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坦克参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2章 坦克参战



    先不说朱子茂告密的事,回头再说梅九龄。

    接到何书崖的电报之后,梅九龄甚至连工兵营的营部都没有回,直接就带着坦克连的五十个学员兵还有机械维修排的三十个维修学员,抄近路直奔蒲城而来。

    天黑时分,梅九龄一行便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蒲城。

    这个时候,鬼子已经停止了对蒲城的进攻,因为单单凭留下来的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已不足以对蒲城保持进攻态势,就算三宅俊雄留下了一个战车中队也没用,古贺太郎还是挺有自知之明,所以直接就由进攻态势转入了防御。

    所以,梅九龄一行很容易就进入到了蒲城。

    当梅九龄一行赶到城中心的地下指挥所时,何书崖正召集黄守信、韩锋还有几个营长开会,商量着要在今天晚上主动出击,给南门外的小鬼子一点厉害瞧瞧。

    何书崖作为徐锐亲手教出来的学生,把徐锐的一些作风学了个十足。

    徐锐的作风就是,你要是敢来惹我,我必定十倍报复回去,你不来惹我,那我就要去惹你,反正就是不让你好过!

    何书崖跟韩锋对了个眼神,然后对黄守信和丁力、雷鹏、杨八难三个营长还有机炮连长莫正强说道:“今天下午,韩队已经出城侦察过了,留下的鬼子大约有一个步兵联队,还有一个战车中队。”

    停顿了一下,何书崖又说:“虽然兵力数量上,小鬼子还是占据着微弱的优势,而且鬼子还有一个战车中队助战,但是,如果我们选择在夜间发动进攻,再加上鬼子的营垒工事也谈不上有多坚固,我们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何书崖正说呢,指挥所外忽然传来了一个雷鸣般的声音:“何书崖?何书崖呢?狗曰的,何书崖躲哪去了?”

    黄守信耳朵尖,立刻就听出来这是梅九龄的声音,当时就起身说:“书崖,是九龄这臭小子到了。”

    何书崖微笑说:“这臭小子来的还挺快。”

    作为第一期青训队的三个尖子生,何书崖、黄守信跟梅九龄之间的私人关系一直都是非常不错的,当下何书崖跟黄守信两人便起身,到指挥所外前来迎接,结果迎面就看到梅九龄急吼吼的从地下甬道过来。

    “书崖!”梅九龄看到了何书崖,顿时眼前一亮,叫道,“坦克呢?坦克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坦克,快!”

    何书崖摆摆手,微笑着说道:“九龄,这个不着急,反正坦克又不会长翅膀飞喽,你说是吧?再说你们都已经赶了这么远的路了,肯定累坏了,要不然我先让炊事班给你们弄点吃的去?”

    “嗳呀,吃啥吃呀,吃东西啥时候不行?”梅九龄却一挥手,非常不耐烦的说道,“麻溜的,快带我去看坦克!”

    “你小子,这急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何书崖摇了摇头,当下扭头对黄守信说,“守信,要不然你先带九龄去看看?我跟杨营长他们研究下作战方案,回头就过来找你们。”

    “行。”黄守信答应一声,当即带着梅九龄走了。

    缴获的六辆鬼子坦克就隐蔽在县城中心的三栋大院子里,黄守信很快带着梅九龄一行来到了其中一栋大院的后院,这栋大院的后院原本是用围墙砌起来的,为了让坦克通过,围墙现在已经被拆掉。

    一行人从敞开的围墙穿过,迎面就看到了两间柴房,柴房的前壁也已经被拆除了,两辆黑黝黝的九五式轻型坦克,就停泊在院子左右两厢的两间柴房里边,一看到这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梅九龄的眼睛立刻就直了。

    “嗳呀,嗳呀,真是坦克!”梅九龄喜不自禁的说,“还真是坦克啊!”

    “你这话说的。”黄守信摇头说,“好像我们是在骗你玩似的,我们犯得着拿你寻开心?真是的。”

    梅九龄却说道:“剩下四辆呢?剩下四辆坦克呢?在哪?在哪?”

    “你着啥急啊。”黄守信说道,“剩下四辆也都在附近,但你总得一辆辆检查吧,先看看这两辆能否修好?”

    “哦对,是这么个理儿。”梅九龄这才想起三团缴获的六辆坦克都是出了故障的,当下扭头叫道,“张伟!”

    机械维修排排长张伟便上前一步,大声应道:“到!”

