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坦克部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7章 坦克部队



    山鸡这一下摔的有够惨,不过叫驴却是心下一动。

    因为鬼子才刚刚退下去,他们又急于吃中饭,所以还没来得及打扫战场,小鬼子留在战场上的这几辆坦克,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这个念头一经萌生出来,叫驴便再压抑不住。

    叫驴当即就要下去看看,因为他们狼牙队员都是学习过坦克驾驶的,叫驴也会最基本的坦克驾驶技巧,还曾驾驶着军分区仅有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开过一段距离,可惜的是还没品出什么味来,就不让开了,因为汽油太紧张了。

    不过就在叫驴想要起身的时候,忽然听到城外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坦克轰鸣声。

    听到坦克引擎的轰鸣声,叫驴便立刻顾不上下去察看被鬼子遗弃在街上的坦克,而是赶紧起身,向着阵地上的三连官兵打出一连串手语,在得到叫驴示警之后,正在吃饭的三连官兵便赶紧四散开来,迅速进入阵地。

    刚刚眯了一会的韩锋和老鹰也迅速上到屋顶。

    韩锋和老鹰虽然是狼牙,终究也是血肉之躯,也是会累会困的,原本打算趁鬼子吃中饭这段时间休整一会,结果才刚眯眼,就被三连官兵的动静给吵醒了,当下两人便又抱着狙击步枪上到屋顶,跟叫驴汇合。

    山鸡也饿着肚子上来了。

    要打仗了,哪里还顾得上吃饭?

    “叫驴,怎么回事?”韩锋沉声问道。

    叫驴没有回答,只是说:“韩队,你听?”

    韩锋侧耳一听,便立刻脸色一变,说道:“鬼子坦克?!”

    叫驴点头说道:“而且还不止一辆,少说也有七八十辆!”

    “七八十辆坦克?!”韩锋沉声说,“小鬼子看样子是打算跟我们拼命了?”

    说完,韩锋便又扭头对老鹰说道:“老鹰,你立刻去八营指挥部,向丁营长报告,就说小鬼子出动了至少五十辆九五式坦克,看样子是打算总攻了!”

    “是!”老鹰答应一声,一个前扑便到了屋檐边缘,再用双手扣住屋檐往前一翻,人便翻到了屋檐下,然后一松手,人就轻盈如燕的落在地上,再然后,老鹰便钻入地道中,顺着甬道直奔地下一层的八营指挥部去了。

    没过多久,丁力就匆匆上到地面。

    这个时候,韩锋已经下到了地面,丁力见面就问道:“韩队,鬼子要总攻?”

    韩锋点了点头,沉声说:“刚刚听到了鬼子坦克的引擎轰鸣,而且不是一辆两辆,而是至少七八十辆,小鬼子多半是要总攻。”

    “七八十辆坦克?”丁力闻言顿时神情一凛,这他娘的就是一个坦克团啊!

    不过,丁力侧耳聆听了片刻,却并没有听到坦克引擎的轰鸣声,当下疑惑的问:“可是韩队,没有轰鸣声啊?”

    “丁营长你没有听到吗?”韩锋皱了皱眉头,又说,“不过也怪,坦克引擎的轰鸣声好像是要比刚才轻多了,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跟着过来的民兵大队长潘百顺说:“鬼子别是要逃跑吧?”

    “那不可能,鬼子可有一个师团,干吗要跑?”丁力话说到一半,突然叫呀一声,大叫道,“啊呀,不好!”

    韩锋吓了一跳,急问道:“怎么了,丁营长?”

    “小鬼子要能是要绕道!小鬼子要狗急跳墙!”丁力大声说,“小何团长叮嘱过我,让我严密监控鬼子动向,一旦发现鬼子有绕行迹象,就立刻向他报告!”

    潘百顺皱眉说:“可是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小鬼子是不是要绕道啊?”

    韩锋沉声说道:“我带人去前面城垣废墟上看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当下韩锋带着老鹰直趋前面一百米外的城垣废墟而来,韩锋本来还担心城垣废墟上会有鬼子守军,结果直到他们两个爬上城垣废墟,都没有遇到哪怕一个小鬼子,敢情鬼子根本就没有在城垣废墟设防,甚至连岗哨也没留下。

    两人从废墟后面小心翼翼的伸出狙击枪,结果一看之下,立刻愣住了。

    “我的乖。”老鹰小声说道,“韩队,还真让丁营长说着了,小鬼子真要绕道!”

