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借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65章 借兵



    眼下梅县的守备确实空虚,军分区所有的主力部队都外出了,甚至就连高楚的要塞警备团都出动了,现在留守梅县的,也就只有县大队的一千多民兵了,但这些民兵无论装备还是战斗力根本没法跟正规军相比。

    一旦大阪师团真不顾一切,绕过蒲县,长驱直入杀到沙桥岗,局面还真挺麻烦。

    “梅县的守备确实太空虚。”王沪生点点头,又说,“要不然,把警备团调回去。”

    “不行啊,青牛岭这边的兵力原本就已经很吃紧,这时候如果再把警备调抽走,那这仗就十分艰难了。”徐锐挠挠头,问王沪生道,“老王,要不然你给军部首长打个电报,看能不能从苏中军区借一个团过来?一个团不行,一个营也是可以的。”

    由于徐锐这个穿越众的出现,新四军的抗战历史已经出现变化。

    历史上的这个时期,新四军一支队、二支队还在江苏南部活动,但在这个时空,由于徐锐这个穿越人士的出现,导致了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一支队、二支队现在已经创建苏南、苏中军区。

    这时候,新四军一、二支队的番号已经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苏南军区、苏中军区以及皖中南军区这样的区划,同样的,此时的八路军也已经淡化了一一五师、一二零师以及一二九师的番号,取而代之的是冀中、晋察冀、鲁东南军区这样的军区区划。

    徐锐创建的大梅山军分区级别上要比皖中南军区低一级,但是并不隶属于高汉亭领导的皖中南军区,而是受新四军军部直接领导,算是特例。

    高汉亭的部队前段时间受到了冈部直三郎的重创,现在正在庐江、无为一带休整,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北上帮忙了,徐锐才想到苏中军区借兵。

    “向苏中军区借兵?恐怕不行啊。”王沪生摇摇头,又说,“老徐你可能不知道,眼下苏中军区所面临的压力,绝不比我们大梅山军分区小,甚至尤有过之,苏中军区现在不仅要面对日伪军的全力扫荡,还要面对韩德勤的嚣张挑衅,也是十分吃紧!”

    “可苏中军区毕竟没有非守不可的地区,腾挪空间要比我们大。”徐锐说,“而且据我所知,张、栗两位司令员所领导的苏中军区已经拥兵超过两万人,差不多十个团,不至于连一个团都抽调不出来吧?”

    王沪生说:“我只能试试,可不敢打包票。”

    “必须得借到兵。”徐锐却嘿然说,“我知道老王你能行的。”

    说完徐锐就转身扬长去了,根本就不给王沪生多说话的机会。

    “这家伙。”王沪生只能苦笑摇头,然后去给军部首长发电报。

    (分割线)

    王沪生的求援电报很快发到军部,然后军部首长又转给苏中军区。 永夜君王

    军部首长的电报发过来时,苏中军区的张司令员正召集军区十几个团的团长在开会,商量如何应对韩德勤集团的挑衅。

    说起这个,就得先说江苏的时局。

    淞沪会战溃败之后,国民军兵败如山倒,一路溃逃,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南京、江苏南部、中部纷纷沦陷,更荒唐的是,在日军的兵锋暂时还无法企及的苏中地区,国民军也放弃了,因此出现了大量的真空地带。

    国民军已经撤走了,日军还没来,结果会道门组织趁机崛起,接管了这些县,形成了一个个事实上的独立王国,这些大大小小的独立王国或者投靠鬼子,或者效忠国府,他们名义上是地方政府,但其实就是独立王国。

    正常情形,无论国府还是小日本,都不会允许这种情形存在。

    但是南京失守之后,徐州会战以及武汉会战相继爆发,国民军和日军在徐州战场及武汉战场厮杀经年,都没顾得上收拾这些大大小小的独立王国,结果,新四军出手了,新四军二支队在这时候渡江北上,镇压了大量的会道门武装,创建了环绕高邮湖涵盖天长、高邮、宝应等十数县的苏中军区,部队也发展到了近两万人!

