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知耻后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68章 知耻后勇



    “纳尼?一举突破沙桥岗要塞?!”中村俊目瞪口呆的道。

    中村俊的这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当然是装出来的,事实上,早在昨天凌晨,当前线刚传回来西尾重一的死讯时,中村俊就已经敏锐的预见到这种可能,并且及时的将情报传递给了徐锐,并且提醒徐锐加强梅县防御。

    中村俊现在都还没有放弃幻想,还在幻想着通过给徐锐提供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蒙混过关,而昨天他给徐锐提供的情报,就认为是无关紧要的情报,因为既便徐锐知道了,顶多也就是加强梅县的防御,不足以对日军构成致命威胁。

    不过中村俊装出来的吃惊表情,却让河边正三感觉到暗爽。

    “中村桑,你不用这么吃惊吧?”河边正三笑道,“我知道,沙桥岗要塞很坚固,姬路师团就曾经在沙桥岗要塞面前撞得头破血流,凭借坚固的永固工事群,以及要塞炮群,只需一个营的兵力,皇军就很难突破沙桥岗要塞。”

    中村俊说:“莫非参谋长阁下以为,沙桥岗要塞连一个营的守军都没有?”

    河边正三没有正面回答,摇头说道:“中村桑,我们在制定扫荡计划前,对大梅山独立团的兵力规模,还是做过调查的,虽然大梅山独立团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皇军的间谍很难混进大梅山,但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兵力,我们还是清楚的,对吧?”

    中村俊说:“是的,大梅山独立团的总兵力应该在一万五千左右。”

    河边正三接着问道:“那么,如果你是徐锐,为了应对熊本师团的进攻,你会调集多少兵力到大坪镇?”

    “这个么。”中村俊蹙眉说,“当然是越多越好。”

    语锋一转,中村俊又说道:“但是南边的大阪师团毕竟不能不管,所以,还是得留下相当数量的兵力。”

    “这不还有蒲县么?”河边正三说道,“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这个蒲县,就是徐锐在南线的警戒哨,一旦蒲县丢了,徐锐立刻就会抽调部分兵力回梅县,确保他的老巢不丢,但如果蒲县不失,他就会把所有兵力都集中到大坪镇,对付熊本师团?”

    中村俊说:“这倒是很有可能,如果我是徐锐,我也会这么做的。”

    “哟西。”河边正三狞声说道,“如果蒲县没失,皇军却突然出现在沙桥岗,能否打大梅山独立团一个措手不及呢?甚至于,直接就拿下沙桥岗要塞呢?毕竟,再坚固的要塞也是需要人来守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军队,等同于不设防!”

    河边正三都这么说了,中村俊当然不可能再唱反调。

    当下中村俊顺势说道:“参谋长阁下英明,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成功。”

    “不过,此举毕竟是有些冒险。”河边正三却又说道,“所以不必急于一时。”

    “也是。”中村俊深以为然的道,“等熊本师团在大坪镇跟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部队多相持一段时间,一旦兵力吃紧,就算他在梅县还有留守部队,多半也会抽调一空,那时候再出兵进行突袭,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

    “所以。”河边正三微笑点头说,“眼下还是让大阪师团按照原计划,向蒲城发起进攻就是了,如果蒲城能一战而下,那就犯不着再搞什么奇袭,直接以大军平推过去,大梅山独立团顾此失彼,败亡只在旦夕。”画风微妙的怪物猎人

    顿了顿,河边正三又说:“就算蒲城拿不下,到时候再出奇兵也不迟。”

    “哈依。”中村俊一顿首,恭维说,“参谋长阁下神机妙算,卑职佩服。”

    河边正三摆了摆手,又说:“现在,就只看大阪师团能不能拿下蒲城了。”

    (分割线)

    这时候,大阪师团已经兵临蒲县城下。

    尽管三团极力阻击,派出八营、九营,化整为零,日夜不停的进行袭扰,七营甚至还在桥头镇打了一个歼灭战,歼灭了大阪联队的一个大队,但是,仅凭一个团的力量终究还是不足以挡住鬼子一个师团。

    更何况,大阪师团还有战车联队助阵!

