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钓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4章 钓鱼



    蒲城,南门城垣的废墟上。

    何书崖、黄守信他们正举着望远镜密切的关注着前方的鬼子军营,看到鬼子军营突然间营门大开,然后十几辆坦克在至少一个中队的鬼子步兵的保护下气势汹汹的涌出来,两人顿时大喜过望。

    “书崖,出来了,小鬼子出来了!”黄守信喜不自禁的叫道。

    “先别高兴太早,只是出来而已。”何书崖却始终保持着足够的冷静,淡淡的说道,“这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如果在接下来的行动当中稍有纰漏,小鬼子还是有可能发现不对,又掉头缩回去的。”

    “不会的。”黄守信却嘿然说道,“小鬼子的步兵已经让咱们给打怕了,如果发现苗头不对,真有可能缩回去,但是小鬼子的战车部队却还没有怎么跟咱们交过手,所以不会那么容易就缩回去的。”

    说完之后,黄守信又拍拍何书崖肩膀,说道:“我对你的计划有信心。”

    “先看吧。”何书崖淡淡的说道,“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就立刻设法截断这伙鬼子的退路,就算不能完好的俘获这批九五式坦克,也绝不能再让它们回到鬼子军营。”

    “那不行!”梅九龄立刻叫起来,“这批九五式坦克必须完好的俘获,绝不能有任何差错,书崖我跟你说,还有守信,不许你们损毁我的坦克。”

    黄守信没好气道:“我说梅九龄,这明明是小鬼子的坦克好不好,怎么就成你的了?”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梅九龄说,“早晚都是我的。”

    黄守信苦笑,然后对着何书崖摊了摊手,何书崖却什么都没有说。

    三人说话间,坦克连长何大聪驾驶的那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便已经回到了南门的城垣废墟前,然后就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一幕。

    当坦克准备碾过废墟返回城内时,却居然碰壁了。

    小日本的九五式轻型坦克是有技术参数的,能够越过的壕宽是两米,能够爬过的垂直墙高为零点六米,如果壕超过两米,或者垂直墙高超过零点六米,小日本的九五式坦克那就只能够原地打转,无能为力。

    何大聪虽然只是头一回驾驶坦克参与实战,紧张那是难免的,但是要说他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城垣废墟垂直高度超过零点六米,从正面没办法碾过去,难道还不会斜着往上碾?

    何大聪其实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钓鱼。

    钓的什么鱼?当然是身后跟着的十几辆鬼子坦克。

    (分割线)

    发生在南门城垣废墟下的这“尴尬”一幕,自然落入了后面跟着的鬼子坦克兵,以及鬼子步兵的眼里。

    看到中国人驾驶的九五式坦克拼命的想往城垣废墟上冲,却怎么也冲不上去的,反而排气口却排出了滚滚黑烟,站在炮塔瞭望位上观察敌情的佐藤三郎便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些愚蠢的中国人,以为学过简单的坦克驾驶就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坦克兵了吗?真的是太天真了!居然连一堵小小的城垣废墟都翻不过去,这样的渣渣根本不配成为他们战车第五中队的对手。

    当下佐藤三郎便缩回车厢里,向坦克驾驶员下达指令,从正面追击,然后又给后面跟着的另外十二辆坦克下达指令,命令这十二辆坦克分成三路,四辆跟他从中路追击,另外八辆则分别从左右两侧包抄上去。

    佐藤三郎还特意下了令,所有坦克都不许允许开主炮。

    显然,佐藤三郎也是存了夺回坦克的念头。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要是能够完好无损的夺回来,自然是最好不过,既便不能完好无损的夺回来,也至少不能损毁太严重。

    所以,绝对不能开炮,然不然一炮打过去,坦克直接就报销了。

    身为一名资深的战车兵少佐,佐藤三郎对九五式轻型坦克的优缺点十分清楚,这种轻型坦克的优点是速度快,机动性好,缺点是防护力极差,甚至连马克沁重机枪都可以打穿侧装甲,面对37mm的坦克主炮的直射,更是连厚度最厚的正面装甲也抵挡不住,只要命中,一炮就死。

    接到佐藤三郎的指令之后,随行的十二辆坦克便立刻分开,四辆紧随其后,另外八辆则兵分两路从左右两侧包抄过去,跟进保护的鬼子步兵见状,便也分成了三部分,分别跟随在佐藤三郎座驾以及另外两路坦克的身后,负责保护。

    (分割线)