    等到武汉会战结束,小日本和蒋委员长回头一看,嗬,整个皖中、苏中地区,几乎全都变成了**的地盘了,这还得了?必须得压制一下**的风头了,于是蒋委员长默许苏中国民军主动挑起摩擦,抢占地盘。

    江苏的国民军已经和日军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开始从南北两端对新四军的苏中军区施加压力,而其中又以韩德勤的第八十九军最为卖力,因为日伪军的注意力,现在基本都集中在大梅山军分区,分不出太多兵力来扫荡苏中军区。

    为了迎击韩德勤的第八十九军,苏中军区特地召开了这次会议。

    会议室里,军区张司令员正在传达延安党中央的指示:“**指示,对于国民党顽固派的军事挑衅,要予以坚决的回击,绝不姑息,所以我们不仅要打韩德勤,而且,还要打得让他感觉到疼,今后不敢再来挑衅。”

    栗副司令员补充说:“大家不要有什么疑虑,更不要害怕统一战线决裂,因为主动挑起摩擦的是国民党顽固派,如果统一战线真决裂了,为此承担后果的也该是国民党,而绝不会是我们**,兄弟阋墙固然可悲,但真正可悲的是国民党。”

    张司令员最后说道:“好了,党中央的指示已经传达了,关于作战计划,栗副司令员也已经跟你们交待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问题,可以现在提出来。”看到没人说话,张司令员又说道,“好,那就散会,各自回去准备吧。”

    十几个团长纷纷转身离去,军区的罗参谋长却走了进来。

    张司令员说道:“小罗,你不是要去天长县检查群众工作么?”

    罗参谋长说道:“是啊,可临时接到军部首长的一封电报,就又回来了。” 公子寻妻:娘子躲哪去

    一边说,罗参谋长一边就把一纸电报递给张司令员,旁边栗副司令员也走过来,挨在一起看电报上的内容。

    “借兵?”张司令员蹙眉说,“这时候向我们借兵?”

    现在苏中军区兵力也很吃紧,确实抽调不出太多兵力。

    张司令员放下电报,问栗副司令员道:“你说怎么办?”

    “这次大梅山军分区的压力确实很大。”栗副司令员说道,“虽说两天前他们刚刚在黄泥铺歼灭了饭田支队,但是熊本师团和大阪师团建制都还完整,这可是两个主力师团,加起来超过五万鬼子,而且还有一整个战车联队。”

    栗副司令员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罗参谋长也说:“我也赞成副司令员的意见,大梅山分区的工业已经初成规模,制药厂及煤化工厂都已经上马建设了,一旦这两家工厂建成并投产,对于我们整个新四军的抗战贡献那是不可估量的,我的意见,宁可丢掉几个县,也要借兵。”

    大梅山军分区现在已经跟苏中军区连成一片,所以张司令员他们几个对于大梅山军分区的情况都十分了解,罗参谋长不久前甚至还带领苏中军区的干部团去大梅山参观过,深藏在大梅山中的工业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张司令员说道:“既然你们俩都赞成,那咱们就借兵给他,不管怎么说,当初咱们二支队刚到苏南地区时,还受过徐锐这小家伙的恩惠,要不是他提供的那批军械,咱们二支队恐怕也不会这么顺利,更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稍稍停顿了下,张司令员又说:“不过,一个团的兵力够么?”

    军事方面栗副司令员才是行家,张司令员和罗参谋长都把目光投向栗副司令员。

    栗副司令员说:“前一段时间,我抽空研究过大梅山的局势,徐司令员选择的重点打击对象应是熊本师团,只要击溃了熊本师团,日军对大梅山军分区的扫荡也就瓦解了,为了打垮熊本师团,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部队都集结到了西线,这才导致梅县空虚,不得已才向我们军区借兵,所以……”

    顿了顿,栗副司令又接着说道:“如果只是协防梅县,一个团就足够了,但如果要配合大梅山军分区主力,参与对熊本师团作战,那就多多益善,就算我们把整个苏中军区十几个团全调过去,徐司令员只怕也是不会嫌多。”

    “这话说的。”张司令员没好气的说道,“全军区十几个主力团全调过去,那咱们苏中军区还要不要?白白送给韩德勤不成?真是的。”

    想了想,张司令员又回头对罗参谋长说:“罗参谋长,我看这样吧,就由你率领军区特务团去梅县,打击熊本师团的事我们帮不了,但是帮友军守卫梅县却是可以,还有,部队到了梅县之后,一定要服从大梅山军分区安排。”

    “好的。”罗参谋长说,“我这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