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步坦协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8章 步坦协同



    蒲城南郊,鬼子军营内。

    古贺太郎就像一头困兽,正在笼子里来回乱窜。

    步兵第一七零联队下属的步兵第一大队就在距离军营不到五里的地方,跟大梅山独立团陷入激战,他甚至仅凭肉眼,就可以看到战场,但是打得怎么样却不知道,步兵第一大队几次回电说,战事进展很缓慢。

    不知道因为什么,古贺太郎总感觉今晚要出事。

    先是一辆形迹可疑的中国坦克,再是战车第五中队出击,再是战车第五中队发来电报求援,再是前去接应的步兵第一大队在出营不到五里处遭到阻击,再然后战车第五中队就失联了,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了古贺太郎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要出事,今天晚上多半要出事,可具体会出什么事他又说不上来。

    时间在让人发疯的等待中缓慢流逝,就在古贺太郎忍不住又要给步兵第一大队发电报询问战况时,一个通信兵匆匆走了进来。

    “大佐阁下!”通信兵顿首报告说,“步兵第一大队已经溃败了!”

    “你说什么?”古贺太郎大吃一惊,失声叫道,“步兵第一大队已经溃败了?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一整个步兵大队,十分钟不到,就让大梅山独立团给打垮了?”

    “哈依。”通信兵顿首说,“大佐阁下可以去问问,因为已经有步兵第一大队的溃兵逃回军营来了。”

    “人呢?”古贺太郎怒道,“给我带上来!”

    然而古贺太郎话音才刚落,帐篷外却骤然喧哗起来。

    古贺太郎的心情顷刻变得越发恶劣,当即出帐吼道:“吵什么?”

    “大佐阁下,支那军来了,支那军!”一个鬼子手指前方,惶然说道。

    “纳尼?”古贺太郎顺着鬼子兵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整个人便顷刻之间石化,但只见,军营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燃起一堆堆的篝火,幽幽的火光中,一队队的中国兵,就像是荒原之上外出觅食的狼群,正在四处游荡出没。

    古贺太郎之所以一眼就认出那是中国兵,而不是日本兵,是因为他们身上穿的棉军装,现在是冬季,日本兵穿的都是棉大衣,而中国兵穿的都是棉上衣加棉裤,而不是大衣,所以很容易就能够分辩出来。

    “大佐阁下,快看,坦克!”又有日本兵惊叫起来。

    其实不用别人提醒,古贺太郎也已经看到了,就在那一队队的,犹如狼群般的中国兵的身后,紧接着出现了一辆辆黑黝黝的坦克,古贺太郎看不见这些坦克的样式及标号,但他就是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到,这些坦克,一定就是战车第五中队的坦克。

    可是,现在,战车第五中队的这些坦克却成为了中国人的坦克!

    “这下完了!”古贺太郎的一颗心便立刻沉落下去,就凭他们步兵第一七零联队所修筑的营垒工事,勉强可以挡住步兵进攻,却完全不足以挡住战车兵的进攻,尤其现在中国人还有一整个战车中队!

    (分割线)

    距离鬼子军营不到千米外,何书崖、黄守信矗立在梅九龄驾驶的五零一号坦克的前车身上,两人一边举着望远镜观察前方鬼子军营的动静,一边神情轻松的跟从炮塔内探出半个身体的梅九龄进行交流。

    “真是没想到啊。”黄守信很是感慨的说道,“当初团长在青训队的课堂上给我们讲解步炮协同、步坦协同以及空地协同的战术科目时,我心里还在想,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学以致用,却不曾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在战场上实践步坦协同了。”

    “这个算得什么。”梅九龄却踌躇满志的说,“步坦协同不过只是最基本的战术科目,接下来我们大梅山军分区还要组建团级建制,甚至师级建制的坦克集群,到时候在战场上实践大兵团大纵深作战理论,实践坦克大集团的闪击战理论,那才叫过瘾,现在的小打小闹,不算什么。”

    “哟哟哟哟,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黄守信取笑说,“才刚闹了一个坦克连,就想着坦克团甚至坦克师了?看把你美的。”

    “那不是早晚的事儿?”梅九龄说,“你瞧着吧,我梅九龄早早晚晚是中国坦克集团军总司令。”

    “你还是先当好你的坦克连长吧。”何书崖放下望远镜,然后指着前方的鬼子营地对梅九龄说,“九龄,先把前边鬼子的军营拿下来再说其他。”

    “没问题。”梅九龄挥了一下拳头,自信的说道,“这鬼子军营也就一普通军营,挡住咱们的步兵都勉强,要想挡住我的坦克连,纯属痴心妄想,书崖还有守信,你们俩就瞧好吧,最多半个小时,我一准给你们拿下来。”

    何书崖点了点头,又对黄守信说:“守信,等会我亲自指挥九营,配合九龄的坦克连进攻,你代替我留在这里坐阵。”

    “凭什么?坐阵后方是你这个团长的职责,冲锋陷阵才是我这个副团长的唯一使命,你别跟我瞪眼,你要是不服气,尽管去找团长理论去。”黄守信说完又扭头对梅九龄说,“九龄,走了!”

