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重新评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63章 重新评估



    直到宫田治郎率领步兵第二大队赶上来,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两个才终于停止追击,其实也用不着再追击了,因为前方留下来断后的那一小股中国兵,早就已经看不见身影了,至此所有中国兵都不见,好像他们压根没来过。

    宫田治郎跳下车,又让副官把小野十六、秋田乙一叫过来。

    宫田治郎居然还认得小野十六他们两个,这也是因为那天,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所说的那一番正义凛然的话,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这两人不见得勇敢,却绝对是顶聪明的。

    “小野桑,秋田桑。”宫田治郎沉声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小野十六从三岁开始跟着他父亲在大阪的集市上摆摊卖鱼,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下便添油加醋的说起来。

    秋田乙一不时补充。

    “联队长,支那军太阴险了。”

    “支那军摸掉了西边的岗哨,无声无息的摸进了我们营地。”

    “我和秋田桑负责的是东边,所以我们并不知道支那军具体是什么时候摸进来的。”

    “第一声枪声响起,我和秋田桑便立刻投入到了战斗,我们两个凭借一道简易工事,硬是顶住了上百个支那军。”

    “当然,后来也有十几个战友加入我们。”

    “不过,他们都战死了,就剩下秋田桑和我在坚持战斗。”

    “是的,既便大队主力坚持不住溃逃了,我们俩也仍然在坚持战斗。”

    “然后,聚集在我们周围的支那兵就越来越多,最后超过了一千人!”

    “是的,至少有一千人,就在我们以为即将为天皇陛下、为帝国捐躯时,联队长你带着大部队到了,然后支那军就匆匆撤退了。”

    “我们俩果断展开反击,可惜没留下什么战果。”

    “是啊,支那军跑得实在是太快了,简直比兔子都要快。”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两个一唱一和,俨然把自己夸成了战斗英雄。

    宫田治郎必须承认,如果这两个浑蛋说的都是真的,都够授予功七级的金鵄勋章了,国内的各大报纸只怕也要连篇累牍的报道,但是宫田治郎非常怀疑这两个人所说的真实性,什么时候大阪的小商贩也变得这么英勇了?

    “你们说的是真的?”宫田治郎将信将疑的问道。

    “联队长,我们所说的,句句属实。”小野十六说,“不信你问我们同一小队的战友。”

    哦了一声,小野十六又紧接着说道:“真不好意思,联队长,我们小队自小队长以下五十余人,已经集体玉碎,就剩我们俩了。”

    宫田治郎并不知道,小野十六两人所在的步兵小队,其实还有好几个只是受了重伤,并没有死,可是不幸的是,因为他们知道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失职的详情,所以被小野十六他们两个用刺刀给捅死了。总打出奇怪的结局怎么破

    反正中国兵用的也是三八式军刺,所以小野十六两人也是有恃无恐。

    别无他证,宫田治郎暂时只能相信小野十六他们两个的说辞,说道:“鉴于你们两人在今夜的战斗的英勇表现,我会向派谴军司令部请求嘉奖。”

    “哈依,多谢联队长。”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闻言大喜。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不能不高兴,因为嘉奖的事情一旦落实,就意味着他们俩有很大机会获得晋升,现在他们已经是上等兵,再升一级那就是伍长,属于士官了,虽然晋升士官并不能根本上改变他们所处的险恶环境,却至少有了操作空间。

    因为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家里都很富有,只要他们晋升士官,家里就有办法通过商会给陆军部施加影响,调他们回陆军部担任闲职,比如当个警卫士官,相比在中国战场上浴血拼杀,回国那可就太安逸了。

    宫田治郎闷哼了一声,又问道:“对了,你们的副大队长呢?”

    宫田治郎并不关心川井宽太的死活,川井宽太不过是个农家子弟,而且陆军大学都没上过,属于被人所耻笑的无天组成员,所以宫田治郎毫不关心他的死活,何况,这次步兵第一大队几乎被全歼,川井宽太就算活下来,也得切腹谢罪,所以还不如死了更加干脆,可以直接得个烈士称号,家里也能一笔抚恤金。

    但是副大队长西尾重一就不一样了。

    西尾重一不仅是上过陆军大学,而且成绩优异,属于被天皇接见的六人组之一,更重要的是,西尾重一的父亲是西尾寿造,是华中派谴军司令官,是他宫田治郎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西尾寿造一句考评,就能决定他的前途命运。

    川井宽太死了不要紧,西尾重一死了就不得了!

