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夜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61章 夜袭



    回头再说鬼子这边,其实也已经提高了警惕。

    河边正三通过特高课调查清楚饭田支队覆灭的真相之后,便立刻给参与扫荡的熊本师团、大阪师团以及战车第八联队下了紧急通知,严令参战各部在夜间宿营时不得抱团,以免重蹈饭田支队的覆辙,再次遭到没良心炮的集群轰炸。

    因为河边正三的这道命令,宫田联队所属的三个步兵大队就没有聚集在一起宿营,而是呈品字形分开宿营,川井宽太的步兵第一大队因为明天要担负前锋任务,所以处于品字形的尖部,另外两个步兵大队则处于品字下方,三个步兵大队之间相隔大约一公里。

    已经是深夜,川井大队的一千多官兵,大多都已经进入甜蜜的梦乡,只有负责守夜的哨兵还在寒风之中挨饿受冻。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就是其中的两个。

    小鬼子历来都很重视夜间宿营时的安全问题,尤其现在他们是在中国战场,就更加重视夜间的警戒工作,除了每次宿营都要修工事以外,还要安排大量的岗哨,岗哨除了固定哨及流动哨,甚至还有潜伏哨。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担负的是固定哨。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原本是要被三宅俊雄和河边正三拿来做典型的,因为小野十六有急智,于生死一发之际展示了为国而战、为天皇而战的“大无畏”精神,这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不过惩罚却是免不了的。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受到的惩罚就是,在接下来的大扫荡期间,他们两个将担负夜间站岗的使命,今天晚上,正好轮到他们俩守下半夜。

    两人在热乎乎的帐篷里被人叫醒,不得不顶着寒风到外面站岗。

    到了凌晨两点多,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实在是冻得受不了,想着长官们差不多都已经睡下了,就偷偷的点了堆篝火,坐下来烤火。

    结果却被巡哨的西尾重一抓了个正着。

    西尾重一这小鬼子颇有乃父之风,做事一板一眼一丝不苟。

    “八嘎,你们就是这样站岗的吗?”西尾重一分别揪住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的衣襟,将两人揪起来,又分别扇了好几个耳光,然后大骂道,“这要是支那军突然前来偷营,你们能够及时发现,又能够及时开枪示警吗?”

    “哈依。”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连连顿首,只能自认倒霉。

    西尾重一重重哼了一声,又说道:“你们两个给我小心点,再要是让我抓到你们两个偷懒,只要再抓住一次,立刻军法处置!”

    “哈依。”小野十六、秋田乙一连连顿首,“再也不敢了。”

    西尾重一又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两个人一眼,这才打亮了手电筒,继续去巡查别的岗哨去了。

    目送西尾重一的身影远去,小野十六忍不住呸了一声,咒骂道:“八嘎,真倒霉,才刚偷了一会儿懒,结果就让这个公子哥给逮住了。”

    “小野桑,你少说两句吧。”秋田乙一却是感到害怕了,小声说,“我们赶紧回去接着站岗吧,可别真让这公子哥逮着了机会,那咱们俩可真就没有活路了。”

    小野十六无可奈何,便骂骂咧咧的跟着秋田乙一重新回到哨位。重返2005

    不过,刚回到哨位,小野十六却忽然说道:“不对,情况不对!”

    秋田乙一愣了一下,问道:“小野桑,哪里不对啊?没不对啊?”

    小野十六摆了摆手,没有吭声,片刻之后又小声说:“秋田桑,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太过安静了吗?”

    秋田乙一说:“这都已经是下半夜了,安静很正常啊。”

    小野十六说:“可也不至于安静到连虫子叫都没有吧?”

    秋田乙一说:“小野桑,现在可是冬天,虫子都冬眠了。”

    “不对不对。”小野十六却坚持摇头说,“总之就是不对。”

    小野十六这小鬼子并没有胡说,他确确实实感觉到了异常。

    确切一点说,这只是小野十六的一种很朦胧的直觉,他的直觉正在向他预警,很快要有危险的事情发生,而且迫在近前了!

    “秋田桑,快躲起来!”小野十六一拉秋田乙一,跳进了一个挖好的散兵坑,然后从旁边拉过来一捆原本用来升火的麦秸压在身上,若不走近仔细看,你肯定会以为那只是一捆横在地上的麦秸,而不会想到下面还藏了个人。

    秋田乙一的反应也不慢,虽然闹不明白小野十六突然之间发什么神经,但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谨慎精神,秋田乙一还是有样学校,也以最快的速度跳进附近的另外一个散兵坑,然后也往自己身上压了捆麦秸。

    等到藏好之后,秋田乙一才小声问:“小野桑,支那游击队?”

