中弹倒下,更有倒霉的鬼子兵还有中国兵被小鬼子坦克的主炮命中,直接被打成了碎片。

    突如其来的打击,不仅打懵了鬼子,也打懵了中国人。

    “我艹!”冷铁锋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够快,劈手揪住面前的鬼子挡在自己身前,刚才那一波密集的弹雨就直接把他给摞倒了,但既便是这样,他的左胳膊还有右肩膀上也各中一弹,所幸伤势不是很重。

    面对如此密集的弹雨,就算你是兵王也是没什么卵用。

    说到底,兵王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躯,一样会被子弹给打穿!

    下一刻,冷铁锋转过身就往阵地上跑,一边高声大吼:“快撤,快撤,小鬼子疯了,快撤,弟兄们,赶紧撤回来!”

    冷铁锋的命令很及时,但是最终跟着他撤回阵地上的只有不到五十人,刚刚出击时,一连还足足有一百二十多人,可现在撤回时,却只剩下不到五十人了,而且这五十人中的大多数都负了伤,包括冷铁锋,也是受了轻伤。

    其实吧,一连这边的情况还算是好的,那边二连的情况还要糟。

    二连出击时也有差不多一百人,可是撤回阵地的却只剩下不到三十人,而且警备营长龚海峰和二连长也都牺牲了,接替指挥的二连指导员也重伤,再下面的三个排长全部阵亡,十八个班长班副牺牲了十个,怎一个惨字得了?

    然而战斗仍没有结束,防守仍还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