    然而有些事就是这样,你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联队长。”小野十六低垂着头,神情沉痛的说,“我们副大队长,已经玉碎了。”

    “纳尼?”宫田治郎闻言顿时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完了,这下完球了,宫田治郎心下发出一阵阵哀嚎。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

    今夜的芳华园,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是因为行动迟缓的大阪师团,而是因为进展神速的熊本师团。

    从前天傍晚开始进兵,到现在,熊本师团已经往大梅山方向推进了将近两百多,甚至拿下了单县,按照河边正三的的计划,熊本师团只要再往前进五十里,就可以直抵大梅山西的青牛岭下,然后就可以放火烧山了。

    尽管疲惫不堪,不过熊本师团并未停下前进的脚步,继续向前。

    显然,冈部直三郎很理解河边正三此时的那种无比急切的心情。

    此时,河边正三的心情确实很急切,直恨不得插翅飞到青牛岭。

    身为华中派谴军司令官的西尾寿造,今晚也难得的跟参谋长河边正三一起熬夜,彻夜守在作战室,等待着熊本师团的前线捷报。至尊兵王

    然而,一直等到凌晨四点多钟,等来的却不是捷报,而是噩耗。

    熊本师团前锋,步兵第十三联队所属步兵第三大队,因为轻敌冒进,在大梅山西麓的大坪镇附近遭到伏击,虽然中野英光很快就率领步兵第十三联队主力赶到,但是所属的步兵第三大队却还是让大梅山独立团给打残了。

    不到半个小时,第三大队就被大梅山独立团打残了。

    “参谋长阁下,看来我们有必要重新评估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了。”刚刚从肥城回到南京的中村俊说道。

    之前,河边正三派中村俊前去肥城,是为了督战的,因为河边正三担心熊本师团关键时刻掉链子,可现在,熊本师团如此积极,表现得要比大阪师团靠谱多了,中村俊也就没有必要再留在熊本师团,所以河边正三就把他召回了司令部。

    “重新评估?”河边正三的一对浓眉立刻蹙成一团。

    河边正三哪能听不出中村俊的言外之意?重新评估,就是取消计划!

    “哈依!”中村俊一顿首,又接着说道,“昨天凌晨的二姑娘坡一战,大梅山独立团以一个营的兵力,却硬是挡住了皇军一个联队将近四个小时,还造成皇军千余人阵亡,虽说对方有地形之利,但这样的战斗力,仍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

    顿了顿,中村俊又接着说:“就在刚才,步兵第十三联队所属之第三大队在大坪镇遭到大梅山独立团重创,就更加佐证了这个判断,卑职以为,我们在之前的扫荡计划当中,明显低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所以理应加以重新评估。”

    中村俊现在的内心很复杂,一方面他必须面对现实,必须得给徐锐提供情报,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实在不愿意因为他所提供的情报,导致日军出现重大的损失,也就是,对中村俊来说,扫荡取消,双方罢兵是最理想的结果。

    只不过,河边正三显然不会就这样放弃。

    还是那句话,所有人都有退路,唯独河边正三没有。

    当下河边正三摇摇头说道:“一次小型战斗的失利,并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我仍然坚信皇军可以赢得这次扫荡作战。”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西尾寿造忽然轻轻叹息一声,对河边正三说:“河边桑,还是重新评估一下之前的扫荡计划吧。”

    “大将阁下?”河边正三抬头,神情惨然的看着西尾寿造。

    河边正三完全没有想到,西尾寿造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卦。

    如果失去西尾寿造支持,河边正三立刻就会变得寸步难行。

    西尾寿造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纸电报,递了过来。

    河边正三接过电报,只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便立刻变得一片死灰。

    中村俊忍不住好奇,从河边正三身后凑过来偷看了一眼,却发现这封电报居然是大本营发来的电报,电报的内容只有一个,要求华中派谴军立刻停止对大梅山区的扫荡,等候大本营调整部署,调集更多的作战部队,再展开对大梅山的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