    “支那游击队?”小野十六摇头说,“这次来的恐怕是大部队。”

    “大部队?”秋田乙一吓了一大跳,他倒是没有提醒小野十六,如果真的有敌人大部队前来偷袭,他们其实应该鸣枪示警,他只是小声的埋怨,“小野桑,如果真有支那军的大部队来偷袭,那我们应该赶紧跑才对。”

    相比鸣枪示警,秋田乙一更加在乎自己的小命。

    “来不及了。”小野十六小声说道,“跑不掉了。”

    秋田乙一还要再说时,小野十六却嘘了一声,示意他噤声。

    秋田乙一便赶紧噤声,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过了没一会,透过麦秸的缝隙,果然看到有三个黑影从他们头上鬼魅般飘了过去,又过了大约十几秒,便陆续有更多的黑影从他们藏身的散兵坑上走过去。

    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

    显然,外面的潜伏哨已经被干掉了。

    秋田乙一的眼睛便立刻瞪大了,还真有支那大部队来偷袭?

    这一刻,秋田乙一只感到庆幸,对于自己没有履行哨兵应有的义务,及时鸣枪示警,却没一丝羞愧。

    (分割线)

    刚才最先过去的三个黑影,就是韩锋和狙击三组的另外两个狙击手,老鹰还有叫驴,韩锋他们三个的任务就是负责扫除军营外围的鬼子岗哨,为三十多个准狼牙以及七营一连的渗透创造机会。论男神如何在古代正确上位

    在进入小鬼子的营地之前,韩锋他们三个就已经解决了三组潜伏哨。

    尽管小鬼子的潜伏哨隐藏得很好,但是在韩锋这么个特战高手面前,这样的伪装实在太过小儿科了,简直就是毫无专业水准,几乎没费什么功夫,韩锋就从荒野中找出了小鬼子的三组潜伏哨,并且无声无息的干掉了。

    紧接着,韩锋他们三个又干掉了鬼子的一组流动哨,也就是巡逻队。

    反倒是在进入到了鬼子营地之后,由于光线比较亮,再加上四周帐篷里边不断传来鬼子兵的打呼声,以至于韩锋竟然没发现,就刚才他们所经过的两捆麦秸下,居然隐藏着小鬼子的两个哨兵。

    说起来也是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这两个小鬼子命大,因为他们压在散兵坑上方的麦秸甚至就连最差劲的伪装都算不上,以至于韩锋完全忽略了,以为那不过就是两捆散落的麦秸而已,而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了。

    真正的伪装绝躲不过韩锋的眼睛,反倒是这种不是伪装的伪装,却居然躲过了。

    好在,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这两个小鬼子只顾着保全自己性命,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及时鸣枪示警,一直就躲在散兵坑里不动,结果,韩锋他们三个、三十多个准狼牙还有七营一连的一百八十多个官兵不费吹灰之力就渗透进了小鬼子的军营。

    血腥的杀戮,就在这样的一个寒冷的冬夜里,悄然上演。

    韩锋首先摸进了一个帐篷,帐篷里一片漆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但是韩锋的听觉、嗅觉还有触觉却是丝毫不受影响,凭借敏锐的听觉、嗅觉还有双手触碰,韩锋很快就确定,这顶帐篷里睡了足足十五个鬼子。

    没有任何犹豫,韩锋就拔出了刺刀,摸向第一个小鬼子。

    黑暗之中,韩锋摸到了第一个小鬼子的头发,然后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掌,一把就捂住那小鬼子的口鼻,不等那个小鬼子醒过来,韩锋右手所持的三八式刺刀就已经“呲”的一声从小鬼子的颈部划过。

    黑暗之中,韩锋可以很清楚的听到鲜血飙射时所发出的噗噗声响,被韩锋捂住口鼻的那个小鬼子只是稍稍挣扎了两下,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过了四五秒钟,韩锋悄然松手,那鬼子的脑袋便立刻软软的侧过来。

    没有片刻的停顿,韩锋又紧接着摸向第二个鬼子。

    过了大约五分钟,韩锋悄然从帐篷里钻出来,迎面就遇到了叫驴。

    叫驴也刚从另一顶帐篷里钻出来,身上脸上全是血,就跟刚从血池里爬出来似的,甚至空气里也飘满了刺鼻的血腥味。

    韩锋给叫驴打了一组手语,叫驴则竖起他的大拇指,意思是明白,再然后,两人又分头钻进了两顶帐篷,同样的杀戮,很快又在这两顶帐篷里悄无声息上演,睡在这丙顶帐篷里的半个小队的鬼子,直接在睡梦中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了。

    这样的杀戮持续了足足半小时,直到有个小鬼子半夜里醒来,刚要到帐篷外撒尿,却忽然看到帐帘被人从外面掀开,然后一个口中衔着刺刀的黑影像鬼魅般闪进来,看到这情形这小鬼子便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当时就张嘴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