    城垣废墟上。

    鬼子的异动,一点不漏的落入了何书崖等人的眼睛里。

    梅九龄说道:“书崖,还真让你料中了,小鬼子果然舍不得开炮,要不然这么近距离,十几辆鬼子坦克,只要一次齐射,何大聪驾驶的坦克估计就要被轰成渣,刚才我还真是捏了一把汗。”

    黄守信说道:“九龄,书崖的算计你还不相信?自打回龙沟开始,他什么时候算错过?你尽管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行了,你们别夸了。”何书崖摇头说,“再夸我都要上天了。”

    说完了,何书崖又扭头对韩锋还有雷鹏、丁力、杨八难等三个营长说道:“韩队,还有雷营长、丁营长、杨营长,按原计划行动。”

    “是!”韩锋和雷鹏他们三个答应一声,转过身匆匆去了。

    不过在转身离开之前,韩锋却先向着正在废墟下团团乱转的那辆九五式坦克扔出了一枚小石子,小石子准确的命中了坦克的炮塔,发出了光的一声炸响,听到响声之后,正在奋力爬坡的坦克便立刻转向。

    何大聪驾驶的九五式坦克放弃了爬坡,转而向东边仓皇逃遁。

    (分割线)

    佐藤三郎正通过瞭望孔,紧紧的监视着何大聪所驾驶的那辆坦克,何大聪刚有异动,佐藤三郎便立刻发现了。

    “想跑么?”佐藤三郎狰狞的一笑,沉声说,“看你往哪跑!”

    佐藤三郎当即命令驾驶员将马力开到了最大,坦克的排气口便立刻冒出滚滚的黑烟,然后昂昂轰鸣着径直追向何大聪所驾驶的那辆坦克,负责从右翼包抄的四辆坦克也骤然之间加速,试图从前方拦截。

    不过,从右翼包抄的四辆坦克终究没能完成拦截的任务,就在这四辆坦克到位之前,何大聪驾驶的那辆坦克就已经贴着城垣废墟冲过去,也就差了那么十几米的样子,差一点就被小鬼子给拦截住了。

    佐藤三郎见状,顿时间气得哇哇大叫。

    因为从右翼包抄的四辆坦克非但没能截住中国人的坦克,反而挡住了他们的前进路线,等到右翼包抄的四辆坦克倒车,完成掉头,再跟佐藤三郎指挥的中路五辆坦克完成编队时,中国人的坦克早已经到了百米开外。

    “八嘎牙鲁!”佐藤三郎大怒,当即下令道,“追上去,给我追上去,绝不能让中国人跑了!快点追上去!”

    但是这一次,中国人却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回城的念头,只是认准了一个方向拼命的往前开,蒲城附近大多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除了偶尔有几条小河沟之外,几乎没有任何阻碍,所以一路横冲直撞只顾往前疾驶。

    刚一开始时,佐藤三郎还是有些担心,万一中国人开着坦克把他们引到大梅山独立团控制的地盘深处去,那可大事不妙,但是追了没多久,佐藤三郎却惊喜无比的发现,中国人明显是急晕了头,没有往北边逃跑,而是往南边去了。

    从蒲城往南是浦口,却是日军控制的势力范围。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佐藤三郎便再没有一丝担心,率领着战车第五中队放心大胆的追了下去,大有即便追到天涯海角也誓要追上中国人,然后夺回原本就属于大日本皇军的坦克的架势。

    志在必得的佐藤三郎不知道,就在他们过去没有多久,丁力、雷鹏还有杨八难的三个营小两千官兵便已经出现在了公路以及沿线区域,接着便开始了紧张的挖掘工作。

    三个营小两千官兵,在公路及沿线区域摆开了一个“门”字形,各自负责一段区域,然后就开始用工兵镐争分夺秒挖掘壕沟,所挖掘的壕沟也不是普通战壕,而是一侧平缓一侧笔直的反坦克壕。

    整个“门”字形的正面大概有五十米宽,两侧有一百米长,开口方向朝南,也就是佐藤三郎率领鬼子战车第五中队开过去的方向,在这个开口方向正好有一条斜着流过的小河,虽说现在是冬季,河水早就干涸了,但是只要炸断河上的小石桥,泥泞的河床还是足以对坦克造成极大阻碍。

    一旦鬼子坦克进入这个“门”内,就将陷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

    不过,要想挖出一条长度超过两百米的反坦克壕,这可不是个小工程,因为要想成功的拦截住鬼子的坦克,反坦克壕的深度至少也要达到一米,而一米只是最低深度,为了保险起见,至少要挖到垂直深度超过两米。

    时间紧迫,三团的小两千名官兵开始争分夺秒的挖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