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乳虎啸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3章 乳虎啸谷



    “对”梅九龄点头说,“确切点说,是四辆!”

    “四辆?!”何崖惊喜莫名的说道,“九龄,你的意思是说,缴获的那六辆坦克中,有四辆能够修好?”

    梅九龄点头说道:“其中一辆已经修好,另外三辆稍微花点时间也能够修好,至少不会耽搁今天晚上的作战,至于剩下的两下坦克,恐怕得从小鬼子那里去找零配件了,要不然没法修,就不知道四辆坦克够不够?”

    “有四辆就足够了,甚至一辆就够!”何崖狠狠击节。

    “一辆就够?!”梅九龄愣了一下,问道,“崖你啥意思?”

    何崖却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在自己的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计划,然后笑着对梅九龄说道:“九龄,要是运气足够好的话,说不定今天晚上,你的坦克连就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坦克连了!”

    “真正意义上的坦克连?”梅九龄两眼放光。

    旁边的黄守信心头一动,也想到何崖想要干什么了。

    杨八难、丁力、雷鹏还有莫正强这几个营连长却明显有些跟不上何崖他们三个的思维节奏了,这让杨八难他们三个从中央军校毕业的军官生尤其感到有些泄气,中央军校跟青训营之间的差距,真有那么大?

    (分割线)

    与此同时,蒲城南郊的鬼子军营里。

    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联队长古贺太郎,派人将战车第五中队的中队长佐藤三郎请到了他的指挥帐篷里。

    “大佐阁下,您找我?”见了古贺太郎,佐藤三郎只是微微顿首。

    尽管佐藤三郎的军衔只是少佐,但他是坦克兵部队的少佐,跟纯粹的步兵分属于不同的两个体系,所以骨子里就带着傲骄,甚至,要不是因为战车第八联队的联队长山本越次再三叮嘱过他,佐藤三郎根本就懒得理会古贺太郎。

    古贺太郎也不敢托大,笑着说:“佐藤桑,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下。”

    “大佐阁下太客气了,您尽管下命令就是。”佐藤三郎**说,“我们战车第五中队一定会忠实的执行您的命令。”

    “佐藤桑你太谦虚了,有什么事我们商量着来。”古贺太郎笑说,“是这样的,尽管营垒工事已经得到了加固,不仅壕沟挖得更深也更加宽,壕沟的内沿也拉上了铁丝,但是我仍然有些担心,毕竟狼牙部队可说是无孔不入的。”

    佐藤三郎说:“大佐阁下的意思是?”

    古贺太郎说:“我的意思,你们战车第五中队,是不是可以派出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分别停泊在军营四周充当固定哨?因为狼牙的法,实在准得让人难以置信,如果缺乏足够的保护,守夜的哨兵怕是很难躲过狼牙的狙击。”

    “大佐阁下。”佐藤三郎的眉头立刻就蹙紧了,说道,“按理说,我们战车第五中队不应该违背您的命令,毕竟山本阁下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求我们战车第五中队坚决服从大佐阁下您的命令,但是卑职需要向您声明的是,我们战车部队的唯一使命就是冲锋陷阵,而不是站岗或放哨,所以……”

    佐藤三郎的语气虽然很委婉,但言下之意却是拒绝执行。

    古贺太郎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他没想到佐藤三郎这么不给面子,当下说道:“佐藤桑,你就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如果你们战车第五中队愿意帮这忙,我想,我们整个步兵第一七零联队三千多官兵都会感激不尽的。”

    佐藤三郎脸上便立刻流露出为难之色。

    就在佐藤三郎犹豫着要不要答应古贺太郎之时,帐篷外却忽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坦克引擎的轰鸣声。

    “这是……坦克引擎的轰鸣声?”古贺太郎说。

    “这引擎轰鸣声来自于军营外,肯定不是我们第五中队的坦克!”佐藤三郎说,“难道是战车第八联队的主力回来了吗?”

    也难怪佐藤三郎会这么想,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中国人会有坦克。

    当下古贺太郎便和佐藤三郎匆匆走出指挥帐篷,然后顺着坦克引擎的轰鸣声,找到了军营的北大门。

    古贺太郎和佐藤三郎到来时,军营北门的鬼子哨兵早已经被惊动。

    “怎么回事?”古贺太郎抬头看着瞭望哨上的步兵中队长,问道,“长谷川桑,刚才战车引擎的轰鸣声是怎么回事?战车第八联队回来了吗?”

