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勇士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7章 勇士营



    “司令员,司令员!”看到徐锐,地瓜便立刻委屈的号哭起来。

    地瓜虽然总共也没见过徐锐几面,却也是认得徐锐的,事实上,在整个大梅山军分区就没人不认识他们的司令员。

    徐锐却是不认识地瓜,只能从他对自己的称呼判断出,应该是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因为只要是老兵,都叫他团长,资格再老些的老兵就叫他营长、大队长,叫他为司令员的,就一定是刚入伍没多久的新兵。

    当下徐锐问道:“你是?”

    地瓜哭着回答:“司令员,我叫地瓜。”

    “地瓜。”徐锐点点头,又问道,“你们营长呢?还有别的弟兄呢?”

    “死了,全死了。”地瓜哭着说,“我们营长死了,别人也全都死了。”

    虽然徐锐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可是从地瓜嘴里得到确认之后,仍旧心下大恸,这可是一个营啊,一个营四百多官兵啊,就这样一战而墨!这损失太大了,大到徐锐都心不住心下直打哆嗦,大梅山军分区总共也才不到二十个营啊!

    不过更让徐锐心疼到打哆嗦的,却是冷铁锋的牺牲。

    冷铁锋不仅是狼牙战队的队长,更是五十多个狼牙中唯一一个突破了武道境界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冷铁锋就是他徐锐的后备队员啊,一旦哪天他徐锐为国捐躯了,只要冷铁锋还在,大梅山军分区就不至于乱套,就仍有跟鬼子一战之力,可是他没有想到,他还没有牺牲呢,冷铁锋却已经先于他牺牲了。

    跟地瓜的问答间,徐锐便已经来到了冷铁锋的面前。

    徐锐蹲下身,下意识的伸手一探冷铁锋的颈侧动脉,却发现冷铁锋的动脉还在跳,虽然脉动得非常微弱,却的的确确还在跳动着,冷铁锋没死?当下徐锐大喜过望,赶紧伸手轻轻拍打冷铁锋脸颊,一边低唤:“老兵,老兵?”

    此时的老兵,既便没死,也已经处于很危险的境地。

    如果任由老兵昏睡下去,没准就在睡梦中直接过去,所以必须把他唤醒,必须保证他的意识清醒,绝不能让他在这个时候睡过去,否则这一睡,就很可能永远苏醒不过来了,当下徐锐开始轻轻拍打老兵脸颊。

    片刻后,冷铁锋便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再然后,冷铁锋便虚弱的说道:“老徐,你丫的喊我?”

    “喊你?”徐锐大笑道,“我还打你呢,谁让你丫的装死来着?”

    顿了顿,徐锐又哼声说:“还他娘的往自己身上插刀,听说过猪鼻子插大葱装象,还真没听说过人身上插刀装死的。”

    冷铁锋便立刻被逗乐了,先是笑,接着又蹙紧眉头咳。

    “咳咳。”冷铁锋轻咳说,“我去,你能不能别那么幽默?别最后我没被鬼子捅死,却被你个****的一个笑话给逗死了。”

逆袭韩娱系统

    “你才是****的,还骂我。”徐锐又笑。

    “咳咳。”冷铁锋又是一阵轻咳,然后冲着身边不远处瘫软在地的地瓜呶了呶嘴,又压低声音说道,“老徐,你就不觉得地瓜现在的样子,有些眼熟?”

    “眼熟?哪里熟?”徐锐闻言回过头看向地瓜,然后便愣住了。

    “这是?”徐锐先是愣了下,遂即脸上便流露出狂喜之色,大叫道,“嗜血天赋?!”

    “呵呵,我还以为你眼瞎看不出来呢。”冷铁锋打趣说,“老徐,这回可是捡着宝了!”

    “嗯嗯,真是捡着宝贝了,这可真是捡着宝了。”徐锐连连点头,看向地瓜的眼睛里便流露出了异样的神采,地瓜便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要啊,司令员,我不喜欢男人的,别以为我人小,就不知道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说话间,铁钢也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山顶。

    看到山顶上横七竖八躺满一地的三营官兵遗体,铁钢也是神情惨然。

    铁钢到山头周围走了一圈,回来向徐锐报告说:“团长,再没一个活人了。”

    徐锐和冷铁锋便齐齐叹息一声,冷铁锋又说道:“老徐,警备三营这回算是完球了。”

    “完球?”徐锐摇了摇头,说,“不,老兵你这话可就说错了,警备三营没有完球,而是今天之后,才算是真正打出来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大梅山军分区再也没有警备三营,而只有勇士营,还有这二姑娘坡,也要知会单县公署,正式更名为勇士坡!”

