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告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1章 告密



    “甲种师?”

    “两旅四团?”

    “我的乖乖!”

    在座的二十多个土匪头子顿时一片哗然。

    你还别说,这些土匪对国民军的编制也还是有所了解的。

    国民军的师一级编制分三类,分别是三旅九团的特种师,两旅六团的甲种师以及两旅四团的乙种师,三旅九团的特种师是样板部队,中央军校教导总队还有八国银行税警总团,都是这样的样板部队,也就是特种师。

    两旅六团的甲种师,基本上都是中央军的主力部队。

    比如三十六师、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全都是甲种师。

    剩下诸如桂军、川军、晋绥军、粤军这样的地方部队就基本都是两旅四团的乙种师,十八集团军也就是八路军的三个师也是乙种师。

    所以,雷响一出手就送一个两旅六团的甲种师的军火,那是相当大方!

    雷响所说的这一大批军火,当然就是鬼子第二军从武汉紧急调运过来、准备送往大梅山前线供给熊本师团的军需物资,徐锐由于实在抽调不出更多部队,高汉亭的四支队又在休整之中,所以只能便宜肥西土匪。

    唐开山已经知道想知道的,当下心神大定,端着大海碗说道:“各位当家的,我提议咱们共敬雷子兄弟一碗!感谢雷子兄弟给咱们肥西绿林道带来这么一份大礼!”

    二十多个土匪头子闻言,当即纷纷站起身:“敬雷子兄弟!”

    (分割线)

    与觥筹交错的棋盘寨相比,下了山的李默堂就显得形单影只。

    趁着天黑之前,李默堂一行赶回了岳西县的第七十九军驻地,第九十九军军长夏汉中跟李默堂是黄埔一期同学,在军部设宴款待李默堂。

    看到李默堂闷闷不乐的样子,夏汉中便说道:“怎么样,让我说着了吧?我就说这些土匪是狗肉上不了台席,你还不信,还非得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结果呢?果真自讨没趣了吧?你就不该去棋盘寨。”

    李默堂却还没有死心,摇摇头说道:“我觉着,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呀,你还没死心哪?”夏汉中说,“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你真的就这么看好这些肥西的土匪?这些土匪的战斗力能比我们正规军还强?”

    李默堂摇头说:“汉中老弟,你还真别小看这些土匪的战斗力。”

    两人正说话间,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吵杂声,夏汉中便扭头问道:“外边怎么回事?吵吵什么?”

    话音刚落,夏汉中的副官耳忌灿便走了进来。

    耳这个姓很少见,却大有来头,据说是楚国王族后裔。

    耳忌灿报告说:“军座,外面有个家伙自称是**大梅山边区专员刘金标的秘书,叫嚣着非要见您,卑职怀疑是个奸细,已经让弟兄们给扣下了。”

    “大梅山边区?狗屁边区,党国有这么一个边区么?我就只听说过有陕甘宁边区,除了陕甘宁边区外,**还有别的边区?”夏汉中哂然摇头,又说,“什么狗屁刘专员秘书,给我拉出去毙了。”

    “是!”耳忌灿答应一声,转身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李默堂却赶紧制说,“汉中老弟,还是见一见吧。”

    李默堂这老同学都发话了,这面子不能不给,夏汉中便对耳忌灿说道:“去,把那个家伙带进来见我。”

    “是!”耳忌灿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很快,耳忌灿就带着两名警卫,押着一个年轻人走进了会客厅。

    夏汉中冷冷的斜了年轻人一眼,问道:“就是你吵吵着要见我?”

    年轻人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夏汉中,不答反问道:“你就是第三十二集团军第七十九军军长夏汉中,夏将军吗?”

    “不错,我就是夏汉中。”夏汉中说,“你是哪个?”

    “鄙人朱子茂。”年轻人淡淡的说道,“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夏汉中有些不耐烦的说:“朱子茂,你有什么事情,非要见我?”

    朱子茂盯着夏汉中眼睛,沉声说道:“我有很重要的情报送上,不过这份情报不是白送的,我还有两个小小的条件。”

    “条件,你跟我讲条件?”夏汉中眸子里立刻流露出凛冽杀气。

    朱子茂却是毫不畏惧,沉着的说道:“对,我想,我是有资格跟夏将军你讲条件的,因为这个情报的价值非常大,说是关系到你们第三十二集团军今后在肥西大地的命运也是毫不为过!”

