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我不要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2章 我不要死



    单县,百姓的撤离仍在紧张的进行当中。

    边区单县公署的组织者明显过于乐观了,以为县城百姓在天亮之前就可以完成撤离,可是真到了要撤退的时候,才发现局面远比他们预想中要棘手得多,因为在实际的撤离中,出现了许多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突发状况。

    之前做撤退预案时,组织者只是计算了人流通过城门的速度,却没有想到,当县城百姓推着装满家伙什的平板车涌往城门时会发生拥堵,更加没有想到,百姓们还带上了家里养的猪啊牛啊羊啊甚至鸡鸭,结果人流一挤,不断有平板车侧翻在地,绑在上面的鸡鸭便立刻从笼子里出逃,然后在人群之中四处乱窜,鸡鸭所有人又在人流中拼命追赶捕捉,结果就越发造成了混乱,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你还不能苛责百姓,因为这些牲畜家当是他们最值钱的家当,失去了这些,他们就会变得一无所有,于是单县公署的组织者就只能请民兵前来维持秩序,单大队长将全县的民兵都集合了起来,原本是打算赶往二姑娘坡助警备三营一臂之力,可是一看这情形,就只能临时改变了决定,留在县城维持秩序。

    有了民兵帮助疏导人流,紧急撤离的百姓逐渐恢复秩序。

    到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县城四门的秩序已经完全恢复,单达留了个民兵小队继续帮助县公署的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然后就召集了县大队以及另外八个区小队,准备紧急赶赴二姑娘坡增援警备三营,他知道,警备三营还在二姑娘坡苦战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两条腿特别长的民兵气喘吁吁过来,喘息着说:“大队长,主力部队到了,咱们的主力部队到了!”

    “是吗?在哪?”单达闻言顿时精神一振。

    长腿民兵回过头伸手一指,单达和身后列队的民兵顺着长腿民兵手指的方向看,果然看到一条火龙正从远处蜿蜒而来,看到这条火龙,单达和民兵顿时精神大振,因为他们都是走惯了夜路的,知道这条火龙是由无数枝火把组成的火把长龙。

    紧接着,西北方向的夜空下便有隐隐约约的轰隆声传来,听着像是夏夜的闷雷,不过单达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雷声,而是军分区的骑兵营先到了,过了没多久,一股骑兵洪流便举着火把从无边的夜幕中冲出,席卷到了北门。

    跟着骑兵营赶到单县的,还有徐锐和王沪生。

    眼看单县北门已经在望,徐锐便轻吁了一声,勒住战马。

    然后回过头对王沪生说:“老王,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你回去之后,可一定要抓紧时候把防火道修起来!”

    “知道了老徐。”王沪生点点头,又叮嘱说,“你也小心些。”

    “这你尽管放心。”徐锐嘿然说,“能杀我徐锐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你还是注点意,除非万不得已,不然还是尽量别上第一线。”王沪生轻哼一声,终于还是打马走了,很快,王沪生便和他的警卫班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徐锐又勒马回头,大声喝问道:“嗳,前面的是单县民兵大队吗?你们单大队长呢?”无上神书

    话音未落,徐锐便看到一个身材矮壮的民兵急匆匆的迎了上来,可不就是单县民兵大队的大队长单达?

    当下徐锐翻身下马,笑着迎上前去:“单大队长。”

    “司令员!”单达迎上前来跟徐锐紧紧握手,说,“你们可算到了。”

    单达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很显然,鬼子的突然到来让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虽然还没有上战场,但是他甚至已经做好牺牲的心理准备,现在徐锐率领军分区主力赶到,他肩上的压力立刻轻了,竟然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徐锐拍了拍单达的肩膀,和声问道:“老单,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很糟糕!”单达说,“小鬼子来得很快,早在一个时辰之前,小鬼子的前锋就已经到了二姑娘坡,为了给县城百姓的撤离争取时间,冷副司令员率领警备三营正在二姑娘坡跟鬼子激战,我这准备去二姑娘坡支援呢。”

    “二姑娘坡?”徐锐闻言脸色一沉,急问道,“鬼子前锋大概有多少人?”

    “先来了一个大队,又来了一个联队。”单达说,“刚刚冷副司令员还派人来,问县城的百姓什么时候能够撤离?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是冷副司令员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希望县城百姓能够加快撤离速度,看样子那边已经很吃紧了。”

    “一个联队?!”徐锐的脸色立刻变得更加阴沉。

    一个营对一个大队,还能够较量一下,可是对上鬼子一个联队,就没法打了!

