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冒进的代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89章 冒进的代价



    黄守信猫着腰,跟在梅九龄驾驶的五零一号坦克后面,一边举着勃朗宁手枪冲两侧持续射击,一边扭头对身后随行的官兵怒吼:“跟上,密切关注战场两翼,不要让鬼子的爆破手靠近,注意不要露头,都弯腰,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弯腰,一定要弯下腰!”

    在黄守信的喝斥声中,随行的九营官兵便纷纷弯下腰。

    前方,躲在营垒工事后面的鬼子兵正在持续猛烈开火,一道道耀眼的火舌就像是死神挥舞的长鞭,一旦被其抽中,刻间之间就是血肉横飞,不时有倒霉的官兵被火舌扫中,惨叫着倒在地上。

    不过,更多的官兵却毫发无损,因为,坦克那庞大的车身,给身后跟进的步兵提供了绝佳的掩护,从鬼子阵地上扫射过来的火舌,绝大部份都打在了坦克身上,子弹与坦克装甲猛烈撞击,叮当声响不绝于耳。

    “前进,继续前进!”

    “弯腰,把腰弯下!”

    “注意两翼,不要让鬼子的爆破手靠近!”

    在坦克身后,黄守信和各级军官大声的吆喝并提醒跟进的官兵。

    还真有两个鬼子抱着炸药包,突然从掩体里冲出,试图炸毁引导的坦克,却让跟进保护的九营官兵乱枪打死了。

    前后不到片刻功夫,九营一连的两百多官兵便在五辆坦克的引导下,突进到了鬼子的营垒前,在鬼子营垒前有一条两米多宽一米多深的战壕,在战壕的内沿上,还围上了一圈带有倒钩的铁丝网。

    对于步兵来说,这样的一条战壕,几乎就是没办法逾越的天堑,甚至连狼牙部队想要越过这样的一条战壕,也会十分费劲,战壕还好说,但那一圈带有倒钩的铁丝网,处理起来却十分棘手。

    但是,这对于坦克来说却只是小菜一碟!

    “九龄!接下来可就看你们坦克连的了!”黄守信拿手枪把敲了两下坦克后车壁,后盖板打开,梅九龄的脑袋从后盖板探出来,冲着黄守信咧嘴一笑,然后大吼道,“守信,你就瞧好吧!”

    吼完了,梅九龄的脑袋便又缩回了车厢内。

    紧接着,五零一号坦克的排气口便立刻开始排出黑烟,然后骤然加速,加大马力冲向战壕,转眼间,五零一号坦克便已经来到了战壕的外沿边,然后车头很快悬空。

    只不过,尽管坦克车头已经悬空,但是坦克的自重,却仍旧帮助坦克保持着平衡,并没有一头栽进战壕内,五零一号坦克的履带继续往前碾压,悬空的车身长度便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几乎半个车身都悬在空中。

    再然后,就在坦克车身快要一头栽进战壕时,车头前负重轮却已经触及战壕内沿,伴随着履带碾压,滚滚泥沙倾泄而下,五零一坦克的车头先是往下微微的一沉,然后很快向上昂起,成功的越过了两米宽的战壕。

    九五式轻型坦克的越壕宽就是两米,所以这真的只是小菜一碟。

    紧接着,第二辆坦克也越过了战壕,然后是第三辆、第四辆及第五辆。

    五辆坦克在越过战壕之后,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碾压,很快就碾过了足有一人多高的铁丝网,那些带有倒钩的足以对步兵构成严重威胁的铁丝网,在坦克的履带下,却毫无用处。

    只片刻,铁丝网便已经被坦克碾进了松软的尘土中。

    这时候,原本坚守在战壕内沿的鬼子兵,早就已经被坦克强大的机枪火力所击退,梅九龄及九营三连的两百官兵,不费吹灰之力就越过两米多宽、一米多深的战壕,冲进了小鬼子的营垒。

    混乱中,又一个鬼子兵抱着捆炸药包嗷嗷叫着冲过来,试图炸毁梅九龄驾驶的五零一号车,却被梅九龄和跟进保护的九营官兵乱枪打死,其中一发子弹还击中了炸药包,顷刻引爆了炸药,将那个倒霉的鬼子兵炸成了无数的碎块,甚至就连一节完整的指骨都再也无法凑齐整。

    战事远比想象中更容易,更轻松,几乎没有遭到真正意义上的抵抗,九营官兵便已经在坦克连的引导之下,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同时攻入了鬼子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营垒之内。

    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日军在战场上始终占据着绝对的兵力、火力以及兵器的优势,在战场上,从来就只有日军用飞机坦克打国民军,从来就没有国民军用飞机坦克打日军。

    所以,如何面对拥有优势兵力、火力以及优势兵器的中国、军队,对于日军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课题,如果对面是以善战著称的熊本师团或者仙台师团,或许不至于一战即溃,遗憾的是,这是大阪师团!

