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暴走的地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5章 暴走的地瓜



    开始感觉到了寒冷,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对于习武之人而言,寒冷基本与他们绝缘,因为充沛的血气,除非在冰天雪地脱光了衣服,否则习武之人是感觉不到寒冷的,但是在一种情形之下,习武之人也会感觉到寒冷,那就是当他气血衰竭之时。

    比如年老气血衰竭,又比如……大量失血。

    而此刻,冷铁锋就感觉到了冷,因为失血。

    冷铁锋也非常清楚,因为刚才的剧烈拼刺,导致他周身的血液快速流动,所以除非停下来包扎伤口,否则要想伤口自然止血根本就是绝无可能,然而在这样的时候,小鬼子会给他包扎伤口的机会和时间?痴人说梦!

    冷铁锋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的结局了。

    最多再过五六分钟,他就会因为大量失血,变得虚弱至极,到那个时候,他甚至于就连站立都会变得十分困难,更不要说挥刀杀敌了,到了那个时候,随便一个小鬼子都可以轻易的结果了他,想到这里,冷铁锋心下一片寒凉。

    这一刻,冷铁锋心下并无恐惧,只是有些淡淡遗憾。

    遗憾未能给雁子一个盛大婚礼,遗憾未能陪豆豆长大成人,遗憾没能看到小日本战败投降的那一天,也遗憾从此再不能够跟老徐他们并肩杀敌。

    “西内!”又是八鬼子如墙而进,八柄刺刀闪电般刺过来。

    冷铁锋暴喝一声,展开凌厉反击,再次瓦解了鬼子的进攻,还杀了一个鬼子,从开始白刃战到现在,已经有八个鬼子死了他的刺刀下!不过相比之前,冷铁锋的身法明显变得笨拙迟钝了许多,代价就是胳膊再中两刀。

    左胳膊那刀伤得尤其重,冷铁锋的左手甚至都无法握刀了。

    鬼子少尉脸上毫无怜悯,一挥手,又是八个鬼子如墙而进。

    这一次,冷铁锋还是挡住了进攻,但也是只是挡住了而已,并没有反击杀敌,八个小鬼子毫发无损,反而在冷铁锋身上留下四道伤口,虽然都不是什么致命伤,却足以造成冷铁锋更快的失血,冷铁锋大口喘息着,甚至连站立都变得十分困难。

    八个鬼子见状又要继续进攻,却让鬼子少尉挥手给制止了。

    鬼子少尉制止了手下的鬼子,然后上前说:“中国人,投降吧。”

    冷铁锋没有吭声,只是微微扬起右手刺刀,刀尖遥指鬼子少尉,有一滴殷红的血液顺着刺刀的刀尖滴落在地,发出“嗒”的一声轻响。

    鬼子少尉瞬间气得脸色铁青,冷铁锋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这个举刀动作,却已经把他的决死之心,以及对日本人的蔑视表达得淋漓尽致了,鬼子少尉又怒又感钦佩,怒的是中国兵不识好歹,钦佩的却是对方那股勇悍之气。

    不必讳言,对于强者,日本人从来都是十分钦佩的,也不惮以最卑微的态度,去向强者跪舔,盛唐时,日本人就以极其卑微的心态派出谴唐使,时至今日,日本国内都还保留着浓郁的大唐文化,所谓和服,其实就是唐服,所谓太刀其实就是唐刀,二战之后,日本人又不惮于以最卑微的姿态,像狗一样跪舔美国,这是和人族的民族特性。修真四万年

    鬼子少尉向着冷铁锋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一个箭步挺刀直刺。

    对于这种水准的攻击,换成平常时候,冷铁锋随便一个反击就要了对方命,可是现在却成了一种奢望,冷铁锋不假思索出刀格挡,出手之后,冷铁锋就发现自己的右手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量,两刀交击,只听当的一声,冷铁锋的刺刀掉落在地,鬼子少尉的刺刀却余势未竭,呲的一声刺进了冷铁锋的右肩胛骨。

    冷铁锋颓然跌坐在地,鬼子少尉发力,试图收刀。

    冷铁锋却突然双手发力死死攥住刀刃,不让拔刀。

    鬼子少尉使劲的拔了两下,都没有拔动,便改拔为绞,开始左右绞动军刀,冷铁锋的指缝里便立刻有殷红的血滴淌落。

    冷铁锋拼尽最后一丝力量,不让鬼子少尉拔出刀,然后大吼道:“地瓜!”

    冷铁锋之前给了地瓜一颗手榴弹,现在这一声吼,就是让地瓜拉响手榴弹,跟眼前这个鬼子少尉同归于尽。

    只不过,身后的地瓜却毫无反应,声响都没有!

    “地瓜!”冷铁锋再吼一声,然后扭过头往后看。

    这一看,冷铁锋却立刻愣住,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神?