    “勇士营?”冷铁锋闻言便愣了一下,“老徐你是说,授予特别称号?”

    “驴日的,这下老高那龟孙可是牛了。”铁钢听了也是满脸的艳羡之色。

    赋予某支部队特别称号,这在古今中外都是通行做法,一般都是用来表彰在某一次的战斗中有突出表现的英雄部队,比如在北伐战斗中的第四军,就被授予了铁军的称号,又比如忻口会战的第五师团,就被日军大本营赋予了钢军的称号。

    大梅山军分区成立至今,警备三营还是首支获得特别称号的部队。

    不过就连一向眼高于顶、从不服人的铁钢也必须承认,警备三营当得起“勇士营”这个特别称号,因为他们的战绩,是二姑娘坡,不,是勇士坡!勇士坡一战,勇士营自营长龚海峰以下四百余人几全员战死,就活了地瓜一个!

    这样的敢死敢战精神,在大梅山军分区也堪称是翘楚!

    “对。”徐锐点点头,又说道,“我不仅要授予警备三营‘勇士营’的特别称号,还要号召全军分区向勇士营学习,学习他们这种与敌血战到底的精神!我要让全军分区所有弟兄都明白,勇士营的弟兄没死,他们的精神永远与我们大家同在!”

    (分割线)

    两个小时之后,中野英光率领步兵第十三联队卷土重来。 盛世闺计

    因为这个时候,第六师团的主力已经赶到,而且天色也已经亮了,从肥城、淮南机场起飞的航空兵也已经赶到了,天上有航空兵助阵,地上有坦克装甲车在前方开路,中野英光便胆气大增,率领步兵第十三联队再次赶到战场。

    不过,等中野英光回到二姑娘坡,也就是勇士坡的时候,却发现空无一人,昨天晚上赶来增援的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并未留在二姑娘坡,而是又连夜撤退走了,而且临走前还带走了己方所有阵亡将士的遗体。

    留在战场上的,就只剩鬼子尸体。

    唯一让中野英光稍感到安慰的是,寺内家的那个公子哥活了下来,据他说,是在跟大梅山独立团的白刃战中负伤,昏迷过去,等他醒来时就已经是天亮时分,可是中野英光怀疑他是在撒谎,这位公子哥很可能是靠着装死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不过,中野英光也懒得去拆穿他,毕竟这是寺内伯爵家的公子哥。

    又过了半小时,冈部直三郎的车队也到了,冈部直三郎从装甲车里钻出来,迎接他的却是公路上一字摆开的尸体,从他面前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少说也有近千具,看到这么多具的尸体,冈部直三郎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

    此时,冈部直三郎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解了二姑娘坡一战的大概。

    摩托化步兵大队的大队长浅田次郎,已经向冈部直三郎如实报告。

    中野英光快步走到冈部直三郎面前,猛然收脚立正,然后顿首说:“师团长!”

    冈部直三郎摆了摆手,沉声问他道:“中野桑,步兵第十三联队伤亡了多少人?”

    中野英光的脸上立刻露出尴尬之色,低着头回答说:“总共阵亡两百六十七人,负伤三百九十人,七十九人重伤。”

    重田重德便小声说道:“算上摩托化步兵大队,此战我师团共计阵亡九百余人,重伤难以治愈者,也超过三百人,这也就是说,昨夜一战,不计算轻伤的官兵,我熊本师团实际折损兵力超过了一千两百人。”

    “八嘎。”冈部直三郎便立刻低低的咒骂一声。

    根据特高课提供的情报,及浅田大队、步兵第十三联队的实际战报,可以得知,昨夜坚守二姑娘坡的中国兵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营,一个营,却硬是挡住了日军一个步兵联队加一个摩托化步兵大队整整一晚上,虽然到最后全员战死,却还是造成了三倍于己的杀敌!这样强悍的战斗力,不由得不使冈部直三郎疑虑。

    如果按照这样的战损比,要把大梅山独立团的一万五千余人消耗光,那得牺牲多少皇军勇士?五万?他们熊本师团总共也就两万五千余人,这岂不是说,如果现在由他们熊本师团跟大梅山独立团单挑,已经是毫无胜算了?

    “师团长,看来我们必须重新评估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了。”重田重德说,“扫荡计划必须向后推迟,必须调集更多的部队参与对大梅山独立团的扫荡。”

    “不。”冈部直三郎却摆了摆手,说,“我的意见与你恰恰相反,我们绝不能再任由大梅山独立团继续成长下去了,而必须趁机还没有坐大之前,迅速扑灭,不然,等到大梅山独立团形成了规模,再想消灭他们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