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拒绝执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891章 拒绝执行



    前文说过,从高空往下看,大梅山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螃蟹,背靠着北边官县的崇山峻岭就是螃蟹那巨大的身体,而青牛岭、青风岭就像是螃蟹的大钳,又像人的双臂,环绕一个小型盆地,这个方圆百里的盆地就是梅河盆地。

    两条螃蟹大钳的交汇之处,就是沙桥岗要塞了。

    在青牛岭、青风岭的外侧,还有数道延绵山岭,这些延绵山岭就像是八条蟹腿,拱卫着青牛岭及青风岭的安全,眼下熊本师团就在最左外侧的蟹腿下跟大梅山军分区主力对峙。

    而大阪师团现在攻击的位置,就是青牛岭余脉的末端,也就是左侧磅礴大钳的前端,距离沙桥岗要塞大约有五里左右,这里的山势虽然陡峭,但是并不厚实,挡在日军面前的就只有一道高耸的山梁,只要翻过了这道山梁,就可以居高临下向梅县发起俯冲式攻击。

    本来,这道山梁上长满了半人高的灌木丛,这些灌木丛大多都是荆棘,处理起来十分的费劲,再加上大梅山军分区又在山脊上修建了不少的碉堡工事,日军根本就不具备攻击条件。

    可是现在,这些荆棘丛已经被鬼子一把火给炸掉了。

    荆棘丛被烧掉,唯一阻碍日军进攻的就只剩下陡峭的山体,但是这里的山体也没陡峭到****难走的程度,坡度顶多六十度,日军还是可以实施仰攻的。

    日军的坦克虽然爬不上这么陡峭的山坡,但是他们却可以将坦克停泊在山脚下,利用山体坡度抬高车身,然后坦克的主炮以及车载前重机枪就可以对仰攻的步兵实施火力支援。

    除此之外,大阪师团还有一个野炮兵联队,拥有三十六门75mm口径以及十二门105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这四十八门野战榴弹炮对山脊上的守军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一个昼夜激战下来,从苏中军区赶来增援的特务团就已经伤亡了将近一个营,其中阵亡数量就超过了百人。

    肖雁月带着给养上来,正好看到鬼子的进攻被打退。

    当下肖雁月问带队的苏中军区参谋长罗忠毅道:“首长,这是小鬼子的第几次进攻了?”

    “这已经是小鬼子的第九次进攻了。”罗忠毅先回答了肖雁月的问题,又接着说,“还有雁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首长了,叫我老罗就行。”

    “那怎么行。”肖雁月说,“你就是首长嘛。”

    当年肖雁月刚参加革命时,罗忠毅就已经是红军师长,而且两人也是旧识,肖雁月一贯都叫罗忠毅首长。

    见肖雁月坚持要叫首长,罗忠毅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然后将话题转回到眼前的战斗,说:“雁子,你们大梅山兵工厂生产的手榴弹质量是真好,比国府金陵兵工厂生产的手榴弹都还要好,咱们可是已经说好了,等我们回去,你得送我们一百箱手榴弹,就当是我们特务团替你们大梅山军分区打工的工钱了,呵呵。”

    “首长,瞧你这话说的,一百箱手榴弹算个什么。”肖雁月说,“等我们司令员回来,肯定还有大礼送上。”

    “真的?”罗忠毅笑道,“那可真是太感谢了。”

    肖雁月莞尔一笑,不过脸上表情很快严肃下来,又问道:“首长,压力不小吧。”

    罗忠毅轻嗯了声,然后伸手一指山体一侧仍在熊熊燃烧的山火,对肖雁月说道:“主要就是山火,如果不设法扑灭的话,适合鬼子攻击的缺口就会越来越大,到时我们的防守压力就会越来越大,等到我们的兵力摊薄到一定程度,就极可能会崩溃,这就好比一根橡皮筋,一直拉伸的话,最终肯定是要被拉断的。”

    “这个倒不会。”肖雁月说道,“刚刚老刘发回来电报,他们已经赶到马万渡,很快就能到了,只要老刘和民夫队一到,就可以在前面修建防火道,隔断山火。”

    “那还好。”罗忠毅说,“如果缺口不再继续扩大,我们至少还能再坚持两天时间,两天之后,局面就不太好说了。”

    肖雁月说:“首长,实在不行,我把工人纠察队还有学生训练团都调过来,他们虽然没怎么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但终归还有两千多人,好歹还能够顶一阵。”

    “先看吧。”罗忠毅肃然说道,“只要我们苏中军区特务团还有一个人在,就不至于要你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工人和学生上,等我们特务团全团打光,你们再上。”

    “嗯。”肖雁月重重点头。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

    河边正三脸沉似水,盯着面前的摸拟沙盘久久不语。

    中村俊悄然走过来,站到河边正三身边,小声说道:“参谋长阁下,大阪师团刚刚回电报了。”

    河边正三的眼珠转动了下,沙哑的问道:“怎么说?”

