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援军到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6章 援军到了



    “八嘎牙鲁。”中野英光低低的咒吧一声,问浅田次郎,“这是什么东西?”

    浅田次郎摇摇头,然后以梦呓似的声音说:“这是……传说中的影忍者吗?”

    “八嘎,这明明就是个中国人,怎么可能会是影忍者?”中野英光勃然大怒。

    “不是影忍者?”浅田次郎闻言愣了一下,遂即吓声说道,“难道是狼牙到了?”

    “狼牙?”中野英光闻言也是吓了一大跳,他虽然看不惯寺内家那位公子哥,可真要是让他死在狼牙手里,师团长只怕是不会饶了他,当下扭头冲身后的副官大吼,“命令,步兵第一大队立刻上山,快快滴!”

    “哈依。”副官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这时候,一阵隐隐约约的闷雷声突然之间从东北方向席卷而来,中野英光急声问:“这是,什么声音?”

    浅田次郎侧耳聆听片刻,然后大声回答说:“是马蹄声,大佐阁下,是骑兵!”

    “骑兵?!”中野英光闻言先是一愣,难道是骑兵联队?但是下一刻,中野英光便立刻反应过来了,若真是骑兵联队的骑兵到来,那马蹄声应该起自于西南方向,又怎么可能从东北方向传来?显然,是中国人的骑兵到了!

    几乎是同时,浅田次郎也反应过来了,大叫道:“是中国人的骑兵!”

    下一个霎那,好几个参谋同时叫起来:“大佐阁下快看,中国人的援军!”

    中野英光急抬头,顺着那几个参谋手指的方向往前看,果然看到东北方向的夜幕下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的火光,紧接着,又有几个参谋也大叫起来:“大佐阁下快看,在西北方向那边也有中国人的援军!”

    “大佐阁下,东边方向也有中国人的援军!”

    “大佐阁下,西边方向也有中国人的援军!”

    “大佐阁下,北边方向也有中国人的援军!”

    “大佐阁下!”浅田次郎也大叫起来,“我们快要被中国人的援军包围了!”

    “八嘎牙鲁!”中野英光稍稍一犹豫,便立刻大声下令,“命令,步兵第一大队断后,其余各大队、各中队交替后撤,快,快快滴!”

    从个人情感上,中野英光很想在这里跟大梅山独立团干上一仗,但是理智却告诉他,绝对不能够轻敌大意,刚才这一战,已经使得中野英光对大梅山独立团的强悍战斗力有了很深刻的了解,大梅山独立团的一个营对上第六师团的一个大队,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现在大梅山独立团倾巢而来,仅凭他们步兵第十三联队是应付不了的。

    所以,最明智的做法是后退数里,到开阔的平原地带蜷身自保。

    至于,寺内伯爵家的那位公子哥,却是顾不上了,自求多福吧。

    (分割线)

    地瓜就像沉入了一片滔天的血海,暴虐的气息在他胸臆间翻腾,一种强烈的想要毁灭一切的意念,已经将他整个人完全控制,于是,他开始了疯狂杀戮,他疯狂的想要摧毁所能摧毁的一切,疯狂的想要杀死所能够杀死的人。道尊战魂

    “噗!”地瓜一拳捣出,正中一个鬼子的后脑勺,那个小鬼子的脑袋便立刻像撞上石头的西瓜般,一下就碎裂开来,红的血、白的脑浆顷刻间漫天四溅,失去了头颅的鬼子却兀自脚下不停,继续往前跑出去十几步才颓然摔倒在地上。

    “吼!”地瓜猛的一个转身,又将目标锁定了另外一个鬼子兵。

    下一刻,地瓜的身影化为了一道淡淡的模糊轨迹,呼吸之间,地瓜便已经从身后追上了那个小鬼子,然后又是毫无花巧的一拳捣出,正中那鬼子的后脑,然后又是噗的一声,那小鬼子的脑袋也像西瓜般碎裂开来。

    再转身,地瓜环顾四周,却再找不到一个活的鬼子,然而,胸中的暴虐杀戮气息却仍没有消散殆尽,这时候,地瓜隐约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呼喊,当下想也不想,一个转身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过去,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几乎是想也没想,地瓜又是一拳捣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却在地瓜脑海中炸响:“地瓜!”

