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坦克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8章 坦克连



    何书崖又回头问丁力:“本营长,你上午跟我报告说,总共打掉了几辆坦克?”

    丁力上前一步回答说:“是六辆,都是用脏弹烧掉的,其中有四辆应该完好,并没有遭受机械性破坏,但是剩下两辆被手榴弹扔进车厢炸过了,就算机械配件完好无损,线路什么的只怕也毁了,也不知道还能否修好?”

    何书崖说:“不管能不能修好,马上带人把这六辆坦克推到城中心隐蔽起来,一定要做好伪装,千万别让鬼子的侦察机发现。”

    “是!”丁力答应一声,回头吼道,“三连长,带上你的人跟我走!”

    丁力当即带着三连官兵推坦克去了,何书崖又回头对黄守信说道:“守信,立刻给九龄发电报,让他马上带着工兵营的机械维修排赶到蒲县来,哦对,还有,让他把坦克连也一并带过来,人来就行,他那辆宝贝疙瘩就不必来了。”

    “好嘞。”黄守信答应一声,也转身去了。

    (分割线)

    大梅山,一处隐秘的山谷内,梅九龄正在骂娘。

    被骂的是坦克连连长何大聪,至于被骂的理由,则是何大聪在训练中将坦克连仅有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给弄坏了,这可把梅九龄给心疼坏了,这辆仅有的九五式轻型坦克可是坦克连的宝贝疙瘩,现在让何大聪给弄坏了,那还能不挨骂?

    “何大聪,你个狗曰的,还大聪呢,我看就是大葱!”梅九龄一边检查抛猫在路上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一边骂道,“对,你丫的就是颗大葱,你整个脑子都长满了大葱,早晚有一天老子得割了你这颗大葱,蘸着酱卷了大饼吃。”

    何大聪被梅九龄骂了个狗血淋头,却连一声都不敢吭,没办法,谁让他今天未经请示就偷偷的把坦克给开了出来,结果在半道上突然发现天上有飞机,何大聪情急之下就想把坦克开到路边林子里隐蔽起来,结果转弯急了,一头栽进了路边的水沟。

    庆幸的是,天上的鬼子飞机只是路过,并未发现地面上的坦克。

    等鬼子轰炸机飞过去之后,何大聪赶紧找人把坦克从水沟里边弄出来,花了四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才把坦克从水沟重新弄回到了公路上,结果却发现居然发动不起来了,这下把何大聪吓的,赶紧报告给了梅九龄知道。

    梅九龄接到报告之后便赶紧赶了过来,看到坦克浑身都是泥巴,便立刻指着何大聪的鼻子开骂,将何大聪骂了个狗血淋头。

    见梅九龄骂的越来越凶,何大聪这个正主没怎么样,坦克连的副连长铁冲却有些按捺不住了,铁冲是坦克连的副连长,这家伙的性格就跟他的名字,又硬又冲,脾气上来了,不要说梅九龄,就连徐锐他都敢顶撞。

    上次徐锐去坦克连示察工作,批评坦克连内务没有做好,铁冲立刻就不干了,当场就跟徐锐顶了起来,而且态度很强硬,搞得徐锐都有些下不来台,不过事后,坦克连的内务就有了明显的改观。

    总之,铁冲这个家伙就是个炮仗脾气。

    看到梅九龄不依不挠的样子,铁冲就不干了,当时就想要反驳他,却让何大聪制止了。

    何大聪捂住铁冲嘴巴,小声说道:“冲天炮,你就别火上浇油了,难道你就没看出来,营长这几天心情很不好么?”

    冲天炮是铁冲的绰号,他也很喜欢这个绰号。

    铁冲闻言先是一愣,遂即点头说:“是哦,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营长这几天心情好像是不太好,可这又是为什么?最近这段咱们工兵营训练不错,没哪个连拖后腿呀?上次司令员还有政委都表扬我们工兵营来着。”

    何大聪没好气的说:“你是真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装什么糊涂?”铁冲没好气的说道,“我是真不明白。”

    “行,我告诉你营长为什么这几天心情不好。”何大聪说道,“你也不想想,现在四大主力团还有骑兵营、警卫营、炮兵营都在外线跟小鬼子打得不可开交,唯独咱信工兵营却搁在这里,在一边看人唱戏,你说咱们营长的心情能好得了?”

