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肥西风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79章 肥西风云



    陈佐促狭的说道:“我刚才说啥了?”

    “陈佐,你快说!”梅九龄便恼了,“再不说我掐死你。”

    一边说,梅九龄的双手就已经虚虚的掐住了陈佐的脖子,陈佐便立刻吐出舌头装出快要被掐死的样子,然后求饶说:“营长我说,我说。”

    大梅山军分区这么多部队,要说战斗力最强,那是谁也不服谁,但要说哪个部队的官兵相处氛围最为融洽,却非工兵营莫属,一个是因为工兵营的官兵都是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再一个,是因为这些年轻人全部都是大学生。

    梅九龄平时也不像今天这样暴脾气,跟底下官兵也是有说有笑,正如何大聪所说的那样,这几天梅九龄的脾气差,是因为工兵营没有捞着战斗任务,甚至连配合行动都没捞着,这让梅九龄感到非常的窝火。

    其实吧,徐锐是舍不得拿工兵营的这些飞行员种子、坦克兵种子当步兵用,拿这些宝贝疙瘩当步兵使用,那不是浪费是什么?

    梅九龄内心其实也明白徐锐的想法,但是看到跟他同一期毕业的青训队学员一个个都在战场上大显身手,他心里自然不得劲。

    在梅九龄的“威胁”下,陈佐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梅九龄唯恐自己听错了,接着又让陈佐再说了第三遍,三遍之后,梅九龄确信自己并没有听错,当即仰天大笑两声,然后对张伟说:“张伟,走!”

    机械维修排长张伟哦了一声,转身就往回走,不过才走了没两步,便又让梅九龄给喊住了,梅九龄没好气的说:“你就打算走着回去啊?”

    “不走回去,难不成飞回去,可我也不会飞啊?”张伟说完,还学着鸟的样子挥了两个胳膊,自然是飞不起来。

    “我去,坐摩托车回去。”梅九龄抬脚跨进陈佐开来的那辆边三轮的边斗,然后招呼张伟说,“赶紧的。”然后又对陈佐说道,“你也快点,赶紧的开车。”

    陈佐故意说:“营长,要不然我还是推回去吧,这玩意耗油,我们摩步连的汽油储备可是没剩下多少了。”

    “少来这套,这点路能耗几个油?”梅九龄说,“赶紧开车。”

    陈佐笑着说:“开车可以,但是营长,咱们可得先把话说明,回头摩步连的汽油储备少了,你可得补上。”

    “补上,全补上。”梅九龄说道,“回头我就去找肖部长要。”

    “好嘞。”陈佐这才翻身跨上了摩托车,张伟也过来坐到后座,然后陈佐发动了摩托车,再一拧油门,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便轰的一声冲出去,坐在边斗的梅九龄身体猛的往后一仰,却并没有说什么,此时梅九龄心情大好,陈佐就是把摩托车开坏了他也不生气,不就一辆摩托车,算个啥呀?

    (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也已经收到了何书崖发去的电报。

    不过,梅九龄很开心,徐锐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虽然,徐锐早就料想到了西尾寿造和河边正三有可能会狗急跳墙,并且也已经从苏中军区的张司令那讨来了援军,但是当真的得悉鬼子绕过蒲县直插梅县后,徐锐的心情却还是有些异样的沉重。

    “老徐,你在担心什么?”冷铁锋问道。

    冷铁锋的伤势其实并不怎么严重,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已,年轻人火力壮,恢复得也就快,几天将养下来,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相比之下,地瓜就比冷铁锋可怜多了,到现在都还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连吃饭都要人喂。

    徐锐说:“我不担心梅县的安危,梅县有沙桥岗要塞做门户,现在苏中军区的特务团也已经赶到了梅县,就更没有问题了,但是,沙桥岗要塞两侧青牛岭、青风岭余脉上面的原始森林,恐怕是保不住了。”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冷铁锋淡然说,“沙桥岗要塞两侧,山势陡峭,就算小鬼子烧掉山上的森林,只怕也攻不上去,何况我们原本就已经在两侧的余脉上修建了大量的碉堡工事,这更加万无一失。”

    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接着说道:“如果再往两侧,山势虽然相对平缓些,但是高度要更高,而且一山叠着一山,那原始森林一旦烧起来,只怕也不是三五天就能够烧完的,到那时候,我们这边的战事早结束了。”

    徐锐摇头说:“可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阻止鬼子放火烧山。”

    冷铁锋说道:“可现在军分区所有能够动员的劳动力都已经全部被动员了,家里也没有人了,哦,不对,鬼见愁的工业区里还有几千工人,还有战俘营还关押着九千多鬼子战俘,让工人和鬼子战俘去修建防火道?”