    “好嘞。”梅九龄当即缩回车厢内,然后发动坦克往前缓缓而去。

    何书崖知道黄守信是好意,便也没有跟他争执,当下从坦克车身上纵身跳下,然后目送五零一号坦克缓缓远去,在五零一号坦克身后,坦克连另外十六辆坦克一字排开,编成一个巨大的箭头。

    这时候,城内的另外四辆九五式坦克也已经出来,何大聪驾驶的那辆坦克也已经赶了回来,坦克连的坦克数量已经达到十七辆,这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坦克连了。

    不片刻,雷鹏的九营便完成了集结,然后在坦克连的引导下,分成三个攻击集群,每个攻击集群都由一个坦克排加一个步兵连所组成,分别从鬼子军营的东、西、南三个方向同时发动了进攻。

    (分割线)

    一看到中国人所摆出的进攻态势,古贺太郎就知道麻烦大了。

    中国人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同时进攻,却唯独留下了北边,明显就是孙子兵法上讲的围三阙一,孙子兵法出世虽然已经两千多年,但在战场上却仍然适用,中国人的战争智慧,不服还真就不行!

    中国人的围三阙一战术,很快就收到了想要的效果。

    几乎是中国人才刚刚拉开了架势,军营内的鬼子便骚动起来。

    “八嘎,南边好多敌人,有坦克,还有五辆坦克,该死的!中国人怎么会有坦克?这下麻烦大了!”

    “东边,东边也有敌人,东边也有坦克!要死了!”

    “西边,西边也有坦克,这下我们完了,全完了!”

    “不对,还有北边,北边有没发现敌人?北边有没有敌人?”

    “没有,北边没有,北边一个人都没有,北边还是安全的。”

    “别傻了,那是中国人的诡计,北边看着没有人,其实前边肯定还有中国人的伏兵,我们要是弃营而走,就一定会落入他们的算计。”

    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两千多个鬼子,聚集在一起争吵个不停,那情形,就像是一只大狼狗冲进了鸡笼里,真正是鸡飞狗跳。

    “够了,都别吵了!”古贺太郎猛的拔出了军刀,压下了身边那十几个鬼子军官的激烈争吵,然后对步兵第二大队、第三大队的两个大队长说,“你们两个,各率领一个步兵中队守住东边还有西边,谁要是敢逃跑,格杀勿论!”

    “哈依!”两个步兵大队长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古贺太郎又对独立炮兵中队长大吼道:“你的,把步兵炮给我推过来!”

    独立炮兵中队还有两门九二式步兵炮,这种步兵炮用来对付步兵那是十分有效的,但是用来对付坦克就有些差强人意了,因为九二步兵炮不能发射动能弹,而只能发射榴弹,榴弹却是不具备穿甲功能的。

    但是事到如今,古贺太郎也顾不了那些,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九二式步兵炮就算打不烂敌军坦克装甲,也至少可以对跟进保护坦克的敌军步兵造成杀伤,只要打垮了跟进保护的敌军步兵,摧毁敌军坦克也就容易多了,一旦让步兵近身,只需一捆炸药包就能轻松炸掉敌军的坦克。

    日军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刚准备好,敌军坦克就已经引导着步兵,突入到了距离日军军营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撒丝改改……”古贺太郎一声令下,日军炮兵首先开火。

    鬼子步兵的素养还是不错的,不过由于是夜间,无法瞄准,所以打得没有白天那么准,只听轰轰两声,头前引导的坦克旁边的空地上立刻绽起两团巨大的烈焰,坦克毫发无损,后面跟进的中国步兵却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掀翻了两个。

    下一个霎那,中国人的坦克炮就开始了反击。

    “轰轰轰轰!”中国人的四辆坦克同时发炮,伴随着四团耀眼的烈焰,四发动能弹瞬间就飞临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上,其中一发炮弹准确命中了一门九二式步兵炮,动能弹上积蓄的巨大能量瞬间释放出来,顷刻间将那辆九二式步兵炮炸成了一堆废铁,守在九二式步兵身旁边的十几个鬼子炮兵,也被呼啸飞溅的金属乱流射成了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