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蒲城之危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59章 蒲城之危机



    冷铁锋便跟徐锐叫苦说:“老徐,你看看,你看看,这他娘的哪里像个新四军的团长?根本就是一个奸商!居然他娘的跟我讨价还价。”

    “老兵,你这话还真说对了。”高楚嘿嘿一笑,颇有些洋洋自得的说道,“我们老高家祖上就是山西祁县的,祁县乔家听说过吧?我们一个县的,而且当年我们老高家也是祁县数得着的大财主,到了我太爷爷辈才家道中落,不得已走西口去包头,爷爷辈又迁去陕西,所以,在我们老高家的血脉里就流淌着经商的基因,不瞒你说,当年在一八零师我还干过两个月的后勤采购,讨价还价的事,我最拿手。”

    “你还真来劲了。”冷铁锋嘿了一声,又说道,“我管你祖籍哪里?你在一八零师干过后勤采购也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反正我就一条,别他娘的打我狼牙的主意,这事免谈!”

    高楚说道:“老兵,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都已经让了一步,按照咱们买卖人的规矩,你也得让一步,要不然,这买卖就没法做了。”

    “少来这套。”冷铁锋没好气说,“我他娘的又不是买卖人。”

    “团长,你倒是评评理。”高楚便立刻向徐锐求援,一边还不忘给徐锐施加压力,又说,“团长,我老高读书少,但是军中无戏言、军令如山倒这两句还是知道的,你可不能朝令夕改啊。”

    徐锐被高楚拿住了痛脚,便对冷铁锋说:“老兵,你就给他几个人得了,犯不着跟这山西老抠一般见识,要不然,这货天天跑你跟前烦你,也挺烦人的,你说是吧?”

    “就是。”高楚连连点头,深以为然说,“团长刚才说的太对了,我要烦起人来,连我自己都害怕,我跟你们说,当年在一八零师搞后勤,有次我去街上采买,一个卖肉的黑心屠户被我烦晕了头,四角的猪肉最后半角卖了我八十斤,不过那肉是臭的,没法吃。”

    “我了个去,我怕你了还不行?”冷铁锋只能妥协,又对高楚说道,“不过人没得选,我帮你挑五个人,你要呢,你就拿去,你要是不想要,那就真没办法了。”

    徐锐便也跟着对高楚摊摊手,意思是说我已经尽力了。

    高楚便也见好就收,笑着说:“行,只要是狼牙就行。”

    “这你尽管放心,我绝不会随便找五个阿猫阿狗充数。”冷铁锋说完,感到不解气又说道,“我可不像你,奸商一个。”

    高楚听了之后只是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便宜都让你占了,总不至于还不让人家在口头上发泄几句罢?

    然后徐锐又问高楚:“对了,老高,任务完成了?”

    “完成了。”高楚点点头说,“按照你的命令,为了保护单县县城内的民房建筑,我们只是在城内装装样子,等熊本师团的炮兵联队展开之后,就立刻从地道撤退了,小鬼子也就没有炮击县城。”

    徐锐点点头,又说:“那就赶紧带着你的部队去大桠口休整吧,后面还有连续的大战、恶战,不养足体力可不行。”

    “是!”高楚啪的立正,然后转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临时医疗站。

    目送高楚的身影离去,冷铁锋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即将到来的战事上,问徐锐说:“老徐,我们这么大踏步的撤退,不会有事吧?眼下可还是天干物燥的隆冬季节,鬼子挺进到大梅山西麓后放火怎么办?”婚宠之小妻不乖

    “放心,火烧不起来,老王已经带着人在大梅山西麓抢修防火道了,有了防火道的阻隔,火势就不至于完全失控。”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何况,我们也不会由着小鬼子放火。”

    “只要你有准备就好。”冷铁锋点点头,又说,“关于如何对付熊本师团的方略,你都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徐锐点点头,又说道,“根据中村俊提供的情报,熊本师团的弹药储备只能维持半个月的作战,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在大梅山西麓跟熊本师团缠斗超过半个月,他们就会弹尽粮绝,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展开全面反攻,熊本师团也就在劫难逃了。”

    冷铁锋点了点头,又说道:“可是还有个问题,你想没有想过?”

    “你是说鬼子的补给线吧?”徐锐低低的一笑,狞声说,“开战前我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层,我们是抽不出人手了,但是还有另一路伏兵,从武汉过来的军需物资永远都到不了前线。”

    冷铁锋说:“老徐,你是说肥西十八寨的土匪?”

