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严重受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5章 严重受挫



    跟进保护的三十多个鬼子乱成一团,叫驴趁机将剩下的那颗脏弹扔到前面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身上,脏弹撞上坦克车壁之后,便立刻像摊大饼一样摊开,然后贴着坦克车壁熊熊燃烧起来,看着就跟整辆坦克着火似的,十分恐怖。

    然后,叫驴和山鸡便连续扣动扳机,将倒地的鬼子兵逐一射杀,不到片刻,倒地哀嚎的鬼子便已经全部被射杀,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也已经成了一座洪炉,车厢内的鬼子忍受不了烟熏火燎,打开炮塔顶盖仓皇钻了出来。

    但是,叫驴和山鸡早就已经等着了。

    两声枪响,第一个钻出来的鬼子便被当场击毙。

    看到外面有人埋伏,里边剩下的两个鬼子便立刻又不敢往外钻,操控机枪的鬼子甚至还把炮塔转过来,对着叫驴和山鸡藏身的方位猛烈开火,叫驴和山鸡猝不及防下,险些就被坦克的车载重机枪给摞倒。

    “我艹!”叫驴立刻被惹恼了。

    不过叫驴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坦克车厢内的鬼子忍不了太长时间。

    果然,过了还不到十秒钟,坦克车厢内的两个鬼子便受忍不了高温的熏烤,咒骂着从炮塔顶盖往外爬,叫驴只是一枪,便把前面那个鬼子击毙当场,后面那个小鬼子明知道外面有中国兵埋伏着,却还是毅然决然往外爬,因为对他来说,与其被高温活活烤死,那还不如被中国兵一枪打死来得更干脆些,至少不用忍受那种痛苦。

    叫驴自然不会有任何心软,最后一个鬼子才刚冒头,便被叫驴一枪给击毙。

    转眼之间,从这条小巷向前进攻的一辆九五式坦克以及跟进保护的三十多个鬼子步兵就已经让叫驴和山鸡全部干掉了,山鸡还有些不太敢相信,他们就只有两个人,居然就干掉了三十多个鬼子?而且还干掉了一辆坦克?

    叫驴却已经见惯了大场面,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吃惊,要知道这可是巷战,在丛林战或者巷战,他们狼牙就是战场之王!

    “山鸡,走了!”叫驴一声大吼,转身就走。

    叫驴刚才看到,沿着南门大街往前进攻的鬼子足有五十多人,坦克也有两辆,想必那边现在应该十分吃紧,所以他们必须尽快的赶过去,从侧后向小鬼子发起攻击,以减轻正面八营官兵的防御压力。

    叫驴叫了一声,大步离去。

    直到叫驴到了几十米开外,山鸡才如梦方醒,叫了一声驴哥,你等等我,然后抱着三八大盖赶紧跟了上去。

    叫驴和山鸡来的非常及时。

    沿着南门大街往前进攻的鬼子足有七十多人,在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的引导下,向前方八营三连的防御阵地发起猛攻,八营三连也试图用脏弹摧毁鬼子坦克,但效果不佳,一来有鬼子步兵保护,而且南门大街的地势要开阔得多,两辆鬼子坦克的四挺车载重机枪,足以构成严密的火网,八营三连的突击手很难接近坦克。

    八营三连先后派出了十几名突击手发动突袭,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叫驴和山鸡赶到时,八营三连的第一道防线、第二道防线已经全部失守,全连官兵已经退守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并且这道防线也已经摇摇欲坠了,情况紧急,叫驴和山鸡便立刻从身后向鬼子发动了袭击。重生之风华崛起

    这个时候,那七十多个鬼子兵正专注于射击前方三连的官兵,面对于来自身后的突然打击却毫无防备,霎那间,便已经有四个鬼子兵倒在了叫驴和山鸡的枪口之下,直到第四个鬼子兵向前扑倒,正向前进攻的鬼子兵才如梦方醒。

    “后面有人!”

    “六点方向!”

    “七点方向还有一个!”

    “该死的支那人,干掉他们!”

    “干掉他们,撒丝改,撒丝改改……”

    发现叫驴和山鸡之后,七十多个跟进的鬼子中便立刻分出了十几个,掉头朝叫驴和山鸡猛扑过来,前面那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的车载后机枪也跟着猛烈的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之间像雨点般向叫驴和山鸡猛泼了过来。

    到了这时候,山鸡也已经完全适应了战场氛围。

    从一根倾倒的房梁后面猛然起身,抬手只一枪,前面一个正挥舞着军刀高声大喊的鬼子曹长便应声倒地,再然后,山鸡便毫不犹豫的学着叫驴的样子,扑地一个前滚,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那根倾倒的房梁。

    几乎是山鸡刚刚撤离,鬼子坦克的后机枪便已经追逐过来,霎那间将整根倾倒的房梁打得木屑四溅,紧接着一发掷榴弹落下,更把整根房梁炸成两截,不过庆幸的是,此刻山鸡早已到了十几米外,躲到了一处废墟中。

    喘息了片刻,山鸡瞅准时机从废墟中猛然起身。

    前方十米外,一个鬼子兵正端着刺刀猛扑过来,看到山鸡突然间从废墟中冒出,那个鬼子便立刻举枪、准备射击,山鸡却已经先一步举枪,不过当他扣下了扳机之后,抵在肩上的三八大盖却发出咔嗒一声,竟然在关键时刻卡弹了!

