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锐不可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7章 锐不可挡



    回头再说日军步兵第一七零联队。

    联队长古贺太郎其实早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并且给战车第五中队的中队长佐藤三郎发去急电,要求战车第五中队立刻返回营地,然而佐藤三郎一开始根本没把古贺太郎的警告放在心上,率领战车第五中队继续往南追杀。

    直到随行的步兵中队遭到狼牙袭杀,佐藤三郎才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当即命令战车第五中队掉头北返,同时给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发去急电,请求古贺太郎立刻派出一个步兵大队南下来接应。

    古贺太郎接到佐藤三郎的求援电报之后,当即派出一个步兵大队外加一个独立炮兵小队沿着公路南下接应,可是往南走了不到五里,便遭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顽强阻击。

    战斗异常激烈,任凭日军如何猛攻,大梅山独立团的防御阵地始终岿然不动,日军大队长见正面突防遇阻,便派出了两个步兵小队,试图从两翼包抄,可结果还是没用。

    迂回包抄这一招,对付国民军屡试不爽,可是用来对付**的部队,尤其是用来对付大梅山独立团的时候,却从来就没有一次发挥过作用,因为**的部队根本就不怕后路被人包抄。

    日军大队长正无计可施之时,前方突然传来了坦克的轰鸣。

    “战车部队?”有个眼尖的鬼子兵兴奋的大叫起来,“大队长,我们的战车部队回来了,我们的战车部队回来了!”

    日军大队长顺着鬼子兵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在大梅山独立团的防御阵地后方,鬼魅般冒出了一辆辆黑黝黝的坦克,这些坦克每三辆编成一组,形成了四个攻击队形,正向着这边猛扑过来。

    “哟西!总攻的时候到了!”日军大队长心神大定,当即便抽出军刀,仰天长嗥道,“命令,大队本部全线出击,全线出击,配合战车第五中队打垮这些该死的支那人,干掉他们,干掉他们……”

    日军大队长还是有点指挥水准的,知道这个时候必须果断发起总攻,这样才有可能,配合回防的战车第五中队形成前后夹击之势,不然的话,大梅山独立团很快就能反应过来,再分兵挡住战车第五中队,局面恐怕就又要陷入僵持。

    到那时候再想突破,就不知道又要到什么时候。

    霎那之间,日军大队长便做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决断,并下达命令。

    下一霎那,七百多个鬼子步兵便立刻从冰冷的荒原上站起身,先拉开稀疏的散兵线,然后向着三团一营的防御阵地猛扑过来。

    看到这一幕,一营长杨八难脸上却绽露出了一抹狞笑,接着,杨八难便猛的扬起右手再使劲的往下一挥,原本坚守在阵地上的一营官兵,便立刻从中间让到两侧,给正向前突进的坦克连让开了一条通道。

    梅九龄驾驶着五零一号坦克,亲自担负坦克连的箭头。

    在梅九龄的五零一号坦克身后不到十米处,两辆坦克稍稍的落后,三辆坦克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箭头,笔直的指向前方的鬼子,再往后面,另外十辆坦克组成了三个攻击箭头,跟着梅九龄的坦克向前突进。

    通过车头的瞭望孔,梅九龄可以清楚看到一营官兵正往两边让开。

    视线再往前移,便看到了黑压压的鬼子正如潮水般涌过来,看到这一幕,梅九龄的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冰冷的杀机。

    这些愚蠢的小鬼子,还道是他们的战车部队回来了吧?

    哈哈哈,殊不知来的却是他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坦克连!

    转眼间,坦克距离前方汹涌而来的鬼子已经不足百米,梅九龄一脚猛的将坦克油门踩到底,胯下的坦克便立刻轰轰的咆哮起来,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向着前方鬼子疾驰而去。

    梅九龄的眸子里骤然流露出一抹狂暴之色,大声咆哮:“开炮!”

    早已经就位的一个坦克学员兵便毫不犹豫的摁下按钮,下一刻,五零一号坦克的主炮炮口便猛的绽放出了一团烈焰,然后才是轰的一声巨响,接着对面百米外,鬼子的队列中便立刻腾起一团耀眼的红光。

    紧随五零一号坦克之后,后续跟进的另外十二辆坦克也纷纷开炮了,一霎那间,前方鬼子的步兵队列间便立刻腾起了十几团耀眼的爆炸红光,耀眼的红光映红了整个战场,也照亮了鬼子们的那一张张呆滞的脸。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正向前冲锋的鬼子兵全懵了,这是啥情况?

    战车第五中队的坦克兵为什么不打中国人?却怎么反过来打他们呢?

