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战则必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2章 战则必胜



    直到玉佩戴到自己脖子上,叫驴才发现那是个玉观音佛像,这个玉观音佛像雕刻得非常精致,虽然只有拇指那么点大,但是连观音大士像的眉毛纹理都清晰可见,一看就知是名家手笔,价值想必也是极其不菲。

    叫驴便又有些惶然,说道:“婷婷,这佛像……”

    婷婷便伸出小手轻轻捂住叫驴嘴巴,然后将叫驴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这观音佛像是我三岁时我娘从云隐寺的高僧那求来的,因为我小时候常生病,我娘怕养不大我,所以替我求了这么一件护身符,结果还真是灵验,戴上这玉观音佛像后,我就再没生过病,现在我把这玉观音佛像送给你,她也会护佑你的。”

    叫驴的嘴巴嗫嚅两下,想说点什么,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婷婷目光幽幽的对着叫驴凝注片刻,很想说,到了战场上不要太拼命,冲锋时也不要急着冲在最前面,可是最后还是没说出口,因为说出这样的不仅太过于自私,而且还会严重扰乱叫驴的定力,这样的话没准反而坏事。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为淡淡的一吻。

    婷婷凑过来在叫驴脸上轻轻的一吻,然后转身走了。

    叫驴摸着刚被婷婷亲吻过的右脸颊,一时竟是痴了,直到韩锋吃过早餐过来叫他,他才如梦方醒,然后又到老孙头那里抓了两个白面馒头,再舀一碗菜汤咕嘟咕嘟的喝干了,然后一边吃着馒头,一边跟着韩锋通过地道,直奔南城而来。

    当韩锋事着叫驴、休整了半个晚上的老鹰及三十多个准狼牙来到南城地下掩蔽所,八营的六百多官兵也已经吃完早餐,八营长丁力正将官兵们召集起来进行训话,战前训话,是大梅山军分区各主力部队的传统。

    地表上面,鬼子的炮击仍然在继续。

    不时有炮弹落在地下掩蔽所上方,伴随着猛烈的爆炸,掩蔽所顶上用原木加固过的顶部便会轻轻的颤动,更有泥土从原木缝隙间扑簌簌掉落下来,不少刚由民兵刚转入正规军的新兵慢子就会害怕,害怕掩蔽所会突然间倾塌。

    老兵们却一脸的漫不在乎,地下掩摘所确实有可能塌,但是与其担心掩蔽所塌了会把你活埋,还不如担心上到地面后,会被炮弹炸碎更实际一些,别以为鬼子只会在刚开始的进行炮击,待会交战中小鬼子也一样会展开炮击。

    有些丧心病狂的鬼子军官,更会连鬼子步兵也一起炸。

    丁力冷浚的目光从地下掩蔽所列队的官兵脸上看过去,由于光线的缘故,他只能看到最前面的部分官兵,但是他的声音却可以借甬道的回声效应,清晰的传进八营每一名官兵的耳朵里,丁力的声音高亢且雄浑,极具穿透力。

    “弟兄们,大战在即,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只跟你们说一点,我们三团是司令员一手缔造的部队,一团主要是西北军的老底子,二团是东北军的老底子,警备团是川军、粤军及游击队老底,只有我们三团没有任何老底,完全是一支新建的部队!”

    丁力的声音在地下掩蔽所以及左右两侧的甬道里回荡,经久都不息。

    停顿片刻,丁力又说:“因为是一支新部队,就难免有人说怪话,说我们三团不配成为军分区的主力,既便我们在演习中表现最为优异,也仍然堵不住他们嘴,但是,现在,证明我们的机会已经摆在面前。”哪怕你是个男神经

    男人基本都是好斗的,丁力几句话一煽,八营官兵连眼神都不同了。

    丁力又说:“我得承认,勇士营是好样的,他们在勇士坡打的很英勇,但也仅仅只是英勇而已,打仗,并不是英勇就可以,除了英勇,你还得够犀利!因为英勇,只能保证在战场上弄死你自己,只有犀利,才能保证干死敌人!”

    八营六百多官兵的眼神便越发的犀利,就像有火焰在燃烧。

    丁力反手拔出了手枪,扯开嗓子厉声大吼:“弟兄们,我们是?”

    “八营!坚不可摧的八营!”

    “八营!锐不可挡的八营!”

    “八营!有我无敌的八营!”

    “八营!八营!八营!”

    六百多官兵轰然回应。

    回应声刚落,丁力又接着扯开嗓子大吼道:“我们的信条是?”

    “招之即来!”

    “来之能战!”

    “战则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

    听着八营的六百多官兵站在那里高喊必胜,韩锋、叫驴、老鹰还有三十多个准狼牙,浑身的热血也瞬间沸腾起来。

    这时候,鬼子的炮击也停了。

    丁力转身,挥手喝道:“上!”