    借助毛瑟98K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两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方两公里外的鬼子军营,只见一队队的鬼子兵正从军营开出,排着整齐的四路纵队,沿着蒲城东边的公路往北而去,在鬼子兵步前面,则有数十辆坦克往前缓缓行驶。

    走在最前面的鬼子坦克已经开到几公里外。

    在军营内,还有更多的卡车正在倒车调头,不少卡车后头,还牵引着一门门的火炮,看这架势,小鬼子分明就是要绕过蒲城直扑梅县。

    “老鹰你在这盯着,我先去报告丁营长。”韩锋当即回来报告丁力。

    丁力又赶紧回团部,把这一发现报告给了何书崖,何书崖一边命令通讯队给梅县以及徐锐紧急发电报,一边又亲自来到东门城垣上察看情况,等何书崖他们来到东门城垣上时,鬼子的坦克已经看不见了,只看到辎重联队的卡车以及马车,卡车的后面还牵引着一门门的七五野炮,之后又是步兵。

    黄守信说:“三宅俊雄这老鬼子还真是不怕死啊?他就不怕后路被我们抄了?”

    “鬼子看样子是急眼了,想要孤注一掷了!”何书崖说道,“也不知道苏中军区的特务团有没有到梅县?要是还没到,那可就麻烦大了。”

    丁力说道:“要不然,我们出去打他一家伙?”

    “没有用。”何书崖伸手一指前方,苦笑说,“你们看那边,小鬼子早就在公路边上设下埋伏了,我们要是打出去,正好落入他们算计,到时候往前去的鬼子也会折回来,我们的出击部队非但拖不住小鬼子,反而会被包了饺子。”

    丁力、黄守信举起望远镜看过去,果然看到公路左侧的水沟里,有鬼子埋伏,显然小鬼子也早防着他们出城突袭。

    停顿了下,何书崖又说:“我们终究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凭借蒲县城内的民房建筑跟小鬼子展开巷战,还能耗一下,但如果出城野外,只怕连给小鬼子塞牙缝也不够,大阪师团的战斗力虽然差,但那也是一个师团!”

    丁力、黄守信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战争有其铁的法则,无力、火力、士兵的素养以及战斗意志等要素,都不可或缺,在这些要素的共同作用之下,才能决定战争胜负,他们三团的士兵素养和战斗意志没的说,但是兵力和火力却差太远了。

    丁力又问:“团长,那现在怎么办?”

    何书崖说:“守住蒲城,以待时变!”

    说完之后,一行人便站起身往城内走。

    “静待时变?”丁力一边走一边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黄守信说道:“静待时变的意思,就是等大阪师团在梅县吃了瘪了,咱们再抄了他们的后路,到那时候,不仅从浦口过来的军需物资输送不上去,就连大阪师团再想回浦口去,只怕也是不能够了。”

    丁力闻言顿时眼睛一亮,说道:“一口吃掉大阪师团?”

    黄守信却对何书崖说道:“书崖,要想堵住大阪师团只怕不容易哪。”

    “这个我知道。”何书崖点头说,“大阪师团虽然是一个二等师团,可我们还真不怕,关键还是鬼子的战车第八联队,在巷战之中,我们还可以跟他们打一下,但是在野战之中,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之对抗。”

    黄守信便叹息一声,说:“要是九龄的坦克连已经组建成军该有多好?这样的话,也用不着怕小鬼子的战车联队了。”

    “组建坦克部队哪有这么容易的,九龄的坦克连训练倒是可以,那些坦克兵基本上都已经学会坦克驾驶以及坦克炮、车载机枪的操作了,可问题是,咱们根本没这么多坦克,眼下也只有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何书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

    何书崖突然间停住不说,黄守信便问道:“书崖,怎么不说了?”

    何书崖却没有吭声,黄守信侧头,便发现何书崖直勾勾的看着前面,眸子里竟然流露出惊喜之色,急回头看时,黄守信便看到叫驴带着山鸡打开了一辆坦克残骸的炮塔顶盖,然后钻了进去,一霎那之间,黄守信也是大喜过望。

    真是打仗打晕头了,怎么把这么贵重的缴获给忘记了?

    当下何书崖和黄守信便三步并作两步向前,冲到了坦克残骸前。

    坦克前机枪左侧的瞭望孔板忽然之间打开,山鸡的脸露了出来,冲着何书崖还有黄守信咧嘴一笑,兴奋的叫道:“团长,副团长。”

    何书崖急切的问道:“山鸡,坦克还能开吗?”

    山鸡啊了一声,茫然挠头,叫驴的声音却从坦克车厢内传出来:“主炮和前后重机枪都完好无损,不过引擎发动不了,我怀疑鬼子在弃车之前破坏了线路,得找工兵营机械维修排的人过来,不过我觉着问题不大,应该能够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