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战地广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0章 战地广播



    次日凌晨四点钟,宣传队的人就已经起床,开始广播前的准备工作,只不过,今天的广播与大梅山广播台的日常广播有所不同,因为大梅山广播台的日常广播,面向的是华中的普通百姓,而今天的战地广播,面向的却是日军。

    梁一笑走进临时演播室,对一个正在调试设备的女兵说道:“优子,有什么问题吗?”

    “哈依。”那个女兵便赶紧站起身,先向梁一笑深深一鞠躬,又说,“处长,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机广播。”

    梁一笑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还早,等再过一个小时。”

    “哈依。”名叫优子的女兵再次鞠躬,然后坐回到了广播设备的前面。

    从演播室出来,梁一笑又把外间正在写稿子的一个女兵叫到了面前,问道:“婷婷,昨天晚上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你记一下。”

    名叫婷婷的女兵立刻停下笔,抬头问道:“笑笑姐,你说吧。”

    梁一笑说:“我们还要在广播中增加一个倾告栏目,对,就是倾告。”

    “倾告栏目?”婷婷沙沙的把名字记下,然后问道,“具体怎么一个倾告法?”

    梁一笑说:“就是找一些老兵,让他们对着麦克风说出他们深藏内心的心理话。”

    婷婷说道:“笑笑姐,这个已经有了,老兵有话说,可不就是这样的倾告栏目?”

    “婷婷你又糊涂了不是,这是战地广播,不是咱们大梅山广播台的日常广播。”梁一笑白了婷婷一眼,又接着说道,“这次的战地广播,面向的是对面的鬼子,让我们的老兵,跟对面的小鬼子说几句心里话。”

    “那能有什么好话?”婷婷掩嘴笑道,“肯定是上来就骂娘。”

    “不能骂娘。”梁一笑摇头说,“这个关得把好,让我们的老兵,掏心掏肺的跟对面鬼子说几句肺腑之言,而且,一定要文明用语,找那些文化程度较高的,表达能力强的,可不能找你们家叫驴那样式的。”

    婷婷吐了吐小舌头,哦了一声。

    待梁一笑转身走了,婷婷才敢冲着梁一笑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小声说道,我们家叫驴怎么了?我们家叫驴虽然长得不够帅,好像也没怎么上学,可是他懂得体贴人,每次当我不开心了,他还会挖空心思的哄我开心,好着呢。

    (分割线)

    凌晨五点半,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就顶着寒风爬出了帐篷。

    不是两人想要这么早起床,而是因为他们要配合随军记者摆拍照片。

    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的联队长宫田治郎,已经把小野十六、秋田乙一奋勇作战的英雄事迹上报给了师团部,师团部又上报华中派谴军司令部,河边正三在得悉这个消息之后,当即便决定拿小野十六、秋田乙一当典型。新武侠世界

    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反面典型,而是正面典型。

    于是,在征得了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西尾寿造的同意之后,河边正三便下达命令,将小野十六还有秋田乙一两人的军衔连升了四级,从上等兵直接晋升为少尉,这在一贯论资排辈的日军可谓是十分罕见,消息传开后,立刻惊动了随军的记者。

    所以这几天,不断有各路随军记者前来找两人,先采访,再拍照,有些要求比较高的随军记者就会提出要求,要求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摆一个造型,今天将要采访他们的是朝日新闻的记者,来头极大,提出的要求也最多。

    朝日新闻的记者提出要求,要以大阪师团炮兵联队进行集群炮击的场面为背景,替小野十六及秋田乙一拍一组战场照,以此展现出那种撼天动地的暴力美学,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不懂得什么暴力美学,但是一定要跟媒体搞好关系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今天,大阪师团将正式开始攻打蒲城,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的第一轮炮击时间,定在凌晨六点钟,炮击时间四十分钟,炮击结束之时,参与进攻的步兵也已经吃好了早餐,正好趁着体力最为充沛之时发动进攻。

    所以,小野十六还有秋田乙一就得在凌晨五点半钟起床。

    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的军营就紧挨着一条河,秋田乙一用钢盔盛来河水,供小野十六和他两人洗漱,小野十六有听广播的习惯,而且随身带了收音机,趁着洗漱时,小野十六顺手就打开广播,然后习惯性的开始了调台。