    “那不行。”徐锐摇头,“工人建设厂区都来不及,哪有时间修防火道?鬼子战俘更不行,这个时候军分区各主力部队全都在外边,万一家里再出个什么乱子,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也不行。”

    冷铁锋说:“那可怎么办?”

    徐锐当即抬头对守在门口的警卫连长徐野说道:“徐野,你去把刘专员找来。”

    徐野哦一声,转身去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大梅山边区专员刘金标便气喘吁吁的赶到了,进门就说:“司令员,我回来了。”

    徐锐给刘金标倒了杯水,笑着说道:“刘专员,喝口水。”

    刘金标也不客气,接过杯子一口喝干,然后抹抹嘴说道:“司令员,啥任务?”

    徐锐说道:“是这样的,鬼子的大阪师团已经绕过蒲城,直奔我们梅县去了,我不担心沙桥岗要塞安全,但是要塞两侧青牛岭、青风岭余脉上的原始森林就有可能保不住,所以还得麻烦刘专员尽快带一队人赶回梅县去,在山上抢修防火道,以尽可能的阻断山火,尽可能保住更多的原始森林。”

    “行!”刘金标点点头,很干脆的说,“我现在就带人回梅县。”

    说完,刘金标就转身往指挥部外面走,不过刚走到门外,刘金标却又停下来,回头问徐锐:“司令员,你们有没有见着小朱?”

    “朱干事?”徐锐说,“没见着啊,他早上没来指挥部。”

    “这小子,也不知道又跑哪野去了,一大早就没见着人,真是,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成天见不着人影。”刘金标摇摇头,又说道,“我先走了,回头见到他,还请司令员转告他,让他赶紧的回梅县去。”

    “行。”徐锐点头说道,“回头我会转告朱干事。”

    刘金标道了声谢,转过身匆匆走了。

    等刘金标走远了,冷铁锋才笑着说:“那个朱子茂,十有**去医疗站纠缠花子医生去了,就我住院这几天,这小子便去了医疗站不下六次,又是送花,又是送红布什么的,去的那叫一个殷勤。”

    “千叶花子?”徐锐皱眉说,“她不是已经跟雷子好上了么?怎么还跟朱茂这小子纠缠不清?”

    冷铁锋说道:“是朱子茂纠缠花子医生,花子医生倒不至于。”

    “那回头我得说说这朱子茂,男子汉大丈夫得拿得起放得下。”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又说,“说到雷子,算算时间,这小子应该已经到肥西了吧,也不知道我交待他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冷铁锋说:“应该没问题吧?”

    徐锐说道:“我不担心别的,就担心万相云这老小子也来横插一杠子,万相云这老小子如果真拿出个什么游击总队司令,或者干脆就搞一个肥西挺进旅这样的正规军番号,那局面就有些复杂了。”

    (分割线)

    还真让徐锐给说着了,万相云也看上肥西十八寨的绿林好汉了。

    不过,徐锐还是小觑了万相云这老小子的手腕了,万相云给出的番号不是什么肥西挺进旅,更不是什么游击总队,而是三十二集团军独立师!万相云直接给了肥西十八寨的绿林好汉一个独立师的正规军番号。

    为了显示诚意,由第三十二集团军参谋长李默堂亲自充当谈判代表。

    事实上,招揽肥西十八寨的绿林好汉的提议,也是李默堂所提出的。

    就万相云本心,根本瞧不上这些打家劫舍的土匪,在他看来,这些土匪也就是吓唬一下老百姓,指望他们上战场去打鬼子?还是趁早歇了吧,不过李默堂却坚持己见,认为应该招揽这些土匪,而且主动请缨要来肥西充当说客。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万相云就给了李默堂这个参谋长一个面子。

    其实吧,在这件事情上面,李默堂也是有私心的,因为他是刚刚才从第二战区调过来的,在三十二集团军这边毫无根基,都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但如果参谋长没有自己的小集团,说话也是同样不太好使。

    所以李默堂才想到招揽肥西十八寨的土匪,引为自己奥援。

    万相云看不上肥西十八寨的土匪,李默堂却十分看好这些土匪,因为这些土匪也参加了之前的肥城保卫战,而且表现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