    下一霎那,八营的六百多官兵便如决了堤的洪水,顺首甬道迅速上到地表,然后借着尘土以及硝烟的掩护迅速进入阵地。

    南门的城垣工事太破,已没有防守的价值,不过,一枪不发就放弃掉城垣,显然也是不行的,所以丁力还是挑选了二十多个枪法好的,跟着韩锋的狙击小组上了城垣,以尽可能的杀伤大阪师团的有生力量。

    大阪师团的战斗力就是渣渣,战斗意志尤其薄弱,但是训练还是相当可以,尤其炮兵素质还是很高的,所以步炮协同水平就十分之高,就在刚才炮兵联队炮击的当口,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一个步兵大队,就已经悄悄的进入出击阵地。

    而且,鬼子的出击阵地距离蒲城南门不到五百米。

    跟随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这个步兵大队一起进入出击阵地的,还有战车第八联队的一个战车中队,鬼子的这个战车中队是一个轻型坦克中队,下辖三个战车小队,每个战车小队装备五辆九七式轻型坦克。

    炮击一结束,鬼子的第一波进攻就开始了。

    单纯的步兵进攻跟步坦协同进攻是不同的,由于有坦克协同作战,所以小鬼子就不再像以往那样,先出动小股步兵进行试探性的佯攻,而是上来就出动了一整个的步兵中队,在一个战车小队五辆九七式轻型坦克的引导下发动了强攻。武帝丹神

    叫驴从塌了一半的垛堞后面探出半颗脑袋,一眼就看到五辆九七式坦克一字摆开,互相之间保持大约二十多米的间隔,每辆坦克的后面各跟着十几个鬼子兵,鬼子都弯着腰,很小心的不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外。

    叫驴借助毛瑟98K狙击步枪的瞄准镜测了下距离,大约五百多米,风速倒是不大,也就两米每秒,但是小鬼子的坦克严重遮挡了射界,至少在五百米的距离,很难对躲在坦克后面的鬼子造成杀伤,叫驴便果断松开了步枪扳机。

    叫驴还不忘提醒身边那两个八营的神枪手:“两位兄弟,别急着开枪啊,距离远,命中概率太低,等小鬼子近了再打。”

    两个神枪手哦一声,便也跟着松开了扳机。

    叫驴看到其中一个有些紧张,便笑着问道:“兄弟,你叫什么?”

    “我叫山鸡。”那个神枪手是个刚从民兵调到正规军的新兵蛋子,因为猎户出身,所以枪法不错,但是从来没上过战场,今天头一次上战场便看到鬼子这么大阵仗,要是不感到紧张那才叫有鬼了,因为太过紧张,山鸡说话的声都变了。

    山鸡其实不叫山鸡,叫单吉,是单县民兵大队调上来的。

    叫驴听错了,有些讶然的说:“山鸡?那种尾巴羽毛非常漂亮的?”

    叫驴一边说,一边还学着山鸡展翅挥挥手,又学了阵咯咯的山鸡叫。

    山鸡连忙说:“不是,不是山鸡,我姓单,单名一个吉字,吉祥的吉。”

    “就是山鸡,这个名字挺好的,你长得也像山鸡,呵呵。”叫驴笑着说道,叫驴其实是故意的,因为他知道怎么排解新兵的紧张情绪,更知道新兵蛋子如果不能放松,继续保持着这样的紧张情绪,阵亡就是大概率事件。

    “老兵,你怎可以随便给人起绰号?”山鸡便急了。

    “我不是老兵,我是叫驴。”叫驴眨了眨眼,又捏着鼻子学了两声野驴叫。

    山鸡一下乐了,也懒得跟叫驴计较了,遇上了这么一个爱耍宝逗趣的狼牙,你还能说什么呢?山鸡却没有意识到,就在他跟叫驴的言谈说笑间,刚才的那种初上战场的紧张感已经在无形中缓解许多,至少不像刚才那么的紧张了。

    两人说话之间,鬼子坦克已经引导着鬼子步兵进入两百米内。

    两百米的距离,对于叫驴这样子的狼牙来说,都不用瞄准镜,更重要的是,在进入到了两百米的距离之后,由于城垣跟鬼子坦克、鬼子步兵中间形成的夹角角度增大,走在前面的鬼子坦克就再也无法完全遮挡住后边的鬼子步兵。

    “准备战斗!”叫驴一声令下,刚要开枪,耳畔却忽然响起叭的一声枪响,然后前方视野中,猫腰走在一辆坦克后面的一个鬼子少尉便立刻歪倒在地上,叫驴回头看,正好看到山鸡一拉枪栓,一颗滚烫的弹壳从枪膛里跳出来,掉落在地,发出当的一声轻响。

    “咦呀,出枪快不说,打的还挺准。”叫驴一下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