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0章 困兽犹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0章 困兽犹斗



    纵观古今中外,人类史就是一部战争史。

    在人类的战争史上,后勤保障居于绝对的主导地位,其对战争胜负的影响力甚至远超过统帅、训练及战术等各种因素。

    汉匈之战,大汉帝国之所以能够打赢,之所以能够将匈奴人驱逐到荒凉的中亚地区,所依靠的就是强大的国力,以及足可以对匈奴形成碾压之势的强大后勤!为了讨伐匈奴,汉武帝一次就征发了五十万民夫!

    但是,在人类的战争史上,有三支军队,违背了这个战争法则,他们经常在缺乏后勤保障的情形下,就敢大踏步穿插,就像刺刀一样直刺敌人的腹心要害,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三支军队还屡屡能够攻击得手。

    这三支部队是蒙古骑兵、二战时期的德军,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

    这其中,中国人民志愿是步兵穿插的典范,而蒙古骑兵则是骑兵穿插的集大成者,德军却是机械化集群闪击的翘楚!

    这三支军队,堪称是人类史上的三大强军!

    只可惜,日军并不是蒙古骑兵,也不是德军,更加不是无论意志力还是单兵素养都堪称当世之最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所以,日军完全就不具备放弃后勤保障,进行大范围的迂回穿插的能力。

    所以,大阪师团绕过蒲城直插梅县之举,就成了轻敌冒进。

    而冒进,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残酷的战争法则所决定的!

    看到攻击的部队再一次溃败下来,三宅俊雄气得脸色铁青。

    参谋长片冈熏见状,赶紧解释说:“师团长,这一片的原始森林虽然已经被烧掉,但是山势却十分陡峭,加之大梅山独立团又就早已经在山顶以及山脊的各个隘口修筑好了碉堡工事,所以攻击不顺,也在预料之中。”

    “这点我何尝不知?”三宅俊雄郁闷的说道,“但是,这些大阪籍商贩的表现实在太差了,简直是有损皇军的声誉。”

    片冈熏嘿了一声说:“大阪师团的表现一贯就是如此,师团长莫非不知?”

    “你说的也是,大阪师团自从成军的那天起,就没有打过一次真正意义的硬仗,所以不能对他们苛求太多。”三宅俊雄点了点头,又说道,“好在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大多都在单县跟熊本师团对峙,剩下一部也被困在了蒲县,留守梅县的兵力最多也就一千多人。”

    “哈依。”片冈熏顿首说,“从今天白天以及晚上的交战情形来看,梅县守军最多也就一千多号人,就刚才,他们的兵力调度还出现了困难,大阪师团的战斗力虽然差,但是就算是耗,也能够把这一千多守军给消耗完,只要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主力不赶回来,三天之内梅县必然陷于我手。”

    顿了顿,片冈熏又接着说:“当然,前提是熊本师团不能在三天之内就被大梅山独立团主力给打垮。”

    “那不可能。”三宅俊雄摇头说道,“熊本师团要想打败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固然不易,但是反过来,大梅山独立团主力要想打败熊本师团,却也是难上加难,现在的熊本师团虽然不比以前的,却终究还是熊本师团,精气神儿还在。”

    “哈依。”片冈熏顿首说,“卑职完全赞同师团长的见解。”

    三宅俊雄又问道:“对了,从浙西、皖南战场调拨的军火,什么时候可以送达前线?我们的储备弹药可是只够支撑三天作战所需了。”

    片冈熏说:“卑职刚刚已经问过了,军火已经送到了浦口,最快明天就能送达前线,最迟后天一定能够送到。”

    三宅俊雄嗯一声,又说道:“马上致电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命令他们切实保护好这批军火,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

    最后一个错字还没说出口,两人身后忽然传来急促脚步声。

    三宅俊雄和片冈熏回头看,便看到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过来。

    通信参谋来到三宅俊雄面前,顿首报告说:“师团长,刚刚接到步兵第一七零联队所属通讯中队,中队长樱井少尉的诀别电报。”

    “纳尼?诀别电报?!”三宅俊雄勃然色变。

    片冈熏更是劈手夺过电报,低头只看了一眼,便顿时脸色大变。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片冈熏大叫道,“这完全就说不通!”

    三宅俊雄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问道:“片冈桑,怎么回事?”

    片冈熏深吸了一口气,竭力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然后说道:“师团长,樱井少尉报告说,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已经……全军覆灭了!联队长古贺太郎也已经玉碎了!”

