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绕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6章 绕行



    南京,芳华园。

    河边正三只是在作战大厅的长椅上对付着躺了三个小时,中午不到便又爬了起来,用冷水擦把脸,便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这老鬼子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精力,仿佛永远都不会知道疲倦似的。

    河边正三最关心的是大阪师团的进展。

    “中村桑。”河边正三问道,“大阪师团进展如何?”

    “很不顺。”中村俊顿首说,“今天上午,大阪师团对蒲城的进攻遭到了严重挫败,担纲主攻的一个步兵大队几乎被打残,协同作战的一个战车中队也是损失惨重,足足损失了六辆轻型坦克,另有三辆坦克轻微受损。”

    河边正三的一张老脸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不过,这样的结果早在河边正三意料中,他从来就没指望过,大阪师团能够在半天之内拿下蒲城,既便有战车第八联队协同作战也是不行,大阪师团如有这样强悍的战斗力,那就不是大阪师团,而是仙台师团了。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河边正闷哼一声,又问道,“熊本师团那边进展如何?”

    “熊本师团进展也不顺利。”中村俊再次顿首,又说道,“昨天晚上以及今天上午,熊本师团先后派出十几支纵火部队,经过苦战,倒也有几支纵火部队完成了纵火作业,有两处山头的火势还烧得挺大,只不过,最后都让大梅山独立团给扑灭了。”

    “都被扑灭了吗?”河边正三皱眉说,“按说不应该啊,眼下可是隆冬季节,正是天干物燥之时,这大火一经烧起来,要想扑灭可不容易?”

    “卑职也觉得奇怪。”中村俊说,“据熊本师团报告,应该是大梅山独立团事先在各个山头的山脊上修了防火道,卑职已经让航空兵团去调查了。”

    中村俊话音才刚落,第三飞行团司令官值贺忠治便匆匆走了进来。

    “河边桑。”值贺忠治匆匆走到河边正三面前,说道,“侦察机回报,大梅山独立团确实在大梅山西麓各个山头的山脊上修建了大量防火道,熊本师团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早上放的火之所以没能够漫延开来,就是因为这该死的防火道。”

    “防火道?”河边正三眼前顿时一黑,就像被人拿大锤猛砸了一下。

    其实,河边正三他们早就考虑过防火道的问题,如果大梅山独立团提前在大梅山区的各个山头上修好了防火道,河边正三恐怕就真会重新审视这次的扫荡计划,因为有了防火道的阻断,纵火烧山的难度就会大得多!

    甚至,有了防火道,出动航空兵投掷硫磺弹的计划也直接胎死腹中,如果大梅山独立团将整个大梅山区的几千个大小山头,用防火道分隔成了互相独立的小块,航空兵的一次轰炸最多烧掉一小块的区域,这效率就太低了。

    何况,大梅山独立团的人还可以救火!

    眼下大梅山区的人口已经超过五十万,最不缺的就是人!

    当下河边正三又问:“值贺桑,沙桥岗要塞附近的山头,还有大梅山东边的青风岭上有没有修防火道?”

    值贺忠治摇头说道:“这个倒是还没有。”权道同谋

    “哟西。”河边正三闻言顿时松了口气,如果连沙桥岗左右两侧的山头还有大梅山东边的青风岭也修了防火道,那么这次扫荡恐怕就凶多吉少了,不过既便现在没修,也不意味着大梅山独立团一直不修,所以必须加紧行动。

    不能再在蒲城跟大梅山独立团的阻击部队过多纠缠了,必须立刻往前推进。

    当下河边正三喝道:“中村桑,立刻电令大阪师团,留下一个步兵联队牵制住蒲县的守军,记住,只要牵制住蒲县守军,确保后勤补给线畅通无阻就行了,大阪师团的主力则立刻绕过蒲城,以最快的速度直插沙桥岗要塞。”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

    (分割线)

    蒲城南郊,大阪师团指挥部。

    三宅俊雄、片冈熏还有两个步兵旅团的旅团长正凑在一块,商量着下午的攻击是不是应该加一个战场,因为只从一个方向发动进攻,对方的防御压力就小,如从两个甚至三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对方的防御压力立刻就大了。

    对方的防御压力一大,兵力调度就会出现困难,接着就会露出破绽,一旦守军露出了破绽,也就意味着他们的机会到了!

    三宅俊雄几个正在商量之时,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进了指挥部。

    “师团长。”通信参谋啪的收脚立正,然后顿首报告说,“司令部急电!”