    徐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就是肥西十八寨的土匪,上次的肥城保卫战,我们跟肥西十八寨的土匪还算合作愉快,不久前的南京之行,我跟棋盘寨的三当家风无边、四当家时小迁也相处得还算不错,我相信,他们还是愿意出手的,何况,我还把雷子派了回去,雷子原本就是肥西土匪出身,有他居中联络,应该问题不大,毕竟这也是两利的事。”

    “那就应该没问题了,如果真能集合肥西十八寨的土匪,再加上又有准确的情报支撑,截断熊本师团的后勤补给线应该不成问题。”冷铁锋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就只剩下蒲县的问题了,书呆子的一个团却要面对鬼子一个师团外加一个战车联队,能顶得住吗?”

    徐锐摇头说:“老实说,我心里也没底,如果只是坚守三五天,以书呆子的战术指挥能力外加三团的战斗力,只是小菜一碟,超过七天,三团就会十分吃力了,可是现在,却要坚守至少半个月时间!”

    冷铁锋说道:“要不然,让豹子带一个小分队去蒲城?”

    徐锐点头说:“锋子已经带着一个狙击小组,还有新招募的一批准狼牙队员赶去蒲城,这次大战,也将成为这批准狼牙队员的实战考核,只要他们能够活下来,就将正式晋升为狼牙。”

    冷铁锋闻言舒了一口气,忽又说道:“听说二丫刚给锋子生了个儿子?”

    “据说是,八斤四两重,锋子这小子可真是好福气。”徐锐说,“你猜猜锋子给他儿子起了个什么样的乳命?”

    冷铁锋随口猜道:“土豆?铁蛋?狗剩?”

    徐锐哈哈一笑说:“都不是,锋子给他儿子起的乳命叫没良心。”

    “没良心?”冷铁锋闻言莞尔,“这名字可够怪的,有什么讲究么?”

    徐锐便笑着说道:“据说二丫刚生产时,雁子要押没良心炮上前线,加上二丫是头胎,吃了不少苦,锋子就嫌他儿子没良心,害他媳妇吃苦,所以起了这么个乳名,可真有意思。”超级相师

    冷铁锋忽然问道:“想好给你孩子起什么名字了没?”

    徐锐说:“要是个儿子,就叫铁头,徐铁头,多威风?”

    “这名字可真有够土的。”冷铁锋说,“要是个闺女呢?”

    “那我得好好想想,得想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徐锐说,“儿子的名字随便起,叫阿猫阿狗都行,闺女可不行。”

    冷铁锋摇摇头,又说道:“眼看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我却只能躺在病床上等你们消息,这心里真怪不是滋味。”

    徐锐便宽慰说:“你只管抓紧养伤就是,仗还怕没的打?”

    说完,徐锐又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老兵你也该休息了。”

    冷铁锋点点头,又说道:“那行,老徐你也赶紧忙你的去吧。”

    (分割线)

    与此同时,韩锋已经带着狙击三组的两名狙击手以及三十多名刚刚选拔出来的准狼牙赶到了蒲城。

    二丫虽不舍,却也不能奢求更多了,现在毕竟是战争年代,韩锋能够在她生产时陪伴在她的身边,就已经是十分难得了,人得知足。

    三团长何书崖、副团长黄守信亲自来到北门迎接韩锋一行。

    “韩队。”何书崖跟韩锋用力握手,说,“你们狼牙来了,我这心里也就有底了,要不然我一个团面对鬼子一个师团外加战车联队,心里还真是直冒冷气,这仗不好打哪。”

    韩锋说:“小何营长谦虚了,谁不知道你是团长的得意门生?”

    何书崖摆了摆手,又问韩锋:“韩队,你们也赶了很远的路,要不然先休整一下?”

    “不用。”韩锋断然摇头说,“我们来蒲城就不是来休整的,而是来打小鬼子的,小何团长尽管下命令就是了。”

    “那好。”何书崖也不客气,点头说,“眼下大阪师团的前锋联队被七营挡在离蒲城五十里的桥头镇,为了尽可能打击鬼子,今天晚上七营将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反突击作战,我希望韩队的狼牙能够成为七营的尖刀,尽可能的杀伤鬼子的有生力量。”

    “没问题。”韩锋啪的立正,然后回头对身后列队的狼牙喝道,“全都有,目标桥头镇,跑步……走!”

    目送韩锋一行远去,何书崖又问黄守信:“守信,乡亲们都转移了吗?”

    “县城的百姓,都已经转移到梅县去了。”黄守信点点头,又说道,“不过蒲城的房子,却是没办法转移去梅县。”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能等反扫荡结束之后再帮乡亲们重建了。”何书崖停顿了下,又说道,“守信,要是我不在了,你可千万记得要替蒲县百姓重修房子,老乡们都不容易。”

    黄守信默默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