    大阪师团的这些大阪籍小商贩,从来就不是有勇气的存在,他们的脑子里几乎不存在为帝国而死的念头,所以,当梅九龄的坦克连突破了最后一道也是最为坚固的防御工事之后,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这些大阪籍小商贩就从心理上崩溃了。

    黑暗中,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反正,一转眼之间,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几乎所有的鬼子兵都扔下武器转身跑了,北边没敌人,所有的鬼子溃兵都向着军营的北军狂奔而去。

    “不许跑,都给我回去,都给我回去!”古贺太郎挥舞着军刀,迎着溃兵的人潮声嘶力竭的咆哮,然而,仅凭他个人的努力,已经完全不足以扭转战场颓势,甚至还有个溃兵嫌古贺太郎挡了他的道,一个肩撞,便将古贺太郎撞倒在地,又从他背上一脚踩过去。

    “八嘎!”古贺太郎暴跳如雷,翻身试图爬起身来。

    不幸的是,古贺太郎才刚刚坐起一半,便又有一个溃兵狂奔而来,一下又将古贺太郎踩倒在地,紧接着,又有溃兵一脚踩过古贺太郎脑袋,这下踩得有够狠,坚硬的牛皮鞋底直接将古贺太郎的半个脑袋踩进土里。

    古贺太郎拼命的挣扎,想要把自己的脑袋从松软的泥土里拔出来,然而很不幸的是,更多的鬼子溃兵蜂拥而来,纷纷从古贺太郎身上踩过,所以一直到最后,古贺太郎都没能够把他的脑袋从土中拔出来。

    古贺太郎,也由此非常“荣幸”的成为了中日战场上,第一个被自己人踩死的大佐。

    (分割线)

    梅县,青牛岭脚下。

    远处,山火正在熊熊燃烧,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更将整个战场照得亮如白昼。

    三宅俊雄铁青着脸,眼睁睁看着步兵第一三七联队的攻击部队,又一次从光秃秃的青牛岭余脉败退下来,山上的守军趁势追击,又摞倒了至少十几个日本兵,但只见,黑漆漆的山坡上已经躺满了尸体。

    梅县这边的战事,还得从前天晚上说起。

    前天晚上大阪师团绕过了蒲县,直扑梅县而来。

    三宅俊雄原以为此时的梅县必定守备空虚,所以从步兵第一零八联队抽调了一个大队,再加上战车第八联队的一个中队,编成一支快速突击部队,试图杀大梅山独立团一个猝不及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拿下沙桥岗要塞。

    只要拿下了沙桥岗要塞,梅县立刻就如褪去衣衫的少妇,向大阪师团敞开她那无限美好的**了。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由步兵第一零八联队的一个大队外加战车第八联队的一个中队组成的快速突击部队,最后却没能拿下沙桥岗要塞,甚至于还在沙桥岗要塞前遭到了守军要塞炮群的猛烈炮击,因而损失惨重。

    经此挫折,三宅俊雄才猛然意识到,大梅山独立团对于大阪师团的突袭早有防备,当即便打消了侥幸心理,开始在沙桥岗要塞的左翼要塞炮打不到的位置驻下营,然后开始放火烧山。

    此时正是风干物燥的隆冬季节,山火一经点燃,便立刻成了燎原之势。

    大火持续燃烧了一个昼夜之后,沙桥岗要塞左侧的青牛岭余脉,已经被烧成了光秃秃的山头,这还不算,已成燎原之势的山火,还在继续向着青牛岭的大山深处漫延。

    按照河边正三制定的作战计划,大阪师团接下来就只需要等待,等待大火持续漫延,将整个青牛岭的原始森林烧个干净,然后,再等到从大本营调拨的军需物资到位,就可以向大梅山发起总攻了。

    不过,老话说的好,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河边正三制定的作战计划仅仅只是作战计划而已,在实际执行中却出现了极大偏差,其中最大的偏差就是熊本师团遭遇了极大的挫折,并未能如愿推进到指定的区域。

    熊本师团不仅未能推进到指定区域,甚至还面临着溃败的风险!

    这就迫使河边正三不得不改变计划,命令大阪师团提前向梅县发起进攻,尽管此时大阪师团的储备弹药已经所剩无几,一旦三天之内拿不下梅县,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

    但是,无论河边正三还是三宅俊雄,都没有把这个危机当回事。

    因为,从浙西、皖南战场紧急调拨过来的军需物资,已经运抵浦口,只需两天时间就可以运抵梅县,河边正三和三宅俊雄完全没有想过他们疏忽了一个关键点,轻敌冒进,却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