    梅九龄一指左右两厢的两辆坦克,急声说道:“赶紧看看。”

    “好嘞!”张伟刚才看到坦克的一瞬间,就已经跃跃欲试,这会得了梅九龄命令,就再按捺不住,当即就快步冲向了其中一辆坦克,然后打开炮塔顶盖钻进了坦克车厢里。

    梅九龄又对维修排剩下的三十名学员兵说道:“你们也别愣着了,赶紧过去帮忙,顺便抓紧学习,现在坦克连还有摩步连的训练都上来了,甚至连飞行连的训练也不错,就你们维修排进度慢。”

    维修排的三十名学员兵便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去了。

    黄守信便在一边劝道:“九龄,你太心急了,这机械维修,可不比开坦克或者摩托车那么简单,因为这机械维修要学习的知识太多了,不仅需要扎实的理论基础,更需要大量的实践经验,你得有耐心。”

    “可问题是,不急不行哪。”梅九龄却扳着手指说,“你看吧,算上你们刚缴获的这六辆坦克,我们工兵营就已经有了七辆九五式坦克,勉强也能算个坦克连的建制了,这坦克连眼看着就要成型了,机械维修排的作业水准却跟不上,这哪行?”

    黄守信说道:“九龄,你想太远了,这次缴获的六辆坦克,最后还不知道能够修好几辆,说不定一辆都修不好。”

    “呸呸呸,乌鸦嘴。”梅九龄很不满的道,“一定能修好!”

    两人说话之间,张伟就已经检查完了第一辆坦克,然后灰头土脸的从炮塔里钻出来向梅九龄报告说:“营长,这辆坦克只是线路故障,很容易就能修好,甚至现在就能修,因为我带了备用线缆过来。”

    “我说什么来着。”梅九龄先冲着黄守信挥了下拳头,然后又回头对张伟说道,“张伟,先不着急修,先检查别的,看看别的坦克什么故障。”

    “是!”张伟答应一声,又匆匆钻进第二辆坦克,过了大约五分钟,张伟便又从坦克炮塔钻出来,说,“营长,这辆坦克属于机械故障,除非更换零件,否则怕是修不好。”

    梅九龄便懊恼的拍了下脑门,又说道:“再看看别的。”

    说完,梅九龄又对黄守信说:“快带我们去看剩下的四辆坦克。”

    当下黄守信便带着梅九龄一行又来到了邻近两个院子,在邻近两个院子的柴房以及厢房里,梅九龄一行又见到了另外的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

    经过张伟的检查,发现其中一辆属于机械故障,另有两辆线路故障,最后一辆却没有故障,只是因为线头松动导致发动不起来。

    张伟接驳好线头之后当场就把坦克给发动起来。

    直到六辆坦克全部检修完了,梅九龄才终于松了口气。

    “守信,咱们现在就交接吧。”梅九龄又说道,“从现在开始,这六辆坦克就是我们工兵营的装备了。”

    “急啥,又没有人跟你们抢。”黄守信苦笑说,“咱们大梅山军分区现在总共也就只有你们工兵营有坦克连的建制,别人就是抢到了这铁王八也没卵用啊?所以,真不用急,先去吃饭,先吃饭。”

    “我不饿,咱们还是先交接。”梅九龄坚持说。

    不过话音刚落,梅九龄的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还说不饿。”黄守信笑道,“走吧,先去吃点东西。”

    梅九龄这才有些赧然的挠挠头,跟着黄守信回了地下指挥所。

    黄守信叫待老孙头去整点吃的,又安排人带着坦克连和维修排的战士先去掩蔽所休息,然后跟梅九龄回到了地下指挥所,刚一进大门,就发现何书崖跟几个营连长都愁眉苦脸的,似乎遇着了什么难事。

    “这是咋了?”黄守信便问道,“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有个难事。”何书崖苦笑说,“刚刚叫驴又带回来一个坏消息,说小鬼子刚刚又对军营四周的营垒工事进行了大规模加固,不仅加深加宽了环营战壕,而且还在战壕的内沿拉起了铁丝网,这个就很棘手了。”

    黄守信说道:“怎么着,小鬼子是要跟我们深沟高垒,不与战哪?”

    何书崖说道:“看来三宅俊雄这老鬼子还没有蠢到家,知道仅凭一个步兵联队是对付不了我们的,所以才摆出了这么个铁桶阵,面对小鬼子的这个铁桶阵,我们还真是办法不多,强攻的话,代价太大。”

    黄守信便立刻跟着蹙紧了眉头,强攻自然是肯定不行的。

    这时候,梅九龄忽然提议说:“要不然,让坦克连参战?”

    “坦克连?”何书崖闻言愣了一下,说,“你把你的那辆宝贝疙瘩开到蒲县来了?不能够吧,你就不怕被鬼子的侦察发现你的宝贝?”

    梅九龄摇摇头说道:“你说家里的那辆坦克?坏了。”

    “那你还说让坦克连参战?”何书崖说到这,忽然间反应过来,“九龄你是说,我们缴获的那几辆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