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隐忧-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8章 隐忧



    大梅山西麓,大坪镇,临时医疗站。

    徐锐正在手术室外焦急的来回踱步,因为此刻冷铁锋的手术正在紧张的进行当中,唯一让徐锐感到些许安慰的是,这次亲自带领医疗队前来战场的是小鹿原纯子,大梅山军分区医术最好的外科医生。

    冷铁锋由于身上有好几处贯穿伤,外加失血也较多,因此手术足足进行了四个多小时,光是血浆就输了差不多八百毫升,当小鹿原纯子从手术里走出来时,徐锐发现她的脸色很差。

    “纯子医生。”徐锐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小鹿原纯子嫣然一笑,对徐锐说道,“只是有些累了。”

    徐锐轻叹了一声,他能感觉到小鹿原线子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好感,但是此刻他的心里已经装了赛红拂和江南,再加一个温婉可人的小桃红,内心委实已经容纳不下更多的红颜知己了。

    当下徐锐又问道:“老兵的情况怎么样?”

    “手术非常顺利。”小鹿原纯子又是微微一笑,说道,“现在你就可以进去探视他了,他应该很快就会苏醒了。”

    “纯子,谢谢你。”徐锐向着小鹿原纯子深深鞠了一躬,小鹿原纯子便赶紧跟着回一鞠躬,两人的脑袋还险些碰在一起,起身后,小鹿原纯子那张原本苍白的小脸也变得稍稍红润了些。

    看着小鹿原纯子娇艳欲滴的俏脸,徐锐本能的就要伸手,不过才刚伸出一半便又生生停住,然后转身进了病房,但既便只是这么个动作,却也已经足够小鹿原纯子的一颗心怦怦狂跳了。

    直到徐锐已经走了好半天,小鹿原纯子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甚至连千叶花子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都毫无察觉。

    千叶花子连喊了好几声,小鹿原纯子才终于如梦方醒。

    “纯子院长,你在想什么呢?”千叶花子忍不住调侃道,“看你这眉花眼笑的样子,该不会是在想你的情郎吧?”

    “哪有。”小鹿原纯子闻言立刻娇羞的低下了螓首,俏脸上的表情,却分明写着,我就是在想情郎了。

    千叶花子其实也是知道小鹿原纯子的心事的,当下笑道:“我刚刚好像看到司令员来医疗站了,纯子院长,你有没有看见他?”

    小鹿原纯子立刻下意识的否认说:“没有,我没看见他。”

    千叶花子便叹了口气,小声说道:“纯子院长,你这样子可不行,像司令员这样的男子汉,不知道有多少女儿家会喜欢,光是我们知道的,就有狼牙战队的赛红拂还有她的小丫鬟,不知道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个呢,竞争如此激烈,所以你也一定得鼓起勇气才行,加油,纯子院长,我们相信你一定行的,一定打败她们。”

    “加油。”小鹿原纯子便也没有继续否认,用力的握了握小粉拳,然后又问千叶花子说,“花子,我听说雷桑已经向政治部打了结婚审请,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呀?”

    说到雷响,千叶花子俏脸上便立刻流露出幸福之色:“雷君说了,等这次反扫荡结束就举行婚礼,纯子院长,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给我做伴娘,我在大梅山军分区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你可一定要来。”贵女穿书守则

    “放心吧,我一定会来。”小鹿原纯子嫣然一笑,又说,“那,花子,今后你真就决定跟雷桑在中国生活了?”

    千叶花子嗯了一声,说:“雷君已经跟我说过了,等中日战争结束了,他会带我回一趟日本,如果我父母愿意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我们就把他们接到中国来,如果不愿意,我们就定期回日本去探望他们。”

    小鹿原纯子便轻叹一声,说:“花子,真羡慕你,很快就可以在异国他乡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了,想必要不了多久,你也将会有自己的子女,你很快就可以做个快乐的主妇了。”

    千叶花子便轻搂着小鹿原纯子的纤腰说道:“纯子院长,你也行的,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爱情吧,一定要相信自己。”

    “嗯呐,我也会加油的。”小鹿原纯子说。

    当下两人互相挽着手臂,说说笑笑的走了。

    就在两人走后没过多久,一道瘦削的身影却从一根廊柱后面转出来,却是大梅山边区公署的干事朱子茂,朱子茂手里还握着一把新采的腊梅,含苞待放的腊梅释放出淡淡的幽香,可是朱子茂的世界却已经变得灰暗,因为他心爱的女人很快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叭嗒。”朱子茂手中那束腊梅掉落在地。

