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河边正三的野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67章 河边正三的野望



    徐锐他们潜伏的位置非常刁钻,随处都是耸立的岩石,中间又是茂密的蕨类植被,既便是在这样的隆冬季节,这些蕨类植物也是常青不败,所以,借助随处可见的岩石及蕨类植物的掩护,鬼子根本就发现不了徐锐他们的藏身位置。

    如果徐锐他们使用的普通步枪,鬼子还可以通过枪声以及枪口焰,确定徐锐他们的藏身的方位,可不幸的是,徐锐他们使用的都是加装了销音器的狙击步枪,既没有枪口焰,枪声也很轻,超过二十米就很难听到了。

    而徐锐他们现在所藏身的方位,距离鬼子至少五百米!

    在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是让小鬼子发现了他们,也很难构成威胁,小鬼子也就九二式重机枪能打这么远距离,三八大盖的有效射程倒是远超过五百米,不过,眼下熊本师团的这些后备兵、预备役没几个能准确命中五百米外的目标。

    之前的熊本老兵,还是有不少能够准确命中五百米外的人形标靶,可惜,这些熊本老兵大多都在肥城之战中战死了,后来补充进熊本师团的这些后备兵、预备兵员,军事素养就要比原来的熊本老兵差得远了。

    所以,现在的熊本师团,很少有鬼子能打这么远。

    但是,五百米的距离对于狼牙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尤其是加装了瞄准镜的毛瑟98K狙击步枪,更是让狼牙如虎添翼,五百米的距离,连花妞和瘟狗都能够枪枪命中要害,小桃红和徐锐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开枪的只有小桃红、徐锐还有花妞,瘟狗躲树上负责瞭望。

    徐锐他们三个正打得爽呢,又一颗松果掉落下来,徐锐抬头看时,便看到躲在树荫里的瘟狗又向下打出一连串的手语:至少一个中队的鬼子,从三点钟方向绕了过来,看样子是想抄截身后,断他们几个的退路。

    徐锐便嘿然一笑,狞声说:“小鬼子还是老一套,正面不通就从两翼包抄,嘿嘿,居然天真到抄狼牙的退路,真是不知死活。”

    说完,徐锐又扭头对小桃红说道:“小桃红,你马上给一团和二团发电报,命令一团立刻赶过来,把这一个大队的小鬼子给我全歼了,再让二团堵住鬼子的增援之路,至少要给一团争取一小时的时间!”

    “是。”小桃红答应一声,悄无声息的后退。

    很快,一束电波便从这个小山包上拍发出去。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

    一个通讯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室,向着河边正三鞠了一躬,报告说:“参谋长阁下,刚刚接到熊本师团急电,下午的纵火行动又失败了,而且又有五百多名皇军勇士玉碎战场,另有三百多名皇军勇士身负重伤。”

    “八嘎,死了这么多人?”河边正三闻言不由得大吃一惊。

    河边正三原以为改成大部队纵火之后,损失至少会小一些,却没想到,竟然比上午的损失还要更大,上午派出了几十个纵火小队,伤亡也不过五百人,下午改成大部队纵火,却居然伤亡了将近千人,其中阵亡就有五百多。万古主宰

    按这么个死法,熊本师团又能顶几天?

    “哈依。”通讯参谋顿首说道,“根据熊本师团提供的情报,他们派出的纵火部队,不仅要突破狼牙的阻截,而且还面临着随时被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包围的危险,其中步兵第十三联队所属日向志大队,在下午的纵火行动中先是遭受狼牙的袭击,接着又遭到了大梅山独立团至少四个营的合围,玉碎的五百多名皇军勇士,大多都是日向志大队的官兵。”

    “你说什么?”河边正三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怒道,“日向志大队遭到大梅山独立团四个营的合围,熊本师团难道就一直看着?冈部师团长就没有派兵救援?”

    通讯参谋说道:“冈部师团长派援兵去救了,不过援兵也在半路上遭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阻击,而且打阻击的大梅山部队也有至少四个营的兵力,甚至还有一支炮兵,跟援军的独立炮兵大队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炮战。”

    “纳尼?”河边正三闻言便一愣,“打援的部队也有四个营?”