    小野十六一般就只听朝日、帝国、大东亚几个广播电台,不过,当调频器掠过一段陌生的频段时,收音机里忽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竟然是日语!小野十六便来了精神,再转动微调施钮,收音机里的声音便立刻变清晰起来。

    “第一零四师团的勇士们,早上好。”

    “今天是蒲县战地广播首播的日子。”

    “首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水原优子。”

    “跟你们一样,我也是个日本人,来自东京千代田。”

    听到这,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便不由得产生了错觉,还道是大阪师团的广播台。

    小野十六忍不住回头对秋田乙一说道:“我们师团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懂事了?居然想到弄一个战地广播台来排解我们的寂寞以及无聊?”

    秋田乙一却蹙眉说道:“可我怎么觉着,不像是我们的广播台呢?”

    “接着听不就知道了。”小野十六不以为意,一边就着钢盔刷牙,一边继续聆听。

    收音机里那个悦耳的女音仍还在继续诉说:“大阪师团的勇士们,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告诉你们,虽然我是个日本人,但是我的立场却是站在中国人这边的,我认为,所谓的大东亚圣战根本就是一场侵略战争,这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

    小野十六正在刷牙的手便立刻停在那里,满脸的错愕。冠盖六宫

    “是敌台!”秋田乙一说,“小野桑,是大梅山独立团的电台,快点关掉吧!”

    “凭什么?”小野十六的动作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便又立刻恢复如初了,然后一边继续刷牙一边说,“就只是听听,又有什么关系?”

    “就是,听听又有什么关系?”另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愕然回头,却看到他们的身后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士兵,这十几个士兵都在聆听,丝毫不觉得聆听敌台有什么不对,这些大阪籍小商贩的思维果然跟九州、四国这样的荒僻之地的小鬼子大不相同。

    广播里的女声再次响起:“虽然我们的立场不尽相同,但是我们来自同一个国家,也说着同样的话,唱着同样的歌,所以,暂时先让我们抛开那些烦恼,先让我们聆听一曲美丽的樱花歌曲吧,樱花啊,樱花啊,阳春三月晴空下……”

    熟悉而又优美的施律便从收音机里款款流淌出来,小野十六、秋田乙一还有十几个鬼子便纷纷跟着吟唱起来,紧接着,更多的鬼子被歌声吸引,也纷纷加入进来,不到片刻,周围便已经聚集不下百人,还有更多的鬼子正在闻讯赶过来。

    在枯燥的军营里,享受广播还有音乐简直是一种莫大的奢侈。

    不少军官虽然也都发现了,却也懒得来过问,一者现在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也已经是少尉军官了,他们没有权力管理,二者他们也不反对让官兵在战前听听音乐,先尽可能的放松一下精神,这样上了战场后就能更加的精神百倍。

    从某种意义来讲,听音乐,跟找慰安妇是差不多的。

    一曲樱花很快就播放结束,周围的鬼子兵意犹未尽,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则更是意犹未尽,不过,没时间了,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很快就要开始今天的首轮炮击,朝日新闻的一个文字记者,还有一个摄影记者,也都已经过来了。

    当下小野十六收起收音机,跟着记者来到了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阵地。

    两个战地记者的时间卡的很准,几乎是他们四个人刚到,野炮兵第一零四联队便马上开始了炮击,射击诸元是昨天下午就已经标定好的,是通过高空观测热气球测定的,所以不需要试射击,上来就是大规模的炮击。

    这个时候,天还没亮,一门门大炮在开火时,从炮口喷射出的烈焰极其醒目。

    看着夜空下次第绽放的炮口烈焰,朝日新闻的摄影记者很快就变得亢奋起来,先抓拍了几张全景照片,然后就开始给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摆拍照片。

    摄影记者一边给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摆造型,一边说道:“小野桑、秋田桑,我跟你们说,这个照片一定要拍好,因为我们朝日新闻是面向全日本发行的大报,到时候,整个帝国所有人都会看到你们照片,如果不尽量拍英武些,你们自己丢脸是小事,损害了大日本皇军的形象那才叫糟糕,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会因此丢掉饭碗的。”

    小野十六和秋田乙一便跟木偶似的,按照摄影记者的要求摆出一个个的造型,却浑然不知,五百米外,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