    再然后,朱子茂便大步走出医疗站,扬长去了。

    病房内,冷铁锋刚刚苏醒,便向徐锐问起关于单县的情况。

    “老徐,单县的百姓都转移了吗?”冷铁锋问道。

    “都安全转移进山了。”徐锐点点头,又说道,“这次多亏了你还有勇士营在勇士坡的坚守,要不是你们将鬼子堵在勇士坡,要是让鬼子在凌晨两点钟之前赶到单县,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勇士营还是拼光了。”冷铁锋黯然叹息了一声。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徐锐摇摇头说,“勇士坡这一仗,就算是换我去指挥,结果只怕也是一样,这毕竟是一次高地攻坚战,战场、兵力、火力等要素都已经限定了,你就是有再高超的战术指挥能力,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你真不必为此自责。”

    冷铁锋点点头,又说:“老高没有怨我吧?”

    “怨,当然怨!怎么不怨?”没等徐锐答话,病房外便传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然后独目炯炯的高楚就大步走了进来,又接着说,“早知道会有勇士坡这么一仗,当初就应该让你带着警备团主力去官县,这么一个名垂青史的大好机会,居然就这么便宜老兵你了。”

    “你这家伙。”冷铁锋摇头笑道,“能不能好好的说话?”

    高楚便一正脸色,向着冷铁锋啪的敬了一记军礼,说道:“说真的,老兵,我得感谢你,勇士坡这一仗你指挥的真不错,要不是有你在场,勇士营绝对打不出这样的战绩,所以,我承你的情。”[剑三]我要报警了

    “承情就免了。”冷铁锋摇头说,“只要你不怨我就行。”

    “肯定不怨你。”高楚正色说道,“都是军人,自打我们披上这身皮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有一天会血洒疆场、马革裹尸,别的部队可以牺牲,我们勇士营当然也可以牺牲,这个没什么好多说的。”

    “好,这才像是勇士营长说的话。”徐锐肃然说,“老高,你们勇士营的豪气,老兵已经替你们打出来了,今后你们勇士营的人员、武器装备,军分区也会优先供给,但是,你们勇士营能否把这份豪气真正转化为一种敢死敢战的内在气质,就要看你这个首任营长的本事了。”

    由于勇士营在勇士坡几近全员战死,只剩下地瓜这么一个生瓜蛋子,所以高楚就先兼任营长,至于重建之事,最快也要等这次反扫荡结束后,才有可能提上议事日程。

    不过,既便重建勇士营的事情还早,也不妨碍高楚向徐锐先开条件。

    当下高楚又接着说:“团长,你可别忘了上午在单县对我说过的话,等反扫荡结束,勇士营就立刻着手重建,一应干部,全军分区由着我挑,一应武器装备,也要优先供应我勇士营。”

    徐锐说道:“瞧你那小心眼,我什么时候赖过账?”

    高楚说道:“咱们还是先讲明的好,免得到时候说不清。”

    冷铁锋却忽然说道:“我事先声明,分军分区所有人员,都由着你们勇士营挑干部,但是不包括我们狼牙啊,我们狼牙的人去了你们勇士营,那叫驴唇不对马嘴,属于资源浪费。”

    “那不行。”高楚立刻叫起来,“全军分区所有人,当然包括狼牙。”

    冷铁锋便对徐锐说:“老徐,你现在就跟他讲清楚,勇士营的选人范围不包括狼牙,这事绝没得商量。”

    徐锐挠了挠头说道:“老高,这事怨我没有说清楚,确实不包括狼牙,除了狼牙,全军分区所有单位,有一个算一个,你就算看上了野战医院的哪个护士,我也敢把她调去你们勇士营。”

    高楚叫道:“团长,你这不是耍赖么?我要野战医院那些个娇滴滴的小护士做什么?让她们给我生儿子么?这个事我们家楚楚就能行,就用不着劳烦她们了,驴日的,我还就瞧上狼牙了。”

    “狼牙不得行。”冷铁锋摇头说,“这事没商量。”

    “凭啥不得行。”高楚不依不挠,“所谓军令如山倒,团长都说了,你就必须执行命令,你放心吧,我也不多要,有个十几个,给我当连长、排长也就差不多了。”

    “十几个?你不如杀了我更干脆。”冷铁锋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要不是因为术后身体虚弱,绝对会跳起来掐高楚的脖子。

    “那我就打个对折,五个,就五个,不能再少了。”高楚立刻摆出一副奸商嘴脸,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