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断其一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62章 断其一指



    这一声大叫,立刻惊醒了帐篷里所有的鬼子。

    进帐偷袭的韩锋一看鬼子已经被惊动,便立刻把将手中的刺刀一扔,然后反手就拔出了腰间插着的两把勃郎宁手枪,两把手枪左右开弓,只要是看到在挪动的,韩锋便立刻不由分说一颗子弹过去,当场摞倒。

    韩锋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使用的也是加装了销音器的勃郎宁手枪,然而,却还是有两个小鬼子摸到了他们的步枪,紧接着扣下了扳机,虽然并没能打中韩锋,但是这两声突兀的枪声却还是惊动了整个军营、所有的鬼子。

    一霎那之间,川井大队的营地便骚动了起来。

    枪声一响起,也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

    当下韩锋转身冲出帐篷,厉声大吼道:“弟兄们,放开了打!”

    在听到韩锋的命令之后,原本使用刺刀的准狼牙,还有七营一连的官兵们,便纷纷收刀回鞘然后举起了手中的枪支,他们五个人一组迅速组合成了一个个的战斗小组,在川井大队的营地里自由寻找袭击目标,找到了之后,先不由分说对着帐篷就是一顿乱枪,然后用刺刀挑起帐篷的布帘,往里边扔进两颗手榴弹。

    许多鬼子虽然已经惊醒,可是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被乱枪打死,或者被手榴弹给当场炸死了,整个川井大队一千多人,先被韩锋他们用刺刀捅死了四百多,接着又被乱枪打死了两百多,最后还剩下大约五百人冲出帐篷,展开对射。

    川井宽太和西尾重一还算幸运,属于这五百人中的一分子。

    最终结果怎么样不知道,至少到现在,他们两个都还活着。

    川井大队仍有五百多人,如果摆开来好好的打,问题其实不大。

    毕竟,这次前来偷袭的,除了韩锋率领的狼牙,就只有七营一连不到两百人,从兵力数量上,川井大队仍占据绝对的优势。

    不过,打仗从来就不是数数字的游戏。

    其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鬼子并不知道具体来了多少中国兵。

    川井宽太举着王八盒子,向前方胡乱开了一枪,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匆匆迎上来的西尾重一愤怒的质问:“西尾重一,你是怎么安排的岗哨?为什么这么多支那军摸进了营地,你安排的岗哨却没一个鸣枪示警?你的岗哨呢?岗哨呢?”

    西尾重一无言以对,他也是懵了,是啊,该死的岗哨呢?

    但是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因为大群的中国兵已经闯进了他们的营地,现在川井大队的营地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聚集在川井宽太和西尾重一身边的鬼子只有不到五十人,剩下的都被分割在他处,陷入各自为战。

    当下川井宽太喝道:“西尾桑,必须将官兵们集中起来……”

    然而,话音还没落,一颗子弹就呼啸着从川井宽太的左太阳穴钻入,又从右侧的太阳穴穿了出去,在穿出右侧太阳穴的同时,还带飞了一大块头骨,川井宽太的脑袋右侧便立刻多了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脑浆顷刻间喷涌而下。鬼吹灯之秦皇古墓

    然后,川井宽太就向着右侧直挺挺的倒下。

    “大队长?大队长?!”西尾重一扑过来,伸手一探川井宽太鼻际,却发现川井宽太早就已经没气了,这一下,西尾重一立刻就怒了,这小鬼子就是一个愣货,已经被他的老子西尾寿造给洗脑,满脑子都是忠君报思、为日本帝国开疆拓土的狂热思想。

    当下西尾重一便站起身,然后反手拔出军刀,刀尖指着前方怒吼道:“反击……”

    然而,西尾重一这小鬼子终究还是太嫩,他这么做,其实就是在明当当的告诉对面的中国兵,我就是小鬼子的长官!结果可想而知,西尾重一扬着军刀只吼了两嗓子,密集的子弹便如雨点般猛泼过来,一下就将他打成筛子。

    川井宽太和西尾重一先后阵亡,这下坏事了。

    大阪联队的这些小商贩从来就不是很有勇气的存在,现在川井宽太这个大队长还有西尾重一这个副大队长先后战死,大阪联队的军心立刻瓦解,先是附近十几个鬼子扔下武器转身就跑,然后很快就扩散到整个大队所有鬼子。

    说到逃命的本事,大阪联队的这些小商贩还是很有一手的。

    不过,这次他们却是注定要栽在这里了,因为杨八难早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陷阱,在刚才的偷袭,杨八难仅只动用了一个连的兵力,但是在川井大队的侧后方,杨八难却足足埋伏了两个连,杨八难就是要把川井大队一锅端。

    因为游击战的精髓就是,伤其十指反不如断其一指!