    两天后,大阪师团还是兵临蒲县城下。

    只不过,大阪师团并没有四面围城,而是在南门外驻营。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大阪师团的作战目标是尽快推进到青风岭下,全歼蒲城守军并不是他们的目标,所以,三宅俊雄更希望蒲城守军能够主动撤退,这一来,他就可以兵不血刃轻松拿下蒲城,然后继续往北推进,直到青风岭。

    正因此,大阪师团才没有四面围城,而只是堵住了南门。

    这时候,三宅俊雄正将手下各个联队的联队长召集到师团部开会。

    第一零四师团虽是特设师团,但一应建制却跟第四师团完全相同,除了下辖两个步兵旅团,每个步兵旅团各辖两个步兵联队外,还有师团部直属的骑兵、工兵、辎重、炮兵各一联队,当然,现在还要再加一个战车联队。

    这会,两个少将旅团长,九个大佐联队长,外加三宅俊雄这个中将师团长,还有第一零四师团的参谋长片冈熏大佐,全都在座。

    “诸位。”三宅俊雄阴冷的目光从两个旅团长、九个联队长,还有参谋长片冈熏的脸上逐一扫过去,然后说道,“熊本师团只用不到两天就往前推进了两百多里,而且还轻松占领了单县县城,而我们呢?我们大阪师团呢?”

    “我们大阪师团用了整整三天,才只走了不到百里!”

    “我们不仅走的慢,而且还在途中伤亡了两千余人!”

    “更让人羞愧的是,我们还有一整个战车联队助阵!”

    “我不知道你们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这脸上,却是火辣辣的烫!”

    “大将阁下和参谋长并未多说什么,但是我能够从派谴军司令部发来的电文中,感受到大将阁下内心情的失望,既是对我三宅俊雄个人的失望,更是对你们,对整个大阪师团两万五千名官兵的极度失望。”

    与会的所有将官、大佐都低下了头,露出尴尬之色。

    三宅俊雄的目光却变得越发的凌厉,杀气腾腾的说:“总而言之,明天的进攻,我希望在座的诸位能够知耻而后勇,打出威风!我们不仅要通过蒲城这一战,告慰重一公子的在天英灵,告慰一路上所有阵亡将士的英灵,更要通过这一战洗刷我们大阪师团的耻辱,我们要用响当当的战绩告诉全世界,大阪师团,也能够打硬仗!”异界之无敌神枪

    两个少将、十个大佐便齐刷刷起立,又齐刷刷顿首。

    再然后就是一声响亮的:“哈依!”

    (分割线)

    与此同时,何书崖也召集了几个营长在开会。

    团部会议室里的气氛也很凝重,空气当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压抑。

    “这一仗的艰苦我就不多说了。”何书崖平和的目光从团副黄守信、七营长杨八难、八营长丁力、九营长雷鹏、炮兵连长莫正强还有蒲县民兵大队长潘百顺的脸上逐一扫过去,又接着说道,“我只问一句,各营连大队的遗书都写好了吗?”

    “都收上来了。”几个营长、连长、大队长纷纷点头道。

    “好。”何书崖点点头,又对黄守信说,“你把遗书交给保卫科的人,连夜带回梅县。”

    “行。”黄守信点头说,“回头我就把各营连大队的遗书收集起来再交给保卫科的人。”

    “潘大队长,县城的百姓没有再遗漏掉的吧?你有没有带人再检查一遍?”何书崖又问潘百顺说,蒲县县城很快要成为两军交战的战场,而且这次要上演的将会是巷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整个县城都将化为废墟,所以何书崖不希望有百姓留下来,被误伤到。

    潘百顺说道:“小何团长你放心,我都已经带人检查了不下三遍了,绝对没有遗漏,所有的老幼妇孺都已经安全转移到梅县。”

    何书崖却还是不放心,又叮嘱说:“今天晚上小鬼子估计不会进攻,趁着还有时间,潘大队长你再带人检查一遍,确保不留下任何死角,为了这次反扫荡,蒲县百姓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甚至连家园都贡献了出来,我们绝对不能再让他们流血。”

    “行。”潘百顺点头说,“回头我就带人再检查一遍,确保不留死角。”

    “好。”何书崖点点头,又说道,“现在再说说明天即将开始的巷战,不出意外的话,鬼子多半会首先从南门进攻。”

    说完,何书崖就把目光转向丁力。

    因为,城南片区以及南门归丁力的八营防守。

    何书崖看着丁力说道:“丁营长,南门城垣在之前的几次战斗中损毁严重,已经没有太大的防御价值,所以,你们象征性的守一下就行了。”

    丁力点头,说道:“明白,我们绝不能死守城垣。”

    何书崖说:“明天的首战,我希望你们八营能够打出咱们三团的威风,因为你们八营的表现,将直接决定三团的命运,你们八营如果打得好,咱们三团就能打好,你们八营如果打不好,那么咱们三团就麻烦了。”

    “团长放心!”丁力肃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