    二姑娘坡从战斗打响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冷铁锋那边想必已经十分危急,毕竟这是死守,为了挡住小鬼子,给县城百姓的撤离争取时间,警备三营就必须像钉子一样钉死在阵地上,死也不能够挪窝。

    这个就极大的限制了警备三营的发挥!

    打游击战、运动战,大梅山军分区的部队已经丝毫不怵鬼子,但是打阵地战,他们相比鬼子却还是有明显差距,这个差距不在于各级指挥员的指挥能力,也不在于广大官兵的训练以及军事素养,而在于两军之间的兵器差距。

    兵器层面,小鬼子不仅拥有坦克装甲车,更拥有航空兵助战,至少在这方面,大梅山军分区在可以预见的短时间内是不可能赶上的,所以跟鬼子阵地战,大梅山军分区的各个部队还是比较吃力,既便是夜间阵地战也是一样。

    情况紧急,必须立刻赶赴二姑娘坡救援警备三营。

    当然,也不能够直愣愣的赶往二姑娘坡,要不然,救不出警备三营不说,没准赶去救援的部队也会吃一个大亏,说到底,已经赶到二姑娘坡的小鬼子足有一个联队,除非鬼子犯下像饭田祥二郎那样的致命的大错,否则就算集合大梅山军分区所有主力部队,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吃掉这个联队,而那时,熊本师团的主力只怕早就到了。

    不过,徐锐有办法,当下把单达和铁钢叫到跟前,如此这般叮嘱了一遍,又让铁钢派出通信班去通知一团二团、警备团,让他们严格按照自己的吩咐做,拉开阵形,多打火把,摆出要把鬼子联队四面合围的架势。末日密令

    (分割线)

    二姑娘坡,战斗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阶段。

    打退了鬼子第二次进攻之后,山头上的两个连就已经没剩几个人了。

    这个时候,冷铁锋已经顾不上封堵公路,把用来阻断公路的三连调到了两侧山头上,就算是公路失守,只要两侧山头还在他们手里,小鬼子就仍然过不去,就算小鬼子的坦克和装甲车可以过去,可他们的步兵也还是过不去。

    得到三连的补充之后,又打退了鬼子的第三次进攻。

    但是一仗下来,刚刚补充上来的三连又基本上打光。

    冷铁锋又将重机枪排、炮兵分队的人全都调了上来,仗打到这份上,已经根本顾不上什么战术原则了,直接迎着小鬼子坦克的炮火,迎着鬼子装甲车的重机枪,用重机枪和迫击炮对仰攻的小鬼子实施打击。

    依靠这种近乎于自杀式的阻击,又勉强打退了小鬼子的第四次进攻。

    这个时候,警备三营真正到了穷途末路,所有重机枪、火炮全部遭到摧毁,全营四百多官兵也只剩下不到二十人,而且全部集中在右侧的山头上,至于左侧那个山头,自营长龚海峰以下两百余人已经全部战死殉国。

    最后时刻,冷铁锋将最后剩下的十几个人叫到了面前。

    依次看去,冷铁锋居然还从中看到了一个熟人,小木。

    微微一笑,冷铁锋对小木说道:“我原本还想着,你若不幸战死了,我就亲手替你把遗书转交给政委,可是,现在看起来,我的愿望却要落空了,你那份遗书恐怕只能由政治部的保卫干事代为较交了,呵。”

    小木已经是个老兵了,见过了太多生死,早就麻木了。

    面对着冷铁锋的调侃,小木竟充耳不闻,只是拿出一小块破抹布,很仔细的擦着手中那把三八式刺刀,夜幕之下,那把原本沾满斑斑血迹的刺刀,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风采,在远处火光照耀下,反射出阵阵慑人的清冷寒辉。

    冷铁锋又回过头看着地瓜,问:“地瓜,怕吗?”

    地瓜点点头,本能的向着冷铁锋身边靠,他当然怕了。

    “不用怕,很快就会过去。”冷铁锋却笑着说,“再过一会小鬼子开始进攻之后,如果你突然之间发现,你一个人走在一条笔直的大路上,路边长满了一种非常妖艳的鲜花,然后在大路的尽头还有一座石桥,就意味着你已经死了。”

    另外十几个老兵闻言,便立刻呵呵轻笑起来。

    地瓜却越发的紧张了,说:“我不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