    饶是三宅俊雄有了思想准备,闻听之下,也不由感到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

    简直是晴天霹雳,这个消息,对于三宅俊雄和大阪师团来说简直就不亚于晴天霹雳!

    步兵第一七零联队一夜之间全军覆灭,这个消息本身就已经够惊悚的了,然而更让三宅俊雄感到惊悚的是,还是步兵第一七零联队覆灭后带来的一系列的连锁效应,这才是真正要命的!

    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全军覆灭,也就意味着从浦口到梅县的后勤补给线已经被人切断,也意味着已经运达浦口的军需物资再不可能及时的送达前线,更意味着大阪师团就只剩下三天的军需储备了!

    也就是说,三天之后,大阪师团就要唱空城计了!

    唱空城计,那是三国演义之中的故事,现实当中,只有傻瓜才会、才敢于这么做!

    这个时候,最明智的做法是,赶紧带着部队后撤,眼下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全部外出,如果大阪师团此时果断后撤,仅凭梅县的一千多号守军,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更加不可能把他们留下来。

    片冈熏已经想到了这点,当即说道:“师团长,赶紧撤吧!”

    “撤?”三宅俊雄眸子里却突然间涌起了一抹强烈的不甘,然后手指着前方已经被烧得光秃秃的青牛岭余脉,说道,“片冈桑,青牛岭余脉的原始森林已经被焚毁,梅县的大门已经打开了,这时候撤退岂不是可惜了?”

    “师团长,我们的储备弹药已经只够维持三天!”片冈熏说,“如果战事顺利还好,可若是进展不顺利,到时候再想撤退可就难了,如果强行撤退,对方只需一支小部队就可以将我们打垮!”

    三宅俊雄便也有些犹豫,因为他知道片冈熏说的是都是事实。

    趁着现在还有弹药储备,大阪师团如果想撤退,谁都拦不住,可是等到三天后,等到仅存的这点弹药储备消耗殆尽,大阪师团再想撤退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大阪师团已经没弹药,已经无法与敌军交战了。

    没有弹药,在战场上就寸步难行哪!

    三宅俊雄便陷入到了艰难的抉择中,一边是唾手可得的胜利,一边却是巨大的风险,赢则赢得盘满钵满,输则输个血本无归,三宅俊雄整个人都开始变得躁热起来,因为他从来就没有面临过这样决绝的赌局。

    怎么办?是撤退,还是坚持呢?两个不同的声音在三宅俊雄的脑子里激烈的争吵,一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就在三宅俊雄举棋不定的时候,河边正三帮助他做出了决断。

    急促的脚步声中,又一个通信参谋快步来到了三宅俊雄面前,然后顿首报告说:“师团长,派谴军司令部急电,命令我师团不可撤退,务必克服一切困难继续进攻,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占梅县!”

    原来,派谴军司令部也接到了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诀别电报,河边正三唯恐三宅俊雄打起退膛鼓,所以才发来了这封督战电报。

    停顿了一下,通讯参谋又说道:“河边参谋长还特别的叮嘱,只要梅县一下,大梅山独立团必定就会军心大乱,那么,此次扫荡作战也就可以大获全胜了!此次扫荡若胜,则我大阪师团,师团长您将居功至伟!”

    “知道了。”三宅俊雄挥挥手,示意通讯参谋退下。

    然后三宅俊雄又对片冈熏说:“片冈桑,派谴军司令部的电报你也看到了,所以,我们恐怕别无选择,只能继续进攻了。”

    “师团长,这是乱命!”片冈熏急道,“我们可以拒绝执行。”

    “乱命?你怎么知道这就一定是乱命?”三宅俊雄幽幽说道,“无论如何,青牛岭余脉的原始森林已经被我们给烧掉了,梅县的大门,已经向着我们大阪师团敞开了,如果这样了都不敢博一把,等你我年老,回首往事,难道就不会感到遗憾吗?”

    “可是……”片冈熏急道,“师团长,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冒险?”三宅俊雄说道,“正所谓,兵者,诡道也,打仗原本就是十分凶险之事,又有谁敢说有必胜把握呢?”

    片冈熏还要再劝时,却让三宅俊雄给打断了。

    三宅俊雄接着说道:“片冈桑,就这么定了,我可不希望将来年老之后,回想起今天这一仗,脑海里浮起的只有遗憾这两个字。”

    片冈熏便不再多说,只能顿首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