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一批军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0章 一批军火



    李默堂是今天下午到的肥西,而且在来之前,李默堂就已经做过功课,知道棋盘寨是肥西十八寨中实力最强的一个绺子,所以直接就来了棋盘寨。

    结果李默堂来到棋盘寨的时候,却意外发现肥西十八寨的大大小小的土匪头子居好都在棋盘寨,而事实上,这些土匪头子也是应棋盘寨大当家唐开山之邀前来赴英雄会的。

    先不论李默堂的国民军高官身份,既便只是普通客人,唐开山也绝对没有不见的道理,接到伏路军报告之后,当即命二当家牛大器亲至山门,将李默堂一行引到了棋盘寨。

    牛大器领着李默堂一行进了山寨,却让李默堂的随从候在聚义大厅外,然后只带着李默堂一人进了聚义大厅。

    李默堂的副官自然不放心,执意要跟进去,却让李默堂制止了。

    长官有令,副官当然只能服从,但他命令随行的警卫排打开了保险,将花机关处于随时待发的状态,这样一旦发生了意外,他就率领警卫排立刻冲进聚义大厅救人。

    李默堂却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全,抛开身份不论,他这次来棋盘寨乃是来跟这些土匪做交易的,绿林道上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所以,无论交易成还是不成,他的人身安全都是有保障的。

    李默堂跟着牛大器走进聚义大厅,游目一扫,便发现大厅里边聚集了不下二十个人,而且这些人一个个都大马金刀坐着,面前桌案上都摆着酒肉,看样子刚刚才开始吃喝,这些应该就是各个山寨的大当家了。

    在聚义大厅最北端的虎皮交椅上,则坐着一个相貌堂堂的汉子,想来就是棋盘寨的大当家唐开山了,不过,让李默堂感到有些困惑的是,在唐开山的右手边居然还摆了张椅子,上面坐了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长得孔武有力、英气勃发,不过这个倒没有什么。

    让李默堂感到困惑的是,这个年轻人何德何能,居然能跟唐开山并排而坐?而肥西十八寨的其余的土匪头子却也甘居人下?

    没来由的,李默堂便开始担忧了起来。

    或许,这次肥西之行未必能如愿以偿。

    牛大器带着李默堂进了聚义大厅,向着上座的唐开山抱拳一揖,说:“大哥,尊客已经带到了。”

    唐开山没有起身,只是坐着抱拳一揖,朗声说:“这位想必便是李参谋长了。”

    李默堂也没有行军礼,也是抱拳一揖,微笑说:“这位想必便是唐大当家了。”

    唐开山哈哈一笑,又把左右两厢的二十多个土匪头子介绍给李默堂,却唯独没有介绍坐在他身边的年轻汉子,李默堂便也没有问,然后唐开山又命小喽罗给李默堂搬来凳子,让他坐在大厅的台阶下。

    等李默堂落座,唐开山便径直说道:“李参谋长,你的来意,唐某人大概也能够猜得出来,我这人做事喜欢直来直去,最讨厌的就是拐弯抹角,所以咱们就有话直说,李参谋长能给出什么样的条件?”

    李默堂击节说:“好,李某人也最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唐大当家,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们的条件很简单,只要在座诸位大当家愿意带着手下的弟兄效忠于党国,就立刻给你们一个独立师的番号,该独立师受我们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部直接指挥,这绝不是什么救**、自卫军之类的杂牌,更不是什么游击总队之类的野鸡部队。”

    说完之后,李默堂就用眼角余光密切关注着大厅里的土匪头子。

    不过,让李默堂感到无比失望的是,在他说出这个筹码之后,大厅里的二十多个土匪头止竟然毫无反应,不对,也是有反应的,有好几个土匪头上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轻蔑之色。

    不能够啊?李默堂的脑子里便立刻浮起巨大的问号。

    这些土匪,最大的梦想不就是被官府招安吗?现在这样一个摇身一变成为正规军的机会就摆在他们面前,他们没理由不动心啊?

    更何况,这次给出的还是正规军的番号,而不是什么杂牌。

    在一片死寂过后,唐开山接着问道:“李参谋长,除了独立师的番号,国民政府还有别的好处吗?”

    “呃……”李默堂咽了口唾沫,说,“当然还有,如果诸位当家的带着手下的弟兄加入了国民军,那就成了正规军,正规军都是有军饷可以拿的,所以李某此行还带来了独立师半个月的军饷,总共……三千大洋!”