    “哈依。”通讯参谋重重顿首说,“熊本师团报告,至少四个营。”

    “行了,我知道了。”河边正三挥了挥手,通讯参谋便转身退出了作战大厅。

    河边正三却走到摸拟沙盘的旁边,看着沙盘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中村俊处理完手头的杂务返回到作战大厅,正好看到河边正三挥了一下胳膊。

    中村俊便走过来问:“参谋长阁下,发现什么了吗?”

    河边正三哦了一声,不答反问道:“中村桑,从皖南、浙西紧急调运的军火,都已经运到浦口了吗?”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已经安全运达。”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说,“记住,务必要做好安保工作,确保军火的安全,大阪师团携带的军火仅能够维持七天所需,还指着这批军火救急呢。”顿了顿,又接着说,“还有,一定要尽快征集车队,将军火运往前线。”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卑职已经责成维新政府在征集车队了。”

    “哟西。”河边正三又道,“还有第二军那边,也要跟他们接洽好,熊本师团所携带的弹药也只能够维持半个月左右,所以从第二军调拨的弹药必须在十天内运到肥城,要不然,熊本师团就会面临弹尽粮绝的困境。”

    中村俊说:“卑职已经跟东久迩殿下接洽过了,东久迩殿下说了,最迟七天,调拨给熊本师团的军火就能够从武汉启运,卑职已经计算过,如果走长江水路,从武汉调拨的军火应该可以在十天之内运到肥城。”

    “哟西。”河边正三欣然说道,“河边桑,辛苦了。”

    中村俊摇摇头,又说道:“这些都是卑职应该做的。”

    河边正三又说:“这样说起来,军火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因为,从华北方面军还有关东军调拨过来的军火也将在一月内运到上海,有了这一批军火,就足够支撑大本营调拨的物资补充到位,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心无旁鹜的扫荡大梅山区了。”夫君大人在上

    中村俊点点头,随口问:“参谋长阁下,熊本师团的纵火行动进行得怎样了?”

    “非常不顺利。”说到熊本师团的纵火行动,河边正三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这一天下来,火没烧起来,熊本师团却阵亡了足足一千多名官兵。”

    中村俊说道:“参谋长阁下,连一处火头都没烧起来?”

    河边正三说:“那倒也不是,也还是有几处火头烧了起来,不过,由于缺乏保护,很快就被支那民夫给扑灭了,该死的,当时要是能有一场大风,这火势立刻就能彻底失控,可偏偏一点风都没有,天公不作美啊。”

    中村俊又问:“航空兵出动了吗?”

    “这倒没有。”河边正三摇头说,“出动航空兵投掷硫磺弹,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牌,可不能过早的亮出来。”

    中村俊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下却在犹豫,要不要把河边正三的这张最后底牌,也报告给徐锐知道呢?如不报告的话,万一大梅山独立团吃了大亏,徐锐肯定不会放过他,可要是报告给了徐锐,扫荡恐将失败。

    个人情感上,中村俊还是希望日军赢得扫荡。

    河边正三发现中村俊神情有异,便讶然问道:“中村桑,你在想什么?”

    中村俊如梦方醒,轻啊了一声,连忙说:“没有想什么,只是有些感慨。”

    河边正三倒也没有过多的追问,又说道:“这还只是第一天,纵火失败也没什么,时间还是十分充足的,更何况,熊本师团的失利,也并不是毫无收获,从今天的纵火行动,我们还是获得了不少宝贵情报。”

    说完,河边正三用手指向沙盘。

    中村俊定睛看去,只见代表大梅山独立团主力的蓝色小旗已经插到了大梅山西麓,而在大阪师团的前方,除了在蒲城附近有一小面蓝色小旗,再无其他。

    河边正三说:“通过今天的行动,已经能基本确定,眼下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就在大坪镇那一带,显然,徐锐又把矛头指向了熊本师团,集中所有兵力打算对熊本师团下手,不过冈部桑会用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他的如意算盘很难成功。”

    中村俊说道:“熊本师团不是饭田支队,徐锐的算计很难成功。”

    河边正三说:“但是徐锐的狂妄,却给予了我们一个天赐良机!”

    “天赐良机?”中村俊心头一凛,问道,“什么样的天赐良机?”

    河边正三指了指梅县的位置,说:“眼下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尽聚在大坪镇附近,梅县的防御想必是十分空虚,如果这时候,我们派出一支部队直插梅县,说不定就可以抢在大梅山独立团反应过来之前,一举突破沙桥岗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