    “大佐阁下,这应该不是战车第八联队。”步兵中队长谷川回答道,“因为过来的坦克只有一辆,而且情形非常可疑。”

    “纳尼?只有一辆坦克?”古贺太郎闻言愣了一下。

    然后古贺太郎便赶紧踩着油桶登上修建在高处的瞭望哨,再举起望远镜往前看,果然看到一辆坦克正沿着公路向着这边缓缓驶来。

    借助坦克灯照射在地面上发出的反光,可以隐约看清,那应该是一辆日式的九五式轻型坦克,但是让人感到困惑不解的是,公路上面就只有这么一辆孤伶伶的坦克,没有别的任何车辆,也没有哪怕是一个步兵随行。

    佐藤三郎也跟着爬上了瞭望哨,看到这情形之后,说:“大佐阁下,这辆坦克的情形有些古怪。”

    “古怪?什么意思?”古贺太郎问。

    佐藤三郎没有回答,只是命令副官爬到战壕沿上,打开手电筒,向着对面缓缓驶近的坦克打出了一组灯光信号。

    古贺太郎就明白了,如果对面过来的是皇军坦克,看到这边打出的灯光信号之手,肯定会做出回应,而如果对方没有回应,那就说明前面的这辆坦克很有可能是被中国人俘获的坦克,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不是绝对没有。

    古贺太郎和佐藤三郎满心期望着,对面的坦克能够做出回应。

    然而让两人无比失望的是,对面的坦克始终没有任何回应,就跟没有发现这边的灯光信号似的,继续缓慢的却片刻不停的行驶过来。

    佐藤三郎还没有死心,命令副官再次打出灯光信号。

    这次对面的坦克终于有回应了,但是它的回应却是,直接开炮射击!

    前方坦克的炮塔上猛的绽放起一团耀眼的红光,紧接着,佐藤三郎副官所在的方位就被一发炮弹直接命中,顷刻之间腾起一团巨大的烟尘,佐藤三郎的副官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打成了碎片。

    紧接着,前方那辆坦克的前机便猛烈开火了。

    灼热的顷刻间就跟雨点般猛泼过来,打得军营北大门两侧的环形街垒烟尘四溅,古贺太郎还有佐藤三郎所站的瞭望哨也被波及,险些中弹。

    “八嘎牙鲁。”古贺太郎在警卫的保护下匆匆下了瞭望哨,然后抬头对着步兵中队长长谷川厉声大吼道:“长谷川桑,马上派兵出击,给我炸了这辆该死的坦克,给我炸了这辆该死的坦克!”

    “哈依!”长谷川重重顿首,当即命令一个步兵小组出击。

    下一刻,原本拦在军营北入口的拒马就被搬开,然后十几个鬼子兵便端着刺刀,又趁着夜色的掩护,悄然的出了军营,然后迅速四散开来,呈扇形向着前方大约百米开外的那辆坦克迅速逼近。

    看到这一幕,古贺太郎的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些愚蠢的中国人,虽然侥幸从战场上缴获了一辆皇军的坦克,却根本不懂得坦克运用的精髓,居然蠢到在黑夜里单独派一辆坦克出击,他们根本不知道,如果没有步兵保护,坦克根本就只是一具铁棺材而已!

    面对步兵的抵近爆破,缺乏步兵保护的坦克,简直就不堪一击!

    古贺太郎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前方那辆坦克被包引爆后的景象。

    然而,古贺太郎的美梦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给击得粉碎,就在出击的那个步兵小组即将靠近到坦克旁边时,坦克身后的黑暗之中,却骤然之间绽放出了四道耀眼的火舌,这四道耀眼的火舌,一下就交织成一张绵密的火力,一下就将围拢过来的鬼子笼罩其中,这十几个鬼子猝不及防,纷纷倒在地上。

    “八嘎!”古贺太郎又惊又怒,“这些狡猾的中国人!竟然有埋伏?!”

    佐藤三郎狰狞一笑,沉声说道:“大佐阁下不必担心,中国人再是狡猾也不过一辆坦克而已,卑职这就率领战车第五中队出击,一定摧毁掉中国人的这辆九五式坦克!”

    “哟西,那就拜托佐藤桑你了。”古贺太郎点头说道,“我会派一个步兵中队跟随你们出击。”顿了顿,古贺太郎又接着说道,“不过,佐藤桑千万不要太过深入追击,如果中国人退回蒲县城内,就别追了。”

    “哈依。”佐藤三郎顿首说道,“大佐阁下放心,卑职不会蠢到陷入城内去跟中国人打巷战,相比巷战,野战才更能够发挥出我们战车部队的强大突击力。”

    “哟西。”古贺太郎欣然点头,“那我就在这里静候佐藤桑的佳音了。”

    “哈依。”佐藤三郎再次顿首,又回头冲身后的传令兵喝道,“命令,战车第五中队紧急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