    难道战车第五中队叛变了吗?这不可能啊,没理由啊,一霎那间,出击的七百多鬼子步兵就全部懵了。

    鬼子懵了,梅九龄的坦克连却没有一丝的怜悯。

    在打了两炮之后,梅九龄就不让再发炮了,他是心疼炮弹了。

    不过九五式坦克在设计之初,其侧重点就不是坦克战,而是对步兵的火力支援,所以有前后两挺车载重机枪。

    不让打炮,还有重机枪。

    一霎那间,十三辆坦克,十三挺7.7mm口径的车载前机枪便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就跟夏夜里的狂风暴雨,向着前方的鬼子猛泼过去,仍处在懵逼状态的鬼子兵便一片片的倒了下来。

    “纳尼?”一个鬼子兵才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呓语,下一刻,一条耀眼的火舌便从他的头部扫过,紧接着,这个鬼子兵的脑袋就像西瓜般碎裂,霎那间,鬼子兵脖子以上部位便全部消失不见。

    不远处,一个鬼子少尉正举着军刀绝望的咆哮,然后一条火舌便从他的胸膛扫过,下一刻,鬼子少尉的右半边****便立刻被狂暴的撕扯了下来,化为了漫天四溅的血肉碎块,鬼子少尉却仍然没咽气,仍在歇斯底里的咆哮。

    “啊啊,该死的支那人,这是支那人的坦克兵,不是我们的……”

    咆哮声持续了不到片刻,鬼子少尉终于咽了气,颓然倒在了地上。

    另一边,一个鬼子军曹转身想要逃跑,下一刻,耀眼的火舌扫到,从他的右大腿倏忽扫过,然后,鬼子军曹的右大腿便立刻被弹雨给撕碎,甚至连大腿骨也被切断,整条右腿便生生从躯体脱落。

    鬼子军曹再也站立不住,一下就摔倒在了地上。

    同样的场景,正在战场上反复的上演,在坦克连密集的机枪火力的狂暴侵袭之下,正向前冲锋的鬼子步兵一片片的倒下。

    转眼之间,七百多鬼子兵便已经只剩不到一半。

    更凄惨的是,许多中弹的鬼子并没有立刻咽气,而是倒在血泊中挣扎、哀嚎或者求救,这些哀嚎声以及求救声,严重的动摇了剩下鬼子的士气,剩下的三百多鬼子顷刻丧失了进攻勇气,转身就跑。

    这些大阪籍的小商贩,从来就不是有勇气的存在。

    “回来,给我回来,进攻,继续进攻……”鬼子大队长却仍没有放弃,挥舞着军刀继续在那里跳脚,大声咆哮,然后仅凭他一个人的努力,已经不足以挽回败局了,根本没有一个小鬼子理他。

    “西呐!”鬼子大队长气得暴跳如雷,挥刀砍翻一个逃跑的步兵。

    然而还是没有用,更多的鬼子步兵从他身边绕开,继续四散逃命。

    鬼子大队长大怒,正要追砍第二个逃兵时,一条耀眼的火舌扫到,一下就从他的头部扫过,下一刻,鬼子大队长的脑袋立刻化为了漫天四溅的血肉。

    前后不到五分钟,战斗便结束了。

    一整个步兵大队,还包括一个独立炮兵小队,整整七百多鬼子,五分钟不到就被梅九龄的坦克连给打垮了,其中至少有一半鬼子兵被坦克连打死或者打伤,剩下的鬼子则如放山野猪般逃跑了。

    坦克连的第一战,效果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好!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锐不可挡!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一战还是有着很大的偶然因素。

    由于是变起仓促,满心想着跟战车中队前后夹击中国人的鬼子,根本就没有想到战车中队会突然间“叛变”,他们完全无法接受战车中队突然间从友军变成敌军的残酷事实,最终的惨败也就可想而知,

    等到杨八难再次带着一营官兵聚拢过来,战场上已经再没有一个站着的鬼子兵了,地上倒是躺满了鬼子兵的尸体,还有仍在血泊中挣扎、哀嚎的鬼子伤员,不少鬼子伤员还在哭泣着求救,救命,救救我吧……

    但是杨八难还有一营的官兵可不会怜悯这些鬼子伤员。

    对于胆敢拿着武器踏上中华大地的侵略者,中国人只有一个字,杀!

    不等杨八难下令,一营官兵便开始了打扫战场,只要是小鬼子,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不管是困兽犹斗的还是求饶投降,一律格杀不论,一律先往身上捅几刀再说,前后不到十分钟,战场上就没有一个还能喘气的鬼子,只留下了一地的鬼子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