    但只见,地瓜的一双原本清明的眼神,此刻却已经高度充血,变成可怕的血红色,看上去就像是魔鬼的双瞳,妖异可怖。

    虚空中,似有一头狂暴的野兽挣脱了枷锁,冲破了千年牢笼。

    冷铁锋并不知道,刚才他跟鬼子少尉博斗的一幕,勾起了地瓜心底一段隐藏记忆。

    地瓜其实见过他的父母双亲,只是当时他还太小,没有记忆能力而已,但是有一段记忆却深深的铭刻在了他的脑海深处,并且经常会在睡梦中反复闪现,而其中的一副画面,就是一个男人挡在他面前,用他的胸膛挡住了敌人的刺刀。

    刚才冷铁锋用身体挡住刺刀,再一次勾起了地瓜的这段回忆。

    一种无可名状的暴虐的情绪,顷刻间从地瓜的心底翻腾而起,在地瓜的视野之中,整个世界顷刻之间变成了一片血红色,就像是,血色的浪潮瞬间吞噬整个世界,所有人、所有事都浸没在了无边无际的血海之中。

    紧接着,地瓜从防炮洞中爬出来,然后缓缓站起。

    鬼子少尉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冷铁锋身上,直到地瓜从地上站起身来,他的目光才无意中扫过地瓜,再然后,鬼子少尉的目光就像是被磁铁粘住了一般,再也无法移开分毫,一股蚀冰的冰寒,顷刻之间就将鬼子少尉彻底吞噬。

    “地瓜?”冷铁锋甚至忘了双手还紧紧攥着鬼子少尉的军刀。

    鬼子少尉也忘了他的军刀还卡在冷铁锋的肩胛骨没有拔出来,这一刻,时间仿佛都陷入停顿,然后,地瓜缓缓的抬起头,用他那双满布血丝,闪烁着妖异红芒的,赤色双瞳,死死的盯着那个鬼子少尉,无比暴虐的气息顷刻间像蛛丝般漫延开来。都市超级召唤师

    “杀了他!”鬼子少尉激泠泠打了个冷颤,终于从怔忡中回过神来了。

    与此同时,鬼子少尉脚下却本能的往后退,甚至都顾不上拔回他的军刀。

    “西呐!”两个鬼子大喝一声,端着刺刀一记突刺,然而,地瓜只是一晃便从他们面前失去了身影,下一刻,地瓜的身影却像鬼魅般出现在那两个鬼子的眼面前,还没等两个小鬼子反应过来,地瓜的一对拳头便在他们的面前急剧扩大。

    “噗哧!”只听两声脆响,那两个鬼子的脑袋顷刻间西瓜般碎裂开来。

    “我去!”冷铁锋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好快的速度,好强的力量!这真的是地瓜吗?真是那个怯懦又怕死的地瓜?

    “杀了他,快杀了他!”鬼子少尉亡魂皆冒,脚下不停的往后出溜,一边却大吼道,“快点杀了他,杀了他,杀了这个魔鬼,快杀了他!”

    剩下的五十多个鬼子便立刻一拥而上。

    耀眼的强光下,刺刀的寒光汇成一片。

    (分割线)

    二姑娘坡山下,中野英光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这位寺内家的公子哥,可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中野英光哼声说,“真不明白师团长为什么要带上这样一位公子哥。”

    浅田次郎小声说道:“师团长估计也是没办法吧。”

    中野英光轻哼一声,说:“你赶紧把他叫回来吧,已经耽搁太久了。”

    “哈依。”浅田次郎答应一声,正要转身上山时,刚刚才沉寂下去的山顶上却突然间又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而且这次响起的惨叫声比刚才还要更加惨烈,甚至声线都变了,那一声声惨叫,与其说是因为痛苦,倒更像是因为恐惧!

    中野英光和浅田次郎便赶紧举起望远镜,往山上看。

    一看之下,中野英光和浅田次郎便立刻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视野之中,照明弹的强光下,只见刚刚聚集在山顶的几十个日本兵正四散而逃,而且连武器都扔掉了,毫无形象的往四下里胡乱的窜窜,那情形,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从屁股后面追他们,而事实上也确实有个可怕的东西,或者……是一个人?

    中野英光和浅田次郎无法确定,那是不是人,那东西虽然拥有人的形状,但是,它的速度未免也太快,快到当他奔跑之时,竟可以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的残影!中野英光怀疑这是因为视觉欺骗造成的错觉,既便如此,也足可以证明这家伙的速度极快!

    还有,这家伙的力量也太恐怖!只需要一拳,便可以将日本兵的头颅生生砸碎,就这么片刻功夫,便已经有十几个日本兵被他追上并且砸碎了脑袋,那一蓬蓬飞溅的血浆,就像一朵朵妖冶的血花,在中野英光和浅田次郎的视野中次第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