    中村俊顿首说:“三宅将军已经做出决定,不撤兵!”

    河边正三便轻轻舒了口气,三宅俊雄总算没有在这个关键时刻掉链子,要不然,如果三宅俊雄为了大阪师团的安全,选择在这个时候撤离战场,他河边正三的整个扫荡计划就完了。

    到时,三宅俊雄并不会因为撤离战场受到任何惩罚,而他河边正三却会因为这次扫荡的失败被撤销职务,甚至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毕竟,在他担任华中派谴军参谋长的期间,已经给大日本皇军,给帝国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中村俊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参谋长阁下,请恕卑职直言,三宅将军虽然决定要继续进攻,但是以大阪师团的那可怜的战斗力,指望他们取得突破,那还不如指望老母猪上树可能更实际一些。”

    河边正三闻言,脸上的神色又阴沉了一分。

    确实,大阪师团的战斗力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在蒲县,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加一个战车中队,对中国人一个团,一个团,中国人就只有一个团,可是结果呢?

    结果,步兵第一七零联队居然被打得全军覆灭!

    而且,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从战斗打响再到结束,总共用时还不到四个小时,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甚至连一个晚上都没能够坚持下来,河边正三简直无法想象,步兵第一七零联队的战斗力得孱弱到什么程度,才会这么快就让人给全歼了?

    所以,中村俊的担心很有道理,大阪师团只怕是真指望不上。

    但是,局面都已经是现在这样,除了指望大阪师团取得突破,又还能指望谁呢?指望熊本师团?

    也是,事到如今也只能够指望熊本师团了,无论如何,熊本师团也是大日本帝国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能打仗的两个师团之一,虽说在半年前的肥城之战中,熊本师团刚刚遭受过重创,但熊本师团终究是熊本师团,传存犹在!

    当下河边正三喝道:“命令,熊本师团不必再在青牛岭外围跟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做无谓纠缠,让他们立刻深入青牛岭,到对方还没来得及修建防火道的深山区去放火!告诉冈部直三郎,无论如都要把青牛岭的原始森林给烧掉。”

    “哈依!”中村俊重重顿首。

    (分割线)

    河边正三命令大阪师团继续进攻,三宅俊雄选择了服从。

    河边正三接着又命令熊本师团深入青牛岭去放火,这次,却是遭到了冈部直三郎毫不犹豫的拒绝。

    “八嘎牙鲁,继续深入?送死么?”冈部直三郎大怒道,“河边正三这蠢货,只会坐在司令部的作战室里发号施令,他永远不会知道,狼牙有多危险,有多难缠!”

    就在这几天,就在大阪师团跟何书崖的三团打得热闹时,熊本师团其实也根本没闲着,而是一直在派兵纵火,同时尽可能的向对面的大梅山独立团主力发起进攻。

    不过,在这些战斗中,熊本师团始终都处于下风,几乎就没有取得过任何一次小规模战斗的胜利,关键就是因为狼牙实在是太难缠了。

    在丛林地形,狼牙简直就是不可战胜的存在!

    其实,冈部直三郎的谨慎是对的,如果熊本师团选择服从河边正三的命令,贸然进入青牛岭深山,那么立刻就会重蹈大阪师团的覆辙,熊本师团的后勤保障线就一定会被徐锐所切断!

    何书崖既便断切了大阪师团的后勤保障线,急切间也不能对大阪师团构成威胁,因为何书崖手中的兵力非常有限,但是如果熊本师团的后勤保障线让徐锐给切断了,能么等待熊本师团的立刻就是全军覆灭的结局。

    徐锐手里可是握着大梅山军分区的主力,而且还有狼牙!

    熊本师团参谋重田重德说:“师团长,那怎么回复司令部?”

    冈部直三郎闷哼一声,说:“你就说,我们在青牛岭下遭到大梅山独立团主力的顽强阻击,进展不顺,不过请司令部放心,一旦取得进展,我们立刻继续往前推进!”

    重田重德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却又让冈部直三郎喊住了,冈部直三郎问:“重田桑,从第二军调拨的武器弹药什么时候能够运到?”