    “西呐!支那人!”那鬼子兵的嘴角立刻绽起一抹狰狞之色。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在转瞬之间,山鸡甚至还没来得及害怕,那个鬼子兵的面门却突然像鲜花一样绽放开来,然后头一歪倒向了一侧,鬼子兵虽然在临死前扣下扳机,可是射出的子弹却是打偏了,从山鸡脸颊滑过,毫厘之差,山鸡捡回一条命。

    有些茫然的回头,山鸡看到叫驴从十米外的一堵断墙后缩了回去。

    “山鸡,你发什么愣?等死啊!”叫驴缩回去,一边大声提醒山鸡。

    山鸡这才如梦方醒,嗷的一声一个前扑,将身体缩进了一堵断后后边,下一刻,鬼子坦克的前机枪便追逐而至,这个时候,其中一辆九五式坦克已经折返了回来,引导鬼子步兵前来猎杀叫驴和山鸡两个。

    只不过,小鬼子一分兵,前面八营三连的压力便骤然减轻了。

    趁着这宝贵的机会,八营三连再次派出突击手,对鬼子剩下的那辆前导坦克发起了连续不断的突击,在连续牺牲七八个突击手之后,终于成功的将四颗脏弹粘到了坦克身上,那辆前导坦克立刻熊熊燃烧起来。重生寻宝

    这时候,韩锋、老鹰率领的两个战斗组,也已经干掉从另外两条小巷进攻的鬼子,从侧翼包抄过来,面对八营三连以及韩锋、叫驴、山鸡所率领的三个战斗小组的四面夹击,沿南门大街往前推进的鬼子终于从心理上崩溃了。

    剩下的鬼子很快就扔下坦克跑了。

    (分割线)

    城内正在激战,城外的鬼子则在焦急的等待结果。

    师团指挥部内,三宅俊雄拄刀而座,看上去显得镇定自若,但其实他的内心却一点都不平静,第一零四师团的参谋长片冈熏就更是沉不住气,挎着把军刀在指挥帐篷里不停的来回踱步,时不时的还会停下来看一眼帐外。

    时间在令人焦躁的等待中缓慢流逝。

    终于,三宅俊雄抬头看了眼片冈熏,说:“片冈桑,还是坐下等吧。”

    片冈熏摇摇头,神情焦躁的说:“师团长,卑职心里着急啊,也不知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现在打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控制蒲城?”

    三宅俊雄说道:“差不多也该有结果了吧。”

    话音刚落,便有参讯参谋走进来,报告说:“师团长,步兵第一七零联队急电!”

    三宅俊雄扬起右手,淡淡的说道:“念。”

    “哈依。”通讯参谋一顿首,展开电报念道,“师团部,我联队之于蒲城之第一次进攻已经遭到瓦解,担纲主攻之步兵第三大队阵亡七百余人,重伤百余人,协同作战之战车第四中队损失九五式轻型坦克六辆,另有三辆坦克轻微受损。”

    “纳尼?”片冈熏闻言,一张脸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三宅俊雄的脸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握紧刀把的双手,手背上却突然之间凸起了一根根犹如蚯蚓般的青筋,显然,此刻他的内心也并不如表面上那样平静。

    三宅俊雄的内心,确实并不平静,他已经预见到今天上午的进攻很难奏效,也预见到了步兵第一七零联队会遭受不小的损失,但是他完全没有料到,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损失竟然会如此之大,竟然损失将近一个大队!

    更令三宅俊雄没有料到的是,还损失了六辆九五式坦克!

    如按今天上午这样的损失法,十天之后,整个第一零四师团就将无兵可用,整个战车第八联队也将拿不出一辆完好战车,什么时候,大梅山独立团变得如此之厉害了?竟连步坦协同都对付不了他们了?这还是中国的军队吗?战斗力简直比皇军都更强大!

    片冈熏走过来问:“师团长,派谴军司令部还在等消息,是否上报?”

    三宅俊雄咬咬牙,沉声说道:“如实上报,就说首次进攻严重受挫。”

    “哈依。”片冈熏重重顿首,转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