    趁鬼子麻痹大意,同时向大阪联队的三个步兵大队发动夜袭,或许可以将大阪联队一举击溃,但是战果恐怕不会大,因为这些大阪籍的小商贩,打仗的本事不大,但是逃命的功夫却是一流,要想留下他们绝对不是一般的难。

    但是,如果集中全力对付其中一个大队,却有非常大的机会将其全歼。

    于是,何书崖便果断给杨八难下了命令,集中全力争取歼灭一个大队!

    向着身后仓皇后撤的五百多个大阪商贩,就这样一头闯进了陷阱之中,下一刻,早就埋伏在公路两侧的第七营二连、三连的三百多官兵便同时猛烈开火,迅猛的火力一下就将川井大队的五百多溃兵彻底笼罩。

    猝不及防的大阪溃兵顷刻间就如被割倒的小麦,一片片倒下。

    前后还不到两分钟时间,溃逃的五百多大阪兵便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中,整个战场上都是哀鸿一片,而到了这个时候,处于品字形下方的步兵第二大队、第三大队才刚刚集结,甚至还没来得及冲出军营来营救。

    然而,杨八难他们却要撤了。

    “撤!”杨八难把手枪收回枪套里,起身喝道,“撤,快撤!”

    一个刚入伍的生瓜蛋子却大叫起来:“营长,还没给小鬼子补刀呢!”

    这生瓜蛋子是刚刚才从民兵转入正规军的,今天这一仗是他第一次真正参加战斗,不过自从加入正规军之后,就不停的听老兵在他们面前讲解战场的各种技巧,其中的一条,就是战斗结束后打扫战场,一定别忘了给鬼子补刀。修行在武侠世界

    不管死的、活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去捅两刀再说其他。

    当下生瓜蛋子再次叫道:“营长,还没给鬼子补刀呢,得补刀!”

    “你是营长还是我是营长?”杨八难却劈手在生瓜蛋子的后脑勺上扇了一大巴掌,然后骂道,“赶紧撤,快点!”

    生瓜蛋子委屈的捂着后脑勺撤了。

    生瓜蛋子有些想不通,不补刀就不补刀,赶吗还打人?

    这生瓜蛋子却不知道,如果这时候不走,就走不了啦。

    因为第一零四师团这次可不是单独出动,而是还有一个战车联队协同作战,而战车部队的公路机动力是非常强的,一旦让小鬼子的战车部队咬住了他们,那就麻烦了,小鬼子的战车部队那可真不是吃素的。

    而且,把这些受重伤的伤员留给鬼子,有坏处,但是却也有好处。

    坏处是这些伤员伤愈之后会重新归队,并且会成为一名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所以从长期看,留下这些伤员有坏处,但是从短期看,留下这些伤员却会加重鬼子的负担,不仅会加速消耗鬼子的各种战争物资,而且还会迫使鬼子分出部分人手看护伤员。

    眼下,大梅山军分区正面临严峻的反扫荡压力,还是先顾眼前吧。

    杨八难的第七营打完就走,甚至战场都不打扫,绝对不拖泥带水。

    从这次夜间偷袭开始,前后还不到一个小时,战斗就已经结束了,这其中,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被用于暗杀行动,真正留给小鬼子的反应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大阪联队也是不负众望,从完全集结再到出动,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

    当大阪联队的联队长,宫田治郎亲自率领步兵第二大队赶到川井大队营地,却发现整个营地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几乎就没有一个活人,哦不,还是有活人,有两个,宫田治郎分明看见了,有两名皇军勇士正端着刺刀,发起决死冲锋!

    前方,一小股的中国兵正仓皇后撤,而那两名皇军勇士一边开枪,一边端着刺刀嗷嗷叫着往前冲,从头到脚透露出的英勇之气,简直感天动地。

    “杀,西内,支那人!”小野十六一边高喊,一边往前冲。

    秋田乙一也不甘落后,一边连续开枪,一边大步流星往前冲。

    打硬仗从来不是他们大阪联队的强项,但是打这样的追歼战,从来就是他们大阪联队的拿手好戏,既便现在整个川井大队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也夷无所惧,因为中国兵已经完全丧失反击的可能,他们此时追击毫无危险。

    “西内,支那人!”小野十六端着刺刀,嗷嗷的往前冲锋。

    “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大日本帝国,冲啊!”秋田乙一也是不甘落后,尤其他们已经通过眼角余光看到联队主力已经赶到战场,两人就喊得更加卖力,那咆哮声,简直跟非洲草原上雄狮的咆哮有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