    这一声炸雷般的声响,顿时间将地瓜的神魂从那片无边无际的血海中拉扯了回来,地瓜眸子里的血色光芒渐渐淡了下去,片刻之后,便恢复了之前的清明神色,再然后,地瓜便一屁股坐地上,整个人就跟快散架似的,累到动都不能动。

    看着已经完全恢复了意识的地瓜,冷铁锋又是欣喜,又是无比遗憾。

    欣喜的是,怯懦又怕死的地瓜竟然是块无价的瑰宝,这小子竟然拥有跟老徐一样的嗜血之术,或者说是秘术,老徐跟他说过,武术可以通过反复修炼不断加强,突破之后就可以拥有远胜于常人的六识、反应、速度以及力量,比如说他。

    理论上讲,每一名狼牙都有机会达到他的这种境界。

    然而秘术却是一种天赋,除非先天拥有,靠后天修炼是练不出来的,这也是徐锐从未教过任何一名狼牙秘术的缘故,不是他不想教,而是根本就没法教,然而,万没有想到地瓜竟然就是一块先天拥有秘术天赋的瑰宝。

    然而,冷铁锋感到无比遗憾的是,这块瑰宝很快就要殒落了。

    嗜血之术或者说秘术确实很厉害,但是后遗症也一样很致命,每使展一次嗜血之术或者说是秘术,就会对施术者的身体造成严重的创伤,不仅会大量消耗施术者的生命精华、大幅缩减寿命,而且还会留下很长时间的极度虚弱期。

    换句话说,当小鬼子再次上山时,他们俩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地瓜啊。”冷铁锋苦笑摇头说道,“你可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地瓜茫然摇头,他现在只感到身体极度的疲惫,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却毫无印象,他的记忆,出现了断档,这个也是正常现象,刚才的地瓜,全身血液高速奔流,整个身体,包括大脑皮层都处于极度兴奋之中,根本来不及理性思考,所作所为都是出于本能的反应,自然也就不会留下记忆。

    “可惜,可惜了。”冷铁锋摇头叹息。

    “可惜什么?”地瓜不解,茫然的问。古穿今之闺秀的日常生活

    然而下一刻,冷铁锋却听到了一阵隐约的马蹄声。

    冷铁锋因为大量失血,身体极度虚弱,六识也出现了严重的削弱,所以直到现在,才终于听到了马蹄声。

    不过,冷铁锋的意识却仍然保持着清醒。

    这是?冷铁锋心下一动,然后挣扎起身,翘首北望。

    然后,冷铁锋就看到了铺天盖世地奔涌过来的火光。

    援军?冷铁锋心下顿时大喜过望,再回头看山坡下,只见鬼子已经仓皇后撤,根本就顾不上再派人上山打扫战场了。

    哈哈!冷铁锋立刻仰天大笑起来。

    不过,才笑了两声,冷铁锋便两眼一黑,昏厥在地。

    (分割线)

    “哈!”徐锐疾催战马,拼命向前飞奔,荒凉的大地如潮水般从马蹄下倒退,徐锐却还是觉得慢,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二姑娘坡!

    徐锐忧心老兵的安危,更忧心警备三营的安危。

    “哈!”徐锐全力催动战马,人马合一,像箭一样往前狂飙疾进。

    整个骑兵营四百余骑,也只有铁钢还能勉强跟上徐锐,其余的四百余官兵都已经被两人远远的抛在了身后,至于步兵,就更是被抛在了十几里外,化身为幽暗夜空之下,那铺天盖地的火光,像浪潮般卷涌向前。

    铁钢担心徐锐的安全,奋力追上徐锐,劝阴说:“团长,你慢点!”

    徐锐却哪里听得进去,只是一味催动胯下战马,继续向前狂飙疾进,转眼间,两人两骑便已经来到了二姑娘坡下,让铁钢略感到放心的是,小鬼子居然撤退了,并且已经退到至少一公里外,徐锐的安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二姑娘坡山势比较陡,战马冲上不去。

    徐锐便立刻翻身下马,狂奔上山,一边高声喊:“老兵?龚海峰?!”

    二姑娘坡上一片沉寂,没有任何回应,徐锐的一颗心便立刻沉下去。

    将近山顶,徐锐便看到了大量的尸体,有警备三营官兵的遗体,但是更多的,却是小鬼子的尸体,而且死状各不相同,被刺刀挑死的还算是幸运的,还有不少的鬼子兵,竟然被生生砸碎了脑袋,那叫一个凄惨。

    就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参烈至极的白刃战。

    “龚海峰?老兵?冷铁锋?!”徐锐越看越是心惊,一边连声高喊。

    终于,徐锐的耳畔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回应:“司令员,司令员,司令员……”

    徐锐如获至宝,赶紧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过来,然后他就看到了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冷铁锋,在冷铁锋的身上,还插着一把军刀,看到这一幕,徐锐便立刻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