    “啊哈,好大的口气!”夏汉中说,“你要这么说,我还真就不想听了,老子就不信,不听你这情报,我们三十二集团军就在肥西呆不下去了。”

    说完了,夏汉中又扭头吩咐耳忌灿:“耳副官,把这狂徒拉出去毙了。”

    “是!”耳忌灿答应一声,当即上前推了朱子茂一眼,杀气腾腾的喝道,“走!”

    朱子茂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个跟斗,不等朱子茂反应过来,两名警卫便已经如狼似虎般扑过来,一把反揪住朱子茂胳膊,然后往外推。

    朱子茂立刻大叫起来:“夏将军,你就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客人?”夏汉中冷然说,“老子最烦的就是像你这样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狂徒,就因为从共党那里弄到个屁都不值的情报,就敢跑老子面前来讨价还价,真以为老子没见过世面?”

    “可我这情报价值千金!”朱子茂叫道,“事关一大批军火!”

    “军火?”夏汉中心头一动,挥手喝道,“回来,你说军火?”

    “对,军火!”朱子茂知道若不先透露一点内情,这一关只怕是很难过去了,当下很干脆的说道,“就在这几天,将会有一大批军火从安庆运来肥城,这是鬼子华中派谴军司令部从武汉紧急调拨给熊本师团的军火,足可以维持熊本师团一个月作战所需。”

    夏汉中便立刻跟李默堂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眸子里看到一丝凝重之色,因为他们也从军统那里得到了类似的情报。

    军统成立之后,戴笠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战斗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对日伪情报机关有了很深的渗透,因此搞到了很多重要情报,最近有一批军火要从武汉紧急转运肥城这个消息,军统也是刚刚知道。

    不过,具体是在什么时间,走的什么路线,军统却还在摸排之中,并没有获得确切的消息,但眼前这个自称是大梅山边区刘金标专员秘书的家伙,却能说出这批军火的具体运输路线,这中间似乎还真的有玄机。

    当下李默堂沉声问道:“你一个小小的秘书,是怎么知道的?”

    朱子茂说:“我虽然只是小小的秘书,但我是大梅山边区行署专员刘金标的秘书,而且是边区行署行政科的总干事,所以有机会接触到大梅山军分区的绝密情报,关于这批军火的情报就是我无意当中看到的。”

    夏汉中说:“你刚才说这批军火会从安庆运往肥城?”

    “是的。”朱子茂肯定的说道,“这批军火将从安庆上岸,然后经由怀宁、桐城、庐江运往肥城,最后运往大梅山前线。”

    “胡说八道!”夏汉中勃然大怒道,“你莫非以为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吗?从芜湖到肥城的路程更近,而且好走,鬼子为什么要舍而求远,反而要从安庆上岸走陆路,再去肥城?”

    朱子茂说道:“这真是鬼子狡猾的地方,正因为从芜湖到肥城路程更近,而且好走,但是也更容易被劫,所以鬼子才不走这条路,从安庆经由桐城到肥城这条路又远又不好走,但正因为这个,却反而更加安全。”

    夏汉中怒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三十二集团军也已经接到了关于这批军火的确切情报,对于这批军火,我们是志在必得,新四军方面多半是听到什么风声,所以才故意派了你来,想把我们引入歧途,然后你们新四军就可以在芜湖到肥城的半道上打劫是吧?”

    朱子茂说道:“贵军也获得了关于这批军火的确切情报?那么敢问,确切的线路是怎么安排的,到达每个点的时间又是什么时候?”

    夏汉中怒道:“你当我是傻子么,这么机密的情报也告诉你?”

    朱子茂呵呵一笑,说:“只怕是,夏将军根本就说不上来吧?”

    “我看你就是个奸细,既便不是奸细也是个骗子,别以为说几句大话就可以把我们唬住了,你这样的货色我们见得多了!”夏汉中说完之后,又回头大喝道,“耳副官,给我把这厮拉出去毙了!”

    “是!”耳忌灿答应一声,又来推朱子茂。

    朱子茂却只是呵呵冷笑,他才不信夏汉中真会枪毙他。

    眼看朱子茂就要被两个警卫推出会客厅,还是李默堂最后制止了。

    李默堂先示意警卫把朱子茂推回来,然后问:“你说你知道鬼子的具体运输线路,以及确切的运输时间?”

    “是,我知道。”朱子茂说,“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说。”李默堂点点头,说,“你有什么条件?只要我们能满足的,我们一定满足,不过你说的最好是真的,要不然后果你知道。”

    “我的情报绝对可靠。”朱子茂冷笑一声,又说,“我的条件就是,第一,我想要一个人的命;第二,再给我一个团长或者师参谋长的军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