    三千大洋说出口,李默堂都有些难为情,收买肥西十八寨这么多土匪,却总共只拿出三千块大洋,的确是有些寒碜了,不过没办法,眼下第三十二集团军的经费确实经济,这三千大洋还是东拼西凑才凑出来的。

    李默堂游目四顾,发现刚才那几个城府比较浅的土匪头子,脸上的不屑之色变得更加浓郁了,然后唐开山说:“李参谋长,国民军政府还有你们第三十二集团军的诚意,我们已经知道,能不能请你移步到大厅外稍候片刻,等我和其余的二十多位当家的商量下,然后再给你一个答复?”

    “当然,那是当然。”李默堂无计可施,只能讪讪的退出。

    李默堂刚走出聚义大厅,里边便立刻暴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我的乖,三千大洋啊,你们听见没有,三千大洋,好多!”

    “他娘的,老子活到这么大岁数,还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是啊,三千大洋,要是堆一块,怎么也得有几公尺高吧?”

    “姥姥,说是给我们正规军番号,可是番号能顶个球用啊?你他娘的要是真有诚意,倒是也拿出点干货来啊?”

    “就是,空口白话,就给个狗屁独立师的番号,有个鸟用?我们要真想当什么师长、旅长或者团长,不会自己给自己封一个?国民党那些狗官就想拿我们当炮灰,别以为我们就看不穿他们的那点小心思。”

    “行了,都说吵吵了,人可就在门外。”唐开山打断了一干土匪头子的哄笑声,又问坐在他下首的雷响说,“雷子,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雷响哈哈一笑,摊手说:“唐大哥,我们大梅山军分区恐怕是给不了独立师的番号,最多只能给一个独立团的番号。”

    “那可不一样,徐司令待咱们是真不错。”

    “就是,徐司令可不会拿咱们充当炮灰。”

    “谁说不是,上次打肥城我们请战他还不让。”

    “说起这个,我心里老过意不去了,就冲这,我们也愿意投共。”

    雷响话音刚落,底下的土匪头子便再次嚷嚷起来,唐开山也说:“雷子,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老子宁可去你们大梅山军分区当一个排长,也不愿意去三十二集团军当什么师长,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不?”

    雷响佯装不懂,问道:“为什么?”

    唐开山冷然说:“因为国民政府的那些高官,还有国民军的那些大官,脑子里想的就只有鱼肉乡里、贪图淫乐,就没一个真正想着要抗曰打鬼子!我这话可不是瞎说,就三十二集团军的总司令万相云,上个月才刚纳了第三房小妾,据说还只有十七岁,我的乖乖,这像是个要抗曰打鬼子的总司令?”

    稍稍停顿了下,唐开山又接着说道:“但是你们**跟他们不一样,你们**是真抗曰!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肥西的绿林道其实一直就在关注你们,实话跟你说吧,你要是再不来,我们就要找上门去了!”

    “哈哈,痛快!”雷响一拍大腿说,“唐大哥,就凭你这句话,咱们得干一碗,来,干了!”说完了,雷响便举起了大海碗。

    唐开山也举起大海碗吼道:“干了,干了,都干了。”

    二十多个土匪头子也纷纷举起海碗,一口喝干碗中米酒。

    唐开山喝完酒,又亲自拎起酒坛给雷响倒满,然后说道:“雷子,你再跟我们说说刚才那个事儿,靠谱不?”

    听到唐开山这话,堂下二十多个土匪头子便纷纷跟着竖起了耳朵。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国民政府**,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万相云纳小妾,这些跟肥西的土匪毫无关系,肥西的土匪也绝不会因为肥城之战的一点小交情,就真会义无返顾的投奔**,要知道他们始终是土匪,打家劫舍的土匪。

    这些土匪中间或许真有深明大义的另类,比如雷响就是其中之一,风无边和时小迁也在转变之中,但绝大多数土匪肯定是只顾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所以,如果大梅山军分区给不了他们足够的好处,他们是不可能跟你走的。

    雷响也是肥西土匪出身,自然是深谙这些土匪的心理,当下说道:“唐大哥,大哥,还有各位当家的,具体我真不能多说,事关重大,一个字都不能够多透露,我现在只能够向你们保证,三天之内就会有一大批军火送到你们面前!你们只管等着接收吧。”

    “一大批军火?”唐开山问道,“有多少?”

    雷响嘿嘿一笑,得意的说道:“唐大哥,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足够你们武装一个两旅六团的甲种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