    “也是哦?”铁冲蹙眉说,“要说,司令员也真是不够意思,凭啥四大主力团还有骑兵营、警卫营、炮兵营都上了,唯独留咱们工兵营看家?这不公平,回头我得找司令员还有政委评评理去,不能这样办事。”

    “得了吧,就你还去跟司令员评理?”何大聪说,“别又吵起来。”

    “吵怎么了?该吵还是得吵。”铁冲哼声说,“司令员都说了,理不辩不明。”

    两人在这边小声嘀咕个不停,那边正在检查坦克的梅九龄便越发的烦躁,当时就抬头怒道:“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说个什么呢?也没个消停,去,你们两个赶紧去催一催,张伟那小子为什么还没到?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真是。”

    话音刚落,公路上便有一个身影狂奔而来,隔着还有好几十米远,那人便扬着手高声喊道:“营长,我来了,我来了。”

    来的正是工兵营直属机械维修排排长,张伟。

    梅九龄便把手里的扳手往地上一扔,哼声说:“张伟,你小子干吗去了,怎么这半天才到?”

    张伟眼珠一阵乱转,小声说:“我没干吗呀?”

    旁边铁冲却大大咧咧的说道:“营长,这小子一准是去梅山小学找王老师了。”

    “去去去,谁去找王老师了?”张伟闻言立刻就急了,有些心虚的辩解说,“我就是去帮烈属挑个水什么的。”

    铁冲说道:“对呀,王老师就是烈属。”

    “冲天炮,你跟我有仇还是怎么着啊?”张伟便火了。

    “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个个的,真不让人省心。”梅九龄打断了张伟跟铁冲之间的争吵,然后对张伟说,“快看看,咱们的宝贝疙瘩到底出什么故障了,为什么就发动不起来?我找了半天怎么就不知道故障在哪呢?”

    张伟嗳了一声,立刻爬上坦克开始检查。

    外表检查完了,然后进入坦克内部检查。

    十五分钟之后,张伟从坦克内爬了出来,向梅九龄报告说:“营长,是坦克的打火装置撞坏了。”

    “打火装置?”梅九龄皱了皱眉头,问,“应该能修好吧?”

    梅九龄问的是应该能修好吧,而不是问能不能修好,足见他内心有多紧张,又有多在乎这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不过也是,现在整个坦克连就这么一辆坦克,梅九龄能不在乎?

    张伟却说道:“这个修不了,得更换。”

    “啥,更换?”梅九龄的脑门立记浮起两道黑线,火道,“哪有打火装置?”

    “上海可以买到。”张伟说,“如果不从上海买,就只能从鬼子那里偷了,小鬼子有不少的坦克,应该有备用的零件。”

    然而,无论是从上海买还是从鬼子那里去偷,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更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于是梅九龄的心情就越发的恶劣,走过来对着何大聪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口水都喷了何大聪一脸。

    梅九龄正骂得起劲,前方公路上忽然间传来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

    听到引擎的轰鸣声,梅九龄的一张脸便立刻黑下来,急回头看时,便看到一辆边三轮摩托车正从公路上风驰电擎般疾驰过来。

    因为速度实在太快,摩托车后边的烟尘都卷起半天高。

    驾驶边三轮摩托车赶过来的是工兵营下属摩托化步兵连的连长,陈佐。

    陈佐明显是有急事,驾驶着边三轮摩托车到了梅九龄面前,猛的一刹车,胯下的边三轮便一个飘移,嘎吱一声停住了。

    然而不等陈佐说话,梅九龄又骂开了:“陈佐,你个败家玩意儿,谁他娘的让你开摩托车到处诳了?你不知道这是要耗油的吗?你不知道咱们军分区现在最紧缺的就是汽油吗?唵?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陈佐让梅九龄给骂的有些发懵,当下弱弱的问:“营长,你咋了?”

    “什么咋了,你说咋了?”梅九龄道,“没事你走几步路会死啊,为什么非得开摩托车出来?你是嫌你们摩步连汽油太多是吧?”

    陈佐呃一声,小声说道:“可是营长,我有急事。”

    “急事?再急能有多急?”梅九龄说,“你就不能跑几步?”

    “可是。”陈佐小声说,“营长你以前不是说过,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动用摩托车的么?”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紧急情况?”梅九龄火道,“今天你小子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老子关你紧闭!”

    听说要被关禁闭,陈佐顿时打了个冷颤,不要啊。

    “快说!”梅九龄却又怒吼道,“到底什么紧急情况?”

    陈佐说:“是小何团长的急电,说他们在蒲县缴获了六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让你赶紧带坦克连还有机械维修排,前去蒲县接收坦克。”

    “我去,就这么件破事,也算紧急情况?”这话其实早就含在梅九龄嘴里,陈佐刚说完,梅九龄便脱口而出,等到话说出口,梅九龄才反应过来,然后吓的大叫了一声,急声说,“陈佐,你刚才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