    三宅俊雄还以为是司令部的训斥电,当下一挥手,没好气的说道:“念。”

    “哈依。”通信参谋再一顿首,然后展开电报念道,“第一零四师团:兹命你师团留一部牵制蒲城之敌,兵力以一步兵联队为宜,或者再留下一个战车中队协同,师团主力及战车第八联队主力,则绕过蒲城直插梅县为要。”

    “纳尼?”三宅俊雄闻言顿时愣住了。

    两个旅团长还有片冈熏也是面面相觑。

    派谴军司令部抽的什么疯?蒲城之战才刚刚开始,这就让他们绕道?

    左右是绕道,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他们绕道前行,为什么非要等他们大阪师团已经在蒲县城外拉开架势,甚至连炮兵联队也已经构筑好了炮兵阵地再让他们绕道?这不是存心折腾他们大阪师团么?难道这样做很有意思,很好玩么?

    片冈熏说道:“师团长,这个命令我们不能执行。”

    步兵第一零七旅团的旅团长松本健儿也附和说:“是啊,师团长,卑职以为片冈桑说的有道理,这个命令我们不能执行,哪有不拿下蒲县就直接往前进军的?万一蒲县这边出现什么变故,我们大阪师团的退路都会被切断,到时就进退两难了。”

    三宅俊雄却摆了摆手说道:“松本桑,片冈桑,你们有没想过,司令部为什么会突然下达这样一道奇怪的命令呢?”

    “这肯定是河边桑的主意。”松本健儿说道,“鬼知道他抽的什么疯?”都市混元戒

    片冈熏也说道:“肯定是河边参谋长觉得我们大阪师团进展太慢,为了不使他的扫荡计划化为泡影,所以才置我们大阪师团的安全于不顾,命令我们绕过蒲县,冒险进军,我们却不能听从他命令,做出轻敌冒进之举。”

    松本健儿说:“是啊师团长,徐锐可不是善茬。”

    “不,你们错了。”三宅俊雄说,“你们难道就没想过,会不会是梅县守备空虚,竟有可趁之机呢?”

    “梅县空虚?”

    “这个倒有可能。”

    松本键儿和片冈熏恍然点头。

    “命令!”三宅俊雄厉声道,“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留下牵制蒲城之敌,再让战车第八联队也留下一个中队,协同步兵第一七零联除作战,再告诉古贺桑,他们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任务就是牵制住蒲城之敌,保障后勤补给线畅通。”

    “哈依。”片冈熏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蒲县城内,八营三连阵地。

    “开饭啦。”老孙头挑着一担热腾腾的吃食上到阵地,一边扯开嗓子喊,“热腾腾的白面馒头,还有猪肉白菜炖粉条子,可香可香了。”

    听到老孙头高亢的吆喝声,早就已经饿坏了的三连官兵顿时一拥而上。

    叫驴和山鸡却要负责警戒,只能守在一处屋顶看着,还不能回去吃饭。

    看着三连官兵在大快朵颐,再闻着空气里飘过来的猪肉香味,山鸡的肚子便不争气的骨碌碌的叫起来,然后揉揉肚子对叫驴说道:“驴哥,我饿。”

    “没出息。”叫驴没好气道,“早上不是才刚吃过早饭?”

    “早上没有猪肉白菜炖粉条。”山鸡说,“我想吃猪肉白菜炖粉条,香。”

    叫驴便嘁了一声,不屑的说:“猪肉白菜炖条算个啥,我跟你说啊,当初我们打赢了肥城保卫战之后,团长让炊事班给全团的弟兄炖了几十口大肥猪,那红烧肉才香,哦对,还有那陕西油泼面,唉呀,老好吃了。”

    山鸡便咕噜咽了口口水,说:“我也想吃油泼面。”

    “没问题。”叫驴说道,“小何团长说了,等打赢了反扫荡,全团加餐,红烧肉、陕西油泼面、东北打卤面、河南烩面、山西刀削面,只要你叫得出名,炊事班的老孙头就能想办法给你们整出来,一定让你们吃个够。”

    山鸡揉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驴哥,我更饿了。”

    “瞧你那点出息,赶紧去吃吧,这里我盯着就行。”叫驴没气的说。

    山鸡如蒙大赦,赶紧屁颠屁颠的跑了,结果因为心太急,脚下一绊,摔了个大跟斗,从两楼倒摔下去,一屁股重重跌坐在底下的一辆黑漆漆的九五式坦克上面,顿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山鸡便立刻捂着尾椎骨惨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